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2话 魔将出阵

作者:外国科幻

在里奥与雷碧亚正奋力为众人断后之际,米莉亚、赛莉儿、艾吉、艾兰、以及被米莉亚强拉去而莫名其妙跟着众人一起逃亡的韩,五个人已经逃离了相当的距离。此时,不想逃却被拉着逃(?)的韩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够了……我们就在此分手吧。”

“耶?韩,你不继续跟我们逃吗?”

“逃命是女人跟小孩所会做的事,我可不想做这种丢脸的事!”

韩所指的就是米莉亚以及她一直抱在身上的艾兰,此时,艾吉与赛莉儿已经走在很远的前方了,在逃亡过程中,一行人不知不觉分成了两个集团,落后的米莉亚她们目前又因为韩而停了下来。

“不管如何……我是绝对不会背着敌人逃亡的!要逃你们俩自己去吧!”

“可是……韩,如果不逃的话……会……”

米莉亚突然静了下来,她看着森林的某处,其深处的某种气息让她感到心头悸动,这是“危险”的警告,迫近的杀机正接近着米莉亚她们。

“没想到你的感觉还蛮敏锐的嘛~连杀气也能感觉的到。”

“杀气?难道……”

对战斗的领域一无所知的米莉亚并不了解韩所说的话,不过,从韩的语气来看,那绝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追击者正逐渐接近了她们。

“既然这样,我想你也该了解你该做的事了吧,快点带这小鬼离开。”

“怎么可以!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而且,说不定,三少和雷碧亚姐她们……”

追击者都已经追到此地,米莉亚想说不定方才负责断后的里奥与雷碧亚两人可能出了什么事,她十分的担心。不过,她的举动却让韩相当震怒。

“叫你走就快点走!你还不了解吗?你跟那小鬼留下来只会碍事而已!”

“韩……”

米莉亚顿时了解韩为何会发这么大脾气的原因,原来,他只是不想让自己与艾兰因被卷入战斗而受伤而已。以韩以前的个性,他根本不会介意被卷入战斗的无辜人氏,现在的韩似乎也有了点改变。此时的米莉亚也了解自己该做什么事了。

“我了解了……后面的事就拜托你了,韩……”

米莉亚抱着艾兰往森林的深处逃离而去,因为她知道,如果是韩的话,他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上次她就曾见过韩的力量,他以一己之力就能歼灭绑匪集团。但是这信赖并不仅源于这原因而已,还有一种莫名的因素,那是一种感觉,米莉亚一直觉得将接下来的事交给韩之后,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这种莫名的信赖感,以前米莉亚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感觉,那就是与亚利在一起的时候,米莉亚觉得韩与亚利两人之间似乎有某种相似又说不出的共同特质。

“两人已经离开了吗?……”

米莉亚与艾兰两人的身影逐渐隐没在森林的雾气之中,此时,韩不自觉在嘲讽自己,为什么会有‘不想将他人卷入自己的战斗中……’这种软弱无聊的想法。

难道是昨天的事吗?米莉亚曾将虚弱的韩送回小木屋休养的事?对韩而言,这根本是多此一举,韩根本就未曾恐惧过,他曾自豪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能对他构成威胁……’的豪语。而让韩迷惑的事又是什么呢?那是一种感觉,从米莉亚身上得到的感觉,一种许久未曾尝过的温暖,在他昏迷的时候,他似乎还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久未曾再做过的梦,有那么一瞬间,他梦见了一个已被遗忘的人。

……受人点滴之恩就要涌泉以报……

韩突然想起了这句话,这句话是那位被他刻意遗忘的人所讲过的,一个被他称为”姐姐”的人所说过的。过去对韩而言,只是痛苦的存在,所以他刻意遗忘了过去,不过这么一来,即使是美好的部分也被忘却了。如今韩又想起好的部分,不知不觉的,痛苦的记忆又一幕幕重现在他脑海里,越想下去,韩就越显得激动。

“……我……我想这些事做什么……答案不是很清楚了吗?……”

此时,来袭的假面众,共三人,以彷佛野兽般迅捷的动作来到此地,他们终于看到了目标,就是伫立在原地,甚至背对着他们的韩。

“……我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

假面众三人齐扑而上,就在他们两腕上的锐利铁爪即将撕裂韩的背部的瞬间,韩快速转身,击出了右手,双方交会的瞬间,韩以手贯穿了中间那名人面众的胸膛,染血的右腕穿背而出,五指如爪还抓着一颗鼓动不停的心脏。

刚才的袭击牺牲了一名伙伴,剩余的两人而成功地以铁爪击中了韩,但是,铁爪虽勾破了韩的衣服,但是衣服下的身体却是毫发无伤。

“……战斗……杀戮……破坏……这才是我唯一存在的意义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

韩彷若无事般转过头来,用他那双由黑转为血红的双眼看着两名假面众,虽然对方仍沉默地与韩对峙,可是,他们也感觉到自己体内某种已被消除,名为“恐惧”的情感似乎在蠢蠢慾动。

此时,两名假面众不约而同将手腕上的铁爪取了下来,铁爪下是一对泛绿的双腕,他们自知实力之差,所以,才打算以毒化的双手来战斗,毒手的剧毒甚烈,一触即死,完成任务的意志又压过了刚萌芽的死亡恐惧,即使丧命也要让对手擦伤,对他们而言这并不是对死的觉悟,而是理所当然的一种手段。

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剩余的两名假面众以同归于尽的气势向韩冲了过来,而韩竟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站在原地。毒化的双手化成手刀狠烈地刺中了韩的身体,但是,韩仍然像无事般伸出了双手,一把抓住了两名假面众的脸,就这样把他们举了起来。

刚才的攻击,根本就没在韩身上留下任何伤害,在这样的身体之前,毒手的存在也无意义了。此时,韩手劲一施,假面众的面具就破碎了,韩的手指还如五爪般紧紧抓着两名假面人。在面具下的脸,是两张彷佛被剥掉面皮的丑脸。

“那幅鬼面具下,仍是一张鬼脸吗?……嘿……顺便让我看看里面吧……”

韩立即加重了手劲,刹那间,两人前额的头壳便爆碎开来,鲜血混浊着脑浆及脑髓蹦裂出来,两人的尸体在经过一阵短暂的抽搐之后,就成了两具人形的肉块。而后,韩将他们甩到一旁。

“果然也不过如此,跟寻常人没两样嘛~不过装着豆腐脑罢了……”

韩的战斗方式,就像是小孩将无法反抗的昆虫的手脚或翅膀一个个撕扯下来般的残忍,而且,他的力量根本就不像是人类所应该有的,韩的存在,就像是存在着人类外形的“异类”。

在森林这边的战斗以单方面屠杀的血腥结果收场之际,里奥与雷碧亚两人与姆亚教团的八魔将中的两人之间的对峙也趋近紧张。

“……”

卡鲁无言地向雷碧亚与里奥两人走去,两人心知对方是拥有神秘力量的术士,所以都不敢轻举妄动。卡鲁每接近他们一步,他们就提升一层的警戒。可是,卡鲁却什么事也没做就这样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雷碧亚情急之下竟突然挥出了一道凌厉的斩击。

“可恶的家伙,在装什么鬼啊——!”

雷碧亚的斩击迅如电光,激放的炎气更增加其威势,但是,剑在劈到缓慢行走的卡鲁身上时,卡鲁却彷佛空气般消失无踪。随后,脚步声又响起,卡鲁已在三十步外之远处,继续朝向森林前进。他的目标,似乎是锁定在逃掉的五人身上。

“苍云……那两个就交给你了……逃走的目标就由我来处理……”

“什么!?”里奥不禁叫了出来。

卡鲁的话让里奥顿时紧张起来,他立即追赶过去。雷碧亚见状也打算跟过去,但是,苍云以行动阻止了她。

咻咻~咻——!

某物击飞破空的声音传到雷碧亚的耳里,来物破坏力极大,它以极高的速度射入土中,还挖开了一个相当深的穴口。雷碧亚并没有回避,因为苍云所弹射过来的东西只是要阻止她离去而已,并无意攻击她。雷碧亚看到苍云手中把玩的某样东西,那是随地可捡到的树果,雷碧亚很讶异苍云居然能将树果化成杀伤力强大的武器。

“我对那金发小子没兴趣……这次,就轮到我们两人来玩玩吧~黑发的美人~”

“本小姐只对美少年及美青年有兴趣~对于藏头掩面的龌龊小辈,家训的教诲,是要我们别跟这种人来往,我也不屑与这种人交谈~”

“啊~这真是我的错,我就去取下我的头巾吧……”

苍云头上还缠着一条蓝色的头巾,为表示歉意(?),苍云将头巾取下,露出了真面目。就如一般的亚汗民族一般,苍云的皮肤是黄色的,不过,似乎是日晒的因素,他的肌肤为较深的古铜色,均匀的身材及锻练过的肌肉,配上这颜色使得苍云像是雕琢细腻的铜像一般。他的头发与眼睛都是黑色的,苍云的头发略长而乱,他将一头挽在头上偏后处,再用细绳绑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冲天的鸡冠。他的装扮并不是亚汗的传统服装,他穿着着一条宽松而不会防碍行动的裤子,上衣穿的是一件露肩的紧身衣,黑布贴身,身体肌肉的纹路也显现无遗,原来头上的那条长巾,苍云正将它缠绕在腰上充当腰带的替代品。

“亚汗人……拳士……武斗家?”

从苍云的外表及打扮来看,雷碧亚也猜的到苍云的一些来历了。起码亚汗人种是无庸置疑的了,而空手则联想到徒手搏斗的武斗家。

“其实,刚才我就想与你交手了……飞燕剑……如果没记错的话,在五年前,凡提洛斯王国举办的第十二届“英雄天武会”,那一年的优胜就是你-雷碧亚·波朗吧……”

在成为龙将军,得到炎剑佛雷姆之前,雷碧亚就是以其成名剑技-飞燕剑,在那一年技压群雄,取得优胜的,当时,她才年方十八岁而已,还成为历届最年轻的优胜者。后来她进入帝国骑士团之后,这件荣耀也有助于她的晋升,在去年二十二岁时,她就破天荒以女人及最年轻的身份成为赤龙将军,这连串的经历一直广为人所乐道。

“哦~原来你知道那件事啊~那还不快挟着尾巴逃跑,本小姐是个心胸宽大的人,我不会计较的。”

“呵呵……”

“有什么好笑的……”

“不过是那种程度的格斗大会,一个优胜就这样洋洋得意……哼……”

“你懂什么,我们每一个参赛者都是以豁出性命去参赛的,为的不只是优胜而已,而是找寻磨练自身技艺的机会。像你这种邪恶的战士,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战斗,对你而言,战斗究竟能得到什么?究竟又为了什么?”

此时,苍云不再嘻皮笑脸,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

“你懂什么?只要输了,一切就没有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败北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活着,人就能变得更强,进而超越之前的挫折……”

“你知道什么——!女人~!!!!”

苍云突来的怒号打断了雷碧亚的话,由语意来看,苍云的过去似乎曾有过一次极大的挫败,他无法原谅当时挫败的自己。或许,这与苍云脱离武神黄海明的门下,转而被姆亚教团所吸收,甚至成为八魔将之一的原因有关。

“嘿嘿嘿~哈哈哈~~”

苍云突然又大笑起来。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败犬般的我了,就算是“那家伙”也无法打败我!我已经取得了力量,而且是最强的力量!哈哈哈!在杀掉你之后,我就去杀掉“那家伙”!让黄老头知道,我比“那家伙”还优秀得多啊~”

““那家伙”?”

雷碧亚无法了解苍云的话,不过她感觉的到,眼前的苍云已不在是刚才那个嘻皮笑脸的苍云,而是充满杀意的存在。她横剑以待,准备迎接更艰辛的苦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