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四十九章 力之泉源

作者:外国科幻

从上一章中,我们看到大金字塔实际上是北半球的1/343200模型,也是地球的投影留。这绝非偶然,也是我们不容忽视它的最大理由,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缩尺所用的比例43200,为显示行星地球特征的岁差运动的重要数字。因此,我们面对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金字塔建造的背后,显然有其特殊的目的,而能够建造出金字塔这般高难度作品的文明,至少要具备两个要素:必须掌握地球正确的大小,并对岁差运动有明确的知识。

感谢罗伯·波法尔的研究,使得我们了解到大金字塔建造计划的背后,很明显地应该有动机存在(显然金字塔内含了复合的动机与机能),而且建造金字塔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企图,在大金字塔建造前便同时规划了第二及第三金字塔;而在第二及第三金字塔上,我们看到了将北半球缩小为大金字塔的同一批太古建筑家留下的指纹。他们共同的特征便是对岁差运动的了解与执著。或许是他们偏好岁差所产生的数学规律性与可预测性,所以均以其为基础,发展出一套建筑计划,而此计划只有拥有同样高度科学文明的人才能够理解。

显然我们现代的文明已成熟到足以理解他们的计划,而波法尔便是第一个进入并了解金字塔建造计划基本要素的现代人。相信经过一段时间后,科学界将对他的成就给予应得的肯定①。比利时籍的波法尔,从小生长于埃及的亚历山大。他身材瘦高,面貌清爽,年纪四十左右,已经略略开始秃头。波法尔面貌最突出的便是下颚方正,显示出他坚毅的个性。说着一口混杂着法国及埃及口音的英语,但态度上却非常东方化的他,思维敏锐,擅搜集、分析新资料,用新角度解决旧问题,在思考过程中,成功地将自己变身为解开古代秘密的现代魔术师。

猎户星之谜

要寻找波法尔在基沙发现的根源,我们必须回到1960年代。当时,古埃及学家及建筑家亚历山大·拜德威(alexander badaway)博士和美国的天文学家特林波(virginia trimble)发现了大金字塔王殿南侧的通气孔,在金字塔时代(公元前2600~公元前2400年)对准着猪户星座的三颗星②。

波法尔决定着手调查拜德威和特林波没有调查过的王后殿南侧通气孔,证实在金字塔时代,该通气孔对准的星座为天狼星。而波法尔能够得到确切的证明,主要还要归功于德国工程师鲁道夫·甘登贝林,于1993年3月使用机器人乌普瓦特,测量到通气孔的正确角度。机器人乌普瓦特发现了在王后殿上方通气孔200英尺的地方,有一扇门挡住了气孔。同时,由于小机器人身上装有一台高科技的倾斜仪,而使学者专家们第一次知道南通气孔的正确角度为49度30分。

波法尔解释道:

计算结果发现,通气孔在公元前2400年左右,应是对准着天狼星的。这一点已毫无可质疑之处了。我也重新计算过,证实拜德威和特林波的计算无误。能够做这种计算,实在要托甘登贝林得到有关通气孔角度的最新数字的福。根据甘登贝林给我的资料,王后殿南侧通气孔的正确角度为45度。拜德威和特林波当时利用的是弗林德·培崔稍有偏差的45度30分数字。新资料使我得以进一步修正拜德威和特林波在星辰排列上的观察。我发现,通气孔正对着的是猎户星座上三颗星中最下面的一颗尼他克,而尼他克以45度角出现于南方天空时,应该是在公元前2475年左右③。

在这个时点,波法尔的结论与相信大金字塔建筑年代应在公元前2520年左右的正统派古埃及学者,编年尚能相合。考古天文学家的波法尔所建议的年代,甚至比正统派学者还要晚一点,让正统派学者们相当欣慰。

不过,读者或许还记得,波法尔还曾做过一项有关猎户星的研究,震惊学界:

(猎户星座)呈斜线状,与银河相较略为向西南方向偏斜,而金字塔的排列也呈斜线状,与尼罗河相较,略为向西南方偏斜。如果,在一个无云的夜晚仔细观察的话,我们会发现猎户星座的三星中,最小、也是最上面的一颗,也就是阿拉伯人称之为明他卡的一颗,稍微向东偏离斜线。这个形式,完全被模仿、运用于金字塔在地面上的排列状态:曼卡拉金字塔,稍微向东偏离了由卡夫拉金字塔(代表中间的明星尼兰)和大金字塔(代表尼他克)所形成的斜线。非常明显地,这三座建筑属于同一个大建筑构图的一部分,非常精确地各就各位……它们显然在基沙地面重现猎户三星的模样。

不仅如此。利用一种非常先进的电脑绘图程式,波法尔发现金字塔和猎户星座之间的对应关系,任何时代、任何观测角度都存在,而于某一个特定时代,关系尤为精确:

在公元前10450年——而且只有那一年——我们发现地上的金字塔排列方式,与猎户三星的排列完全相同,而且是完美无缺的,因为地面上三座金字塔坐落位置,和当时天空的独特情况完全一致。这种情况绝非出于偶然。首先,我们发现,当时基沙可见银河,与尼罗河谷完全一样。第二,当时位于银河西边的猎户三星,因为岁差的关系,在其最低的纬度位置上。大金字塔所表示的尼他克星,则在南方天空的110度8分。

读者或许已经熟知因地球轴心自转而发生的天文现象。因为有自转,春分的日出,才会轮流以十二黄道之一的星座为背景。每一个黄道周期为26000年。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所有肉眼可见的星星的动态上,而造成每个星座缓慢但明显的纬度改变。就以猎户星座为例,以大金字塔为代表的尼他克星,通过南方天空时,从最高的纬度(从基沙观察,为南方地平线的58度11分高处),改变至最低的纬度(110度8分),需要13000年。上一次到达最低点时为公元前10450年。而这个景象,已以巨石被记载于基沙高地上。再经过13000年的时间,星座逐渐往上,尼他克将回到它58度11分在天空的最高点。这个周期将永远地持续下去:13000年往上,13000年往下,13000年往上,13000年往下,直至永远。

基沙高地上金字塔的排列方式,与公元前10450年的天空完全一致,就好像有一个属于那个时代的建筑大师,来到了高地,决定在地上,利用天然与人工资源的混合,制造出一个大型天文地图一样。这位大师用尼罗河谷的南部流域来代表当时所见的银河。然后,他又盖起了三座金字塔,完全按照当时所见,以代表猎户三星。三座金字塔和尼罗河谷之间的关系,就完全与三星和银河的关系一样。大师的手法聪慧、知性、有野心,完全反映了那一个时代的景象——可以说,他试图将某一个特定年代,刻画于建筑物之上……

与“开天辟地”不谋而合

猎户星座与金字塔的相关关系,令我感到复杂、神秘、怪异。

一方面,大金字塔南面的通气孔照准的是“岁差运动”之下公元前2475到公元前2400年间猪户星座的尼他克星和天狼星。这个年代与古埃及学者所主张的金字塔建造年代是相合的。但是,另一方面,三个金字塔与尼罗河谷的相对位置关系,却明白地显示出另外一个时期,公元前10450年的身影。而后者又恰好与魏斯特及修奇在基沙高地上的惊人地质发现不谋而合。他们两人都主张埃及在公元前11000年左右,已有高度文明。

而且,金字塔在基沙上的配置方式显示,它并非任意的安排,而是经过精心设计,在地面上记录下岁差运动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机:猎户星13000年一周的循环的开始,正好与埃及神话中“开天辟地”时间不谋而合。

我知道波法尔相信这个天文事件,象征了神话中欧西里斯的“开天辟地”创始。在开天辟地时,神明首度将文明带至尼罗河谷,欧西里斯则在古代埃及的神话中,直接与猎户星相关(爱瑟斯则与天狼星有关)。

欧西里斯和爱瑟斯等埃及历史的原型任务,在公元前12500年左右,才真的“开天辟地”来到这块土地上吗④?我在研究冰河期神话过程中发现,有的想法和记忆世世代代经口耳相传,可以在人类心中残存好几千年。因此我相信个性奇妙而怪异的欧西里斯神话,不可能诞生于远古的公元前10450年左右。

不过,我相信将欧西里斯升格为神祗并加以祭拜的,则是在王朝时代的埃及文明以后的事了。我们对王朝以前的埃及文明所知不多,对于比那更早,直至公元前11000年的太古文明,更是一无所知。与欧西里斯相关的神话,跨越了8000年的岁月,想要传达什么信息给今天的世人?而同一个文明,是否可同时为金字塔中所显示的两个年代——公元前10450年及2450年——见证?

我打算在金字塔的阴影下,就以这些问题问波法尔。我们和他约定次日清晨在卡夫拉王的葬祭殿晤面,共赏太阳从狮身人面像后升起的景象。

巨型舞台

位于第二金字塔东面的卡夫拉王的葬祭殿,分崩离析,几乎只剩下一些断垣残壁,尤其清晨,感觉又灰又冷,好似在与幽灵共出没一般。如约翰·魏斯特所指出的,葬祭殿简洁朴素而堂皇的式样,与名气比较响亮的河岸神殿属于同一年代的作品,这已勿庸置疑。它每块石头都至少有200吨重,飘荡出一股太古、知性的气氛,好似有神力环绕其中⑤。即使在今天,在这种崩坏的状态中,这座被取名为葬祭殿的建筑仍然予人到处暗藏了远古力量的神秘感受。

在灰色的天空下,我仰望第二金字塔的东壁。再一次,如魏斯特所指出的,第二金字塔很可能是经两个阶段完成的。下面的部分,也就是从地面到40英尺的底座,都是和葬祭殿一样,用巨大的石灰石所堆砌而成(与大金字塔大部分的石块相同)。

这么说来,是否曾经有过一个时代,这个占地12英亩,高40英尺的巨型舞台,独竖于狮身人面像西边,被称为“基沙之丘”的地上,四周除了河岸神殿及葬祭殿以外,什么都没有?也就是说,是否有可能,第二金字塔下面基础的部分,比其他金字塔的年代都要早,早到在太古时代就建造完成?

非常老的宗派

当波法尔抵达时,这问题仍然盘旋于我脑海中不去。冷冽的沙漠风从高地上吹过,在交换过几句天气如何等社交辞令后,我立刻切入主题,问他道:“你如何解释你发表的相互关系理论所产生的8000年间隔距离?”

“间隔距离?”

“对,南侧的通气孔对准的是公元前2450年的天空,但是基沙整体地面图却代表的是公元前10450年的星星位置。这中间相差了8000年。”

“事实上,我觉得两个理论都自有一套有力说辞,”波法尔说,“当然,真理应该只有一个,不知道是哪一个……或许金字塔原始设计,便是想做成星座时钟,同时表现出公元前2450和10450年的天空地图。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说出它确切的建造年代,也不知道盖的时候,花了多少时间……”

“稍等一下,”我打断他的话,“关于第一点,你说的星座时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说我们无法知道确切的建造年代?”

“嗯,让我们暂时先假设,建造金字塔的那批人对岁差运动了如指掌,而且对如何计算某一个星群起落的时间循环期也非常精通,就像我们今天用电脑计算一样方便……假设不论他们住在哪个时代,他们都可以利用计算,建立起一个模型,知道任何时点,例如公元前10450年或公元前2450年时天空的模样。也就是说,即使他们是在公元前2450年建造的金字塔,也可以在当时便计算出南侧通气孔应该倾斜的度数,以便在公元前2450年,看到尼他克星和天狼星。同样地,如果他们生于公元前2450年左右的年代,也可以计算出正确的配置计划,以反映公元前10450年的猎户星座位置。说到这里,你同意吗?”

“同意。”

“好。这是一种解释。不过还有一种解释,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而且我觉得地质学上也比较说得通的,就是基沙古迹群是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建设完成的。我觉得非常有可能,整个配置计划是在公元前10450年时便已做好,所以它的几何模样反映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九章 力之泉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