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五章 正义

作者:外国科幻

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报答完了玛丽亚和吕吉·费哈托的恩情。巴托里夫人、 皮埃尔和莎娃终于团聚了,在报恩之后就剩下罚恶了。

在萨努西教徒失败逃走后的几天中,全岛的人立即开始恢复家园,这次反击战 的主角们,像皮埃尔、吕吉、伯斯卡德和马提夫虽然受了伤,但并不严重,虽然历 经惊险,却都安然无恙。因此,当他们在市政厅的大厅内与莎娃、玛丽亚、巴托里 夫人以及老仆人鲍立克重聚时,内心该是多么快乐啊!在为战斗中牺牲的勇士们举 行完葬礼后,小小的移民岛上又将恢复从前的幸福生活。再没有什么能破坏它了。 萨努西教徒们遭到了惨败,唆使进攻安泰基特的萨卡尼已擒获,再也不能在那里煽 风点火,散布复仇思想了。此外,大夫要在短时间内完善全岛的防御体系,不仅要 使阿特纳克城能够避免任何袭击,还要让安泰基特岛不再有任何便于敌人登陆的薄 弱点。此外,还要忙于吸引新的移民,要充分开发岛上的资源,使人们过上真正幸 福的生活。

当然,皮埃尔·巴托里和莎娃·桑道夫的婚事不再会有什么波折了,按原定日 期,十二月九日举行婚礼。所以伯斯卡德又开始积极筹备起一度为昔兰尼加海盗的 入侵而耽搁的庆祝活动。

但是,对萨卡尼、西拉斯·多龙塔和卡尔佩纳三人的判决,决不能拖延。他们 在城中的地堡里分别关押着,甚至互相之间并不知道都落在了安泰基特大夫手中。

十二月六日,萨努西教徒溃败已有两天了。大夫要在市政厅的大厅内审判萨卡 尼、多龙塔和卡尔佩纳。起诉的一方是大夫、皮埃尔和吕吉。

在民兵小分队的押送下,三名罪犯在法庭上第一次碰了面。阿特纳克法庭由岛 上的第一批法官组成。

卡尔佩纳显得惶惶不安,但那副阴险狡诈的神气一点没变,他偷偷地东张西望, 就是不敢直视法官。

西拉斯·多龙塔则万分沮丧,耷拉着脑袋,本能地避免与他的老同谋接触。

萨卡尼心中只有一种感觉,那是为落入安泰基特大夫手中而引起的狂怒。

这时吕吉走到法官面前,对着那个西班牙人说道:

“卡尔佩纳,我就是吕吉·费哈托,安德烈渔夫的儿子!正是你的告密,把我 父亲送进了斯坦监狱,死在了狱中!”

卡尔佩纳直挺挺地站了一会儿。他怒气上升,眼睛血红,原来他在马耳他的曼 德拉乔小街上曾经以为认错的那个女人,正是玛丽亚。而现在站在面前控告自己的 吕吉·费哈托,就是她弟弟。

皮埃尔接着上前,首先指着银行家说道:

“西拉斯·多龙塔,我是埃蒂安·巴托里的儿子,皮埃尔·巴托里。我父亲是 匈牙利爱国志士,就是你,伙同萨卡尼,无耻地将他出卖给了底里雅斯特的奥地利 警察!是你们害死了他。”

接着,他又指着萨卡尼:

“我就是你企图在拉古扎街巷里谋杀的那个皮埃尔·巴托里!我就是莎娃的未 婚夫!而她就是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的女儿,是你派人在十五年前,把她从阿特 纳克城堡里拐走的。”

西拉斯·多龙塔认出了他曾以为死了的皮埃尔·巴托里,仿佛挨了一棒似的。

而萨卡尼,抱着双臂,除了眼皮有点微微地颤抖外,仍是一副满不在乎,无动 于衷的样子。

西拉斯·多龙塔和萨卡尼一言不发。面对这似乎是从坟墓中爬出来控告他们的 受害者,他们能说什么呢?

当安泰基特大夫站起来,情况就不同了。他用深沉的声音说道:

“我,是拉迪斯拉·扎特马尔和埃蒂安·巴托里的伙伴。你们的叛卖,使他们 在毕西诺城堡惨遭杀害!我,是莎娃的父亲!你们为了谋夺她的财产而将她拐走! ……我就是桑道夫伯爵!”

这一次,指控产生了巨大的效力。西拉斯·多龙塔听了,两腿一软,跪在地上。 而萨卡尼终于也垂下了头,仿佛在反省。

于是三个被告一个个地受了审。他们的罪行不容抵赖,无法宽恕。首席法官还 提醒萨卡尼,这次袭击本岛,完全是为了他的个人利益,而且造成了重大的伤亡, 因此血债血偿。接着,是罪犯为自己进行的自由辩护。最后,首席法官按着这个正 规的正义的法庭赋予他的权力,执行了判决。

“西拉斯·多龙塔,萨卡尼,卡尔佩纳,”他说道,“你们害死了埃蒂安·巴 托里、拉迪斯拉·扎特马尔和安德烈·费哈托。你们被判处死刑!”

“随你们的便!”萨卡尼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饶了我吧!”卡尔佩纳怯懦地喊着。

西拉斯·多龙塔已无力再说什么了。

三名罪犯被带回地堡,严格地看管起来。

如何处死这批无赖呢?在岛上找个角落枪毙他们?那不是让坏蛋的血玷污了安 泰基特的土地么?所以,死刑将在肯克拉弗小岛上执行。

当晚,在吕吉·费哈托的指挥下,数十名民兵押着三名罪犯,乘着电力快艇到 了岛上。在那里,他们将结束罪恶的一生。

萨卡尼、西拉斯·多龙塔和卡尔佩纳已认识到他们死期已到。因此,一上岸, 萨卡尼就径直走向吕吉。

“就在今晚吗?”他问道。

吕吉什么也没说,三名死囚被单独留下。当电力号回到安泰基特时,已是晚上 了。

现在,岛上再没有叛徒了。至于说三名罪犯要从距大陆二十公里的肯克拉弗小 岛逃走,是决不可能的。

“等不到明天,他们就会自相残杀的。”普万特·伯斯卡德道。

“呸!”马提夫厌恶地啐了一口。

一夜过去了,而市政厅里,人们发现桑道夫伯爵一刻也未休息,他反锁着房门, 直到清晨五点才离开,下楼到大厅里,要人把皮埃尔和吕吉找来。

一个民兵行刑队等候在市政厅院子里,只要他一声令下,就登上肯克拉弗小岛 行刑。

“皮埃尔·巴托里,吕吉·费哈托,”桑道夫伯爵道,“这些叛徒被判死刑是 完全公正的吗?”

“是的,他们死有余辜!”皮埃尔回答道。

“是的。”吕吉附和着,“不能饶了这些坏蛋!”

“判决他们!上帝会饶恕我们,我们决不能饶过他们……”

桑道夫伯爵语音未落,一阵可怕的爆炸声传来,仿佛地震似的,市政厅乃至全 岛都震动起来。

桑道夫伯爵、皮埃尔、吕吉立即奔出门外,受惊的安泰基特居民也奔出房舍。

火焰、水蒸汽,混合着巨石及雹子似的石块腾空而起,直冲云天,整个天空都 被遮蔽了似的,接着,石块如雨点般地落在岛周围的海面上,掀起层层的浪花,而 浓云却停在空中。

肯克拉费小岛连同三名死囚一起在爆炸中化为了灰烬。

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要忘了,为了预防萨努西教徒在肯克拉弗登陆,不但岛上敷设了炸葯,而且 还埋有电动装置,如果连接在安泰基特的海底电线失灵了,只要踩上埋在地下的装 置,所有的地雷就会同时爆炸。

事情是这样的。三名死囚之一偶然踩中了其中一个电动装置,于是引爆了所有 的地雷,使小岛顷刻间化为飞烟。

“上帝免除了我们的这桩差事!”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说道。

三天后,皮埃尔·巴托里和莎娃·桑道夫在安泰基特教堂举行了婚礼。借此机 会,安泰基特大夫恢复了真名马蒂亚斯·桑道夫,并在婚书上签名,既然正义已得 到伸张,就不必再隐姓埋名了。

只需几句话就可以结束这个故事了。

三周之后,莎娃·巴托里被确认为桑道夫伯爵遗产的继承人。多龙塔夫人的那 封信,以及先前银行家就当初拐走小女孩的有关情况及目的所做的声明,都足以证 明莎娃的身份。尽管莎娃还没满十八岁,那份剩下的德兰斯瓦尼亚的领地喀尔巴阡 山已归她所有了。

另外,对政治犯实行的大赦,使桑道夫伯爵可以回到自己的领地。但是,即便 他重新公开了马蒂亚斯·桑道夫的身份,他还是更情愿被当作安泰基特这个大家庭 的家长。在这里,他将在爱他的人中间安享晚年。

由于人们再次努力,小小的移民岛迅速地强大起来。不到一年的工夫,人口增 加了一倍。学者们、发明家们在桑道夫伯爵的号召下,来此实践他们的发明。如果 没有伯爵的指点,没有他拥有的财富为后盾,这些发明也许就无法运用。而这一切, 使安泰基特岛很快成为锡尔特湾中极其重要的小岛。而且随着岛上防御体系的完善, 安全也绝不成问题。

不必再说巴托里夫人、玛丽亚、吕吉、皮埃尔和莎娃了,他们的生活比我们所 能描绘的更幸福。也不必再说普万特·伯斯卡德和卡普·马提夫了,他们已是安泰 基特岛上受人尊敬的人物了。要是他们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感到再也没有机会 报答给了他们如此幸福生活的伯爵了。

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完成了他的事业。如果他不是那么怀念两位同伴:牺牲 了的埃蒂安·巴托里和拉迪斯拉·扎特马尔,在他传播幸福的时候,就会像这世间 任何一个勇敢的人那么幸福。

在整个地中海,在地球上其他任何海洋里,甚至在加那利群岛,都找不到一个 能与安泰基特媲美的繁荣昌盛的岛屿来!……绝无仅有。

而马提夫,只要一想到他是如此幸福,便禁不住要说:

“事实上,我们所干的配得到这样的幸福吗?”

“管它呢,马提夫……你又怎么啦?……让它顺其自然吧!”伯斯卡德回答他。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桑道夫伯爵》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外国科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外国科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