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三十六章 潘朵拉的盒子

作者:外国科幻

从基沙古迹西南角的高地,往三座大金字塔的方向看去,金字塔在尊严华丽中,带着几分怪异。

曼卡拉的金字塔最接近我们,而卡夫拉和胡夫的金字塔则在我们的东北方,三者几乎却不全然地,可连成一条正对角线——从卡夫拉金字塔的西南角,通过东北角,往东北方向延伸,直至胡夫大金字塔的西南与东北角。这应该不是什么偶然。不过,从我们坐着的地方看去,这条想象的对角线如往相反的西南方向延伸,再怎么也不会与第三座金字塔相会,因为第三座的曼卡拉王金字塔坐落在这条延长线稍微偏东的位置上。

古埃及学者拒绝承认这中间有什么不规则性存在。关于这一点,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学者们从来就不认为基沙高地的建筑,是计划性盖成的①。在他们眼中,金字塔只不过是法老王的陵墓,三位法老在前后75年间,为主张各自的个性,建造了自己的金字塔,相互之间并没有任何关联。如果曼卡拉选择“出线”,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不过,古埃及学者们错了。在1993年3 月的那个早晨,我并不知道这方面的研究已有极大的突破,基沙高地的建筑是经过事先规划而造成的事实,已不容我们再怀疑了。不仅三座大金字塔本身的位置,甚至金字塔与基沙高地以东几公里外的尼罗河的关系,也是经过仔细的规划而成的。规划不仅规模恢弘、野心勃勃,而且是以天空的星座为师——也许这就是古埃及学者无法辨识出来的原因(学者们向来以脚踏实地,只往下看,不往上看而自豪)。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还会对星座与金字塔形势之间的关系,做更详细的说明,不过这里我们首先要说明的是,每个金字塔整体计划虽然庞大,但是每个细节都反映出建造者在测量方位和方法上,表现出最严谨的态度。

惊人巨物

●埃及共和国,基沙地区,1993年3 月16日,早晨8 时。

第三金字塔高仅200 英尺多一点(基座的边长为356 英尺),高度不及大金字塔的一半,重量也比大金字塔小很多,但是它的外观堂堂,予人一种特殊的庄严感。从沙漠的阳光踏入其巨大的几何阴影下的同时,我蓦然想起伊拉克作家阿布尔·拉提夫(abdul  latif )的话。拉提夫在12世纪参观第三金字塔后,写道:“与其他两座金字塔相较,它看起来渺小许多,但是走近后单独仰看时,不但感觉到它巨大无比,还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12世纪的当时,小金字塔最下面16阶石块的覆面石仍然存在,拉提夫记载他看到红色玄武岩的覆面石——“异常坚硬,即使用坚实的铁器,长时间在上面用力敲击,也难以造成痕迹”。石块有的非常大,但因做工精巧,使得它们连结得非常紧密,形成一幅复杂的拼图,令人联想到在远方秘鲁的库兹科、马丘比丘等地的建造奇观。

第三金字塔的入口,和其他两个一样,开在北面离地表相当一段距离的地方。进去后,迎面的是一条26度2 分的下斜坡道,如弓箭一般笔直地通往下面的幽暗世界。这条从正北通向正南的道路,部分地方呈长方形,而且狭矮到人必须弯腰虾行才能通过。金字塔的内部,从天花板到墙壁,全都密实地被玄武岩包围,更令人感到惊异的是,从入口一直到地下相当深处,均能维持同样精细的做工。

约莫从入口走进70英尺后,道路转平,屋顶也升至适合人走的高度。稍往前行后,便可进入一间小房,周遭贴着雕石板,墙壁上则有构槽的痕迹,显然是为填石板而挖的。到达房间尽头后,我们必须再度缩身,以进入另外一条回廊。将身体缩至身高的一半,走了约40英尺后,便到达三间主要墓室(如果真的是墓室的话)的第一间。

这几间阴暗而静默的墓室建筑在坚硬的地盘基础上。第一间呈正长方形,坐东朝西,约30英尺长、15英尺宽、15英尺高,天花板平坦,但内部构造复杂,西面墙壁上有一个形状不规则的小穴,从洞口可进入一个如隧道般的空间。约莫正中央的房间地板上,也有一个开口,走进衔接一条通往地下更深处的西向下坡道。我们沿着坡道向下,但走了没多远,便进入一条水平的回廊,并从它右侧的狭门,进入另外一个小房间。这个小房间的墙壁上挖有六个小穴,四个在东面,两个在北面,朴素到好像中世纪修道士的卧房一般。古埃及学者推测这些小空间可能是“橱柜……用来安放法老王死后希望置于身边的物品”。

从小房间出来,我们再度转身回到刚才的水平回廊,走到底后,发现了另外一个空房间,其内部设计在埃及的金字塔中可说是绝无仅有的②。房间约12英尺长、8英尺宽、坐北朝南,墙壁和已经破碎不全的地板上铺设的,是非常浓郁的巧克力花岗岩,似乎有吸收光线和声音的功能。屋顶也铺了18块同样花色的花岗岩,9 块一列,两列左右对称,做成山形墙的形状,形成一个完美的凹状天花板形式,令人联想到罗马式大教堂的地下室。

离开这个罗马间后,我们再度走回斜坡道路,这次是回头向上走,不消多久,便来到一个屋顶平坦、墙壁及地板用岩石铺陈的房间。从这个房间西面墙壁的间隙中,可以看到构成刚才的罗马间天花板的18块花岗岩石板,和排列成山形墙状的天花板的顶端。令人费解的是,古埃及人如何将这18块石板运到这个地方,而且如此完美地将它们吊挂在现在的位置上?石板每块少说也有好几吨重,不论在什么环境下,都难以搬运、处理,更何况在这个狭隘的地下空间中。古埃及的建造者似乎专门会替自己出难题(或者他们认为这些工作简单到不足挂齿),故意不在地板和天花板的石板中留下任何作业空间。我设法爬进墙壁的间隙,测量了一下这房间的地板和罗马间天花板的间隔距离,发现南面大约2 英尺,而北面则只有几英寸高了。因此,从理论来看,当时的建造者非得从罗马间的地板上将天花板举起不可,但是实际上,这工作要如何执行呢?下面的罗马间本身十分窄小,一次至多只能容几个工人在里面作业。但是光要靠几个人的腕力将石板举起是不够的。而滑轮技术,在金字塔建设的当时还没有发明(就算已经有滑轮技术,那么小的空间内,也没有办法搭建起一副滑车)。难道当时已经有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杠杆系统?或者古代埃及传说的巫术和魔法术,比现代的古埃及学者所知的更管用,只要轻轻一念咒,再重的石头也会浮起③?

再一次,我发现自己面对了另一个金宇塔中许多“不可能”的工程技术之一。金字塔工程技术之精良细腻,令人不得不叹为观止。而且,如果古埃及学者的说法有任何的可信度的话,金字塔的建造是发生在人类文明的初期,那么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埃及人在建造金字塔之前,并没有积蓄任何巨大工程的经验。他们是如何办到的?

金字塔建造年代的学说中充满了矛盾,但是正统派学者却无法针对矛盾,提出解释。

金字塔上的名字

从那好似接续着多条动脉血管的巨兽心脏的地下墓室中走出,通过狭窄的入口回廊,我们终于走到第三金字塔的出口,接触到户外的空气。

下一个目标为第二金字塔。我们绕过它的西侧(长大约为708 英尺),右转至北面,到达离南北轴心以东不过40英尺的地方,发现了几个主要的出入口。其中一个直接开在平面地基石前30英尺之处,另外一个则开在北面50英尺之处。

bbb 上:曼卡拉王金字塔的房间与通路下:卡夫拉金字塔的房间与通路bbb 如果从上面一个入口进入金字塔,立刻面临的是一条25度55分的下坡道。我们选择从平面的入口进入,同样也先经过一段下坡道,进入更深的地下后,道路才逐渐转平,直通其地下的房间。但到达通道的尽头后,紧接着的是一条陡峭的上坡道,没走多远,我们再度遭遇到一条水平朝南的通道(与从北面上方的入口下来的道路相通)。

这条水平通道足有一人高,前半段铺的是花岗岩,后段则为石灰岩,位置正好齐金字塔最下一层的石块,也就是说几乎与地面同高,200 英尺长,笔直通向金字塔中心的“墓室”。

如前面所述,虽然名为“墓室”,但这房间中从来没有发现过木乃伊或任何碑文。因此,这座被一般认定为卡夫拉金字塔的大墓,真正的建造者是谁,没有人知道。塔内唯一有的,是刻在墙上的后世的探险家们的名字,如知名的杂耍大师吉奥维尼·贝索尼,曾于1818年强行闯入金字塔,在墓室南面墙壁上,以黑漆大大地签上自己的名字。贝索尼的作风反映出人类的本性: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永远被人记得、被人认可。从金字塔周围的墓园区内,到处都有令人联想到卡夫拉的物品(如他的肖像等),显示卡夫拉王在这方面的野心并不在他人之下。但果真如此的话,为什么不在自己的陵墓内,留下任何可以让后世联想到他的名字或其他的痕迹?我不禁再度怀疑,为什么古埃及学者非认定这个金字塔是卡夫拉,而非其他法老的陵墓?

但是,如果不是卡夫拉的话,又会是谁呢?

从很多角度来看,坟墓内缺乏卡夫拉存在的证据倒不是问题,坟墓是谁的才是真正的难题。胡夫、卡夫拉和曼卡拉之前的法老王,都不可能建造如此巨大的坟墓。根据一些古埃及学者的说法,第四王朝的开朝法老,也就是胡夫的父亲斯奈夫鲁王(snefru)④,曾在离基沙南方30英里的达斯尔(dahshur )地方,同时建造了“曲折”(bent)和“红色”(red )两座金字塔。但这个说法本身便大有问题:假设金字塔真的是法老陵墓的话,为什么一个法老会需要两个坟墓来埋葬自己?还有一些古埃及学者认为梅登(meidum)地方的金字塔“崩溃”(collapsed )也是他造的(不过也有一些学者坚持,那是第三王朝最后一个国王胡尼[huni]建造的)。除了上述的几个法老以外,古王国时代曾经建造金字塔的,就只有第三王朝第二个国王宙赛(zoser )和继承他王位的赛汉克特王(sekhemkhet)。据说宙赛曾在沙卡拉地方,建造起有名的“阶梯金字塔”(step pyramid ),赛汉克特也将他的金字塔建在沙卡拉。正因如此,尽管金字塔内没有碑文,但是一般人都认定,在基沙地方的三座金字塔,一定非胡夫、卡夫拉和曼卡拉三王莫属,而且一定非是陵墓不可了。

我们不必一再重复“金字塔坟墓说”的缺失。不仅基沙的三座主要金字塔,另外三座小金字塔,以及上面提到的所有第四王朝金字塔,均非陵墓。所有的金字塔中,没有一个被发现里面有法老的遗体,或任何王室葬体的痕迹。在梅登的“崩溃金字塔”中,甚至连石棺都没有。赛汉克特在沙卡拉的金字塔中虽然有石棺(埃及考古厅[egyptian antiquities  organiza tion ]1954年发现的)。不过从被放入金字塔后便没有人打开过,几千年来的盗墓者也从来没有找到过的赛汉克特金字塔内的石棺材,当埃及官方打开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这种事应该如何解释?为什么法老们要在基沙、梅登、沙卡拉、达斯尔等地方,堆积起2500万吨的石块,惟一的目的只是要储存一副空棺材?如果只是一两个法老有妄想狂或许还说得过去,但是如果那个时代每个法老王都无缘无故地挥霍无度,建造没有用的金字塔,原因便令人费解了。

另一维之门

我和桑莎踏入上面堆积了500 万吨石块的第二金字塔地下内室。这房间有可能是墓室,但也有可能是为了某个我们现在还无法理解的用途而建造的。房间内部装潢光洁朴素,东西横幅约46.5英尺,南北纵身约16.5英尺,而从地面到山形墙天花板的顶端则约为22.5英尺高。天花板的石板斜度为58度7 分28秒(与金字塔外观的斜度完全一致),而在天花板的上方,完全没有任何“减压室”(例如在大金字塔的王殿上方便有减压室),以帮助减轻天花板的重量负担,但是4000年,或更长的岁月以来,这个斜拱式的天花板构造,却一直支持着堪称世界第二大建筑物的重量,从未失误过。

我的眼光缓缓地扫过房间的内部,感觉一股白中带黄的光线由墙壁向我反射而来。墙壁上贴的是与地基石相同,未经打磨的不规则石块。这个房间的地板也很特别,东西的高度相差1 英尺,而一口被视为卡夫拉石棺的箱子,则被嵌在西面墙边的地板上。这口石箱不但长度只有6 英尺,而且深度也不够放进一个全身包裹密实的高贵法老王,因为:箱子的红花岗石侧边,仅及人膝的高度。

在光线昏暗的房间内,我定神凝视,感觉另一维的门正缓缓地对我开启。

注释①《古埃及地图》,36页。

②本书第35章中所提到,豪尔·卫斯发现木棺盖和人骨,便是在这个房间。一般认为豪尔·卫斯发现木棺盖(后来又于海上遗失)和人骨,是后代人打开、放进金字塔的,时间应该在第二十六王朝或更晚的时间。例见《埃及蓝导游书》,433 页。blue cuide :egypt ,a  & c  black ,london,1988.

③例见《欧西里斯和埃及复活》,第2 卷,180 页。wallis budge ,e .a ,.osiris  and  the  egyptian resurrection,volume ⅱ,p.180 .

④孟德尔生著《金字塔之谜》,49页。mendelssohn ,kurt,the  riddle of the  pyramids,thames,& hudson,london,1986.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