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三十二章 向后世子孙发出警讯

作者:外国科幻

古代世界各个地区遗留下来的大量神话,以无比鲜明的细节,描述地质剧变所造成的浩劫。这个现象不难理解。毕竟,人类经历过最后一次冰河时代的苦难;公元前15000 年到公元前8000年之间,各地冰原的全面溶解所带来的气候变化和地质动乱,很自然地形成各种有关洪水、寒流、火山爆发和地震的传说。冰原的消溶,促使全球海平面上升300 到400 英尺,而这一切都发生在有文字记载时期开始之前数千年。难怪,人类的早期文明对这场惊天动地、吓坏他们祖先的全球地质剧变,都保存鲜明的记忆。

比较难解释的现象是,记载这场大浩劫的神话,似乎都烙印着一个奇异但却十分清晰的铭记,仿佛幕后有一只手在操控这些传说。事实上,这些古老传说之间具有太多共同点,以致我们不得不怀疑,它们全都是出自同一个“作者”的手笔。

这位作者,跟许多神话提到的那位悲天悯人的神祗(或“超人”)有关系吗?传说中,地球上发生地质大灾难后,这位神祗来到疮痍满目、哀鸿遍野的人间,抚慰幸存的生灵,帮助他们建立新的文明。

皮肤白皙、满脸胡须的欧西斯里,是这位神祗在埃及的化身;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神话记载,他在埃及推行的第一项德政,就是革除尼罗河谷原始民族食人肉的陋习。在南美洲,据说在大洪水消退之后,维拉科查立刻展开普施教化、重建文明的工作;在中美洲,发现玉蜀黍的奎札科特尔在“第四太阳纪”被洪水摧毁后,将农耕、数学和夭文知识带到墨西哥,建立一个精致文化。

这些奇异的神话所记录的,是不是那些逃过冰河时代的浩劫,散居世界各地的旧石器时代人类,跟一个神秘的高级文明之间的接触?

而这些神话,是不是一种沟通工具?

bb贮存在时间瓶子里的一项讯息意大利天文学家伽利略曾说:

在所有重大的发明中,最了不起的莫过于创造出一套方法,将个人最隐秘的思维,传送给另外一个人,尽管这个人远在另一个时空——远在东印度群岛,或远在一个还没有来临,数千甚至数万年后的世界。还有比这更了不起的发明吗?何况,这套沟通方法跟在一张纸上排列组合24个记号同样容易。毫无疑问,这是人类所有发明的巅峰①

桑提拉纳、戴程德和谢勒斯等学者在神话中发现的“岁差讯息”密码,如果确实是某个失落的文明煞费苦心设计出来的沟通工具,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干脆使用文字把讯息书写下来,留待后人去发现?这样做,不是比将讯息译成密码,隐藏在神话中省事得多吗?也许吧。

可是,万一经过数千年后,用文字书写下来的讯息流失了,或被岁月摧毁了,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即使不曾散佚,万一讯息所使用的文字被后世遗忘殆尽,那也等于白费苦心(就像印度河流域的古文字,虽经学者专家半个世纪的研究,但至今无人能解)。显然,在这种情况下,遗留给后世子孙一部无解的天书也没多大意思。

因此,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永恒语言”——任何一个时代(即使1000或1 万年以后)任何一个科技先进的社会都能理解的语言。这种语言很少,但数学是其中之———墨西哥古城泰奥提华坎,正是一个古文明用数学的永恒语言书写的一张名片。

测定地球形状和面积,精确标出地理方位的测地学数据,效力可以维持好几万年,因此也是一种上乘的永恒语言。最适合表现这种语言的,莫过于地图的绘制(或巨大建筑物的兴建,诸如埃及大金字塔)。

我们太阳系的另一个“常数”是时间语言:极为缓慢的岁差移动所校准的漫长的、有规律的时间周期。今天,或者1 万年以后,当一个讯息传来72、4320、25920这类数字时,任何一个文明都能理解——只要它具有起码的数学知识,能够察觉和测量太阳沿着黄道缓慢穿越过黄道带星座的岁差移动(71.6年移动1 度,2148年移动30度,等等)。

还有一个因素,加强古代神话之间的相互关联。这个因素虽然不像《诗篇吠陀经》的音节数目那样扎实,那样明确,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察觉到它的作用。通过相似的叙事风格和共同的象征体系,描述世界灾难的神话和呈现天文岁差的神话经常交织在一起。这两种传说之间,存在着绵密的内在关联,处处显露出精心设计的痕迹。因此,很自然地,我们会追问:天文岁差和世界灾难之间究竟有没有重大的关联?

带来苦难的石磨

虽然这个问题牵涉到种种不同的天文和地质运作,而这些机制我们至今犹未充分理解,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确定:岁差周期确实关系到冰河时代的肇始和终结,而这种关系非常密切。

这有个前提:几个相关因素必须凑合在一起,以激发一连串连锁反应。因此,并不是每一次从一个天文周期转换到另一个周期都会给地球带来灾难。尽管如此,大多数学者还是认为,每隔一段漫长的时期,天文岁差就会对地球的冰川化和非冰川化产生一定的影响。岁差在这方面的作用,直到1970年代末期才被现代学术界确认②。然而,神话中蕴含的证据显示,同一层次的天文知识,在最后一次冰河时代就已经被一个秘密的文明所掌握。这些神话告诉我们:故事中描述的洪水、大火和冰雪等天灾,跟天球座标沿着黄道带大圆圈的缓慢移动,彼此之间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桑提拉纳和戴程德指出:“古代人相信,诸神的石磨不停地、慢慢地转动,而碾磨出来的往往是灾祸。”③学者现在大多认为,冰河时代的肇始和终结(连同伴随急速结冻和溶解而来的各种灾变)牵涉到三个主要因素。这些因素,全都跟地球轨道的几何变化有关:①、黄赤交角(即地球自转轴的倾斜角度,亦即天球赤道和黄道之间的角度)。前文提到,在极为漫长的周期中,这个交角在22.1度(地球自转轴最接近垂直线之点)和24.5度(地球自转轴偏离垂直线最远之点)之间变化。

②、轨道离心率(即在一个特定时期内,地球绕太阳运行的椭圆形轨道是否拉长,距离太阳是否更远)。

③、轴向岁差,促使地球轨道上的四个基点——春分、秋分、冬至、夏至——缓缓地、反向地环绕着轨道移动。

这里,我们触及的是专门的、深奥的科学知识,而这并不是本书探讨的范围。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climap计划的研究报告,尤其是海斯(j .d .hays)和英柏瑞(john imbrie )两位教授提出的论文《地球轨道的变化:冰河时代的进程》(variations in the earth ‘s orbit :pacemaker of the ice ages)④。

简单地说,海斯、英柏瑞和其他学者的研究证实,当下面三种天球周期产生不祥的接合时,地球上的冰河时代就会开始:(1 )离心率扩大到极限,把地球带到“远日点”(aphelion,即地球在轨道上距离太阳最远之点),使地球和太阳之间的距离比平常多出好几百万英里;(2 )黄赤交角缩小到最低限度(地球的自转轴,以及它的北极和南极,比平常更接近垂直线);(3 )分点岁差在循环过程中,终于使北半球或南半球的冬季,在地球抵达“近日点”(perihe lion ,即地球在轨道上距离太阳最近之点)时开始;这意味,夏季出现在“远日点”,因此特别寒冷,以至于冬天累积的冰雪在来年夏天无法消溶,结果就造成地球的冰河化⑤。

在地球轨道变化的影响下,“地球的游离”——在任何一个特定时期,地球各个纬度所接受的日光在数量和强度上的不同——可能是促使地球冰河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古代神话的作者,将大地遭受的灾变和天堂石磨的缓慢转动,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他们是不是想借此向我们发出警讯,促请我们注意即将来临的灾祸?

这个问题,在适当的时机我们会加以探讨。这里我们只想指出:古代一个神秘文明的科学家,探索出地球轨道变化对地面气候和人类福祉的重大影响;他们将这方面的资讯,结合精确计算出的天文岁差率,通过神话吸引我们注意——他们似乎找到一个途径,跨越岁月的鸿沟,直接跟我们沟通。

他们带来的讯息,我们究竟听不听得进耳朵呢?那当然得瞧我们自己了。

注释:①伽利略语,引述自《哈姆雷特的石磨》,10页。

②约翰·英柏瑞等《地球轨道的变化与冰河时代的进程》,《科学》,第194 卷第4270期,1976年12月10日。john imbrie et al ,“vanatlons in the earth‘s orbit :pacemaker of the ice ages ,”science ,volume 194,no.4270,10december 1976 .

③《哈姆雷特的石磨》,138 ~139 页。

④同注②。

⑤同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