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4话 窥视人心的魔镜

作者:外国科幻

白雾之森彷佛已成了异色的空间,紫瞳的少年卡鲁对里奥而言,不只是恐怖而已,而是更甚其上,深至灵魂都在颤栗的恐惧。此时,里奥连额上的汗珠,也分不清是冷的还是热的。

“你不敢拿剑杀我吗?”

“你……你说什么!?……”里奥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有什么好怕的,剑本来就是杀人的工具……对……就跟那天一样……那一天,你在“我”可爱的女儿面前,用剑砍下了“我”的头……”

卡鲁伸出了右手,用右手掌抓住了自己的脸,而后,手掌竟然散发出黑紫的浊气,诡异的气体覆盖了卡鲁的脸,而且,卡鲁的身体也开始膨胀,从少年的身材遽然长成成人的体格。随即诡异的气体散去之后,卡鲁放下变得粗壮的手臂,原本那张宛如人偶的稚脸,竟变成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的脸。

“这……这怎么可能!?怎……怎么可能……”

里奥颤抖的声音充满了惊慌与恐惧,他倒吸了一口气,想再看清眼前那个人的面貌,一个他已忘记的面貌。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那段过去,但是他一看见这个男人的脸,一切又重现,当时的惨景又历历在目。这个男人,竟是在一年前已被里奥所杀死的人,而且他还是艾兰的亲生父亲。

“你!你不是那少年吗?怎么!怎……怎么会……”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忘掉我了吗?……你看……那一天,你在我脖子上留下的伤痕,现在还在流血呢~”

转眼间,这个男人的脖颈竟喷出大量的血花,结果,颈上的首级就滚落在地上,无头的身体还持续在走动,地上的人头仍以流着血泪的双眼瞪视着面色苍白的里奥。

“啊……哇啊……哇啊啊~”

里奥吓得跌在地上,此时,地上的人头又说话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你好残忍……你不只夺我性命,还夺走了许多的人命,你看!你手中那把淌血的剑!还有染满血腥的双手!”

里奥的剑竟然在流着血,不知从何冒出的血顺着剑身滑了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里奥的掌心居然不断在涌出鲜血,可是他的手根本没有任何伤势。被恐惧所俘的里奥慌乱地将手中的剑丢弃在一旁。

“杀人者终被人杀……”

无头的身体将地上的首级捡起,然后再安置回原来的颈部,他七孔流血,面目狰狞,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斧头,他举起利斧,一步步向地上的里奥靠近,惊慌失措的里奥不顾形象在地上爬行,姿态狼狈至极。昔日以风流潇自傲的优格里尔之狼,在此时也只不过是一介恐惧的俘虏。

此时,在某阴暗的树影下,卡鲁正在监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里奥所看到的一切,卡鲁都看在眼里,因为,这个“术”就是卡鲁所施的。

“在“阎魔镜”之前,即使藏的再隐密,你的恐惧……你的梦靥……甚至你的罪……都无所顿形……因为……你所看见的,就是你内心的具象化……”

在卡鲁的“阎魔镜”之前,里奥所见到的,就是他过去曾犯的罪,一个连他自己也不可原谅的罪。这“术”的效力不只对里奥产生影响而已,甚至连已经逃得很远的艾吉、赛莉儿他们都正被不可思议的恶梦所袭。

“在这生死的隙缝世界里,好好地享受自己的恶梦吧……”

转眼间,卡鲁的身影就凭空消失了。此时,同样受到隐者之“术”所袭击的米莉亚、艾兰、赛莉儿、艾吉都看见了难以置信的景象。

“艾兰~!你在哪里啊艾兰~”

与韩分手后,原本米莉亚一直与艾兰在一起的,但是,一道莫名其妙的狂风吹袭过来之后,米莉亚就发现艾兰不见了,而且四周的景象也变得诡谲异常。虽然米莉亚很害怕,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在异样的森林里寻找走失的艾兰的踪迹。

“米莉亚……”一道低沉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了过来。

“谁……谁啊?”

“连我都忘了吗?唉……”

叹息声回汤在林间,此时,米莉亚也感觉到,刚才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就在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的时候,在她眼前不远处,竟缓缓浮现一个人影,那个人竟然就是米莉亚已经死去的父亲-迪罗·马克威尔。

“爸……爸爸!”马克威尔的出现让米莉亚大大的吓了一跳。

“不肖的女儿……连舍身从龙人那怪物的利爪下救了你一命的父亲的声音都忘了吗?早知如此,当时就应该让你死在那里的……”

转眼间,马克威尔的身影突然扭曲了,随即就爆散开来,扩大成更大的黑影,在米莉亚喊出‘爸爸~不要!’的话的瞬间,米莉亚就被黑暗所吞没了。

赛莉儿与艾吉两人的遭遇也和米莉亚与艾兰两人类似,原本一直在一起的赛莉儿与艾吉两人也因为一道莫名其妙的风的关系,迷失了彼此,周围的白雾之森甚至消失了,反而变成诡谲难辨的异世界,眼前是一片无尽延伸的黑暗。

在森林所发生的异变,与苍云仍在交手的雷碧亚当然也察觉到了。刚才森林深处就已经发生过一次异变,这次的变化,连雷碧亚都明显感觉的到,那不仅是眼前所见的异象,精神上的冲击更是巨大。向森林深处望去,就可以感应的到一股充满悲伤、愤怒、恐惧、杀意、狂喜、甚至更多无法理解的极端气氛。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卡鲁正在使用他的“力量”,可怜啊……里面的人都完了……”

“那小子究竟干了什么事!?快说——!”

“事实上,我也不太清楚……”

“这种回答就想搪塞我吗?你们是一伙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所有见识过卡鲁他隐藏的“真力”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活着的~你放弃吧!里面的人都完蛋了——!”

“可恶!!!!!!!!”

雷碧亚愤而持剑杀向苍云,一时中断的对决又再度展开。担心着众人安危的雷碧亚现在满脑子只想打倒眼前的碍事者,血亲与好友的危机让她思绪大乱,每一剑,都倾注着雷碧亚高涨的杀气与怒火。不过,对于苍云而言,他反而乐见这个情况。

此时,被“阎魔镜”所玩弄的艾吉,仍持续走在无尽头的黑暗之中。眼前所见到的,只有无穷延伸的黑暗。耳里所听到的,只有向前不停的脚步声。迎面吹来的,只有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热风。

过了不久,前方刮起了狂风,艾吉几乎连眼睛都张不开。突然间,风停了……此时,艾吉的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亲切的问候声。

“还在忙啊~真是个工作狂~怎么样!今晚我们三人再去喝一杯吧!就去上次那家酒店吧!啤酒好喝美眉又漂亮~偶尔也该轻松休息一下嘛~”

向艾吉提议去喝酒的年亲人是个穿着高尚的年轻贵族,他旁边还有一个同样是贵族出身的年轻人。这两个人艾吉是再熟不过的了,向他邀约的人是他的好友克里夫,他是托兰伯爵家的次男。而另一个有着如金色河流般耀眼长发的年轻人,他也是艾吉的好友蓝提斯,雷德家似乎拥有足以自傲的俊美血统,蓝提斯也和他弟弟一样,是个广受名媛喜爱且风采翩翩的美青年,不过他对道德的自我要求可是远比他的三弟要来的高的多。

“这……这里是……仕典部!?我怎么会在这……”

也难怪艾吉会大吃一惊,因为他所在的地方,竟然就是昔日的工作地方。仕典部是帝国国务院以下的一个行政机构,平常的业务,就是负责帝国官员任命及调度的文书工作。而艾吉的父亲-古拉贝特·波朗侯爵,就是负责仕典部的宫廷大臣,艾吉会在此地工作,多少也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

艾吉环视着熟悉的四周,人来人往的景象,以及空气飘散的特有墨水的气味,堆叠如山的资料夹与文件,每一处墙璧都几乎被书架所占据,上面排满了无数的书藉资料。看到这个景象,艾吉顿势有一股怀念而心安的感觉,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是属于这里的,即使是一张纸屑、一丝墨味,都亲切如故乡的泥土。此时,艾吉也发觉到身上所穿的不再是破旧的衣服,而是贵族的华服大衣,一切都跟过去一样。

在艾吉正沉缅在过去的时候,突然间,人来人往的景象消失了,刚才还看的到的人们都在一瞬间消失了,掉落在文件上的笔溅出黑墨弄脏了文件,桌上的咖啡杯还不时散发着香浓的热气,空气里彷佛还残留着同事们聊天的声音,不过顷刻间,一切都成了微微的风声。

“啊!克里夫!蓝提斯!你们……”

艾吉紧张地转过身来,可是,刚才还在跟他谈天说笑的克里夫与蓝提斯也如轻烟般消失了,彷佛刚才就不曾存在似的,整栋公馆顿时成了无人的空域。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人都不见了……”

艾吉无神地在馆里走动,不管他走到哪里,到处都是无人的空房,而且奇怪的是,现场都保持着有人曾待过的状态,只是所有的人都彷佛在一瞬间蒸发了。不知不觉,艾吉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前,那个房间就是艾吉以前个人专用的办公室。

“…….”

艾吉默默地伸出了颤抖的手,只是转开门把的一个简单动作而已,而且里面的一切都是他最熟悉的一切,可是对于艾吉而言,门后面似乎藏着什么似的,让他迟迟不敢转开门把。这样的情形僵持了一会,艾吉才鼓起勇气转开了门把,然后再将门推开。

……你回来啦……艾吉大人……

在开门的一瞬间,艾吉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是非常熟悉的声音。他心喜望外地跑了进去,但是,他的办公室其实一个人都没有。他看不到他最想看的人的身影,也听不到那个人的声音。

“娜达夏……”

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艾吉很确定那就是他的秘书“娜达夏”的声音。娜达夏是艾吉的私人秘书,她是个既能干又貌美的女人,她的年龄是二十五岁,比艾吉要年长四岁,在外人眼里,同事都把她当成是艾吉的姐姐一样,因为娜达夏时常帮助年轻的艾吉,为不成熟的他解决工作上的各种难题,难怪年长的她会被人视为艾吉的姐姐。其实,他们之间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事实上,两人是恋人关系。

娜达夏出身自一个落没的下级贵族之家,虽然父亲有骑士位阶,每个月都有固定的俸给,可是那些钱往往被她父亲用在喝酒赌博上面,家计也常常陷入困难之境,而且她家里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为了帮助日趋拮倨的家计,她中途放弃了帝都学院的学业,进入公职机关工作。在艾吉进入仕典部时,波朗侯爵就为他初出社会的儿子选了一个能干的助理秘书。或许是跟溺爱弟弟的姐姐雷碧亚分离了一段时间的关系,艾吉便把姐姐的形象映照在娜达夏的身上,久而久之,两人也成了恋人的关系。

对自己的家世有自卑感的娜达夏,对于艾吉付出的爱,也一直默默接受,而甘于现况。对于是否能成为艾吉的妻子,她是一点都不敢去想的,如果艾吉真的向她求婚的话,她恐怕还会主动拒绝,甚至逃避艾吉。而艾吉也是对彼此的家世差距感到烦恼,他一直都不敢向父亲提起有关娜达夏的事情,他也没有说服父亲的自信,只能默默接受现有的暧昧状况。

一个多月前,艾吉的父亲-古拉贝特·波朗侯爵有意为艾吉选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得知这件事的艾吉自然是恐慌不已,一方面担心娜达夏会离开他,一方面又担心父亲会察觉娜达夏的存在,艾吉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不过,这件事并不是艾吉之所以会犯下弑父之举的原因,懦弱的艾吉还不至于会因为这件事而杀害自己的父亲,而古拉贝特侯爵其实也不是个那么不通情理而又重视门第观念的保守贵族。

艾吉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坐上了舒适的椅子,他的心情就像是回到了家似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旁边那张办公桌上,看不到娜达夏的影子,艾吉整个人摊在椅背上,仰首望着顶上的天窗,以像是在享受着透射下来的阳光的心情在偷闲着。他完全没去理会这一切是否是幻影,还是南柯一梦,也难怪他没有去注意,因为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啊!对了!那东西不知是不是还在那里?”

艾吉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站了起来,将椅子移开之后,突然就趴了下去,在桌底下不知在拿什么东西。他伸手到一个木板的夹层内,拿出了一个黄褐色的厚纸袋,艾吉将此物藏在桌底木板夹层里的密连他的恋人秘书也不知情。这纸袋只是一般送递文件时常用的物品,里面则放了一叠很厚的文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