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四十八章 测量地球

作者:外国科幻

请按照下列指示,小心作图:请在一张纸上,画下两条垂直平行线,相互间隔3英寸,每条线长7英寸。画一条垂直平行线于前两条线的正中央,长度与那两条线相同。在图画纸的上方(也就是最远离你的地方)写下字母“s ”(南方),在最下方写下字母“n ”(北方),并在两边适当的位置上,左边加上“e ”(东方)右边则加上“w ”(西方)。

你现在所看到的是埃及的几何作图方位。和现代地图非常不同的是,古代地图将南方画在上面(现代人则固定将北方画在上方)。懂得将南方放在上面描绘地图的太古地图作者们,似乎已经对地球的大小及形状,有了非常科学的理解。

在完成这一张地图前,读者应该在三条平行线的中央线上,从下往南(上)1 英寸的地方先画下一个“点”的记号,然后以斜线将点的记号与两边的平行线下端加以连结;也就是说,从中线的下方,往西北、东北各画上一条小斜线。

经过这番作图后,我们完成了一个南北向的长方形,长7 英寸、宽3 英寸,并在下方有一个三角形。三角形代表的是尼罗河的三角洲地带。三角形顶点的位置,则正好是北纬30度6 分,东经31度14分,非常接近大金字塔的位置。

测地据点

18世纪末,拿破仑率领法军入侵埃及以来,许多数学家和地理学家都认定大金字塔的功能之一为测地据点(测地学为正确测量地球的形状及大小的学问)。对谜一般的金字塔感兴趣的拿破仑,在远征埃及时一口气带领了175 名御用学者同行,其中包括从各个大学网罗而来通晓古代埃及学问的“灰胡子”(greybeards),还有一些实际上立刻可以派上用场的数学家、地图制作家和土地测量人员①。

这些随行学者,在占领埃及以后,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便是制作一张详细的埃及地图。在作业过程中,他们发现,如第六部所述,大金字塔方位精确,四方分别面向正东、正西、正南、正北。结果,谜样的大金字塔成为三角测量极便利的据点。以通过大金字塔顶点的子午线(也就是经线)为基准,学者们着手测量,而制成了近代第一张正确的埃及地图。在地图完成之际,学者对大金字塔的子午线,正好通过尼罗河三角洲地带的中央,并将三角洲一切为二的事深感兴趣。他们还发现,从大金字塔的顶点往西北及东北延伸出去的对角线(无限延伸可到达地中海地区),正好笼罩住三角洲全域。

让我们回到刚才制作的地图。图的下方即为一块表示三角洲地带的三角形。三条平行线为子午线。东面的子午线表示东经32度38分,也就是古埃及王朝时代初期正式的国界线。西面的线表示的位置是东经29度50分,则为古埃及西面正式的国界线。中央的子午线为31度14分,则正好在国界线的中央(与两边各差1 度24分)。

地图上描绘的地带,精确地说,正好为2 度48分宽,至于长度,古代埃及的“正确”南北国境线分别为北纬24度6 分与31度6 分(与正式的居住地带并无关系)。代表北方国界的31度6 分,正好是尼罗河外侧两个河口交会的地方,而南方国界的24度6 分则通过了艾勒芬庭(elephantine )岛的亚斯文(古名西恩seyne )。埃及在有历史以来,便在亚斯文设有天文观测站。似乎,这块自古以来神明所创造并居住的圣地,最原始时,便设计为一块在几何学构想下,从北纬31到24度的七度空间中的长方形土地。

在这个构想下,大金字塔经仔细评估,被挑选为三角洲顶点的测地据点。三角洲顶点的位置为北纬30度6 分,东经31度14分,也就是在开罗以北尼罗河的正中央。而大金字塔的位置则在北纬30度(调整大气折射后),东经31度9 分,仅向西及南,稍微地偏离三角洲顶点。不过这个“误差”并非金字塔建筑者工作怠惰所致。相反地,当我们仔细观察周遭的地形后,会发现金字塔的位置是经过仔细挑选以后才决定的,它不但有适合作为方便天文观测而应有的设计,而且也在地质学上足以支撑一底座占地13英亩、重600 万吨、高达500 英尺的建筑物。

基沙高地从各种角度来看,都非常适合建筑大金字塔:接近三角洲顶点,为一高出比尼罗河谷的台地,并以坚实的石灰岩为底盘。

ak冲锋枪

我们从路瑟向北往基沙驶去。司机华利利开着标致五○四小轿车,驶过了4 个纬度线,也就是从北纬25度42分,一直开到了北纬30度线上。阿修特(asiut )和艾明亚(el mingya)之间,是一段纷争频繁的地区,前几个月,伊斯兰极端分子和埃及政府军之间才发生过冲突。因此在通过时,政府特别派了武装士兵护卫我们,其中一名穿着便服,拿着自动手枪,坐在华利利旁边的前座,其他大约12个左右的士兵,则佩戴着ak47机关枪,分别乘坐两部小型军车,一前一后地夹住我们的标致。

当我们到达阿修特前的一个路障,护卫要我们等在车上时,华利利偷偷地歪着嘴角说,“这里住的人很危险。”过了路障,护卫军的速度加快,华利利虽然有一点慌张,但似乎对能够成为警铃大鸣、警灯闪亮、一路快速蛇行,将民车甩在后面的车队的一部分,感到喜不自胜。

我从车窗往外看,享受着尼罗河畔千年不变的景色风光。与绿油油的河岸相隔不到几公里的地方,便可看到沙漠的红土。这便是埃及,真正的、活生生的埃及,过去与现在的埃及。这个充满朝气的埃及,和地图上描绘的那个横跨七个纬度,幻象中的长方形“正统”埃及重叠在一起。

19世纪的著名古埃及学者路德维·波查特(ludwing  bor-chardt)曾经说:“我们应该绝对排除,古代人有经纬度观念的可能性。”他的这个看法,现在仍受到许多学者的支持。但是,时至今日,这个说法越来越经不起考验。原始设计、建造基沙古迹群的人,不论是谁,他们必定和我们现代人一样,不但知道地球是圆的,并把地球分割为360 度。

至于证据,将象征性地正式“国界”定于经纬线范围内,大金字塔作为测地据点,且设定于正北的方向等,都是最好的说明。正如本书第23章中所述,大金字塔的底边周长与高度之间,成2 π的关系,而整个建筑物本身,似乎设计为北半球1/43200的“投影圈”:

大金字塔为四个三角面的投影图,顶点为北极,底边为赤道,因此底边的周长与高度之间呈2 π的关系。

金字塔与地球之比

我们前面已经谈过金字塔中。的使用情形,这里不再赘言②。同时,虽然很多传统学者认为纯属偶然,但连他们也承认有π存在的事实。可是,我们能够认真地接受,大金字塔可能是将北半球以1/43200 的比例,缩影在平面上吗?让我们深入检讨一下相关的数字。

根据最新由人造卫星搜集到的测量值,地球赤道的周长为24902.45英里,至北极的半径为34949.921 英里。大金字塔的周长为3023.16 英尺,高度为481.3949英尺。两者之间的比率,经计算以后,虽然不是完全不差,但已非常近似。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地球在赤道(我们的地球为椭圆,而非正圆形)的膨胀情形,那么两者之间的比例似乎就更接近1/43200 了。

有多接近?

如果我们将赤道周长的24902.45英里,除以43200 ,得到0.5764英里。1 英里等于5280英尺。如果将0.5764乘以5280,得到3043.39 英尺。也就是说,地球的赤道缩尺43200 倍后,为3043.39 英尺。相较之下,如前面所见,大金字塔的周长为3023.16 英尺。两者之间的“误差”不到20英尺,也就是仅一个百分点的1/3.可是,以金字塔建筑者向来精确无比的工作方式,这种误差的产生,应该不是在建造这巨型金字塔时发生,而是因低估了我们的地球周长——仅低估了163 英里所致。而这种误差可能是未能将赤道凸出部分正确计算在内的结果。

接着,让我们来检讨一下从北极到赤道的半径3949.921英里。如果我们将它缩小43200 倍的话,得到的数值为0.0914英里,也就是482.59英尺。而大金字塔的高度为481.3949英尺,两者之间只差不到1 英尺,误差率不及1/35个百分点。

这种些微的误差放在一边,大金字塔的圆周的确应该为赤道的1/43200 缩尺。同样地,将些微的差距放在一边,大金字塔的高度等于北极到赤道半径长的1/43200缩尺。换句话说,在西方文明历经地球毫无所知的黑暗时期,只要将大金字塔的周长乘以43200 倍,就可得到地球的周长了。

这一切,“偶然”的可能性有多大?

依常识判断,应该“很不可能”。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应该可以看出来,这些数字只有经过非常仔细的计算与小心的规划才能达成。不过,古埃及学者向来不将常识认为是应该经常使用的东西,因此,我们必须进一步证明,43200 不是一个随便设定,而是在智慧与知识之上,故意选定的一个数值。

其实43200 这个数字本身就已经是一个证明,因为它不是一个随意的数字(如45000 、47000 或50500 、38800 之类的),而是一个连串性数字中的一环,和岁差运动有关系,并与世界各地的古代神话都息息相关。正如本书第五部中所讨论的,金字塔与地球的比率,在神话中不时可见,有的时候就直接出现43200 ,但有的时候也会变成432 ,或4320,或432000. 这似乎反映了两件惊人的事实,而且是两件紧密相关的事,就好像设计来互相补充一般。大金字塔为地球北半球的正确缩影。仅这件事就够惊人的了。但更令人吃惊的是,古埃及人所选用的缩尺比例,竟然和掌握地球岁差运动的关键数字有关系。

这是由于地球轴心的两端永远而固定地回旋、描绘圆弧,造成黄道带上春分点的位置,以每72年1 度、每2160年30度(一个完整的星座)的弧度移动,每移动两个星座,也就是60度,便需要4320年。

不同的古代神话中,都出现过432 这个和岁差运动有关的数字,这本身当然也有可能纯属偶然。从单一事件来看,金字塔与地球的比例1 :43200 ,可能纯属偶然(只不过这个偶然的机率,一定比天文数字还要低)。可是,当我们在两个非常不同的事物——古代神话与建筑中,都看到这种与岁差运动有关的数字时,便无法也不该再轻言偶然了。而且,正如同北欧神话的英灵殿(最高神抵奥丁的神殿)的墙壁上描写着与狼格斗的战士,细数之下,竟然得到了与岁差运动有关的432000的数字(500 +40×800 ,见本书第33章),大金字塔的建筑,从圆周与高度的π关系,引领我们找到了同样与岁差运动有关的43200 ,进而向北半球的尺寸推理,最后想到缩尺的可能性。

相符的指纹

到艾明亚后,护卫的车队离开,但便衣士兵仍然留在车上,一路陪我们来到开罗。中途,虽然过了午餐时间,我们仍在一个热闹的村庄停下,吃了一顿阿拉伯式的三明治,才继续往北行进。

一路上,我的心思不断回到大金字塔上。显然,这么显眼的巨型物,不仅建筑在地理学、测地学上均十分重要的位置,而且几何上纵贯7 个纬度假想长方形国度中,这绝非偶然。不过,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大金字塔在作为北半球的立体投影地图上的功能,与本书第一部中所述,利用古代制作地图的高度技术,互相辉映。我们在前面提到过,古代的地图是以球形三角法测地,并运用过相当复杂的投影法。哈普古德教授便曾提出具体而可信的资料,证明一个拥有有关地球丰富知识的高度文明,在冰河期结束前崛起。果然,现在我们发现大金字塔不但为北半球缩影,而且它本身运用过非常高深的投射法。一位专家表示:

原本金字塔的设计,便是要让每个面代表北半球的1/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测量地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