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一章 秘境的地图

作者:外国科幻

美国空军第8 侦察中队战略空军司令部马萨诸塞州魏斯欧佛空军基地1960年7 月6 日事由:海军上将皮瑞·雷斯(admiral piri reis )绘制之世界地图请求鉴定案致:查尔斯·哈普古德教授(prefessor charles h .hapgood )

基思学院(keene college )

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市哈普古德教授道鉴:本部业已遵照您的要求,对皮瑞·雷斯于1513年绘制之世界地图,就其中若干不寻常细节进行鉴定。

部分学界人士声称,这幅地图下端所描绘的是南极洲穆德后地(queen maud land)玛莎公主海岸(princess martha coast )以及帕玛半岛(palmer peninsula)之地形。经仔细检视,本部发现,上述学者对皮瑞·雷斯地图之推测合乎逻辑而且正确。

地图下端所显示之地理粗细位置,与1949年“瑞典- 英国南极考察团”在冰层顶端搜集之地震资料,极为吻合。此一发现显示,南极海岸被冰层覆盖之前,已经有人对该地区进行探测,并且绘制成地图。

此一地区之冰层现今大约厚达1 英里。

皮瑞·雷斯地图所呈现之资料,大大超越了1513年当时人类有限之地理知识。何以如此,吾人不得而知。

特此函复。

哈洛德·欧尔梅耶(harold z.ohlmeyer)

美国空军中校 中队指挥官

这封官腔十足的复函①,由负责绘制南极洲地图的美国空军单位发出后,在学界引起极大的震撼。如果南极洲穆德后地在冰封之前被人探测过,那么,最原始的地图应该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绘制成的。

但是,究竟多久以前呢?

一般学者认为,南极洲的冰层,以它目前的面积和形态,至少已经存在了好几百万年。然而,只要稍加检视,我们就会发现,这个观点其实是站不住脚的——皮瑞·雷斯海军上将的地图所描绘的,绝对不是几百万年前的南极洲穆德后地。最近的一些证据显示,穆德后地和邻近的地区曾经度过一段漫长的“无冰”时期,直到约莫6000年前才完全被冰层覆盖。这些证据,我们将在下一章详加探讨。在本章中我们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些证据的出现,使我们不必再挖空心思,勉强解释一个难解的谜团:200 万年前,人类还没有出现在地球上时,究竟谁有足够的知识和技术,在南极地区进行精确缜密的地理勘探?同样地,由于地图的绘制是一种复杂的、“文明”的活动,我们不得不解释:即使在6000年前,这样的一项工作怎么可能完成呢?历史学家所承认的真正的早期文明,那时全都还没有出现呀。

比人类文明更古老的地图

试图解开这个谜团之前,我们必须记住下面的一些基本的历史和地理事实:①皮瑞·雷斯地图是真实的文件,不是任何骗局。它是公元1513年在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绘制成的。

②、这幅地图的焦点是非洲西海岸、南美洲东海岸和南极洲北海岸。

③、皮瑞·雷斯不可能从当时的探险家获取有关的资料,因为直到公元1818年,在他绘制地图300 多年后,南极洲才被欧洲人发现。

④、地图上显示的穆德后地不被冰封的海岸,是一个难解的大谜团,因为根据地质资料,这个地区能在“无冰”状态中被勘探、绘图的最晚日期,是公元前4000年。

⑤、我们无法确定这项勘探可能进行的最早日期——不过,有证据显示,穆德后地沿海地区在无冰状态中至少存在了9000年,然后才被日渐扩大的冰层完全吞没。

⑥、据我们所知,历史上并没有一个文明,在公元前13000 年到公元前4000年之间,具有探测这段海岸线的能力②。

换言之,这幅绘制于1513年的地图,其中所包含的真正谜团,倒不是它把直到1818年才被发现的南极洲大陆涵盖进去。最让我们困惑的是,它呈现的竟然是尚未被冰封的南极洲海岸,而早在6000年前,这种无冰状态就已经结束,从此,整个南极洲被覆盖在坚厚的冰层下,不见天日。

这种现象应该怎样解释呢?幸好,皮瑞·雷斯在地图上亲笔写下一连串劄记,为我们提供一些答案。他告诉我们,实际进行勘探和绘图工作的并不是他本人。他承认,他只是一个编纂者和“抄写者”,从大量的原始地图中搜集资料,绘制他那幅地图。作为蓝本的这些地图,部分是当时或不久前到过南极洲和加勒比海的探险家(包括哥伦布)所绘制,其他则是公元前4 世纪,或更早之前遗留下来的文件。

绘制早期地图的人究竟是谁?皮瑞·雷斯并未提供给我们任何线索。1963年,哈普古德教授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一个新奇的、引人深思的解答。他认为,皮瑞·雷斯使用的原始地图,其中有一部分——尤其是公元前4 世纪流传下来的那些——是根据更古老的地图绘制成的,而后者所依据的蓝本则更为古老。他强调,目前已有确凿的证据显示,早在公元前4000年之前,整个地球已经被一个具有高度技术,至今犹未被发现的神秘文明彻底勘探过,并且绘制成地图。他进一步推断:

显然,精确的地理资讯经由不同的民族逐渐流传下来。最早的地图显然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民族所绘制的,然后经由古代最伟大的航海民族、纵横世界海洋1000多年的迈诺斯人(minoans )和腓尼基人(phoenicians )流传到后代。有证据显示,这些地围被收藏在埃及亚历山大港(alexandria)的图书馆,经过地理学家整理后编纂成集,供学者研究③。

根据哈普古德教授的研究,这些地图集和一些原始地图辗转流传到其他学术中心,尤其是君士坦丁堡。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君士坦丁堡被威尼斯军队攻占,这些地图落入欧洲水手和浪人手中:

这些地图大部分是地中海和黑海地图,但其他地区的地图也流传了下来,包括南、北美洲和南北极的地图。显然,古代航海家的踪迹远达南极和北极。说来也许不可思议,但证据显示,某个古代民族确实曾经在冰封之前勘探过南极海岸。这个民族显然拥有先进的导航仪器,可以精确判断经纬度。他们的航海技术,远远超越18世纪下半期之前的任何古代、中古或现代民族。

这些年来一直有人推测,远古时代,地球上曾经存在一个如今已经消失的文明。上述的航海技术足以证明,这些假设并非纯然是空穴来风。古代航海技术的证据,大部分被学者斥为神话,但我们在这里提出的证据却不是轻易可以推翻的。我们的证据显示,以往发现的那些证据现在必须重新提出来,让学者以开放的心胸重新加以评估④。

尽管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强力支持哈普古德的推论(见下文),而且,连美国地理学会会长约翰·莱特(john wright )也承认,哈普古德“提出了亟待学界验证的假设”,但是,至今仍未有学者对这些神秘的早期地图,进行深入的科学研究。哈普古德在学术界的同仁,非但不曾赞扬他在人类文明研究上的贡献,反而刻意打压他。直到逝世之前,他的观点和研究工作备受讥刺,而这些批评往往是“尖刻的、琐碎的,禁不起事实的检验,回避了真正的问题”⑤。

爱因斯坦观点

已故的查尔斯·哈普古德教授,生前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基思学院讲授西方科学史。他既不是地质学家,也不是古代史学者。然而,他的研究却对世界历史和地质学产生极大的冲击。他的成就应该会受到后人肯定。

爱因斯坦早就看出这点,所以,他破例为哈普古德在1953年写的一本新书作序。这年也就是哈普古德对皮端·雷斯地图展开调查之前的几年。在序文中,爱因斯坦指出:

我经常接到各方人士来函,要求我对他们尚未公开发表的论点和观念提出一些看法。当然,这些观念和论点大多缺乏科学根据。然而,接获哈普古德教授的第一封信时,展读之下却让我大为振奋。他的论见虽然简单,却极富创意;如果能找到确凿的证据,他的观点必将对地壳的历史研究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⑥。

哈普古德这本书所提出的“观点”,其实是一个全球性的地质理论。他试图解释,南极大部分地区,直到公元前4000年,为何能一直保持无冰状态。此外,这本书也探讨地球科学其他许多异常现象。哈普古德的论点简述如下:①、南极大陆并非一直被冰雪覆盖,在某个时期它的气候曾经比现今温暖得多。

②、当时这块大陆气候温暖,因为在那个时候它的地理位置并不在南极,而是在南极以北大约20o0英里处。换言之,当时它的位置是在“南极圈之外的温带,或温带和寒带之间的地区”。

③、在一种名为“地壳移置”(earth -crust displacement)的地质机制(plate -tectonics )运作下,这块大陆转移到目前所在的位置,进入南极圈之内。这个机制不同于结构地质学上所谓的“大陆漂流”(continental drift )。它指的是:地球的整个外壳“有时可能移换,如同一只橘子的表皮,松俄后就会整个的移动”。

④、根据哈普古德的推测,“地壳移置”造成南极洲向南移动后,这块大陆逐渐变冷,地上形成的冰层口愈扩大,经过几千年的时间演变成今天的模样。

支持这个激进观点的进一步证据,罗列在本书第8 部各章。在这儿,我们要特别指出的是,正统地质学家到现在还不肯接纳哈普古德的理论,尽管他们一直无法提出有力的反证。哈氏的观点引起太多问题。

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有哪一种地质机制,能对地表的岩石圈产生如此强劲的冲击,以致引发规模如此庞大的地壳移置?

让我们听听爱因斯坦如何解答这个问题:

在南、北极地区,冰雪不断累积,分布并不均匀。地球的运转使这一堆堆分布不均匀的冰雪产生变化,从而引发出一股离心的动力,传送到地球僵硬的表层。以这种方式产生出来的离心动力,能量会日渐增强;当它达到某一个程度时,就会使地壳松脱,开始移动……⑦

令人惊异的是,皮瑞·雷斯的地图似乎蕴含一些间接证据,支持哈普古德提出的理论:地壳突然南移之后,南极洲部分地区才开始形成冰层。更重要的是,由于这样的一幅地图只有在公元前4000年之前才有可能绘制成,我们不得不对人类文明的历史重新加以考量。根据一般学者的看法,公元前4000年之前根本不可能有文明存在。

简单地说,对人类文明的起源,学术界的共识是:●文明最初发源于中东地区肥沃的新月形地带。

●文明发源于公元前4o00年之后,在最早的真正文明(两河文明和埃及文明)出现时达到一个顶点,时为公元前3000年左右。随后出现的文明,崛起在印度河流域和中国。

●大约15o0年后,与世界其他地区隔绝的南北美洲,独立地发展出一个文明。

●在旧世界,自从公元前3000年以来(在新世界,自从公元前大约1500年以来),文明稳定“演进”,变得愈来愈复杂、精致和丰富。

●因此,相对于今天的人类文明,所有古代文明(以及它们的各种成就)只能算是原始的玩意儿(中东古代天文家对上天的敬畏,违反科学的精神,而埃及的金字塔只不过是“原始工程师”的作品)。

皮瑞·雷斯地图所蕴含的据证,却跟以上所有论点发生抵触。

神秘的绘制技术

在他那个时代,皮瑞·雷斯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他在历史上的身分和地位是不容置疑的。身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海军将领,他曾参与16世纪中期无数次海战,功业可谓十分彪炳。此外,他也是公认的地中海区域地理专家,著有航海指南《基达比·巴里耶》(kitabi bahrive)一书,对爱琴海和地中海的海岸、港口、潮流、浅滩、码头、港湾和海峡,描绘得颇为详尽。尽管劳苦功高,他却失宠于主子,于公元1554或1555年被问罪斩首。

皮瑞·雷斯于1513年绘制地图所使用的蓝本,原来极可能收藏在君主坦丁堡的帝国图书馆——据说,这位海军上将享有特权,可以随意取阅图书馆收藏的所有资料。这些原始地图,当初可能取自更古老的学术中心,如今下落不明。皮瑞·雷斯绘制的那幅地图,直到1929年才在君士坦丁堡的故宫图书馆被发现。这幅地图绘在一块羚羊皮上,卷成一卷,放置在尘封的书架上。

失落的文明留下的遗产?

诚如欧尔梅耶中校在1960年回复哈普古德教授的信中所承认的,皮瑞·雷斯地图描绘的是“冰层下的地形”,也就是南极洲穆德后地被冰雪遮盖的真正面貌。自从公元前4000年,穆德后地被冰层覆盖以来,世人就无缘一睹她的真面目。直到1949年,英国和瑞典组成的一支科学考察队抵达南极,对穆德后地展开全面的地震调查,她的面纱才被揭开。

如果皮瑞·雷斯是唯一接触到这种“异常”资讯的人,他所画的地图也就不值得重视。我们大可以嗤之以鼻:“表面看来也许意义重大,但说穿了,也许只是个巧合而已。”然而,在当时,这位土耳其海军上将并不是唯一拥有这种神秘地理知识的人。至于这种知识如何从一个民族传播到另一个民族,从一个时代流传到另一个时代,哈普古德教授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们就不必费心猜测了。不管流传的过程如何,事实是:有好些制图者曾经接触过同样的奥秘。

难道说,这些画地图的人,在不知不觉中,都曾经分享过一个消失无踪的文明遗留下来的丰富科学知识?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注释:①收录于哈普古德著(古代海王的地图),243 页。charles h .hapgood frgs,maps of the ancient sea kings ,chilton books ,philadelph and new york,1996.p .243 .②一般历史学家认为,公元前观4000年之前,地球上不可能有这样的文明存在。

③见《古代海王的地图》修订版作者序。maps of the ancient sea kings (evised edition),tunstone book ,london,1979,preface .④同上。

⑤同上,绪论。

⑥爱因斯坦于1953年为哈普古德《移动的地壳:探索地球科学的一些根本问题》所写的序。einstein‘s foreword to charles h .hapgood ,earth”s shifting crust :a key to sonme basic problems of earth sci ence ,pantheon books,new york,1958,pp.l ~2 .⑦(移动的地壳)爱因斯坦序,第1 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