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九章 殊死的斗争

作者:外国科幻

安德烈·费哈托气得目瞪口呆,怒不可遏,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桑道夫伯爵。他一直想着刚才卡尔佩纳对他的威胁,以致忘了他要舍生搭救的两个越狱者还站在面前。

“卑鄙透顶!无耻的家伙!”他嘟嘟囔囔地说。“是的,他什么都知道!我们掌握在他的手心里!我早该看透他的!”

桑道夫伯爵和巴托里心焦如焚,等着渔夫作出决断。拿定主意已是刻不容缓的事,说不定那家伙早已告密去了。

“伯爵先生,”费哈托终于开口了,“警察可能随时闯进我家。对啦!这个无赖大概已经知道,至少他会设想你们藏在我家!所以他要我同他做这一笔交易!我女儿沉默不语,拒绝了他!为了报复,他会拿你们开刀!如果宪兵到来,你们无法脱身,就会被他们发现。必须立即逃走!”

“说得对,费哈托,”桑道夫伯爵回答,“分手之前,请让我感谢你为帮助我们所做的和想做的一切……”

“我想做的,我还要做。”费哈托郑重其事地说道。

“不行的!”巴托里回答。

“是的,我们不能同意。”桑道夫补充说。“那你就太受牵连了!如果宪兵发现我们在你家,等着你的就是坐牢!走,埃蒂安,我们离开这屋子吧,不要给这里带来破产和灾难!我们逃吧,赶快逃吧!”

费哈托拉住伯爵。

“你们往那儿去?整个地区都在当局的监视之下。警察和宪兵在乡下日夜追捕,没有一处海岸你们可以上船,没有一条小道你们可以自由通行、抵达边境!没有我,你们动身,就是死路一条!”

“先生,让我父亲给你们带路吧!”玛丽亚说。“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只要救了你们,他就是尽了责任了!”

“对,我闺女说得好,这就是我的责任!你弟弟已在快艇上等着我们呢。天已经很黑了,我们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上船出海。拥抱我吧,玛丽亚,拥抱我吧,我们走了!”

桑道夫伯爵及同伴却不愿动身。渔夫献身,他们不能接受。不连累渔夫,立刻离开他家,可以!让他领着去乘船而连累他坐牢,不行!“走,一旦离开他家,有危险我们担当,就不连累他们了!”桑道夫伯爵对巴托里说。

两人正要跳出窗子,试图翻越围墙向海岸或毕省内地逃跑,吕吉匆忙跑进屋里,说道:

“警察!”

“再见!”马蒂亚斯·桑道夫喊道。

说罢,他俩一前一后从窗口逃了出去。这时,卡尔佩纳领着一队警察闯进屋里。

“无耻之徒!”费哈托说。

“你不是拒绝我的要求吗?这就是我的回答!”卡尔佩纳说。

渔夫被抓住,五花大绑地被捆了起来。警察占领并搜查了所有的房间。窗户朝着围墙大开,表明越狱者逃走的路程。警察追了过去。

这时两人刚刚跑到墙根。墙外是一条小溪,顺墙根流向远方。伯爵翻身过墙,然后帮巴托里翻越。突然,五十步开外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肩而过,打伤了巴托里,他的一只胳膊顿时瘫痪,无法和同伴共同行动了。

“快逃,快逃呀,马蒂亚斯!”他喊道。

“不,埃蒂安,我不逃!要死,我们死在一块儿!”伯爵作了最后一次尝试,想把受伤的同伴抱起来。

“快逃,马蒂亚斯!”他喊道。

“不,埃蒂安,我不逃!要死,我们死在一块儿!”伯爵作了最后一次尝试,把受伤的同伴抱起来。

巴托里的最后话语像是给伯爵发出的命令。他的同伴未竟的事业,将由他一个人来完成。他,德兰斯瓦尼亚的贵族,的里雅斯特的起义首领,巴托里和扎特马尔的挚友,将为惩罚叛徒,伸张正义而战斗!

警察追到围墙尽头,扑向受伤的巴托里。如果伯爵稍加犹豫,那怕是一秒钟,就要落到警察手里!

“永别了,埃蒂安,永别了!”

警察跟踪追来。黑暗中,他们不能直接追上他。他们分散开来,以便切断桑道夫伯爵的所有退路,使他即无法朝内地跑,也无法朝罗维尼奥跑,无法朝城北形成海港的海角方向跑。

一队宪兵赶来增援,摆开阵势,逼得桑道夫只能朝海岸跑去。可是到了礁石密布的海边,他将怎么办呢?弄到一条小船,冲向亚得里亚海面?来不及了。即使能弄到船,说不定还没有开船,就在枪林弹雨中倒下了。他完全明白,往东的逃路已被切断。这时警察和宪兵边射击边呼喊着追了上来,从他身后的沙滩上包抄过来。他唯一的生路就是往海上跑,从海上逃,这无疑是死路一条。可是,他宁愿在大海的波涛中葬身鱼腹,也决不在毕齐诺城堡练兵场上的行刑队前等待死亡。

桑道夫伯爵朝海边奔去。他几个箭步就碰着了卷上沙滩的海浪。他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有警察,朝他打来的子弹呼啸着,有时几乎擦头而过。

和伊斯的利亚整个海岸一样,沙滩外间,是东一块,西一块的岩石形成的一片片礁石群。岩石之间的沙坑,则形成了无数的水洼——深的有数尺,浅的仅能埋住脚腕子。

这是桑道夫面前仅有的一条路了。这是一条死路,他毫不怀疑。但是他却毫不迟疑,毅然向前。他越过水洼,从这个岩石跳到那个岩石,在岩石间跳跃前进。由于天际稍亮,他的身影也愈加清晰可辨,于是警察又喊叫起来,朝他这边猛扑。

桑道夫伯爵下定了决心,不让活捉。倘若大海要把他交出来,也只能交出一具尸体。

警察是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追踪搜捕的。他们要趟过水洼,越过光滑而晃动的石头,从粘滑的海藻上走过,每走一步都有摔倒的危险。七、八分钟过去了,逃犯仍然跑在前头。可是礁石群眼看就要没有了。

桑道夫伯爵跳到了最后一块礁石上。两三个警察离他只有十来步远了。其他的警察在他身后,离他还有二十来步远。

桑道夫伯爵挺起身来,发出最后一声呼喊——向苍天告别。当枪弹像冰雹一般落在他周围的时候,他纵身跳进了大海。

警察赶到岩石边时,只远远望见逃犯的脑壳,像一个黑点漂向远处的海面。

又一排枪弹射过去,打在桑道夫伯爵周围的海面上,噼啪直响。肯定有一颗或几颗子弹击中了他,因为他沉入波涛,再也没有浮出水面。

直到天亮,宪兵和警察还警戒着从港湾北面的海角直到罗维尼奥炮台外面的海滩,及布满礁石的海岸线。这显然是徒劳的,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桑道夫伯爵又登上了海岸。可以断定,他不是中弹身亡,便是溺水而死。然而,近十里长的礁石带上,里里外外严密搜索,却没有发现尸体。由于陆风吹向海面,水向西南奔流,毫无疑问,逃犯的尸体被波涛带往大海去了。

亚得里亚海的波涛成了埋葬马扎尔领主桑道夫伯爵的坟墓!

经过周密的调查,奥地利政府接受了这种合乎情理的说法。

至于巴托里,不用说他再次被捕,并在当夜被押解到毕齐诺城堡,仅和扎特马尔团聚了几个小时。

次日,即六月三十日,执行死刑。

当局曾允许犯人的亲属来毕齐诺城堡探监,也许临刑前,巴托里能同他的妻、儿诀别,扎特马尔能接受老仆人最后一次拥抱。

可是,巴托里夫人,她的儿子以及获释出狱的鲍立克都已离开了的里雅斯特。他们不知道犯人被关在何处,他们在匈牙利、奥地利到处奔波寻找。由于秘密逮捕,他们在宣判之后也未能及时找到亲人的下落。因此巴托里未能见着自己的妻、儿,未能得到这最后的安慰,连叛徒的名字也无法告诉亲人。看来,只有桑道夫伯爵才能惩罚那些叛徒了。

下午五点钟,巴托里和扎特马尔在城堡的广场上就义,他们为祖国的独立献出了生命。多龙塔和萨卡尼大概以为只有他们自己和的里雅斯特的总督才知道全部真情,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找他们报仇了。由于告密有功,柔道夫伯爵的一半财产归了他们;另一半财产作了特别处理,被保留下来,待伯爵的女儿年满十八岁时,作为她所继承的遗产。

多龙塔和萨卡尼这两个无耻之徒,靠告密获得一笔不义之财,还心安理得、挥霍享受,并无半点悔恨之意。

另一个告密者也是一样,毫不在乎,仍然无忧无虑。他就是那个西班牙人卡尔佩纳,因告发有功,领赏五千弗罗林。

银行家及其同谋可以趾高气扬地留在的里雅斯特,因为他们的告密勾当尚未败落。卡尔佩纳就不同了,在众人的非议之下,他不得不离开罗维尼奥城,到别的地方去谋生。对他来说,到哪儿去都无关紧要!再说,到了外地,他再也不必惴惴不安,害怕费哈托会来复仇了。

由于窝藏逃犯,渔夫被捕、受审,判处终身苦役,眼下,家里只剩下玛丽亚和他年幼的弟弟。她的父亲被抓去,永远回不来了。贫困在等待着他们!

三个利慾心熏的家伙,一个要恢复濒于倒闭的银行,另外两个是为了发一笔横财,并非出于对受害者的仇视,而卡尔佩纳则是出于报复。他们毫不犹豫地施展鬼蜮伎俩,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靠这个世界上,靠上帝伸张正义,并不总是靠得住的。难道这种丑类就不会受到惩罚吗?难道桑道夫伯爵、扎特马尔伯爵、埃蒂安·巴托里这三个爱国者,还有安德烈·费哈托这个谦恭的善良人,就没有人替他们报仇雪恨了吗?

慾知后事如何,以后再见分晓。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