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9话 再现!咆哮的龙形魔人

作者:外国科幻

“逃出来了吗?……愚蠢……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我的“术”吗?……”

卡鲁举起了右手,逐渐,他的掌心凝聚了某种无形的流质,而且还散射着紫色的波动,他的两眼也发出了萤光。就在他要动手之际,从假面众里走出了一个人,他恭敬地跪在卡鲁面前。与其他的假面众不同,一般的假面众都戴着人面,可是唯独他戴着白色骷髅脸的面具,面具的不同似乎代表着假面众的阶级。

“卡鲁大人……接下来的工作,就请您交给小人执行吧……刚才的失态绝不会再发生的……请给我一个恢复名誉的机会……”

刚才的偷袭不仅失败,假面众还当场折损一人,身为假面众之首的骷髅人自然是颜面难堪。下级士兵也有下级士兵的志气,所以他才斗胆向卡鲁要求。

“就给他一个机会吧,卡鲁~反正对方也没有什么值得一见的角色不是吗?我们还不如站在一旁省点力吧!”

“……”卡鲁无言地看着跪地的骷髅人,对于苍云的话他也不知是有听进去没有。不久,卡鲁下了决定。

“随你高兴吧……不过,万一失败……即死……”

“小人了解……感谢您的恩赐……”

对于假面众而言,‘失败即死’彷佛是理所当然的惩罚似的。在答应部下的要求之后,卡鲁默默地退到一旁,从他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上实在无法找出任何情感,也无从推断他对于部下这番举动的想法,倒是一旁的苍云完全是一幅‘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在对方不知在作什么的时候,里奥与雷碧亚他们一行人也决定好接下来的对策。除了他们两人留下来断后之外,米莉亚、艾兰、赛莉儿、艾吉等人都尽量往后跑,他们留下来反而会让两人分心。而被他们卷入的韩则完全不打算管闲事。

“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要去杀个痛快就去吧!我不会管闲事,你们也不用理会我的存在。”

韩完全是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此时,米莉亚反而走上前,突然向韩道歉。

“对不起……韩……把您卷入这场无妄之灾……”

“我不是说过了吗?别理我……”

“快走吧!韩!”

米莉亚突然一把抓住韩的手,就往后跑了。随即,所有的人也跟着逃离而去。不打算管闲事也不想逃的韩硬是被米莉亚拉走着跑,不管他说什么,米莉亚就是不放手。就这样,米莉亚一行人就逐渐脱离了此地,不过奇怪的是,卡鲁一行人看到米莉亚她们逃走了,却没有一个人想追赶过去,这一点雷碧亚就觉得很奇怪。

“奇怪……他们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们还是不要太大意,大姐……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守住这里!……不过,这感觉还真新鲜,第一次跟你一起并肩作战。”

“你也要小心!对方可都不是泛泛之辈,尤其是那个批着长袍的……嗯……听声音好像是个孩子的样子,从刚才他的举动来看,说不定……他是……”

““术士”吗?……”里奥冷静地讲出了答案。

里奥两人都没有与术士交战的经验,事实上也不可能有,受到优希亚教廷约束的世界所有术士都被禁止将魔法用于战争,即使是一般的战斗,也有许多的规定与限制。对术士的战斗对策,反而在“阿雷斯英雄谭”里记载的特别多,在百年前黑暗战争时期,人们就发现到一些与术士交战的技巧,最有名的,就是‘在咏唱魔法期间趁虚而入……’的手段。这类故事,里奥与雷碧亚可以说是从小听到大。

“必要时,就由我来跟他战斗吧!毕竟我手中拥有这把炎剑佛雷姆……”

神器拥有不输魔法的神秘力量,在百年前的黑暗时代,没有魔力的阿雷斯之所以能与术士抗衡,神器当然是最重要的因素。不过在临战前,雷碧亚还有一件担心的事。

“我还有点话想说……里奥……你真的能战吗?……”

“我了解大姐你在担心什么……我只想说一件事,无谓的犹豫是保护不了自己想保护的人的,最近我有过深刻的体会……”

“无谓的犹豫吗?”

被过去的错误所缚,而不敢杀人,甚至曾经连剑也不敢拿的里奥,现在的里奥早已不在是那时的里奥了,现在的里奥已经找到自己挥剑的目的。

在里奥与雷碧亚两人双双拔剑作好备战体势之后,获得卡鲁许可的假面众也准备动手了。此时,骷髅人下达了出击的命令,除他以外,其余十名的假面人皆突击而去,彷佛成群的野兽正要捕杀猎物。

嘎啊啊啊——!

戴着怒相面具的假面人自空中扑向雷碧亚,在雷碧亚眼里这只是无谓的自杀行为,炎剑应声夺鞘而出,炙热的剑刃闪烁火光劈中了假面人,自右腹砍到左胸,而且,火炎还窜入伤口,溅出的血当场蒸发成血雾。这种伤势,就是神器佛雷姆伤人的特征。

可是,那名被斩的假面者并非白白牺牲,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进行自杀攻击,隐藏在他背后的人立即以他的身体做为挡剑牌,雷碧亚出剑收势未完之前趁虚而入,她差一点就着了对方的道。看见对手视已身如无物的作战手段,雷碧亚讶异之余,也担心起里奥的安危。

“嘿嘿……这种身手也想当我的对手……”

与雷碧亚不同,里奥并未与对手正面冲突,假面众的连续攻击都被里奥闪躲开来,不可思议的是里奥回避的动作非常特别,他每一个移动的轨迹都会留下连续的残像,假面众的攻击都只打到残像而已。在对手扑空的同时,里奥也移动到对方的死角,同时刺出一剑。在短短的五回交锋之后,围攻里奥的假面众便全数被击倒了。

“我看……只有你才有办法把“残像”这种技巧练得这样邪魔歪道……”

“我会把这句话当成对是我的称赞,龙将军阁下。”

在嘲讽里奥的同时,雷碧亚仍然能兼顾战斗,她强的地方并不只是手中的神器而已,过人的剑术也是她之所以能成为赤龙将军的最大原因。雷碧亚的剑技与里奥类似,都是重视“速度”与“技巧”的剑术。不过雷碧亚与里奥不同的地方,在于里奥习惯先采守势,而后以回避让对手露出破绽,再攻其空门。而雷碧亚则习于主攻,她会以自身的速度优势发动快攻,使对手被迫采取守势,而后以连攻硬是让对方产生破绽。

在不到十回合的时间,围攻里奥与雷碧亚的假面众全员皆负伤倒地,而且里奥与雷碧亚两人还一幅游刃有余的模样。

“怎么了?骷髅脸!就剩你们三个人了,还不上吗?哼……这点功夫也敢来当杀手………”雷碧亚的语气充满挑衅意味。

“就凭你们两人,还不配和两位大人交手……而且,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被里奥与雷碧亚击倒的假面众又缓缓地站了起来,其中,被里奥击倒的假面众,每个人的腹部都被刺了一剑,虽不算是致命伤,不过也是足以让人动弹不得的重伤,可是爬起的假面众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彷佛没有痛觉似的,自体腔涌至喉咙的鲜血正从脸皮与假面的缝隙里潺潺流出,可是他们眼神露出的杀气却仍是一毫未减。与里奥相较之下,被雷碧亚所斩的假面众的伤势就重得多了,每个人的伤口都呈现焦烂貌,而且伤口极深见骨,不过这些假面人也是一幅毫不在乎的模样。

“他们没有痛觉吗?”

“别说了,大姐!他们又攻过来了!”

围攻的态势又再度展开,里奥与雷碧亚两人也无惧于假面众诡异的体能而持剑迎战。在交战中,围攻里奥的假面众仍然被其“残像”所惑,不过里奥也无意攻击,完全采回避态势。不过,在战斗中,里奥也察觉了某些事。

“他们的动作好像有点缓慢了……难怪是……”

就在此时,里奥突然停了下来,那些假面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从四面八方同时攻了过来,被包围在中央的里奥即使以技巧“残像”也无法完全回避从同时各个角落发动的攻击。就在假面众的铁爪快触及里奥的瞬间,在里奥四周突然闪射出五道十字的剑芒,攻击里奥的假面众全都被里奥的攻击所伤而散四周,他们的胸口都留下了一个交叉的十字痕迹。

“狼牙十文字切……”

上次里奥在树下练剑时,他站在飘落的大量树叶之中,他不仅以残像闪躲落下的树叶,而且也以此剑技在四面八方落下的树叶上留下十字的剑痕。这招瞬间的十字斩击,里奥早已经能收发自如,以各种姿势施展出来。

“你们的锁骨都被我斩断了,就算你们没有痛觉,但是,肉体不断累积伤害的话仍然会让你们陷入动弹不得的地步。”

假面众之所以能无惧伤害,就是因为他们以某种方法除去了自身的痛觉,所以才能不断地站起来。而且,他们的精神力也非常人所能比拟,无惧死亡的战斗意识,以及超人一等的体力,寻常的战士绝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今天他们的对手,全都不是寻常的战士,一流的剑术加上临战时的冷静,里奥确实足堪为一流的剑士。而雷碧亚也是一样,高明的剑技加上威力强大的神器,两相结合之下,光是一般攻击就足以对抗假面众,在里奥击倒围攻他的假面众之时,雷碧亚也已经解决了所有的对手,现场倒卧着五具焦黑的尸体,被烧成焦炭,即使是无痛之身也无用了。

被里奥所击败的假面众五人,仍然企图移动他们负伤甚重的身体,这样的伤势,寻常人早就死了,不过,无痛觉的他们在某种葯物的作用下仍然想战斗下去,不过等到血流尽的时候,他们也就会在无感觉的情形下变成五具死。看到这场景,里奥的身体隐约有股难受的感觉,其实他并不太想杀人,如果他已经完全克服心理障碍的话,刚才根本无须砍断他们的锁骨,直接让他们身首分家即可,对里奥而言,这是轻而易举的事。

‘振作一点!里奥!这样软弱的你要怎样去保护重要的人呢?’里奥在心里振作自己,眼前还有三个强敌,如果自己再这样怯懦的话,只会成为雷碧亚的绊脚石。

啪啪啪—!戴着骷髅面具的假面人拍掌赞赏里奥与雷碧亚的实力。

“没想到,“人面众”十人的合力攻击也奈何不了你们……”

“刚才那些“人”都没在讲话,怎么骷髅头会讲起话来,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里奥的嘲讽动摇不了这名面戴骷髅面具的假面人,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实与其他的假面众不太一样,尤其是某种“非人”的感觉,这并不是他戴着骷髅面具的关系,而是他散发的一种无法形容的“非人”特质。

“人面众不过是最下层的战士罢了,对吾教团而言,他们不过是消耗品。我们“死面众”可就不同了,我们是教团的主力,实力可是远在这些消耗品之上!”

“教团?什么教团……”雷碧亚有点不解而反问道。

“这不是你们所须要知道的事,尤其对将死之人而言……”

里奥与雷碧亚两人并不知道有关姆亚教团的情报,本来,这情报只有在极少人知道的黑暗管道流传而已。这次的袭击,两人还不知道对方的动机何在,所以里奥他们只能被动的去应付临头的危机而已。不过,两人也不会放过任何获知情报的机会。

“在下可没兴趣和一个死人脸的小丑说话,那只会让我的格调降低而已。你这喽罗可以退下了,换一个位子较高的出来吧!”

里奥与雷碧亚两人一眼就看出这个骷髅人不过是个喽罗,真正的角色是他背后的两人。可是,属下在自己眼前被杀死,卡鲁与苍云两人仍然没有插手的意愿,似乎即使所有的假面众全灭,他们也有以一己之力将所有人解决掉的自信。现在既然已答应属下的要求,两人就任由他去做任何事。

骷髅人似乎也有不输其主人的自信。

“呵呵呵……看来……我也该动手了……哦哦哦……”

这名死面众话一说完,就双手交叉在胸前,顿时间,他黑装束下的身体开始起了变化,他的肌肉开始膨胀,几乎快把衣服给撑破了。

“怎么回事!?这家伙究竟是……”

两人丝毫不敢懈怠,而往后退了几步,而戒备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所有状况。就在里奥与雷碧亚眼前,这名死面众的异变突然由缓慢转为剧烈,他身上的黑装束遽然绷裂,露出来的肌肤竟然也是黑色,而且其表面还有无数的“突起”,向黑色的贝壳镶嵌在船腹上的模样。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身体竟然越来越大,由原先与里奥差不多的身材膨胀成近三倍之多。尤其是他的脖子,喉咙突然鼓胀起来,随后就伸长,后颈及背部也突出了许多尖刺,尤其是臀部,竟长出一条黑色的巨尾,末端还突出着好几根如枪头般的尖刺。最后,他高举粗大如圆木的手臂,以长有五只利爪的两个手腕抓着长颈末端的头,此时,骷髅的面具也逐渐出现裂痕,包藏在面具后的脸正急速变形当中,其头上伸出了几只长角,最后,面具破碎,异变的死面众露出了他的面孔,是一张拥有两只彷佛燃烧的红眼,裂至耳际的血盆大口不时窜出火舌的野兽的面貌。

在艾斯卡大陆南方,曾让亚利陷入苦战,彷佛人形的龙的邪恶魔兽-龙人,又再度出现在里奥与雷碧亚的面前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