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指纹》

第八章 世界屋脊上的湖泊

作者:外国科幻

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位于海拔2 英里的高原上一个壮丽的大山谷中。整座城市蹲伏在崎岖不平的谷底。这个深达数千英尺的陡峭山谷,是远古时代一场大水从山上挟带大量石块和砂砾往下冲刷而成的。

拥有大自然赋予的“圣经启示录”景观,拉巴斯城散发着一种独特的、略显破旧的风采。狭窄的街道、阴暗的住宅、雄伟的大教堂,霓虹闪烁直到深夜才打烊的电影院和汉堡店,处处都流露着诡秘的风情,令人陶醉。对步行的人来说,在这座城市漫游却是一件苦差事,除非他的肺活量特大。拉巴斯的整个城中区都是建立在陡峭的山坡上。

拉巴斯机场坐落在这个地区特有的高原平台(altiplano )边缘上,气温很低,海拔比拉巴斯城本身高出几乎5000英尺。由于班机延误,我和伙伴桑莎从利马飞抵这儿时已经是子夜时分。我们瑟缩在冷飕飕的机场大厅,喝着服务人员用塑料杯奉上的古柯茶(coca tea),以预防因高处氧气稀薄而导致身体不适。经过一番延误,费了老大的劲,我们才从海关人员手中领回行李,匆匆叫了一辆美国制的老爷计程车,一路颠颠颠簸、摇摇晃晃开下山去,进入谷底那座灯火迷濛的城市。

传说中的大地剧变

第二天下午约莫4 点钟,我们租了一辆吉普车,向的的喀喀湖进发。车子穿梭于玻利维亚首都日夜汹涌不停的车潮,冲出重重车阵,驶出丛丛高楼大厦和贫民窟,往上攀爬,进入城外那一片辽阔空旷、空气清新的高原平台。

车子刚驶出拉巴斯时,我们经过荒凉的郊区和一望无际的贫民窟,路旁排列着一间间修车厂和一座座废弃物堆集场。离开拉巴斯越远,房屋就越稀落,到后来几乎看不见任何人烟。车窗外,极目所见尽是一片空旷辽阔、树木不生的大草原,一路绵延到天边,跟里尔山脉(cordillera real )的雪峰相连,景色十分雄奇壮丽,让人一辈子忘不了。然而,这个地方也弥漫着一种虚幻缥缈的气氛——感觉上,我们正进入一个浮荡在云雾中的神话国度。

我们的终极目的地是帝华纳科,但我们打算先到的的喀喀湖南岸石岬上的科帕卡巴纳镇(c0pacabana)投宿客栈,度过一宵再赶路。抵达这座市镇之前,我们先得到一个名叫提昆(tiguine )的渔村,搭乘简陋的汽车渡轮穿过一片水域。薄暮时分,我们沿着崎岖、狭窄的公路,蜿蜒驶上陡峭的山坡,来到高山的一座横岭上。从这儿眺望,一幅对比鲜明的景观豁然展现在眼前:底下的湖水无边无际,黑沉沉,隐没在遍地阴影中,而远处群山宛如锯齿般凹凸不平的雪峰,却依旧灿烂在明亮的阳光下。

一开始,的的喀喀湖就深深吸引住我。我知道,它位于海拔约莫12500 英尺的高原上,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边界贯穿其间,总面积3200平方英里,湖面138 英里长,大约70英里宽。我也晓得,这个深达几乎1000英尺的湖泊,拥有一段神秘离奇的地质历史。

有关的的喀喀湖的奥秘,以及学者专家们的解答,兹列举如下:

①的的喀喀湖现在位于海拔超过2 英里的高原上,然而,湖泊四周的地区却散布着数以百万计的海洋贝壳化石。这显示,在历史上的某一个时期,由于地质变动,这里的整个高原平台被迫从海床上升;这次地壳上升的结果,形成了今天的南美洲大陆。在这个过程中,大量海水挟带着无数海洋生物被汲取上来,留置在安第斯山脉上①。专家认为,这个现象发生在大约1 亿年以前。

②诡谲的是,尽管这次地质变动发生在极为古远的时代,直到今天,的的喀喀湖还保存着“海洋鱼类生物”②;换言之,虽然现在距离海洋数百英里,的的喀喀湖的鱼类和甲壳类生物,有许多却是属于海洋(而非淡水)生物类。渔夫在湖中打捞起的生物竟然包括海马,实在令人惊异。一位专家指出:“这个湖中发现的绿钩虾科和其他海洋生物,使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历史上的某些时期,这个湖所含的盐分比今天高出许多,或者,更正确地说,这个湖的水原本来自海洋。当年陆地上升时,海水被困在安第斯山中,从此与海洋隔绝。”③③因篇幅所限,形成的的喀喀湖的地质变动,我们只能讨论到这里。自从形成以来,这个辽阔的“内陆海”以及周围的高原平台,还经历过其他一些地形上的剧变。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周遭陆地上至今还存在的古老湖岸线显示,的的喀喀湖的面积经历过大幅度的改变。令人困惑的是,这条湖岸线竟然不是水平的,而是从北到南一路倾斜下去。根据测量结果,它的最北端高出的的喀喀湖面达295 英尺;在大约400 英里外的南岸,它却比现在的湖面低274 英尺④。根据这个证据(以及其他许多证据),地质学家们推断,的的喀喀湖周围的高原平台现在仍持续上升,但上升得并不平衡,北边上升较高,南边较低。专家认为,这里所牵涉到的地形变动过程,跟的的喀喀湖湖面高度的改变并没有太大关系(虽然这种改变确实发生过),反而跟周围陆地高度的改变关系比较密切⑤。

④由于地质上的重大变动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很难从地质学的角度解释这个事实:帝华纳科城以往曾经是港口,拥有完善的码头和船坞,坐落在的的喀喀湖畔⑥。问题是,今天的帝华纳科废墟已经被放逐在湖南岸12英里外,地势比现在的湖岸线高出100 多英尺。据此,我们可以推论,帝华纳科城建立后,周遭的地形曾经发生变化,若不是湖面大幅下降,就是陆地明显上升。

⑤无论如何,这个地区显然经历过剧烈的、大规模的地形变动。其中几次,例如高原平台从海底上升,毫无疑问发生在古远的地质时代,在人类文明建立之前。其他几次地形变动则没那么古远,应该是发生在帝华纳科建城之后。因此,现在问题是:帝华纳科城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建立的?

正统史学家认为,帝华纳科城的兴建日期不可能早于公元500 年⑦。另一派学者却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们的意见虽不被大多数学者接受,却更符合发生在这个地区的地质巨变的规模。他们根据拉巴斯大学教授亚瑟·波士南斯基和波茨坦大学教授洛夫·穆勒的数学/ 天文学推算(后者也曾对马丘比丘古城的兴建日期提出新看法,向正统学界提出挑战),将帝华纳科城的主体建筑兴建日期,往上推到公元前15000 年。这派学者也认为,大约在公元前11000 年时,帝华纳科城在一场地质巨变中遭严重破坏,从此脱离的的喀喀湖岸⑧。

在本书第11章中,我们将进一步探讨波土南斯基和穆勒的发现。这两位学者的研究显示,伟大的安第斯山城市帝华纳科,在史前最后一个冰河时代的茫茫黑夜中,曾经辉煌一时。

注释:①亚瑟·波士南斯基《帝华纳科:美洲人的摇篮》,第3 卷,192 页。professor arthur pnsnansky,tlahuarcu :the cradle of american man,ministry of education,la paz,bolivia ,1957,volume m,p .192 .参阅伊曼纽尔·维里科夫斯基《剧变中的地球》,77~78页:“专家对安第斯山脉的地形和的的喀喀湖的生物展开调查,并对此湖及同一高原上其他湖泊的水质进行化学分析,结果证实:这个高原一度位于海平面上,比今天的位置低12500 英尺……高原上的湖泊原本是海湾的一部分……在地质史上的某一个时期,整个高原平台,连同它的湖泊,从海底上升……”immanuel velikorsky ,earth in upheaual ,pocket books,new york,l977,pp.77~78.

②《帝华纳科》,第3 卷,192 页。

③《帝华纳科》,第1 卷,28页。tiahuanacu,j .j .augustln,new york,1945,volume 1,p.28

④贝勒密《兴建于洪水之前:帝华纳科废墟的问题》,57页。h.s.bellamy ,built before the flood:the problem of the tiahuanaco ruins,faber &faber ,iondon,1943,p.57.

⑤同上,59页。

⑥《帝华纳科》,第3 卷,192 ~196 页。亦见《玻利维亚》,156 页。bo llvla,lonely planet publications,hawthorne ,australia ,1992,p .156 .

⑦伊恩·卡麦隆《太阳神的国度:安第斯山脉及其居民的历史》,48~49页。ian cameron,kingdom of the sun good :a history of the andes and their people ,guild publishing,london,1990,pp.48~49.

⑧《帝华纳科》,第2 卷,91页及第1 卷,39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的指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