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5话 安德烈调查报告书

作者:外国科幻

一叠页数不薄的文件被放置在桌面上,艾吉坐在桌前,将文件重新翻阅,他面色凝重地阅读着纸上的文字墨痕。此时的艾吉不禁想起,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一切就是他从某人的手中获得这份文件之后才开始的。

“安德烈·怀特渥德”,这个名字就签属在收藏这份文件的纸袋角落。这个人的身份是“大陆报社”的文编兼记者,他亦是艾吉的友人之一。在一个月前,艾吉自他手中取得了这份文件,安德烈当时是向他解释说要远行才暂时托他保管的,当时的艾吉没想什么就答应好友的要求。但是隔日艾吉就获知他的好友安德烈遇害的消息,震惊之余,他才打开了这份密封的文件,而得知了更让他讶异的事实。

安德烈任职文编的“大陆报社”(全名-艾斯卡大陆新闻报社),它所发行的“大陆周报”是以帝都阿斯卡里亚为中心,再加上邻近几个都市为发行区域,为半官方的新闻媒体。基本上,只要是大陆公路沿线的城市,或多或少都可以阅读得到这份报纸,只是时间快慢的问题罢了。大陆报社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商人团体及帝国中央的合资补助,不过,帝国并没有多加干涉其刊载内容走向,而任其自由发展。早期的大陆周报的内容是以商业及行政命令文告为主,后来版面扩大,文风渐趋自由,也开始有议论政治的文章出现,人们时常可以在报纸上看到督促政府行政缺失的文章,不少人也越来越敢于发言批评时势的不平。

而安德烈在这里又扮演什么角色呢?在一般人的眼里,他是改革的鼓吹者与行动先锋,他时常批评帝国体制的缺失以及贵族的特权。最近,他更积极推动“平民议会”与“宪政体系”的创立,在神圣艾斯卡帝国里,有所谓的“贵族院(贵族组成的议会)”,贵族院代表着贵族势力,他们影响着帝国的法律、行政、及权力结构,皇帝及负责行政推行的国务院多半都不能忽视他们的声音。在帝国早年时期,各行政体系的重要职位大多由贵族所占,甚至贵族有联合成派系独占各个重要职务的情形,当时的贵族院的势力是相当大的。后来,帝国爆发内战,反叛贵族一党被肃清之后,连带着贵族院的势力也被意图独揽大权的现任皇帝“绯特烈四世”趁机削弱,现在的贵族们已经没有足够的实力抗衡皇帝的独裁了。现在帝国的情势,是人民参政的意识开始高涨,许多有识者甚至要求成立“人民议会”让中央重视人民的声音,这件事对于部份保守的贵族而言,是件极难忍受的事,以往被他们视为低下阶级的平民居然打算与他们平起平坐,意图颠覆行之已久的阶级传统。但是宫廷却没有打压平民声音的动作,反而放任舆论发展,无力影响皇帝的保守贵族派系也只好默默忍了这股怨气。

安德烈的遇害,舆论一般是倾向于保守贵族的报复所致,后来也找到一名可能是疑凶的精神上有偏执妄想症的下级贵族,一切就在他坦承罪行后自杀而告结尾。这个结果对于社会大众而言,只是多了一个改革者与保守者对抗下的牺牲者罢了,但是对于艾吉而言,这一幕案发之后,随即找到凶犯,最后以凶犯自尽结束的普通犯罪剧,却让他心寒不已,尤其是在看过安德烈留给他的文件之后……

“这一切都是阴谋,而且是可怕的阴谋……什么阶级斗争的牺牲者……一切都是谎言……只是让我无法相信的是,我那温和的父亲竟也是幕后的黑手,那只拿谋杀的毒刃插进我好友心脏的黑手之一……”

艾吉越想就越感到咬牙切齿,他的胸口也顿生郁闷的痛楚。当时,他看过这份文件之时,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会是导致他好友丧命的阴谋者的一员,他还一直认为这文件的存在是某人想栽赃嫁祸的阴谋手段,安德烈把这文件交给自己,就是希望自己能帮助父亲防范无形敌人的毒爪。但是等到涉嫌杀害安德烈的凶手在极短时间之内就被找到,他不禁开始怀疑起父亲的清白,因为这过程就像是被安排好的戏剧,一切是那么合理,而且合理的太过头了。

“父亲大人……为什么……”艾吉哽咽地继续翻了下去。

对现在的艾吉而言,这文件的一切都已经是事实,尤其是在那一天,他去找父亲解释这文件的真伪,父亲对他说的话及采取的行动,等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插入父亲胸口的短剑之时,他就了解一切了,这文件所写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且是可怕的事实,为了保住这天大的秘密,自己的父亲会谋杀安德烈也不足为奇,因为这件事一旦曝光,将会牵连甚广,甚至可能造成远比十二年前帝国内乱还要更大规模的灾难。

到了现在,艾吉仍然对父亲为何会有这样的剧变感到疑惑不解,他还是不太相信温和的父亲会是这样的人,平时的古拉贝特.波朗侯爵是个平易近人的贵族,他喜欢去听优希亚教的神官讲道,甚至不嫌弃与平民坐同样的席位。最近他由伯爵升为侯爵,也不会铺张大肆庆祝,他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中年贵族。艾吉仍然不敢相信,他所知道的父亲的印象,会是张虚伪的假面具吗?

侯爵是什么时候改变的?究竟有什么迹象透露着这个老贵族的异变?艾吉回想过去那些他未曾留意的蛛丝马迹,试图从拼图的片段里找出真实。

“一切都是从一年前开始……父亲在路上突然昏倒的那一天……”

一年前,在一个下雪的日子里,古拉贝特侯爵(当时是伯爵)被人发现昏倒在路上。当时,侯爵听完了一场讲道会,在归途中不知何故倒在雪地里,可能是受风寒的缘故,因为侯爵是走路回公馆而非乘坐马车。当时,艾吉也以为是大雪的关系,他还曾感叹父亲是否老了的关系,还起了一股从今天起要好好孝顺父亲的使命感。现在想起,这应该就是后来发生的那一切不寻常异象的开端。

“父亲大人,今天中午您到哪里去了?”

“噫?我不是一直在办公室里处理公文吗?”

这一天,艾吉与父亲本来约定好要一起去用午餐的,可是到了中午,在侯爵的办公室里却找不到他的踪影,在下班回到馆邸时才找到侯爵,可是侯爵却表示当时他一直在仕典部的个人办公室处理公文。之后艾吉并没有特别注意这件事,他反而以为可能是父亲年满五十而记忆力有点衰退的关系。艾吉还曾私下嘱咐属下,要看好父亲的行动,尽量不要让他在工作上出什么差错,此时的艾吉所想的,只是在尽力去保护父亲的名誉,不过,后来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仕典大臣的失忆症’也只是偶尔才会发生而已,平时的侯爵一直是十分的正常。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那是在今年初,一个樱花飞舞的普通日子。

“艾吉大人您看,伯爵他……他签署了这样的文件……”

“拿给我看看,娜达夏……嗯……这是!?”

这份签有侯爵署名的文件,是武官调度的认证文件,武官调度是很平常的事,除了侯爵外,还有很多人都有签署这类文件的权力。但是让娜达夏担心的问题,是这两名千夫长级的武官的出身,是“辛格里德”的事实,而且他们被调往的单位,就是戍守西方,包括辛格里德等各领地的白龙骑士团。

这件事会让娜达夏如此担心的原因,就是辛格里德原是十二年前帝国内乱时,叛乱贵族侧的盟主“费尔玛公爵”的领地,问题就在于内乱平定后,当时的占领地指挥官为了搜捕逃逸的贵族残党,因手段过烈,竟然造成大量死伤,牵连了无数的无辜平民,那事件后来被称为“辛格里德大屠杀”。后来,帝国中央为了避免当地人因仇恨再度叛乱,采取了很多措施。而娜达夏所担忧的事,就是帝国中央曾有过‘占领地出生的军人不得任职于当地的军队……’的不成文规定。而侯爵签署了这两位有特殊出身的武官的调派文书,很明显地已经抵触了这道不成文的惯例。

“您看怎么办?要是中央追究下来的话……”

“别太杞人忧天了,娜达夏~呵呵~会答应签下这种文件,确实像父亲的风格,他本来就是个不计较这种陈年旧事的人,都已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我想应该没什么关系了啦,只有时间与包容的心才能化解仇恨。”

“是……是这样吗?……”

虽然娜达夏仍是耿耿于怀,可是艾吉并没有特别再去理会这件事。艾吉所想的其实也没错,那道不成文的命令,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约束力存在,当年中央在当地设下的各种特别法规,如今早已经取消了大半,戒严状态也已解除。事隔多年,帝国中央也视占领地的人民为“帝国人民”而不再视其为“需被监视的逆党”。

这三件事,乍看之下似乎没有什么关联,但是其中第二件与第三件事,在看了安德烈的文件之后,却有另人意外的可疑之处,有关第二件事-侯爵有不定时发作的失忆病症,这件事连安德烈也不太了解。但是安德烈在调查某件事的时候,寻着线索一路追查,到了源头,却查出了某件足以动摇帝国的秘密,而且艾吉的父亲还牵涉其中。他遇害前遗留给艾吉的这份文件,就是与艾吉碰到的第三件事有关的调查报告。

姑且将这份文件命名为“安德烈调查报告书”,安德烈在这事件的地位,并不是鼓吹阶级改革的先驱者,而是他的本业“记者”,而且是揭发阴谋的记者。这阴谋会被他所注意到,就与上面所提到的第三件事有关,在这一年之间,帝国军里发生一连串“异常”的武官调任事件。娜达夏报告给艾吉知道的那件案例不过是冰山的一角,而且是露出的那部分,一眼看就可以发现的部分,其实,被掩饰的极为隐密,数量更大的“异常”案例一直都没有人注意到。

这报告可以归纳出几个重点:

(1)在这一年之间,帝国军官的调度次数上看起来与往年无异,但是,仔细追查

下去,帝国西方占领区域的帝国军指挥官级(百夫长及以上职位)的武官的

调动特别频繁,这个现象不只是发生在驻守当地的白龙与黑龙骑士团而已,

当地的要塞,边境军团,据点城池的帝国军也有这样的现象。

(2)由于内战的因素,而曾经存在一时的‘占领地出生的军人不得任职于当地的

军队……’的不成文规定,由于时代变迁,而有要求废止的声音出现,这本来

是件具有正面意义的好事,可是,目前宫廷里都还未有个共识出现的时候,

这一年里,却有许多违反此一不成文规定的武官调度案件,数量是近两年的

数倍之多。这件事表面上好像为了表示帝国已经不再敌视戒备占领地人民而

做的积极行动,一般舆论也是相当支持这样的发展。但是,安德烈却注意到

,华丽包装的大义名份下,被刻意隐藏的恐怖阴谋。

(3)这件事是安德烈花了半年时间才查出来的。在这一年,不只是有许多出身占

领区的武官被调入占领区的军队要职,还有一件常人无法察觉的事实。在内

战之后,受到肃清的人其实不只是占领区的贵族与当时参与叛乱的军队人士

而已,很多与他们有所渊源(如家世、姻亲等)的未参与叛乱的贵族与军人

,其实在内战平定后,在几年之内,他们都受到相当程度的牵连,有的贵族

被夺去封邑与地位,有的军官被强迫除役、降职、或调为偏远地区的闲职。

在某方面来说,他们对帝国中央都有一定程度的仇视感,这些人都是那条不

成文规定的盲点,而且令人恐惧的是,不只是这一年,从一两年前开始,有

这种背景的军人就开始以不起眼的方式转调至占领区的军队,甚至于一般士

兵,现在占领区的帝国军已经有七成以上是有这两种背景的人。这一切都是

在极缓慢而隐密的方式下进行的。

(4)促使这件事能以无声无息的方式进行的关键,负责仕典部的大臣-古拉贝特

.波朗侯爵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仕典部的业务就是负责帝国官员任命及调度

的机构,只要能收买里面的人,就能够让一切如暗流般缓缓流动,终能汇聚

出如江如海般的洪水。

(5)最后,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安德烈推想,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一

场动摇帝国根本的大乱发生,规模绝对不逊于十二年前的内战。而且,被安

德烈查出来,有参与这阴谋的嫌疑者,竟是几个帝国国内有相当势力的大贵

族,还有几个非贵族身份而有自我实力的人士介入,他们策划这阴谋的目的

,似乎是针对与贵族势力日行渐远的皇帝个人。但是确实的目的安德烈并没

有查出来,是不满皇帝的独裁,还是不满他放任国内日益高涨的平民势力的

原故,这一切都还是个谜……

(6)在最后,安德烈的调查方法转向十二年前的内战,一般人所知的部分,那场

内战是由现任皇帝的叔父费尔玛公爵所发动的,他纠集不满皇帝的贵族派系

,向中央揭起反旗。其原因,似乎与皇帝有意打压当时庞大的贵族势力的关

系,可是确实的原因,却没有几个人知道。而且,有关实际的原因为何,宫

廷似乎在暗中刻意将其淡化,不让非相关者知情。安德烈目前正在调查的事

情,就是有关十二年前内战的真相,不过,他并没有机会活着完成这份调查

报告书。

在安德烈遇害,艾吉看完了这份报告书之后,那段期间,他一直陷入极大的苦恼当中,他一直不敢相信父亲会是幕后的黑手之一,但是这一切,却让他不得不去质疑父亲的清白。不过,他还有一个不了解的地方,就是侯爵不定时会发生的失忆现象。这件事,在艾吉彻夜调查仕典部有侯爵经手的文件之后,终于找到答案了。

那些被安德烈调查出有“异常“现象的文件,其签署通过的日期,皆是古拉贝特侯爵发生失忆现象的时候签署的。这个巧合,不禁让艾吉吓了一跳,因为这表示,所谓的“失忆症”,其实是侯爵欺骗他的技俩,他甚至利用艾吉为保护父亲名誉而不愿伸张此事的孝心,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内。艾吉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熟知的那个父亲,在他面前竟然一直戴着虚伪的假面具在欺骗他,一直利用着自己的亲生儿子。

过了几天,在一个燥热的午后,艾吉终于鼓起勇气去找父亲,向他质问着这件事。奇怪的是,他父亲对于安德烈的报告都是一概不知,不过,侯爵当时也是很冷静地与艾吉商谈,要将这件事通知宫廷以及送交司法部处理,这时艾吉傻眼了,假如父亲真是阴谋的参与者的话,那他应该是会极力掩饰,甚至以亲情请求艾吉自己加入他们的阵营,侯爵十分相信自己的清白,而完全不害怕接受公开的调查。

“父亲大人……我……”

“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我反而很高兴,你会有这样的勇气与见识,即使是自己的亲人,也勇于指责他的罪行……你长大了呀!艾吉!现在的你已经成长成足堪担当帝国栋梁的优秀青年了……”

“我……我相信父亲大人是清白的!这一定有什么误会才对……不管结果如何?我都相信父亲大人的清白!我……我……”艾吉哽咽道出心中的话。

“你这孩子,才说你长大而已,结果又像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呵呵~好啦!等我把桌子收拾一下,我们就一起进宫晋见陛下吧!还不擦擦眼泪,我可不能让陛下知道,波朗侯爵家的继承人是个长不大的爱哭鬼啊~”

“好~好的~~”

艾吉边说边擦拭着脸颊上的泪痕。在父母眼里,或许他们的孩子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吧。在这个瞬间,两人都明确感觉到彼此割舍不开的那份亲情与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