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二十七章 大地阴暗,黑雨降临

作者:外国科幻

在最后一次冰河时代,地球上所有生灵遭逢一连串的灾祸。从其他体型较大的物种的下场,我们可以推知这些灾祸如何影响到人类。这方面的证据有时令人相当迷惑,诚如达尔文在访问南美洲后所说的:

面对物种绝灭的现象,没有人比我更感到惊讶了。当我在〔阿根廷〕拉普拉达港(la plata)发现rǔ齿象、大懒兽、剑齿兽和其他已经绝种的古生物——它们共同生活在相当晚近的地质时期——所遗留下的骨骸中嵌着一枚马齿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西班牙人把马匹引进南美洲之后,它们在旷野中奔腾出没,繁衍得十分快速,这证明南美洲的地理环境适合马匹生长,那么,本地土生土长的马匹为什么会在相当晚近的时期绝灭呢①?

答案当然是冰河时代。它消灭了美洲土生土长的马匹,也使活跃在这个地区的一些哺rǔ动物绝种。物种绝灭的现象,不仅仅发生在西半球。世界其他地区,由于不同的原因,在漫长的冰河化过程中,不同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物种灭绝的现象。以整个地球来说,遭建灭种噩运的许多物种,大部分是在冰河时代的最后7000年灭绝的。这段时期,大约是从公元前15000 年~公元前8000年之间。

冰原时而扩展,时而消退,导致动物大量死亡。和冰原活动有关的气候与地质事件,本质究竟为何,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暂且不讨论。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场灾难中,海啸、地震。强烈风暴、冰川作用的突然加剧和消灭,都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不论造成这些现象的真正原因为何,最后一次冰河时代所产生的动乱,导致物种大规模灭绝。

达尔文在《日志》(journal )中指出,这场动乱动摇了“地球的整个架构”②。例如,在西半球,从公元前15000 年到公元前8000年之间,70多种大型哺rǔ动物遭逢灭绝的噩运,包括7 个科的所有北美洲成员和所有长鼻类动物。在这段时期,暴毙的动物总数超过4000万头,但是,绝大部分是在短短2000年中(公元前11000 年~公元前9000年)被灭绝的。相对之下,在此之前的30万年中,从地球上消失的动物大约只有20种。

晚期的、大规模的动物灭绝现象也发生在欧洲和亚洲。连遥远的澳大利亚也不能幸免——在相当短的一段时期,澳大利亚总共丧失了大约19种大型脊椎动物,有些不是哺rǔ类。

阿拉斯加与西伯利亚:大地突然冻结

13000 年前到11000 年前发生的地质剧变中,灾情最惨重的地区,要算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北部。环绕北极圈的“死亡地带”,散布着无数大型动物的遗骸,包括许多完整无缺的尸体和大量保存完好的象牙。事实上,在这两个地区,常常有人将巨象尸体解冻,割下它们的肉,喂养拖雪车的狗;在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市(fairbanks),餐馆的菜单上可以看到“巨象排”(mammoth steak )这道菜。一位专家指出:“那个时候,成千上万的动物死亡后就立刻冻僵,此后一直保持冰冻状态,否则的话,它们的肉和长牙不会保存那么完好……造成这场大灾难的,一定是某种极为强大的力量。”③“北极生物研究所”(institute of arctic biology )的葛斯瑞博士(dr.dale guthrie)提到,公元前11000 年,在阿拉斯加生活的动物种类十分繁多:

各种各样的动物生活在一块:剑齿猫、骆驼、马、犀牛、驴、长角鹿、狮子、雪貂、驼羚。想象这情景时,我们难免会对它们居住的世界感到好奇。这些动物跟我们今天看到的完全不同,因此,我们不得不问:当时的环境应该也不相同吧④?

埋藏这些动物遗骸的阿拉斯加软泥,看起来就像一层细致的、灰黑色的沙土。根据新墨西哥大学奚本教授(professor hibben)的观察,冰冻在这层软泥中的是:

扭曲的动物遗骸和横七竖八的树干,掺杂着结晶的冰块和一层层泥炭和青苔……美洲野牛、马、狼、熊、狮子……显然,在某种力量威迫下整群动物骤然死亡……这一堆堆动物或人类的尸体,绝不可能是寻常的自然力量造成的……⑤

在不同的地层,学者发现,石造手工艺品“冰藏在地下深处,跟冰河时代的动物遗骸放置在一块。这个现象证明,人类和已经绝种的动物曾经共同生活在阿拉斯加”。⑥在阿拉斯加软泥中,学者还发现:

强烈的大气騒动所留下的证据。哺rǔ动物和美洲野牛的尸体支离破碎,扭曲成一团,仿佛被愤怒的天神一掌殛毙似的。在一个地方,我们找到一只巨象的前腿和肩膀,焦黑的骨骼上还轮附着一些肌肉、趾甲和毛发。附近,我们发现一头野牛的颈项和头颅,脊柱的筋腔和韧带依然完好,覆盖在牛角上的角质素也完整无缺。这些动物身上完全看不到刀痕或其他类似的伤痕〔因此,我们可以推断,它们绝不是死于猎人之手)。就像稻草人一样,它们被撕成碎片,遗骸散布各处——尽管这些动物有些体重高达好几吨。跟一堆堆骨骸掺杂在一块的,是一株株歪七扭八、纠结成一团的树木。在一层细致的沙土覆盖下,这些骨骸和树木永远被冰藏起来⑦。

类似的景象,我们在西伯利亚也看得到。约莫在同一个时期,西伯利亚也发生灾难性的气候改变和地质动荡。这里的冰冻巨象坟场,自罗马时代以来,就一直被象牙商人“开采”;据估计,在20世纪初,10年之间这儿就生产出2 万对象牙。

再一次,我们察觉,某一种神秘的力量似乎隐藏在幕后,主导这些大规模的物种灭绝行动。一般学者认为,皮坚肉厚。浑身毛茸茸的巨象能够适应寒冷的天气,因此,我们在西伯利亚发现它们的遗骸并不感到诧异。然而,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人类的遗骸竟然埋藏在巨象身边,此外还有其他根本不适合在寒地生长的物种:

西伯利亚北部的平原曾经养育过大量的犀牛、羚羊。马、野牛和其他食草动物;它们是许多种食肉动物——包括剑齿猫——捕食的对象……就像那些巨象,这些动物活动的范围远及西伯利亚北端,直抵北冰洋岸,甚至更往北进入里雅科夫(lyakhov)和新西伯利亚群岛,那儿距离北极只有很短的路程⑧。

研究人员证实,公元前11o00 年大灾难发生之前居住在西伯利亚的34种动物,包括奥西普巨象(ossip”s mammoth )、巨鹿、穴居的土狼和狮子,其中至少有28种只适合居住在温带地区。这一来,我们就必须面对一个令人困惑的事实:越往北走,我们就发现越多巨象和其他动物的遗骸。这跟我们的预期完全相反。事实上,最早发现新西伯利亚群岛(位于北极圈内)的探险家就曾描述,群岛中的几座岛屿,几乎完全是由巨象的骨骼和长牙堆叠成的。诚如19世纪法国动物学家乔治·居维埃(georges cuvier)指出的,这个现象证明:“那些地区的气候,以往并不那么寒冷,因为这群动物不可能存活在这样的低温下。显然,这些动物死亡的那一刻,它们居住的土地就开始冻结。”⑨还有大量证据显示公元前11000 年左右,西伯利亚的气温骤降,变得十分寒冷。勘探新西伯利亚群岛时,北极探险家爱德华·冯托尔男爵(baron eduard von t0ll )找到“一只剑齿虎的遗骸和一株高达70英尺的果树。这株倒下的树木,完好地保藏在永冻层中,树根和种子都完整无缺。青翠的叶子和成熟的果实仍旧依附在树枝上……今天,在新西伯利亚群岛,惟一生长的树木只有1 英寸高的柳树。”⑩绝种的动物死亡前所吃的食物,也同样显示西伯利亚气温骤降所带来的灾难实在非同小可:“在刺骨的严寒中,巨象一头接一头暴毙。死亡来得太突然,巨象吞下的食物来不及消化……我们在巨象的嘴巴和肚子里找到野草、风信子、金凤花、菖蒲和野豆,全都保存完好,一眼就可以辨认出来。”⑾不必说,在今天的西伯利亚,这些植物是不可能生长的。公元前11000 年,它们却在西伯利亚出现,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那个时候,西伯利亚的气候一定相当温和,甚至温暖,适合万物生长。在世界其他地区,冰河时代的结束给大地带来新的生机,为什么在西伯利亚这个早期的乐园福地,它却带来永恒的冬天?这个问题,且让我们留待本书第8 部解答。这里我们只想指出:12000 年前到130o0 年前的这段时期中,严寒的天气突然降临西伯利亚,很快就把这块土地变成一片冻原。这使我们回想起伊朗的祆教传说:原本每年享受7 个月夏天的乐土,一夕之间,被转变成冰雪覆盖的荒原,每年有10个月是苦寒的冬天。

千座火山一齐爆发

许多灾难神话提到那个气候酷寒、天空阴暗、含沥青的炽热黑雨倾盆而下的时代。一连好几百年,涵盖西伯利亚、加拿大育康地区(the yukon )和阿拉斯加大部分土地的“死亡圈”,所呈现的想必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在这片土地上,“一层层火山灰散布在软泥中,覆盖着成堆的骨骸和象牙。显然,物种的灭绝和火山的大规模爆发是同时发生的”⑿。许多证据显示,威斯康星冰川消退期间,火山活动格外频繁⒀。远离阿拉斯加冻原的南方地区,数以干计的史前动物和植物一齐沉陷在洛杉矶附近有名的拉勒里亚(la brea )焦油坑中。那儿挖掘出来的动物遗骸包括野牛、马、骆驼、树獭。巨象、rǔ齿象和至少700 只剑齿虎。考古学家还找到一整副人类骨骼,关节已经脱落,全身被沥青包裹,沥青中掺混着一种已经灭绝的兀鹰留下的骨骸。拉勒里亚地区发现的遗骸,“破碎、扭曲、混杂、纠缠成一团”,显示这一带的确发生过一场突然降临的、灾情极为惨重的火山灾变⒁。加州其他两个地点——卡子特里亚(carpinteria )和麦基屈克(mckittrick)——的沥青坑,也发掘出具有代表性的冰河时代晚期鸟类和哺rǔ动物遗骸。在圣皮德罗河谷(san pedro valley),rǔ齿象的骨骸被挖掘出来时,四肢仍然挺立着,全身被厚厚的火山灰和泥沙包裹住。在科罗拉多州佛洛里斯坦湖(lake floristan)和俄勒冈州约翰戴伊盆地(john day basin)发现的化石,也是从成堆的火山灰中挖掘出来的。

在“威斯康星冰川作用”的末期,毁灭无数物种的火山爆发似乎特别猛烈,然而,在整个冰河时代,火山活动却持续进行着,不仅发生在北美洲,也出现在中南美洲、北大西洋、亚洲大陆和日本。

我们实在很难想象,生活在那个怪异的、可怖的时代的人类,面对持续不断的火山活动,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读者只需回想一下,1980年美国华盛顿州圣海伦斯火山(mount saint helens)爆发时喷火高层大气中的花椰菜形状烟雾就能够体会到,当一连串火山在世界各地顺序爆发时,受影响的绝不只是本地的生灵,连全球气候都会遭受严重破坏。

据估计,圣海伦斯火山总共喷出1 立方公里的熔岩,但比起冰河时代的火山爆发,只能算小巫见大巫。威力比较可观的是印尼火山克拉卡托亚(krakatoa)。它在1883年爆发时,总共夺走3600o 条人命,爆炸声直传到3000英里外。从异他海峡(sunda strait)的震央卷起的海啸,高达100 英尺,有如千军万马般汹涌过爪哇海和印度洋,把轮船卷进几英里深的内陆,在遥远的非洲东部和美洲西海岸引发洪水。18立方公里的熔岩,以及大量火山灰和尘土被喷进大气层;往后两年多,全世界的天空都明显地阴暗下来,落日变得特别的红。在这段期间,全球平均气温显著下降,因为火山灰中的粒子把阳光反射回天空。

在火山活动频繁的冰河时代,地上生灵面对的不只是一座克拉卡托亚火山,而是千百座。一连串火山爆发的结果,首先,冰川作用加剧进行,因为阳光被火山喷出的炽热烟雾阻隔,使原本就很低的气温降到更低。同时,火山将大量二氧化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大地阴暗,黑雨降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