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6话 弑父者

作者:外国科幻

“……我相信爸爸……他的眼神就像我所知的那个父亲一样,他用来看着我的那对清澈的双眼里,透射而出的是爱,是关怀,是对子女的期望与渴望永远守护着子女的心,那双眼是我一直熟知的父亲的双眼……”

看着父亲忙着收拾桌面文件杂物的背影,艾吉回想着片刻前两人四目交接的情形,他很确定眼前的侯爵就是他一直熟悉的那个慈爱的父亲,这样的父亲怎么会是个为了己利而阴谋挑起战争,造成生灵涂炭的恶人呢?这份文件一定是错了,不然就是有人意图栽赃嫁祸,而这个阴谋被自己的好友安德烈所知,所以他才把这文件交给自己,就是要自己能趁早提防有心人士的构陷。艾吉相信事实就是如此,不过,他的想法也太过于主观而且忽略了过多的细节。

“为什么?为什么父亲大人您会……”

回忆到这里时,艾吉就忍不住悲从中来,不管如何,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在“那一刻”来到之前,当时,他还一直相信着眼前的父亲。但是,在那个时候,侯爵突然起了异变。

砰啦磅礴~!桌上的文件及书籍散落一地,刚才还在整理桌面物品的侯爵不知何故,突然挥手将这些东西扫落一地。

“父亲大人!你怎么了!?”

“呜……呜呜……阿……”

古拉贝特侯爵靠在桌面用手撑着身体,他还一直发出意义不明的喘息声。艾吉很担心着父亲的情况,可是,侯爵当时是背对着他,艾吉是看不见侯爵的表情的。随后,艾吉向前想探视侯爵的情况,不过,侯爵居然用力将艾吉的手弹开,他转过身来,艾吉当场倒退一步,因为,侯爵的脸竟然变成青筋突起,面貌狰狞,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满了愤怒,完全不复见刚才那对子女充满关爱的温柔。

“父……父亲大人……”

“你知道了……你知道了……”

侯爵低吟的口气满露杀气与恐怖,他从桌上拿起了拆信刀。

“呜喔喔~~!”

侯爵像狂犬般吠吼,他拿着拆信刀向艾吉杀去,惊慌了艾吉用手抓住了侯爵拿刀的手,两人扭打在一旁。侯爵的力量远比艾吉所想的要大上许多,艾吉实在不敢相信,因为他的爸爸确实是在施尽全力要置自己于死地的。

“住手……父亲大人!住手!”

“所有知道秘密的人都要死!”

侯爵的话,尽表露要置艾吉于死地的意念。从话中语意来看,侯爵似乎是因为秘密被艾吉所察才打算要杀他灭口,刚才他对艾吉所说的一切都是敷衍他的谎言吗?难道过去侯爵真的一直用假面具在欺骗自己的亲生儿子吗?如果是演技,那侯爵实在是最高明的演员了。这一切,艾吉并没有思考真伪的余裕,他全心以求生本能来抵抗侯爵的凶刀,艾吉根本无暇想这些事。

噗兹—!

在混乱当中,那把拆信刀终于成了凶器,它插入了侯爵的胸口处。艾吉惊慌地将侯爵推开,而瑟缩在墙边。在那一瞬间,他似乎还未意识到,被他推开的人是他的父亲,等到身受致命伤的侯爵趴在地上说出最后的一句话。

“艾……艾吉……”

此时的侯爵,又变回了以往的侯爵,但是伤在致命处,没过多久,侯爵便气绝死去。等到侯爵的身体不再有动静之时,艾吉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虽然是误杀,但是,艾吉确实是杀害了侯爵。

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又看着侯爵胸口的刀,艾吉一时呆坐在地上,像是在诅咒般不断呢喃着同一句话。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后来,艾吉又像是想到什么突然起身了。

“不行!在这里会被发现……我……我……”

现在的艾吉,他的思考就像是犯案后想逃逸的犯人一样,他没有想到刚才那些不寻常的地方,只注意到自己杀害父亲的事实,随后,他用花瓶里的水清洗了手中的血,而后匆忙离去,直接回到自家的馆邸。

侯爵被杀的事实在当天就被人发现了,在调查的时候,当时都没有人怀疑艾吉过,因为众所周知,艾吉与侯爵的感情是十分好的。不过还是有诸多的疑点不利于他,所以,调查的方向还是转向了他,不过就在当晚,艾吉却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嫌疑,他仅带走一匹马之后,就从波朗侯爵家的馆邸里消失了。

隔天,艾吉的通缉命令就下来了,考虑到他所可能逃窜的方向与目的,由法斯特所带领的特别追击队便朝帝都南方行进。而后艾吉为了逃避追缉者的脚步,冒险逃进了白雾之森,想穿过森林直抵故乡的曼德尔领,不过他终究还是迷失在森林中,后来遇见米莉亚才获救。

“唉……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艾吉无神地看着天窗,历历在目的过去让他感到徨无助,艾吉已经没有后悔的感觉了,存在他心中的,只剩下对于不确定未来的恐惧。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噫?”

规律的水滴声引起了艾吉的注意力,声音是从桌脚处传来的,似乎有水沿着桌边低落到地板上。艾吉探头一看,他看到的东西让他不禁倒抽一口气,因为那水滴竟然是鲜血的血滴。

被吓坏的艾吉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此时又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情,放置在桌面上的那份文件,黑色的笔墨痕迹居然变成血红,而且血的文字竟然还不断渗出血液,像涌泉一般,没多久,桌面被血所淹没,桌上的所有东西竟然不可思议地沉没到方形的“血池”里,血色的镜面映照着艾吉恐惧异常的脸。

……凶手……弑亲的罪者……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胸口的心脏彷佛要跳出来似的,如敲鼓般的巨响在耳边响起,会让艾吉惊吓到这种程度,就是因为刚才的声音,虽然不敢相信,但是,艾吉可以确信那是他父亲古拉贝特.波朗侯爵的声音。

在这一瞬间,艾吉才突然意识到,这一切的不寻常之处,自己刚才明明是在白雾之森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帝都的仕典部馆里。不过,他并没有思考的余裕,不断发生的异象让他的精神没有喘息的空闲,鲜血构成的镜面泛起了波纹,然后有某个东西缓缓地自血池里冒出头来,那是一个人,他就是被艾吉所杀的亲生父亲-波朗侯爵。

……弑父……是注定受人唾弃的千古之罪……

“父……父亲大人……我……我……我……”

……我把你教养成人……没想到教出来的……竟是个不可饶恕的畜生……

“我不是故意的……原……原谅我……”

……和你姐姐的成就相比……你真是个废人……早知道……

“父亲大人……你……”

艾吉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其实,以前他自己也有这种想法,认为自己与姐姐雷碧亚相比,实在是个差劲的继承人,不过当时曾鼓励自己的人,不就是雷碧亚与眼前的父亲吗?难道这也是藏在侯爵的假面具下的真实心语吗?侯爵的一言一语,不断在挖凿艾吉刻着“自卑“一词的心。

……早知道这样……在你出生那天……我就应该把你掐死的……祸根……你是个祸根……

“住口——!我!我不是祸根!住口!不要再说了~~!求求您……爸爸……”

……你以为躲在自己的象牙塔里就没事了吗?你杀了自己的父亲啊……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你的……你能逃到哪里去……没有了你的姐姐与我……你这个败家子又能做什么!?……

“求求您……别再说了……求求您……”

……爸爸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你死……接受爸爸给你的最后的爱吧……

“爸爸!!!!!!!!!!”

转眼间,侯爵的身体就爆了开来,像是巨大的血幕一般将艾吉给吞噬进去,艾吉只感觉的到自己的身躯像是被大浪冲拍一般溃散地支离破碎,自己的意识,也像水滴落在湖面上,仅泛起短暂的涟漪之后便消失了……

在隐者卡鲁的“阎魔镜”之前,艾吉无论“身”或“心”都遭受到无以估计的冲击,自我的存在就像是风中烛火般地脆弱。

此时,另一个也陷入“阎魔镜”所制造出的,那个比现实还要真实的幻境里的赛莉儿,她也看见了不可思议的景象,那是一栋正燃起雄雄大火的房子,赛莉儿正身在其中,里面的一切对她而言是那么地熟悉,因为,那里就是赛莉儿四岁以前所住的“家”。

那一天,一群凶恶的士兵侵入了她的家,见人就杀……

哇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落,士兵们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杀,只要是宅里的人都一律杀害。不可思议的是,同样也身在宅里的赛莉儿就像幽灵一般,士兵们看不见她也摸不着她,而赛莉儿也只能坐视惨剧的发生而什么事也做不了。

当年,年幼的赛莉儿因躲在庭园的树上而躲过一劫,当时,她并没有看见父母被杀的那一幕,不过,这一次她终于亲眼看到双亲被杀的景象了。

一名留着秀丽金发,面貌年轻俊逸的贵族被身材魁梧且面目狰狞的士兵抓住,士兵无视他的挣扎,在他眼前将他的妻子,也就是赛莉儿的母亲杀害,看见倒卧在血泊中的挚爱妻子,这名贵族悲愤不已,也叹息自己的无力。在一旁还有一个年仅九到十岁的小男孩,他与放弃反抗的父亲不同,他手中持短剑,全身散发着与他这年纪的孩子不符的杀气,看着倒地死去的母亲,他悲愤地冲向前去,想要手刃仇人。

“凶手!我要为母亲报仇!纳命来!!!!!!”

“不自量力的小鬼!”

实力之差很快就分出胜负了,其中一名士兵随意挥出一剑,就挑飞他的短剑,也同时斩断了这个男孩的左臂,他的手从肩部整只被切断,随后这名士兵又一脚将他踢到角落,断臂的创伤与脚蹴的疼痛让男孩当场昏死过去。

“赛因——!”

“赛因哥哥——!”

这名贵族与赛莉儿同时喊出了这名男孩的名字,他就是赛莉儿的哥哥,也是这名贵族的年幼长子。看到妻儿被杀,年轻贵族虽然悲愤,却也无法躲避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当赛因被杀伤时,赛莉儿本来想跑过去,可是她的脚居然像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

这一切是十二年前惨剧的重现,纵使赛莉儿能动,也改变不了即有的事实。

“吾妻……我儿……原谅我这个不中用的丈夫与父亲……”

“认命了吗?嘿嘿~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你应该值得高兴的,因为你的脑袋可是我晋升的踏脚石呢!哈哈哈~~~!”

这名士兵在大笑之后,就用剑砍杀了赛莉儿的父亲,随即,他们就割下他的头,用木箱装好,像是得到宝物似地兴奋。这一幕看在眼里,赛莉儿早已泪流满面。

此时,其中一名士兵向那名杀死赛莉儿的父亲而像是队长角色的人报告说,有关负伤的赛因与其母的尸体要如何处置。

“队长!那女人跟他儿子要怎么处里?首级也要一并带走吗?”

“大人的指示是要我们带回这一位的首级就好!其他的人就无所谓了,只是不能留下活口。这女人已经死了,再给那小鬼补上一刀吧!”

“了解!”

嗜血的凶刀正一步步靠近了赛因,一旁的赛莉儿却只能站在一旁,一步也不能动,她只能默默地看着惨剧里所发生的这一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