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二十五章 神话中“世界末日”的多重面貌

作者:外国科幻

一如北美洲霍皮族印第安人,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的伊朗,信奉妖教(亦称拜火教)的亚利安人相信,世界经过三个时期的创造,才出现今天的人类。第一个时期的人类天真无邪,身材高挑,长命百岁,但后来“魔王”却向至尊之神亚胡拉·马兹达(ahuramazda)发动战争,结果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灾难。第二个时期,魔王重施故技,但这回未能得逞。善与恶在第三个时期相互牵制,取得完美的平衡。到了第四个时期(现今人类所属的时期),邪恶的势力渐占上风,完美的平衡被打破。

根据他们的预测,人类的第四个时期即将终结,但在本书中,我们最感兴趣的却是第一个时期结束时发生的大灾难。这场灾难并不是洪水,然而,在许多方面却跟其他民族的洪水神话不谋而合,使我们不得不怀疑,其间必定有某种关联。

祆教经典记载,古代伊朗人的祖先居住在地球上的乐园。这个名为“亚利安纳乐土”(airyana vaejo)的人间福地,是至尊之神亚胡拉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时期创造的。它是亚利安人种的神秘发源地,也是他们最初的家园。

那个时候,亚利安纳乐土气候温和,物产富饶,每年七个月是夏天,五个月是冬季。这个草木茂盛、流水潺潺、野生动物四处出没、五谷年年丰收的人间福地,一夕之间转变成不见人烟的荒野,每年有十个月覆盖在冰雪下,只有两个月是夏天。这个恶果,起因于魔王安格拉·曼尤(angra mainyu)发动的战争。至尊之神亚胡拉说:

我,亚胡拉·马兹达,创造的人间第一个乐园是亚利安纳……浑身散发死亡气息的安格拉·曼尤偏要跟我作对;他创造一条大蛇,带来大风雪。如今每年十个月是冬天,只有两个月是夏季。水结冰了,泥土冻僵了,树叶落尽了……漫天大雪纷飞,大地白茫茫一片。这是最悲惨的灾祸啊……①

显然,亚利安纳乐土的气候突然发生剧烈的转变。祆教经典对这点说明得很清楚。经文中提到,灾难发生前,至尊之神亚胡拉召集天上众神举行会议;“亚利安纳德高望重的牧羊人,正直的伊马(yima)”,率领一群有德行的凡人列席旁听。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开始发现,祆教的传说和基督教《圣经》的洪水神话之间,存在着一些奇异的相似点。在天上那场集会中,亚胡拉趁机警告伊马,魔王即将发难,人间将面临一场大浩劫:

亚胡拉对伊马说:“正直的伊马……酷寒的冬季挟带着凶猛无情的冰霜即将降临人间。大地将被严冬笼罩,四处大雪纷飞……”

“世界上的三种动物全都灭绝:出没在野外的,栖息在高山上的,居住在山谷农庄畜栏里头的。”

“赶快建造一座地窖吧!四面的长度要和跑马场一样长。不论大小,从每一种动物中选择几只作为代表,带进地窖:牛、驮运货物的牲畜、人、狗和鸟儿。莫忘了把火种也带进去②。”

“把水引进那儿,让它流动,让鸟儿栖息在水边常青的树木上。从植物中选择最芬芳可爱的,从果子中选择最甜美多汁的,把它们的种子贮存起来。躲藏在地窖里,这些植物和动物就不会灭绝。记住,凡是身体畸形的、不能生育的、精神错乱的、个性姦险凶暴善妒的动物,全都不得带进地窖;牙齿残缺不全的人和麻疯病患者也不许进入……”

除了规模不同之外,伊马奉天神之命建造的“地窖”和诺亚奉上帝之命建造的“方舟”之间,其实只有一个差异:方舟是用来逃避淹没全世界、毁灭地上所有生灵的洪水,而地窖则是用来躲避一个冷得出奇的、把大地覆盖在厚厚一层冰雪下、冻死所有生灵的寒冬。

祆教的另一部经典《班达希经》(bundahish),保存了祆教原始圣典《火教经》(avesta)失佚的部分古代经文。这部经书对亚利安乐土遭受的冰雪灾祸有进一步的描述。魔王安格拉向人间降下“凶猛无情的冰雪”,同时也“向天堂展开攻击,搅乱天堂的秩序”。《班达希经》告诉我们,这场攻击使魔王得以控制“1/3的天堂,让它变成一片漆黑”,而此时漫天冰雪正一步一步逼临人间④。

寒冬、大火、地震、天变

古代伊朗信奉祆教的亚利安人,据说是从一个遥远的家园迁徙到亚洲西部。他们的古老传说,让人联想起其他民族的洪水神话;两者之间的共同点不太可能是偶然的巧合,而伊朗亚利安人也绝对不是惟一拥有这种传说的民族。事实上,尽管这类神话一般都跟洪水有关,但在世界许多地区,上天启示凡人,在一场大灾难中帮助少数人逃过一劫的故事,背景却转变为被茫茫冰雪覆盖的世界。

例如在南美洲,居住在横跨巴拉圭、阿根廷和智利三个边境的大查科(gran chaco)地区的托巴族(t0ba)印第安人,至今还流传一则古老神话,讲述当年曾经降临人间的一场“大寒流”。向人类发出预警的,是一位名叫阿辛(asin)的半人半神英雄:

阿辛叫一个人尽量搜集木柴,在屋顶上铺上厚厚一层茅草,因为严寒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屋顶铺好后,阿辛和那个人钻进屋里,把门关上,等待着。严寒的日子果然来临。左邻右舍打着哆嗦来到他们家,向他们借一根木柴取暖。阿辛心肠很硬,只肯把炉灰送给跟他有过交情的人。屋外的人都冻僵了,一整夜号啕大哭。到了半夜三更,男女老幼一个接一个倒毙在风雪中……这场挟带冰雹的严寒持续了很长一段日子,火全都被扑灭了。地上结的霜跟皮革一般厚⑤。

一如伊朗祆教神话所描述的,伴随严寒而来的是遮天蔽日的黑暗。根据托巴族一位长老的说法,这场灾难所以会发生,“因为当地球充满人类时,它就不得不改变。人口必须削减,以挽救这个世界……大地沉陷进一片黑暗中,太阳消失了,老百姓全都挨饿。为了填饱肚子,他们杀子而食。最后老百姓一个个都饿死了……”⑥

玛雅人的神圣典籍《波波武经》记载,伴随洪水而来的是“大量冰雹,漆黑的雨水和浓雾,刺骨的严寒”⑦。根据这部经书的描述,当时“全世界都被笼罩在漫天乌云下,一片幽暗……太阳和月亮的脸庞都被遮盖起来”⑧。玛雅人的其他传说证实,人类遭逢的这场奇异的、可怕的灾变是发生在“祖先的时代。大地陷入黑暗中……奇怪的是,太阳仍旧十分明亮,到了中午整个天地却突然沉暗下来……⑨直到洪水消退后26年,太阳才再露脸。”⑩

读者想必还记得,在许多民族的神话中,伴随大洪水而来的不仅仅是遮天蔽地的黑暗,还有其他异常的天象。例如,南美洲南端火地群岛的居民传说,当时太阳和月亮“从天空坠落”,而在中国,“星体改变运行方向,日月星辰颠倒失序”。⑾印加人相信,“古时候天和地曾经发生战争,安第斯山崩裂成两半”。⑿根据墨西哥北部塔拉胡马拉族(tarahumara)印第安人的神话,太阳轨道的改变造成世界的毁灭⒀。非洲刚果河下游的土著流传这么一则神话:“很久很久以前,太阳朝月亮睑上扔一把泥巴,使她花容失色,结果引发一场大洪水……”⒁美国加州卡托族印第安人的神话则直截了当地指出:“天空崩塌。”⒂根据古希腊罗马神话,杜卡里昂遭逢大洪水之前,天上曾出现令人惊惧的景象。描述这些灾异最生动的是太阳神之子费顿(phaeton)的故事。据说,有一次他偷偷驾驶父亲的日轮马车,在天上横冲直撞起来:

拖车的火马很快就发现,驾御它们的是一个生手。它们举起前腿,倏地改变方向,脱离了惯常的路途。地上的人纷纷抬头观看,发现那平日挺庄严、挺和善的太阳,这会儿竟然在天空横冲直撞起来,有如一颗流星往下坠落⒃。

世界各民族的洪水和其他灾异神话,总会提到天象的改变;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并不是本书探讨的范围。我们只想指出:这类神话提及的“天变”,和伊朗《火教经》描述严冬降临人间、冰雪覆盖大地时提到的天空异象如出一辙。其他相似点也值得一提。例如,火灾经常在洪水来临前后发生。费顿驾驶日轮马车闯祸的故事中,“草木枯萎,五谷烧焦,森林被熊熊大火吞没;在烈焰烘烤下,大地崩裂,烧黑的石头化为粉末”。⒄

火山爆发和地震也经常出现在洪水神话中,尤其是美洲地区的传说。智利的奥拉卡尼亚族印第安人(auracanians)明确地指出:“火山爆发和随之而来的强烈地震,引发一场大洪水。”⒅危地马拉西部高原圣地牙哥·奇马特南戈(santiagochimaltenango)地区的马姆族(man)玛雅人至今仍记得,“燃烧的沥青形成滚滚洪流”,造成世界的毁灭⒆。在阿根廷大查科地区,马塔科族(mataco)印第安人传说:“洪水发生时,南方出现一堆乌云,渐渐遮盖整个天空。刹那间雷声大作,闪电交加,但从天空降下的却不是雨,而是火……”⒇

追逐太阳的怪物

在神话中保存最鲜明记忆的古老民族,要数居住在日耳曼地区和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条顿人;他们的文化,通过古代北欧吟游诗人的歌谣,鲜活地呈现在世人眼前。歌谣中讲述的故事,根源比一般学者想象的可能更为古老。它运用我们熟悉的意象,结合奇异的象征技巧与寓言语汇,讲述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灾变:

东方遥远的森林里,住着一个年老的女巨人。她把一大窝幼狼带进这个世界;它们的父亲是一头名叫芬里尔(fenrir)的狼。这群怪兽中有一只试图捕捉太阳。这场追逐持续很久,一直徒然无功。这只狼一年年长大,脚步逐渐加快,终于追上太阳。它把太阳的光线一一扑灭。太阳变成血红的一团,然后整个消失。

从此,大地被笼罩在漫长的隆冬中。整个世界大雪纷飞。人间处处发生战争。兄弟互相仇杀,儿女反叛父母。那时人类如同一群恶狼,只管互相撕咬,拼个你死我活。眼看我们的世界就要沉陷入无底的深渊,万劫不复。

就在这当口,长年被神祗禁锢的大狼芬里尔终于挣开锁链脱逃。它抖一抖身上的皮毛,整个世界都跟着颤动。白杨树“伊格德雷西尔”(yggdrasil,当时人们心目中的世界轴心)从树根一直震颤到树梢。山崩地裂,住在山中洞窟的侏儒惊惶奔窜,找不到洞窟的入口。

被神祗遗弃的人类流离失所,渐渐从地球上消失。地球开始变形。星星在天空飘荡,纷纷坠落进无底深渊,就像一群燕子经过漫长的飞行后,疲累得一头栽进海浪中。

巨人苏尔特(surt)放一把大火焚烧地球;整个宇宙变成一个大火炉。火焰从石缝中喷出,到处听得到水蒸气发出的嘶嘶声。地上所有生灵,所有植物,全都被毁灭。大地变成光秃秃,跟天空一样四处出现裂罅。

这时全世界河水暴涨,海水泛滥。波涛滚滚,汹涌澎湃,逐渐淹没大地万物。地球沉陷进海底……所幸,在这一场大灾难中还有一些人存活。他们躲藏在白杨树伊格德雷西尔的林子里——那场全球大火灾烧不死这株白杨树——逃过一劫,成为未来人类的祖先。在这个避难所,他们每天饮用晨露,维持生命。

于是,从旧世界的废墟中,一个新世界诞生了。大地渐渐露出水面。群山又矗立在大地上;潺潺流水从山上奔泻下来(21)

条顿民族这则神话所描述的新世界,就是我们今天居住的这个世界。当然,就像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的“第五太阳纪”,这个世纪是很久以前创造的,现在已经不“新”了。值得注意的是,中美洲诸多有关“第四纪、第四场洪水”的神话,其中有一则提到,现今人类的始祖并不是像诺亚那样躲藏在方舟中,而是栖身在一株大树上——就像条顿民族神话中的那株白杨树。这难道也是一桩偶然的巧合?“第四纪在洪水中结束。群山全都被淹没……只有两个人存活,因为有一位神祗吩咐他们,在一株大树的树身上挖一个洞,天空崩塌时钻进去躲起来,这对男女遵照指示钻进树洞,逃过这一劫。他们的子孙使世界又充满人烟。”(22)

这类象征语言不断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古老神话中。这不是有点匪夷所思吗?我们如何解释这个现象,我们面对的是某种大规模、潜意识、跨越文化的“心电感应”,还是远古时代一群充满智慧的人,为了某种目的刻意创造出来的神话体系呢?这两种解释哪一种比较合理?对于神话之谜,究竟还有没有其他可能的解释?

在适当的时机,我们会回头来探讨这些问题。这会儿我们关心的是,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神话中呈现的“末日景象”——大火、冰雪、洪水、火山爆发和地震。这些景象历历如绘,时常浮现在我们脑海中,难道是因为它们显露出我们人类的过去,而这段历史,我们已经记不清楚,却又无法完全忘记?

注释:

①祆教《驱魔经》第1卷,引述自提拉克《吠陀经中的北极家园》,340~341页。vendidad,fargard,i,cited in lokamanya bal gangadhar talik,the arctichome in the vedas,tilak publishers,poona,1956,pp.340-1.

②《驱魔经》第2卷,引述自《吠陀经中的北极家园》,300、353~354页。

③《拉鲁斯最新神话百科全书》,320页。

④魏斯特《巴勒维王朝文献》,第1部,17页。west,pahlavi texts,part i,london,1980,p.17

⑤《南美洲神话》,143~144页。

⑥同上,144页。

⑦《波波武经》,178页。

⑧同上,93页。

⑨《墨西哥与中美洲神话》,41页。

⑩《玛雅历史与宗教》,333页。

⑾见本书第24章。

⑿《国家地理杂志》,1962年6月号,87页。

⒀《墨西哥与中美洲神话》,79页。

⒁《拉鲁斯最新神话百科全书》,481页。

⒂《世界各民族神话汇编》,第10卷,222页。the mythology of all races,gooper publishers,inc,new york,1964,volume x,p.222.

⒃《绘图本古典神话指南》,15~17页。

⒄同上,17页。

⒅《旧约的民间传说》,101页。

⒆《玛雅历史与宗教》,336页。

⒇《南美洲神话》,140~142页。

(21)《拉鲁斯最新神话百科全书》,275~277页。

(22)《玛雅历史与宗教》,332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