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三十一项式章 欧西里斯数字

作者:外国科幻

考古天文学家珍·谢勒斯(jane b.sellers)在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研究埃及古物学。每年冬天,她都在缅因州波特兰市(portland)度过,夏天则“朝东走”,前往坐落在缅因州岩石海岸的19世纪小镇黎普里颈(ripey neck)。她说:“那儿的夜空清澄得有如沙漠的天空;兴致来时,你向海鸥大声朗诵古埃及金字塔经文,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①

只有少数学者验证过桑提拉纳和戴程德在《哈姆雷特的石磨》一书中提出的理论,而谢勒斯正是其中的一位。她的努力获得部分学者肯定②。她认为,研究古埃及文明和宗教必须使用天文学,尤其是岁差的观念。她指出:“一般考古学者并不了解岁差现象。这方面的缺失难免影响到他们对古代神话、古代神祗、古代神殿结构的研究和结论……对天文学家来说,岁差是一个已经被确认的天文事实;研究古代人类文明的学者,必须赶紧掌握这方面的知识。”③

谢勒斯的论点,呈现在她最近出版的著作《古埃及神祗之死》(the death ofgods in ancient egypt)。她认为,埃及的欧西里斯神话可能刻意隐藏着一组关键数字,而这些数字在故事情节上也许是“多余的”,但却能提供我们一套永恒的计算方法;根据这套方法,我们可以精确地计算出以下的值:

①、地球缓慢的进动(precessional wobble)促使春分日出的位置沿着黄道移动1度所需的时间(和黄道带星座相关);

②、太阳穿越过一整个黄道带宫(30度)所需的时间;

③、太阳穿越过两个黄道带宫(总共60度)所需的时间;

④、太阳沿着黄道移动36o度,完成一个岁差周期或“大年”——即所谓的“大回转”(great retur)④——所需的时间。

计算“大回转”

谢勒斯在欧西里斯神话中发掘出的关键性岁差数字是360‘72、3o、12。这些数字,大部分出现在神话中讲述各个角色出身来历的那一部分。大英博物馆埃及文物部门前任主管布奇(e.a.wallis budge)简述这段神话:

大地之神葛布(geb)爱上太阳神雷(ra)的妻子——女神奴特(nut)。雷发现这桩姦情,大为震怒;他诅咒妻子,不管哪一年、哪一月,都不得生养儿女。知识与魔法之神索斯(thoth)也爱上奴特。他跟月神赌一把,从她手上赢来五个整天。索斯在当时每年的三百天之上增加这五天。在这五天的头一天,奴特生下欧西里斯;他出世的那一刻,人们听到有个声音宣布:造物主已经降生⑤。

欧西里斯神话也曾提到,当时一年360天,分成“12个月,每个月30天”⑥。谢勒斯指出,大体上,欧西里斯神话在关键处会使用“一些特定词语,促使读者注意其中包含的数字,并做简单的心算”⑦。

到目前为止,谢勒斯已经提供我们三个岁差数字:360、12、30。第四个数字稍后才出现,但却是最重要的。在本书第9章我们提到,邪恶的神赛特唆使一群好人,谋害欧西里斯。参与这桩阴谋的总共有72人。

掌握最后的关键数字后,我们就可以依照谢勒斯的指示做一番运算,如同操作一台古代电脑:

12=黄道带星座的数目;

30=沿着黄道,每一个黄道带星座所占的度数;

72=春分太阳沿着黄道,完成1度的岁差移动所需的时间,即72年;

360=黄道的总度数;

72×30=2160(太阳沿着黄道移动30度,穿越过一整个黄道带星座所需的时间,即2160年);

2160×12(或360×72)=25920(完成一个岁差周期或“大年”所需的时间,即2592o年,也就是“大回转”总共所需的年数)。

其他数字和数字组合也会出现,例如:

36=春分太阳沿着黄道,完成半度的岁差移动所需的时间,即36年;

4320=春分太阳完成60度的岁差移动,穿越两个黄道带星座所需的时间,即432o年。

谢勒斯认为,这就是一再出现于古代神话和神殿的天文岁差密码的基本成分。一如玄秘的命理学(numerology,译注:依据出生年月日及其他数字测定命运之学),这套密码允许人们随意向左或向右移动小数点;人们也可以运用密码中的基本数字(全部跟分点岁差率有关)从事几乎任何组合、排列、乘除。

密码中最重要的数字是72。古代神话常在这个数字上加36,使成108,然后乘以100,得10800,或除以2,得54,再乘以10,得540(5400o,540000,5400o00等等)。另一个关键数字是z16o(春分太阳穿越一个黄道带星座所需的年数)。古代神话有时将这个数字乘以10或10的因数,得216000,2160000等等;有时乘以2,变成4320,43200,43200o,4320o00,无穷无尽。

比希巴克斯更精确

谢勒斯认为,这些数字的演算是被刻意转变成密码,隐藏在欧西里斯神话中,以便将天文岁差资讯传达给初入门的人。如果谢勒斯的假设是正确的,我们就得面对一个耐人寻味的。反常的现象。这些数字如果真的牵涉到天文岁差,它们在古代出现,委实是不可思议的现象,因为这些数字所包含的科学知识太过先进,并不是古代任何已知的文明能够演算出来的。

我们不要忘记,包藏这些数字的神话,在古埃及人发明文字之初就已经存在(事实上,公元前245o年左右写成的金字塔经文,包含有欧西里斯神话的一些成分,而根据上、下文我们可以判断,即使在那个时候,这些成分已经非常古老)⑧。被正统学界公认为“岁差发现者”的希腊天文学家希巴克斯,活在公元前2世纪。根据他的推算,一年的岁差移动是45或46弧秒,也就是说,春分太阳沿着黄道移动1度,需要80年时间(以每年移动45弧秒计算)或78.26年(以每年移动46弧秒计算)。20世纪天文学运用现代科学方法,计算出来的正确数字是对71.6年。如果谢勒斯的推论正确,那么,“欧西里斯数字”所提供的值——72年,就显然比希巴克斯的数字精确得多。由于叙事结构的限制,出现在神话中的数字通常是整数,因此,即使古代神话作者掌握更精确的数字,也只好舍弃它而改用72这个整数——你总不能在故事中说,谋害欧西里斯的好人一共是71.6人呀。

根据这个整数,欧西里斯神话能够推算出,春分太阳穿越一个黄道带星座需要2160年。现代天文学家计算出的正确数字是2148年。希巴克斯的数字分别是2400年和2347.8年。此外,依据欧西里斯数字,我们可以推算出,春分太阳穿越黄道带所有12个星座,完成一个岁差周期,需要25920年。希巴克斯的数字则是2880o年或28173.6年。根据今天的估算,正确的数字是25776年。因此,希巴克斯计算的“大回转”时间,误差达3000年左右。欧西里斯神话的计算只误差144年。若不是由于叙事结构的限制,神话作者被迫舍弃71.6,改用72作为基数,恐怕连这点误差也不会出现。

我们做出以上的推论,是假定谢勒斯的看法正确:360、72、30、12这四个关键数字出现在欧西里斯神话中,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一群了解——并且精确测量过——天文岁差的人刻意安排的。

谢勒斯有没有弄错?

衰微的时代

将岁差演算程序隐藏在故事里头的神话,不仅仅是埃及的欧西里斯神话而已。相关数字以各种形式、倍数和组合,不断出现在古代世界各个地区的传说。

在本书第23章,我们已经看到一个例证:北欧神话记载,43.2万名战士从英灵殿出发,开拔到前线和“大狼”决战。现在回头再看一看这则神话,我们就会发现,这个数字隐藏着“岁差数码”的好几种排列组合。

同样地,在第24章我们发现,保藏中国古代大洪水传说的那部典籍,据说拥有4320卷。

数千英里外的巴比伦,根据公元前3世纪历史家贝洛苏斯(berossus)的记载,大洪水发生之前,一群神话君王先后统治苏美尔古国,时间长达432000年。这难道是一个巧合?贝洛苏斯还指出,“从天地初创到世界消失”,人类总共经历216万年⑨这难道也是一个偶然的巧合?

古代美洲印第安民族,诸如玛雅人,他们的神话也包含72、2160、4320之类的数字吗?我们无从得知,因为中美洲的传统文物,绝大部分已经被西班牙征服者和天主教传教士销毁。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相关数字大量出现在玛雅人的“长算”历法中。这套历法的细节,我们已经在第21章探讨过。推算岁差所需的数字,保藏在以下的公式中:

1卡盾(katun)=7200天

1盾(tun)=360天

2盾=720天

5巴克盾(baktun)=72万天

5卡盾=36000天

6卡盾=43200天

6盾=2160天

15卡盾=216万天⑩=

谢勒斯发现的“密码”,并不仅仅存在于神话。矗立在柬埔寨丛林中的吴哥窟神殿遗迹,当初兴建时显然经过一番精心设计,以反映天文中的岁差现象。例如,整个遗址总共有座大门,每一座门前面有一条道路,跨越鳄鱼出没的护城河。道路两旁树立着一排巨大的石雕像(每条道路108尊雕像,每一边54尊,五条马路总共540尊雕像),而每一排雕像手中都托着一条大蛇。桑提拉纳和戴程德在《哈姆雷特的石磨》一书中指出,雕像手中并不是“托着”大蛇,而是“拉扯”它,显示这540尊雕像“正在搅动银河”。整个吴哥窟神殿群,“是以典型的印度教怪诞玄想建立起的一个巨大模型”,用来表现天文中的岁差观念⑾。

那座由72座钟形浮图组成的爪哇波罗布度神庙(borobudur),在整体配置上也似乎反映出岁差现象。同样的情况,显现在黎巴嫩巴尔贝克(baalbeck)古城的巨石碑——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人工切割石块。这些石碑的历史,比古城中的希腊和罗马建筑古老得多。其中三块石碑组成所谓的“三石塔”(trilithion),约莫和五层楼房等高,每一块重达600多吨。第四块石碑长8o英尺,重1100吨。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人工切割、形状完美的巨石,是从好几英里外的采石场运送到巴尔贝克城。当时的工匠以娴熟的技巧,将这些巨石嵌进一座大神殿的墙壁,距离地面相当高。整座神殿被54根高大的圆柱环绕。

在印度次大陆,猎户星座被称为卡尔一普鲁什(kal-purush),意思是“时间一人”⑿。我们在那儿发现,谢勒斯的欧西里斯数字通过各种媒介传递的方式,越来越不像偶然的巧合。例如,印度人的火葬台是由1080o块砖头筑成。吠陀经典中年代最古老,搜罗印度神话最丰富的《诗篇吠陀》(rigveda),总共10800节。每一节诗由40个音节组成,因此,整部作品总计432000音节,不多不少⒀。值得一提的是,在《诗篇吠陀》第1篇第164节有一句诗:“火神的720个儿子,被安顿在12幅的轮子中。”⒁

犹太教的卡巴拉秘法(cabala)有72位天使;据说,知道他们的名字和号码的人,可以通过他们接触或召唤神灵。美国的秘密宗教团体“玫瑰十字教团”(r0sicrucianorder)相信所谓的“108年周期”(72+36),并借此发挥他们的影响力。72这个数字和它的各种排列组合,对古代华人的秘密会社“三合会”(triads)他具有重大的意义。据说,根据古礼,入会的人必须缴交一笔费用,包括“衣装费360钱,荷包费108钱,敬师费72钱以及处决‘叛徒’的费用36钱”⒂。这里的“钱”(cash)指的是古时通行中国的方孔铜钱,现在当然已经不再流通,但是,经由秘密帮派仪式流传下来的“数字”,至今依旧保留。在现代的新加坡,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项式章 欧西里斯数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