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七章 福伊巴激流

作者:外国科幻

大约是晚上十一点钟,浓云翻滚,暴雨夹着大冰雹倾泻而下,像机枪子弹一般噼噼啪啪射向福伊巴水面,打在邻近的岩石上。主塔楼各窗口的枪声已经停止。费那么多子弹射击越狱者有什么用呢?福伊巴激流即使能保全,也仅仅是尸体而已。

桑道夫刚潜入激流,顿时感到水深流急,势不可挡,随后便被卷入深渊。刹那之间,充满强烈电光的渊底变得漆黑一团,隆隆的雷声消匿了,只有激流的怒吼震耳慾聋。原来,他被带进了一个连外界光线都进不来的水洞之中。

“救救我呀!”

这呼声不远,是巴托里发出来的。冰冷的水刚刚使他苏醒过来,但他已无力游出水面,眼看就要沉下去,若不是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拽住了他,马上就会淹死了。

“我在这儿……埃蒂安!你什么都别怕!”

桑道夫一手托着同伴,一手划水。

情况十分危急。巴托里触电后四肢半瘫,几乎不听使唤。烧伤的双手与冷水接触虽有明显好转,但仍然没有力气游泳。除非被水吞没,桑道夫一刻也不抛弃同伴,可他此刻连自身都难保了。

激流朝哪个方向流去?流到何处?注入哪条河?哪片海?全然不知。即使桑道夫知道这条河是福伊巴河,形势也不容乐观。因为人们并不知道激流泄向何方。在伊斯特里半岛上的任何一条支流中,找不到一只封口的空瓶子,因为人们扔在洞口的封口空瓶,不是在黑洞中被撞碎,就是被激流带进了地层的深沟。

激流携带着越狱者向前奔腾,极大的流速使他们更易浮在水面上。巴托里已不省人事,像僵尸似的一动不动,躺在桑道夫的臂弯里。伯爵已感到快要筋疲力尽了,却依然奋力击水。他们随时有可能撞上洞内两侧的岩石或洞顶的悬石。正常的水流撞到岩壁急转弯处变成逆流,无数逆流形成漩涡,掉进去尤其危险。有多少次,桑道夫和同伴被这势不可挡的马埃斯特洛姆①的漩流作用所左右,卷进了这种液体吸盘,然后像投石器上的石头似的被掷向漩涡外围,直到漩流中断,方得解脱。他们时刻都有被吞没的危险。半小时过去了,桑道夫气力超人,尚未衰竭。还算幸运,他的同伴几乎失去了知觉。要不然,定会本能地拼命挣扎;为了制止他挣扎,桑道夫就得耗费气力。那时,要以桑道夫被迫将他抛弃,要么二人同归于尽。

①挪威海面上罗弗敦群岛附近的漩流,是世界著名漩流之一。

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不能继续下去了。桑道夫的气力明显衰减,有时他将巴托里的头托出水面,自己的头却没入水中,他突然呼吸困难,气喘吁吁,感到窒息,他竭力挣扎,好几次不得不放开同伴,他的头也随之沉入水中。尽管地下河水汹涌奔流,响声惊人,某些狭窄地段水势更猛,他却总是想办法重新将巴托里抓住。

不久,桑道夫就筋疲力尽,巴托里的身体终于从他的手中脱离。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试图把他重新抓住,——但是再也没能找到他,自己却沉到激流的深水层去了。

突然,一下猛烈的撞击,划破了他的肩膀。他本能地伸出手,抓住一簇悬在水中的树根根须。这是一棵随激流而下的树干根子。桑道夫牢牢抓住他,浮出了水面。接着,他一手抓住树根,一手寻找同伴。

过了一会儿,他抓到了巴托里的一只胳膊,拼命把他拉上树干,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两人才算暂时摆脱了被淹死的危险。从此,他们的命运和比科激流里随波逐流的树干连在了一起。

桑道夫曾一度失去知觉。清醒以后,首先想到的是尽量不让巴托里从树干上滑下去。出于谨慎,他坐在巴托里身后,以便扶住他。坐定之后,他注视前方,一旦有光线照进洞里,就借着光亮察看地下河出口的情况。可是没有任何东西表明他们已接近了这条没有尽头的地下河的出口。

然而,越狱者的处境也总算有了改善。这根树干有十来尺长,根须依附水面,使树干不会突然翻转。尽管波浪起伏,除非有剧烈碰撞,树干在水面上可以保持平衡,它的速度很难估计,大约每小时不低于十二公里,相当于激流的流速。

桑道夫伯爵完全恢复了镇静。巴托里的头依在他的膝上,他想给巴托里做人工呼吸。他听到其心脏一直在跳动,只是呼吸微弱。他嘴对嘴,往他肺内吹气。窒息对他的器官尚未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坏,人工呼吸效果显著!巴托里很快就微微一动,双chún轻张,呼吸变粗,终于几个字脱口而出:

“我妻!……我儿!……马蒂亚斯!……”

他的一生正是和他们相依为命。

“埃蒂安,听见我说话吗?……听见我说话吗?”桑道夫问。比科激流奔腾呼啸,他不得不大声呼叫。

“听见了……我听见你说话了!你说吧,说吧!把你的手放在我手里!”

“埃蒂安,眼下我们没有危险,我们骑在一根树干上……它会把我们驶到哪儿去?还说不准。但有了它,起码我们不会沉下去!”

“马蒂亚斯,那么主塔楼?……”

“我们已经离它很远了!他们大概以为我们已经死了。他们肯定不会到这里头来追我们!不管这激流奔向海洋还是河川,我们一定会出去,活着出去!”

“可是拉迪斯拉斯!”巴托里喃喃地说。

桑道夫没有作声,他能说些什么呢?扎特马尔从窗口发出告急的呼喊后,大概没能逃出来。

巴托里的头又向后倒去,他浑身无力而麻木。桑道夫照料着他,随时准备应付一切意外。要是树干在黑暗中撞上没法躲开的障碍物,他甚至准备放弃树干。

大约凌晨二点,速度明显变缓,河面开始加宽,两壁之间水流无阻,地下河的尽头大概不远了。

但是,随着河面变宽,拱顶则愈来愈低。桑道夫一伸手,就能摸到悬在头顶上的不规则溶岩。有时他听到一种摩擦声:有个直立的树根,上端轻擦洞顶。从这个地方开始,树干失去了平衡,改变了方向,并且剧烈震动。它斜横着,不断翻滚,在水中打转儿,桑道夫担心会从树干上掉下来。

这种危险多次发生,都被一一避开了。但又面临另一种威胁:比科洞顶越来越低。桑道夫正冷静地分析它的种种后果。他的手一碰到突起的岩石,就必须立即向后仰,以免撞头。若是洞顶再低,他是否应再次潜入水中?他倒可以试试,但在水下如何托起同伴呢?如果这段长长的地下河中,洞顶越来越接近水面,活着出去的可能性还有没有?没有。可能在九死一生之后仍免不了一死!

尽管精力充沛,桑道夫却忧心忡忡。他明白,死的最后时刻已经临近。树根和洞顶溶岩的摩擦愈发剧烈,有时树干深深没入水中,一点儿不露出水面。

“可洞口不会远了!”桑道夫心想。他尽力在黑暗中向前张望,想看一看是否有昏暗的微光透进洞来。也许已到了后半夜,洞外不再是漆黑一片?也许闪电照亮了洞外的夜空?果真如此,会有一丝亮光透过河水折射进来的,因为此处,福伊巴河水有溢出洞外之势。

但没有一点光线!仍然漆黑一片,河水依然咆哮,甚至连溅起的泡沫都是黑的。

突然,及其严重的冲撞发生了,树干的前端撞上了洞顶一块巨大的悬石。由于反作用,树干翻了个底朝天。桑道夫死也不肯松手,他一手拼命抓住树根,一手抱住就要被水卷走的同伴。接着,两人在一个冲击洞顶的波涛里下沉。大约持续了一分钟,桑道夫感到自己已没有希望了,他本能地屏住呼吸,竭力保存肺中仅有的一点气。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巨雷轰鸣,尽管桑道夫在水中闭着眼睛,却突然感到眼前一片强光。

终于,见到了光明!

果然,福伊巴河从黑暗的溶洞流出之后,恢复了它的露天河道。桑道夫左顾右盼,焦虑万分。此时他已看清,河水一直到两道高高的山梁中间奔流。

越狱者随着激流,继续在漩涡中漂泊。无垠的苍穹终于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上,再也不是布满悬石,随时可能碰破头颅的低矮洞顶了。

然而,又一次溺水却使巴托里苏醒过来,他设法拉住桑道夫的手。伯爵俯身对他说,“得救了!”

真的吗?福伊巴河流经何处,流向何方,什么时候能抛掉树干却还不知道呢,就可以说得救了吗?然而他是那样的精神焕发,竟然笔挺地站在树干上,以响亮的声音连叫三声:

“得救了!得救了!得救了!”

有谁能听到他的话呢?在那嶙峋的峭壁上,除了石块和层层风化岩外,没有腐殖土,连可供荆棘生长的泥土都不多,哪里会有人呢?隐没在挺拔的河岸后面的是一片荒野。福伊巴河犹如禁锢在花岗岩石壁之间的水渠一样,流经这片荒凉的地带。沿途没有一条小溪注入,没有一只鸟儿从河面掠过,在它过于湍急的水中没有一条鱼儿游动。到处都是露出水面的巨大石块,顶部干燥,没有一颗水珠,可见最近的暴雨一度形成的洪峰;使这条河变得多么凶猛,而平常,福伊已河只不过是条山间的河沟而已。

桑道夫伯爵注视着,倾听着,巴托里半躺在他的怀里。

这时远处有爆炸声从西南方传来。

“什么声音,”桑道夫心想,“是不是港口开放的鸣炮声?是的话,海岸离我们就不远了!是哪一个港口呢?特里埃斯特港?不对,这是东边,太阳就要从这边升起来了!莫非是伊斯特里南端的普拉港?但是它……”

第二声炮响刚过,马上就是第三声。

“三声炮响?”桑道夫伯爵自言自语。“恐怕是禁止船只出海的信号吧?这跟我们越狱是否有关?”

他的担心绝非多余。可以肯定,为了不让越狱者逃掉,当局采取了严密措施,已派人到了海岸的某条船上追捕。

“现在求上帝保佑!只有上帝能保佑我们了!”桑道夫喃喃自语。

福伊巴河两岸挺拔的峭壁开始变矮,河面越来越开阔,因为河道曲折,视线只能达到几十丈远的地方,既无法确定方向,也看不出周遭的环境。

河床很宽,两岸寂静而荒凉,河水流速变缓。在上游连根拔起的几棵树,以更缓慢的速度向下漂流。这是六月的早晨,有些寒气逼人,越狱者衣服湿透,浑身发抖,他们必须找个藏身之处,以待日出,好晒干衣服。

已是五点时分,最后的一些山岗已被抛在后面,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长长的低矮河岸,绵延在一片光秃秃的平坦土地上。福伊巴河宽约半英里,从此泻入一个广阔的静水湖中,确切地说,是湾泻湖。西边远处,有数条小船,一些还停泊湖中,一些已在初起的微风中启航,这似乎表明,此泻湖是凹入海岸的一片广阔水面,大海已经不远,启航的船只正要出海。可是去找这些渔夫要求避难,怕是不慎之举。如果轻信了他们,万一被认出是越狱者,岂非自投罗网,被交给四处追捕他们的奥地利宪兵?

树干撞在泻湖左岸边露出水面的一堆荆棘上,突然停了下来,桑道夫不知所措。树干上的根须牢牢缠在这堆荆棘丛上,犹如划艇系上了缆绳。伯爵小心翼翼地登上沙滩,他首先要察看是否被人发现。放眼望去。在泻湖的这一部分看不到一个老百姓、渔夫或其他的人。然而就在两百步不到的地方,沙滩上有个人瞥见了他们。

桑道夫自以为安全有了保障,就走到树干边,把同伴抱在怀里,放到沙滩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事实上,福伊巴河口这片水域既非泻湖,也非一般的湖泊,而是一个喇叭形的河口,当地人叫它莱姆河口。它经过半岛南端西海岸的奥斯拉和罗维尼奥之间的一个狭口,流入亚得里亚海。当时人们并不知道,这河口的水是流经比科深渊的雨季洪水。

岸边几步远的地方,有间猎人茅舍。桑道夫和巴托里喘了几口气,就躲进茅屋里,把湿衣服脱下,晾在外面。在强烈的阳光下,用不了多长时间,衣服就会干的。他们在茅屋里等着。广阔水面上的渔船刚刚离开莱姆河,他们极目远眺,沙滩上一片荒凉。

这时,一直注视他们的那个人站起身,走近茅舍看了一眼,然后在南边低矮的峭壁拐角处消失了。

三小时之后,马蒂亚斯·桑道夫和同伴取了衣服。尽管衣服尚未干透,他们却必须动身了。

“我们不能在此停留过久。”巴托里说。

“你是否觉得身上有了力气,可以上路了?”桑道夫问他。

“我主要是饿得没劲儿了!”

“咱们试试看,先走到海岸!也许在那儿我们有机会找点儿吃的,说不定还能上船呢!走,埃蒂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福伊巴激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