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0话 战场!战士的安眠地

作者:外国科幻

盘踞在废弃碉堡的山贼们,为了不露踪迹,对于四周的巡逻自然是马虎不得,他们其中一名成员,就奉夏夫特的命令在巡守着附近环境,这个命令对他而言,是一件求之不得的轻松工作,因为这么一来,他就不必随着依格鲁那群人出危险的任务,只要拿着火把到处巡视一下就行了。但是巡逻夜晚的森林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虽然明知森林里有的不过是些普通的动物而已,不过,当他望着林间那无尽延伸的黑暗时,总不免感到一丝恐惧,有时,还会以为有怪物正朝着他直步而来。

“呼~真希望赶快天亮,晚上的森林总让人感到毛毛的……。”

咕咕~咕咕咕~

有时,宁静的森林里还会传出夜鸟的叫声,其实,在距离他巡逻处有相当距离的地方,有两个人正进行生死相搏的战斗,不过他并不知情罢了。现在的他已经巡逻很久了,他甚至还不知道依格鲁他们已经将米莉亚掳来根据地的事实。他仍持续徘徊在森林间,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突然间刮起了一道强风,风势之大让他手中的火把顿时熄灭。

“去~哪来的怪风?”

火把熄灭,周围环境顿时陷入黑暗中,这个突发事故让他有点慌张,他转身四处张望,所见的景物仍是无限的黑暗,于是,他试着要将火把重新点燃。在这个时候,在那黑暗中竟突然闪出两道红光,仔细看,那是闪烁如火光的眼睛,而且,那“眼睛”下还出县了一道裂隙,那是一张血盆大口,赤红的像是在燃烧似的。

“啊,总算点着了!”

在他拿起火把的同时,火光照映的黑暗竟反射着光,像是黑色的宝石,一时间,他还以为自己看傻了眼,不过当他抬头一看的时候,他突然发起呆来,因为,在大概有三个人高的地方,竟有一张脸,正确的说,那是一对发光的眼睛以及像是在燃烧的血盆大口,而且,那张脸还向他靠了过来。

啪兹一声,他分不出是什么声音,听起来像是骨头断裂还是肉被撕裂,不过转瞬间传来的激烈痛觉,就让他了解发生什么事了,那张浮在天空的口吃掉了他整个右肩及臂膀,他转头一看,那只近在咫尺的火眼正盯着他恐慌的面孔。

“~~~~~~~!”

他连惨叫声都喊不出,一双巨大的手掌就自天而降,用力将他抓住,一下子,人形的他就像黏土般被揉成一团,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刚才这一团东西还是个人类。

这头巨大的赤眼怪物开始吞噬眼前的肉团,它每吞入一口血肉,每一块血肉都确实成为它身体的一部分,即使以前它也和这肉团一样,曾是个人,不过,这对于肉身已经变成恐怖的怪物,而且连意志都仅剩杀戮、破坏等感情的它而言,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吞噬同类,只是为了要维持它那巨大的身体而已。

森林深处的某角落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惨剧之际,其余的人们仍未察觉这即将到来的死亡威胁。亚利与霍克的死斗仍在持续进行,力与力的对决已经即将分出胜负了。

喔喔喔啊——!

霍克奋吼一击,无双的豪腕带动着战斧劈下,重重打击着亚利的防御,不甘势弱的亚利也回敬一剑,以慾将对手连斧带人一同斩裂的气势斩击而去,霍克也不敢大意确实做着防御,挡下这一剑。

交手数十回合,双方的斗志都已达到最高点了。

“呼~好小子,能跟我战斗到这番地步,你是第一个。不过……。”

霍克高举着战斧,说:

“你能接下这一招吗?喝啊啊啊——!”

霍克藉由斧击,倾注凝聚于全身的力量,巨斧粉碎大地,飞砂走石,一股冲击波挖掘大地,宛如地面掀起的涛浪,袭向远处的亚利。

“好快!”

亚利本想要击溃这道冲击波,可是冲击波来势汹汹,亚利出招不及,反被卷入其中,就这样整个人被土浪推送,甚至撞上背后的熊熊火架,火花四散,碎散的木材散落一地,而亚利倒在碎石乱土上。

此时,克拉姆的剑刃上,原本缓缓律动的波光突然转为激裂而放肆的光流,被击地波正面击中的亚利也以剑为杖,奋力站了起来。

“还爬的起来吗?着实吃了我一击,一般人通常是爬不起来的,难道,这也是你手中神器的力量之一吗?不过,看你的样子,想必你也没有余力回避我的攻击了。下一斧,就是你命丧之刻!”

“……。”

亚利也不否认,现在的他,确实负了比他想像中还要重的伤,虽然不危及生命,不过他的脚已经无法灵活运动。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了吗?当然不是,就在这个时候,亚利感觉到力量又回到了全身,伤势也减轻不少,这个奇迹究竟是什么?这个答案,似乎就出自亚利手中的光之剑-克拉姆。

“以前,使用克拉姆的力量时,总是感觉体内的力量一寸寸被抽取殆尽的感觉。可是,现在反而有得到力量的感觉,难道,这才是克拉姆真正的力量?”

看着剑刃激汤的光气,亚利突然若有所悟地想通了一件事。

“对了,以现在的情况,或许可以办得到也说不定……不!一定要办得到!我是雷欧耐特之子,我不能污赛巴斯达的家名!”

“还在罗嗦什么?受死吧——!”

在这时候,霍克倾全身之力又击出了一记击地波,其威势更胜方才那一击。不过,亚利也高举着剑,以亚利的个性来看,他不会逃避,亚利要正面突破阻碍他的涛浪。

“哦喔喔喔啊!冲吧!克拉姆——!”

亚利奋力斩击大地,在他身前,也产生一道冲击波,刮起土石,冲向来袭的土浪。不过,这道冲击波还夹杂着激昂的光流,亚利将克拉姆的光之力藉斩击倾泻而出,其威力远比单纯藉物理力击放的冲击波要强的多。

轰隆隆隆隆隆隆!

两股力量正面冲突,接触点顿时爆发,掀起狂风与沙尘。这股暴风还冲击着霍克,让他几乎站不稳。就在这时候,光剑冲破了障眼的尘烟,随之显现的是亚利持剑突刺的身影,霍克防御不及,就被胸口被克拉姆贯穿,突刺的冲势还未尽,亚利刺穿霍克,持续向前冲,直到刺中一棵树才停止其势。

“喝……呼……赢了……。”亚利喘息不已地说着。

“我……还没……输!”

胸口被贯穿,霍克居然趁着亚利无法拔出剑的空隙,以残留的力量举起战斧往亚利头上劈下。求生意志爆发,亚利立即以左手抓住落下的战斧,而又以右手抓着霍克的脸,狠狠往树干撞去,撞击力之大,让木头与头骨同时绷裂,霍克的血也潺潺自脑后流出,逐渐浸满全身。

“你……你赢了……。”

“耶?我……。”

霍克的话敲醒了脑袋里仍是一片空白的亚利,亚利刚才采取的行动,其实完全是出自无意间的举动,这就是求生意志所采取的自卫行为。

自知死期将至的霍克,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的。

“如果可以……可以……告诉我……刚才……那一剑是?”

“那是……我父亲得意的剑技之一“龙牙连刃斩·贰之型·奔爪”,而之前粉碎你的武器的剑式是壹之型·龙尾……。”

“原来你就是……那个……帝国英雄之子啊……。”

“亚利克斯,这就是我的名字。”

此时,霍克的脸泛起了微笑,这是毫无遗憾的神情。

“在……我人生最期……能以战士……身份……死在战场上……而不是……以饿死街头……的方式结束……一生……更能跟……像你这样的剑士……交手……我已……没……什么遗憾……。”

没多久,霍克就气绝身亡了。看着强敌的绝命,亚利并没有喜露于色,反而遗憾地说了一句刚才来不及说的话。

“霍克先生……如果能更早认识你,或许我们就不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了。我希望能帮助你,找寻身为一般人的幸福。不过……。”

亚利凝视着染血的剑刃,说:

“战士……为剑而生,为剑而死……吗?……。”

亚利转身离开,现在的他没有愁伤的余地,被掳走的米莉亚还身陷危机,他没有闲功夫在这浪费时间。不过,离去的亚利,确实还在想着‘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挥剑?’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他离家远行所要找寻的答案之一。

就在亚利已离开一段相当距离的时候,从某阴暗处走出了一个男人,他是马克威尔的心腹,名为桑迪的男人,他走到霍克的遗体之前,以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

“想不到……连霍克都被打败了,这贵族小子远比我想像中还要厉害的多,这下子就有点棘手了。”

根据马克威尔的命令,桑迪必须要找出夏夫特一党的巢穴,还有确认米莉亚的安危,最重要的,是要将发现隐藏在马克威尔家地下的秘密的亚利抹杀掉,不管亚利知道多少,也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此时,桑迪以极不屑的眼光看着霍克,甚至踩着死者的遗体。其实,以前桑迪与夏夫特他们都是替马克威尔工作的人,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夏夫特带着部下背叛了马克威尔,而视时务的桑迪则得到马克威尔的信赖,得以继续在他手下工作。对于夏夫特他们现在落得如此下场,桑迪可是轻蔑不已。

“霍克啊霍克,如果留在马克威尔大人身边,现在你也不必曝尸荒野,当时,跟错了人的不幸现在尝到了吧,嘿嘿嘿~现在有那贵族小子搅局,说不定,我还可以趁机救出米莉亚小姐,这样一来,马克威尔大人会更加重用我的。”

桑迪取出了背上的十字弓,那箭头上还泛着草绿色,散发着微臭的气味,那是抹上毒葯的毒箭,是桑迪最得意的技俩。

“夏夫特,老是摆出头子姿态的你就等着我用这把弓射穿你的心脏吧。还有那个贵族小子,就算你再厉害,毕竟还是‘暗箭难防’。嘿嘿嘿~”

桑迪的嘴角弯了起来,那是十足的小人脸孔。暗箭难防,小人更难防。桑迪无视霍克的遗体,便迳行离去,小心翼翼地跟着亚利的足迹离去。夏夫特一党的巢穴,就是建筑在山壁与森林交界的碉堡,已经近在眼前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