《桑道夫伯爵》

第四章 安泰基特

作者:外国科幻

逃离的黎波里塔尼亚已十五个小时了,“电力二号”进入了安泰基特的海岸,并于下午进港,抛锚泊碇。

不难想象,大夫和他的伙伴们受到了怎样的热烈欢迎。

然而,尽管莎娃已经脱险,大夫还是决定保守秘密,不公开他与莎娃的父女关系。

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将继续隐姓埋名,直到他的事业彻底完成。至于皮埃尔,从前被看成是医生的儿子,现在是莎娃·桑道夫的未婚夫了。这个消息就足以使市政厅和阿特纳克小城的人们喜不自禁,激动万分了。

可以想象,当历经重重磨难的莎娃回到巴托里夫人身边时,夫人的心情是多么地激动啊!年轻的姑娘很快就会恢复生气。况且,这里的幸福生活也会治愈心灵的创伤。

至于伯斯卡德,毫无疑问他奋不顾身地搭救了莎娃。可他觉得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因此不愿接受哪怕是最普通的口头感谢。皮埃尔·巴托里紧紧地拥抱着他,安泰基特医生用深深感激的目光望着他,他再不愿听到任何赞扬之辞了。再说,他一直把冒险救莎娃的功劳归于马提夫。

“应当感谢的是马提夫!”伯斯卡德说,“全是他干得好。如果我们的马提夫顶杆时没有那股子巧劲的话,我决不可能一跳就跳进坏蛋西迪·哈桑的家里,如果不是我的水手长恰好站在那儿接住莎娃,她或许当时就没命了!”

“你……你看你……”马提夫说,“你说得有点过分吧,瞧你都想到哪儿去了……”

“别争了,我的马提夫。”伯斯卡德又说,“够了,我简直受不了那些恭维话了,而你……咱俩还是去修理花园吧!”

于是马提夫不再作声,回他那漂亮的别墅去了。为了不再惹他亲爱的伯斯卡德生气,最终他接受了大伙的赞扬!

皮埃尔·巴托里和莎娃·桑道夫的婚礼决定于近期内举行。日子就定在十二月九日。与莎娃结婚以后,皮埃尔就着手使他妻子对马蒂斯·桑道夫伯爵的遗产拥有继承权的事得到承认。多龙塔夫人的信可以证明年轻姑娘的出身。如果有必要,银行家可以出面证实。当然,这要在适当的时机进行,因为莎娃·柔道夫尚未达到法定的继承遗产的年龄。其实还有六周她才满十八周岁呢。

此外,还要看到,十五年来,政治形势大为改观,形势大为缓和,十分有利于匈牙利问题的解决。当年马蒂斯·桑道夫伯爵所从事的匈牙利独立运动,早已事异时移,为政界要员们所遗忘了。

至于西班牙人卡尔佩纳和银行家西拉斯·多龙塔,只有将萨卡尼连同这两个同谋一块关进安泰基特的地堡里时,才能决定对他们的惩罚。到那时,正义的事业才完成了。

只是大夫既要全力以赴达到目标,同时又得急切地强化防御,以保证移民岛的安全。分布在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的探子报告说,有大量的萨努西教徒正在集结,主要集结地点正是离安泰基特岛最近的班加西省。特别信件不断地送进特布。“这是伊斯兰世界的又一圣地,”迪韦里埃先生这样评论,“就像伊斯兰的圣地麦加。”当时的宗教首领西迪·穆罕默德·马赫迪及其在全省的副手们都住在那里。这些萨努西教徒是真正的野蛮的、正宗的老海盗们的后代。因为他们对欧洲的一切都怀有刻骨的仇恨,大夫必须加强防范,认真应付。

事实上,二十年来,在非洲土地上的哪一宗屠杀探险家的事件,不当归咎于这些萨努西教徒呢?例如一八六三年伯尔芒死于卡涅姆,一八六五年范·代·德康及其同伴死于朱巴河上,亚历克西娜·蒂内小姐及同伴死于乌阿迪·阿布米克,一八七四年杜诺-迪佩雷和儒贝尔死于因-阿扎尔并附近,一八六七年波尔米埃、布夏尔和梅诺尔三神父死于因-卡拉, 除此以外,一八八一年加达米斯传教团的神父里沙尔、莫拉、普普拉死于河兹杰北部,费拉泰尔斯上校、马松上尉,德·迪亚努上尉,居亚尔医生和贝朗热、罗朗两位工程师死于去瓦尔格拉的途中等等,不胜枚举,无一不是那些嗜血成性的教徒们在勇敢的探险者们身上实践萨努西教团教义的结果。

关于防御问题,大夫常和皮埃尔、吕吉、船队的船长们、民兵的各级首领以及岛上的知名人士进行商议。安泰基特的防卫力量究竟能不能抵抗住那些海盗们的攻击呢?是的,可能的。尽管防御工事还未完全竣工,但在入侵者人数不多的情况下还是可以抵挡得住的。另一个问题是那些萨努西教徒是否蓄意要占领此岛呢?是的,因为该岛拥有由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的圆形海岸构成的整个锡尔特海湾。

不要忘了,在安泰基特东南约二千米的肯克拉弗小岛!岛上还没来得及修筑工事。一旦有个船队盘踞其上并以此作为进攻基地,就将威胁到安泰基特的安全,因此大夫在岛上预先埋设了地雷。现在岛上的岩石下布满了这种由可怕的炸葯制成的地雷。

只需通过与安泰基特相连的海底电线,一个电火花就能够将肯克拉弗小岛连同地面上的一切化为灰烬。

岛上还有一些其他的防范手段:在海岸炮台上架起大炮,只要民兵炮手一就位就能开炮,锥形山上的小堡垒设有远程大炮随时准备开火;航道里敷设的鱼雷守卫着小小的海港入口;“弗哈托”号和三艘电力快艇做好了一切准备,可随时伺机而出或是冲向来犯的敌船队。

然而岛上西南海岸的防御薄弱。敌人可能从这一带登陆。因为这里可以避开火炮和远程炮弹的攻击。

这里潜藏着危机。也许着手修筑足够的防御工事已为时太晚。

萨努西教徒攻打安泰基特岛的事究竟是否确实?一旦发动进攻,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次大的行动。是一次冒险的出征,要耗费大量的武器弹葯。一天,当大夫、皮埃尔和吕吉视察岛上的防御工事时,吕吉就他所观察的,对敌人的入侵表示了怀疑。

“我不这么看,”大夫说,“安泰基特是一个富饶的海岛。它控制着锡尔特海的通道。所以,就凭这几条,萨努西教徒们迟早都会来进攻的。占领此岛,对他们是大有好处的!”

“这是不容置疑的。”皮埃尔补充道,“必须提防这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而尤其使我担心的是,这种进攻已迫在眉睫,”大夫又说,“萨卡尼是那些教徒中的骨干之一。我还了解到,他一直是以一个国外代理人的身份为他们服务的。朋友们,你们不记得伯斯卡德在西迪·哈桑家中偶尔听到的哈桑与萨卡尼的谈话了吗?他们多次提到安泰基特是为了什么呢?而且萨卡尼并非不知道此岛属于安泰基特医生,就是那个他所惧怕的人,属于他曾命令齐罗纳在埃特纳山坡上袭击的人。所以,他既然在西西里已经失败了,他就一定会企图利用在这边的有利形势取胜!”

“尊敬的大夫,你们有私怨吗?”吕吉问,“他认识您吗?”

“他或许在拉居兹见过我。”医生答道,“无论如何,我在城中与巴托里一家的往来他是知道的。另外,伯斯卡德到西迪·哈桑家救莎娃的时候,他会明白皮埃尔还活着。这一切,在他的头脑中肯定会联系起来,他就不难推测出皮埃尔和莎娃藏身于安泰基特。所以才鼓动萨努西匪帮倾巢而出,向我们进攻。如果他们得逞了,占领了我的岛,那时候,我们就全完了!”

这番话十分入情入理。萨卡尼还不知道大夫就是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但就他所探听到的,已足以使他有夺回阿特纳克领地的女继承人的慾望了。因此,他如果鼓动哈里发企图攻打安泰基特移民岛,是不会令人感到意外的。

然而到了十二月三日,还没任何迹象表明进攻即将发生。

另外,团聚的欢乐给岛上的人们一种和平的假象,只有大夫没有被迷惑。每个人都全心全意地设想着皮埃尔和莎娃将要举行的婚礼。人们都试图说服别人苦难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

应当说,伯斯卡德和马提夫和大家一样,认为总的来说是安全的。他们为别人的幸福而感到快乐,任何事情都使他们开心。

“简直无法相信!”伯斯卡德不断地说。

“什么无法相信呀?”马提夫问。

“你成了上等人了,马提夫,说真的,我觉得你该成个家了。”

“成家?”

“是的,娶个娇小的漂亮老婆!”

“为什么是要娇小的?”

“对呀!……该娶一个高大的,高大漂亮的老婆!嗯……马提夫太太!……一定要去巴塔哥尼亚给你找一个。”

而除了盘算着给马提夫找个合适的太太外,伯斯卡德还忙于皮埃尔和莎娃的婚事。征得大夫的同意后,他打算组织一次群众联欢节。街头杂耍,歌舞,放排炮,露天大型宴会,新婚夫妇小夜曲演奏会,提灯会,放烟火等等,一切都可交给他办理!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将会多么丰富多彩啊!恐怕节日过后,人们还会不停地议论呢!

然而好景不长。

十二月三日夜里,漆黑、寂静。忽然市政厅安泰基特大夫的办公室里铃声大作。

此刻,正是夜里十点。

听到铃声,大夫和皮埃尔就离开了巴托里夫人和莎娃。晚饭后,他们一直在客厅闲聊。走进办公室,是安泰基特中央锥形山上的观察哨所打来的电话,消息立即通过问答传了过来。

海岸哨兵透过朦胧的夜色,发现在东南海面上有一支船队正接近本岛。

“召开紧急会议。”大夫说道。

不到十分钟,大夫、皮埃尔、吕吉、纳尔索斯船长、特里埃斯特船长及民兵队长们都到了市政厅。每个人都得知了海岸哨兵传来的消息。一刻钟以后,他们都到了港口,在大堤的一端停了下来。此时防波堤上有灯光闪烁。

这里只是稍高于海平面,不可能像哨兵那样清楚地看到船队。但只要用强大的电力探照灯照射东南方的水平线,就可以搞清楚船队的数量和登陆地点。

这样做会把岛上的情况暴露给敌人吗?大夫不这么看。如果是预料的敌人,他决不会盲目而来,他对安泰基特岛的海岸情况一定很熟悉,他们一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于是探照灯被打开了,海平面上宽阔的扇面被两束强烈的电光照得雪亮。

海岸哨兵们一点没弄错。至少有二百来艘船,三桅小帆船、三桅商船、双桅商船、三桅大帆船,还有些小船排列整齐,直奔本岛。毫无疑问这是萨努西的船队,这些船都是从沿海诸港征集而来的海盗船。没有风,他们是划船而来的。昔兰尼加和安泰基特间的距离相对短些。以前只借助风力就可以到达。而风平浪静同样有助于他们达到目的地。因为这使登陆情况更为有利。

这时船队还在东南面距海岸四五公里处,日出之前不可能靠岸。正如大夫推断的那样,敌人或者强行攻入港内,或从设防不足的南面海岸登陆,但无论哪一种都是轻举妄动。

首次侦察之后,探照灯熄灭了,海面又沉入了黑暗中,一切只有等天亮了。

尽管如此,大夫还是命令全体民兵各就各位。

必须做好充分准备,给来犯之敌以当头一棒。或许初次交锋就决定着自卫战的成败。

现在,敌人妄图奇袭安泰基特是毫无指望了。因为探照灯使人们将敌船的位置和数量了解得一清二楚。

在后半夜的几个小时中,守卫者百倍警惕,他们多次打开探照灯,照亮远处的海面,以便更加准确地了解敌船船队的方位。

无庸置疑,敌人的数量很多,而且有足够的可以摧毁安泰基特炮台的武器弹葯。也许他们根本没有大炮,可他们人多势众,首领一声令下就可以同时在本岛的多处海岸登陆。由此可见萨努西教徒的进攻之可怕。

天终于渐渐地亮了。初升的阳光驱走了天际低垂的海雾。

保卫者们都把目光转向大海,注视着东面和南面。

敌人的船队此时向两冀分开,仿佛一条长长的圆弧,对安泰基特岛形成了包围之势。敌船不止二百条,其中有好几条载重三十至四十吨,整个船队有约一千五百至二千人。

早晨五点,船队到了肯克拉弗小岛附近。在直接进攻安泰基特岛前,敌人会在那里靠岸登陆吗?要是他们登陆就好了!大夫先前让人埋设的地雷就会大显神威了。即使不能全部解决问题,起码能使发起进攻的萨努西教徒们一开始就伤亡惨重。

半小时过去了,大家显得烦躁不安,满以为敌船渐渐驶近了小岛,眼看就要登陆了……其实不然。没有一条船靠岸,敌船队列成弧形,小岛在右,而直向南展开去。现在可以确信了,敌人想直接攻击安泰基特岛,准确地说,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安泰基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