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三十四章 永世之居

作者:外国科幻

你曾经想过在夜晚攀登金字塔吗?在被逮捕的恐惧下,在神经紧绷的状态中?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爬的是大金字塔的话,简直难如登天。尽管塔顶约有31英尺已经不见,大金字塔仍然从地上耸立入云,高达450 英尺,并由203 段的石块堆积而成,每段平均高度为二右四分之一英尺。

而且当我开始往上爬后,发现有关金字塔的平均数字,并不能告诉我金字塔的全貌。石块高高矮矮,并不相同,有的仅及我的膝盖,但有的高达我的胸部,让我几乎无法攀爬。每段石块和石块之间,留下可供留步的水平空间非常窄狭,只有一只脚的横宽;再加上看似坚固的巨大石块,开始攀爬后才发现已相当破碎,随时可能分崩离析,使得攀爬的行动更加艰险。

爬了30阶左右,桑沙和我逐渐领悟,我们的处境如何困难:肌内酸痛,膝盖和手指间开始僵硬,而且伤痕累累——然而,我们才只爬了金字塔的1/7 ,上面还有将近200 阶等着我们。还有一件令我们感到不安的是:登高时,眼睛不自禁地要往下看,而不能不注意到脚下陡峭的斜面。我眼光循着西南角的崎岖石块向下,一瞬间不由自主地感到头昏目眩,好像自己很可能就如童话故事中出门去取水的杰克与吉尔一般,就这么掉了下去,身体撞击数层巨石后,头先着地,然后粉身碎骨。

阿里稍事歇息,但在我们有机会喘口气前,他迫不及待地又做了个手势,示意要我们赶快提起脚步往上爬。再度沿着塔的西南角指标,阿里一股脑儿地向上,很快地消失于夜空中。

不安的阴影不断在心中扩大,桑莎和我只能紧紧地跟在后面。

几何学之谜

第35阶的石块比下面都要大(基石除外),每个至少有10到15吨重,非常难攀上。这与我们一般的常识及逻辑正好背道而驰。按理来说,石块既然是从下面搬运上来的,越高的地方,所使用的石块就应该越小、越轻才是。从第1 到18阶,石块的高度的确从最下面的平均55.5英寸,逐渐缩小至第17阶的23英寸多一点。但是第19阶的石块高度陡升至36英寸,不但高度改变,长、宽也都增加。这些石块的重量,在1 至18阶,只有2 到6 吨重,但搬运到19阶以上,则增加至10到15吨,显然就变得非常笨重而难以处理了。然而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方法,这些石头却能从坚硬的石灰岩中切割出来后,被搬运到离地100 英尺的高度,分毫不差地置放于预定的位置上。

要达成如此艰巨的工作,金字塔的石工不但要有钢铁般的意志,山羊般的身手,猛狮般的强韧,更要有专门爬高的修烟囱师傅的自信。冰冷的晨风呼呼地在耳边吹过,威胁地要把我带入空中与它们一起飞舞。在此颤颤巍巍之处,一面需保持身体平衡,一面又得将一块又一块至少有现代自用小汽车两倍重的石块,从下面搬上来,运到正确的地方,对准位置,当时这些石工的心中不知所思何如。

金字塔从建造到完成,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有多少人曾参与建造的工作?一般埃及学家的共识是:共花费了20年,并有10万人参与建造。不过他们也同意,所谓的建造,并非从年头做到年尾,而只在一年中的3 个月期间,尼罗河泛滥无法农耕的期间进行的。

一面往上爬,我一面思考这说法代表的意义。建造者需要设想的,不仅为如何搬运那些成千上万,重量在15吨以上的巨石,更在于如何长期将这些平均2.5 吨的石块,搬运到工地来。根据可靠的估计,金字塔共用了230 万块石块堆积而成。假设工人全年无休,且每天工作10小时的话,他们每小时需要摆好31块石块(或每2 分钟搬运1 块石块),才能够在20年之内,如期完成金字塔的工程。而如果工程只在农闲时进行的话,那么工人的速度就必须加快到每分钟搬运4 块石块,或每小时240 块,才赶得及。

这个计算,无疑是工地现场管理者的噩梦。例如,采石场与金字塔的石工之间,协调工作必须做得多么好,才能够让那么大块的石头以如此惊人的速度送达工地。还有,万一一块2.5 吨的石头从175 阶上掉下来,其结果将如何不堪设想。

不论从物理面或管理面来看,金字塔的建造都是非常艰难的工作。除此之外,金字塔本身在构造上也是对几何学的挑战。金字塔的顶点必须在底座四角正中央的上方,四面倾斜的角度只要稍有偏差,到顶点处便构成极大的误差。因此,建造的过程中,从地面到几百英尺的空中,每个其重无比的石块都必须摆设在绝对精密的位置上。

斜坡之说

这么精密、艰难的工作,当时的埃及人是如何做到的?

埃及学者们前前后后大概推出有30种以上的说法,尝试解开金字塔建造之谜,其中大部分认为,金字塔在建造前,一定先在工地铺设好了某种形式的倾斜路面。前大英博物馆古埃及研究室主任爱德华兹(i .e .s .edwards )教授,便铁口直断道:“古埃及人只有一种将非常重的东西举起的方法,那便是从平地或想要举起重量的起点,用泥土和砖块建造一条斜坡。”

牛津大学古埃及学教授约翰·白恩斯(john bains )同意爱德华兹的说法,并进一步演绎道:“金字塔越建越高后,斜坡不论长度或宽度都必须逐渐扩大,以维持一定的斜率(大约为1 :10),否则便会崩垮。当时建造者从几个不同的角度,必定盖了好几个斜坡才是。”

然而,铺设一条斜率为1 :10的道路,直通大金字塔的顶点的话,道路长度至少要4800英尺,而且所需要的砖块和泥土更为大金字塔本身的3 倍。(斜坡的容积为800 万立方米,而金字塔锥体的容积则只有260 万立方米①。)倾斜度高于1 :10的话,路面会陡到无法搬运重物上坡,但如果倾斜度低于1 :10的话,建造坡道的建材量与金字塔之比将更荒谬无稽。

而且,一条长达1 英里,从地面直通480 英尺高度的斜坡路,根本不可能如爱德华兹等古埃及学家所建议的,用砖块和泥土随便搭建起来。相反地,现代建筑家和营建者已经证实,斜坡道必须用比石灰岩等更坚固、高贵的质材建造,否则必垮无疑。

斜坡学说显然不成立。(还有一个问题:建造斜坡用的800 万立方米石灰岩,在金字塔建造完成以后,都到哪里去了?)后又有学者推出了螺旋斜坡道之说,主张当时的人在金字塔的四侧,用泥砖做成螺旋状斜坡,附着于金字塔。螺旋斜坡所需要的材料虽然比较少,但是却无法伸展至金字塔的顶端。而且螺旋斜坡道越到顶端,旋转的角度便越急,使得石工在搬运如此大体积的石块上坡时,将遭遇到越来越狭窄至最后连转弯都难以回旋的地步。

不过,这并非螺旋斜坡道说最不通之处。它最难自圆其说的地方还是:由于螺旋道必须加覆于金字塔之上,使得建筑家无法检查金字塔建筑本身的精密与准确性。然而,金字塔的建造者必须随时检查建筑的准确性,让塔的顶点坐落在离开四个基座角落等距的位置,所有的角度和角落都分毫不差,每层石块都放置于事前设计的位置,才能形成这个方位正确、形体也近乎完美的对称建筑物。

对古代建筑家而言,建造一个如此精密的金字塔,似乎只不过在展示数学上的一些雕虫小技,例如在本书第23章中,我们提到的以圆周率π为高度,和底座周边的长度之间的对应关系②。另外,金字塔虽然不是建造在正北纬30度,却也在非常接近的29度58分51秒。关于这一点,以前曾经有一位苏格兰的天文学家表示,正30度并不存在,因此金字塔的位置并非为误差的结果:

假设原始设计者希望以肉眼,而非心眼,从大金字塔的底边看到太空的极点的话,将大气中光线的曲折方式也计算在内后,大金字塔所在的位置一定要在29度58分22秒,而非30度的位置不可。

58分22秒与实际位置所在的58分51秒之间的差距还不到1 分的一半,如此高的精密度,再度显示出古埃及人无论在一般测量或地理测量上,技术如何地精湛。

心存敬畏地,我们继续向上攀爬,通过第44、45层巨石,刚踏上46层时,只听到从下面广场上,传来一阵阿拉伯语的怒骂声。往下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长袖宽松阿拉伯服、头上缠着头巾的小个子,正将他的散弹枪从肩膀上取下,也不管是否在射程范围内地对着我们瞄准。

穿越时间与空间

不用说,此人为金字塔西面的守卫,也就是第四个底座面的警卫。他没能像东、南、北其他三面的警卫一般,拿到额外的贿赂,所以特地来讨钱的。

从阿里满头大汗的表情中可看出,我们正处于极为不利的情势中。那警卫要我们立刻下去,他要逮捕我们。“不过,我想如果我们另外付一点钱给他的话,就可以避免被逮捕。”阿里说。

“给他100 埃及磅,”我怒吼道。

“太多,”阿里说:“反而会激怒其他几个人。我跟他说50磅好了。”

双方交换一阵阿拉伯语后,过了几分钟,阿里似乎快要和那警卫达成协议,让我们在4 点40分左右回到金字塔西南方的底座,但这时又一阵口笛声,先是南面,接着东、北两个警卫也纷纷出现,加入西面警卫的阵营。

我几乎以为阿里要宣布交涉失败之际,他突然放心地叹口气,面露微笑地说:“他说我们回到地面后,再付他50磅就可以了。我们可以继续爬,不过如果上司出现的话,他们就救不了我们了。”

接下来的10分钟,我们在沉默中向上挣扎,一口气爬到第100 层,来到金字塔一半,也就是离地面250 英尺的位置上。从肩膀上往西南望去,我看到了一幅一生中仅见,充满了力与美的景像。一弯月牙从东南方的低空快速移动的云层中露出,幽灵一般的光芒直逼第二金字塔的北面与东面。据说这座金字塔是第四王朝的法老卡夫拉王(pharaoh  khafre)建造的。这座只比大金字塔矮几英尺,底座窄48英尺的第二金字塔,在月光下,发出非常不自然的青色光芒,好像光源来自塔的内部一般。而在第二金字塔的后面稍远的阴影处,更可以看到最小的第三座金字塔。这座据说由曼卡拉王(men daure )所建造而成的小金字塔,底座每边为356 英尺,高度则为215 英尺③。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腾空于墨色的天空,站立在硕大的天船船首,其后另两座金字塔好似两艘船,排成一列,呈战斗队形,跟着我的大船向前行。

果真如此的话,我们这一队的金字塔应前往何方?这几座令人惊异的巨型建筑,是否真如埃及学的学者所认为的,仅仅为法老王夸大妄想下的产物?或者它们是由某种神秘力量所设计,将越过永恒的时间与空间,达到一些我们尚未知晓的目的?

从这个高度,虽然南方天空有一部分被卡夫拉王的金字塔所遮蔽,但整个西方在苍穹之下,从北极顶点到地球弯拱的轮廓全在我的视野之内。右手侧可以看到小熊星座中的北极星;而从正西方向北大约10度左右的低空中,则可以看见狮子座中的轩辕十四星,正要沉入地平线下。

在埃及的星空下

当我们抵达第150 层时,阿里突然以手势要我们把头放低。一辆警车从大金字塔的西北角往西方驶来,车上的蓝色灯光缓慢地闪烁着。我们隐身金字塔的阴影中,等待车子完全通过。之后,在一股新燃的急迫感的鼓励下,我们加快脚步往上爬,想象一仰头便可看到笼罩在夜明前雾气的塔顶。

约莫五分钟的时间,我们停也没停地朝上爬。向上看,金字塔的顶端仍然和以前一样的遥远,就好像传说中的威尔斯山顶一样,遥不可及。挥汗、气喘中,我们继续向上爬。就在快要被内心不断泉涌而出的失望感觉淹没时,突然之间豁然开朗,金字塔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满天星斗,离开地面450 英尺的高空中,环绕着我们的,可谓是世界上最特殊美丽的景像了。开罗市景不规则地展现在北方与西方的尼罗河谷中,林立的高楼与传统的小平房的屋顶,被狭窄昏暗的街道区隔开来,清真寺的尖塔散落在高高矮矮的房屋之间。开罗国整体被覆盖在街市的光膜中,所以住在市内的人反而无法享受美丽星空的夜景。反倒从金字塔顶端往下俯看开罗,宛如来到了一个散发着绿色、红色、蓝色、黄色光芒的童话世界一般,晶莹美丽,美不胜收。

我感觉自己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么一个古代世界之谜的金字塔顶端,看到这幅电子海市蜃楼的景像,简直就像乘坐阿拉丁的魔毯,来到开罗的上空一般。

其实金字塔的第203 层完全不能与魔毯相提并论。它处于塔的顶端,总共只有30英尺宽(与底座的一边755 英尺相比,甚为窄小),且是由好几百个高及腰身、重达5 吨的大石灰岩块所构成的,表面不完全平坦,有部分石块已不见或破损。南角上明显地还遗留着更高层石块的遗迹。在平台的正中央,有人用木头架起一个木制鹰架,而从中间升起一根大约31英尺的厚重木棒,以显示出金字塔原始的高度——481.3949英尺。在架子下面的石灰岩上,布满了几世纪以来的观光客在上面的涂鸦④。

攀爬金字塔之行,全程花费了我们约莫半个小时,当我们到达顶端时,已经是清晨5 点,伊斯兰教徒晨礼的时间。几乎就在五点整,整个开罗的1001个尖塔的阳台,同时响起声响,催促着信徒祈祷,以再确认真主的伟大与慈悲。在我背后的西南方,卡夫拉王金字塔的顶端22层,好似冰山一角漂浮在海洋中一般,沉浮于月光之海中。

我明白不能一直在这个令人目眩神移的地方待太久,索性坐下来仰望上苍。轩辕十四星已经沉没在西方无尽的沙漠之后,而狮子座不久后也将随之掉落于水平线之下。*女座及天秤座的星群也已经来到天空的下方。往北方看去,大熊与小熊座正徐徐地遵循着它们在天球极顶永恒的轨道移动中⑤。

我躺下,以手当枕,仰望穹苍之极。从身下光滑而硬冷的石块传来一股生命的力量,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就是从那巨大的金字塔传出的无穷活力。

巨人的使命

金字塔,底座面积达13.1英亩,总重量为600 万吨,比伦敦市区内的全体建筑物加起来还重。如稍前所述,金字塔由大约230 万块石灰岩、花岗岩石块所堆积而成。根据推测,过去金字塔的四面,除了本身的石块以外,外表还覆盖着一层打磨过的覆面石⑥,如反射镜一般地保护着它。由于金字塔的表面积达22英亩之广,根据估计,当时铺设了11.5万片、每片重达10吨的覆面石。

公元1301年的大地震后,大部分的石块都被卸下,用来建设灾后的开罗。据我所知,只有在塔的基层上还有少数的石片,让19世纪考古学家弗林德·培崔(w.m.flinders petrie)做一番仔细的调查研究。培崔非常惊异地发现,石材经过粘剂精确接合,误差不及1 %英寸。两块石材之间接续得非常紧密,连最薄的小刀片都无法插入。“光仅将这些石头放进该放的地方,就是一大工程,”培崔写道,“在接合处再加以粘合,能做到如此精密的程度,几乎不可能;这就好比以英亩为单位,大规模地制造最精确的光学仪器。”

大金字塔中有太多的“几乎不可能”,绝不仅限于覆面石一项。塔的方位面对正东、正西、正南、正北,也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另外建筑物的正90度角,四边几乎完美的对称形状,以及将以百万计的巨石搬运至高空的技术和工地管理……

当年成功地从平地建起此令人惊异的金字塔的建筑师、工程师、石工师傅们,不论他们是从何方冒出来的,有“现代古埃及学之父”之称的法兰西斯·商博良(jean-francois  cham pollion)曾经说过:“他们的想法有如身长100 英尺的巨人一样高人一等。”商博良在当时就很确定,继他之后研究古埃及学的人必定会忽视一点:建造金字塔的人在智慧上至少是属于巨人型的。他还说过:与古埃及人相较,“我们欧洲犹如小人国”。

注释①郝杰斯及基伯著《金字塔是如何建造而成的》,123 页。peter  hodges & julian keaber,how  the  pyramids were built ,element  books,shafts bury ,1989,p.123 .

②《埃及金字塔》第23章,219 页;《古代埃及地图》139 页。

③《埃及金字塔》,215 页。

④佛洛勃特(gustave  flaubert)在《从埃及来的信》(letters  from egypt )中写道:“令人感到懊恼的是,金字塔顶上到处都是白痴笨蛋的名字,甚至还有一个巴黎地毯商的姓名、地址。”

⑤《金字塔是如何建造而成的》,4 ~5 页。

⑤《大金字塔的秘密》,232 、244 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