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7话 兄妹的羁绊

作者:外国科幻

“小鬼,别怨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士兵倒举着剑,准备给昏厥过去的赛因致命的一剑。但是,就在此时,天花板突然崩裂,一条着火的梁柱掉了下来,刚好将这名士兵压个正着,倒下的火柱又顺势压在赛因身上,这名刚好成了夹心饼乾的士兵就夹在赛因与柱子之间,刚才的那一道撞击已让这名士兵立即毙命。

“房~房子要倒了!”

现场惊慌声四起,刚才士兵们放的火已经蔓延到整个宅邸,被火势烧至炭化的支柱、墙壁已经逐渐撑不住重量,到处都有崩裂的现象。此时,几名在屋内搜查残存者的士兵也被扩大的火势逼出来了。

“队长!里面还有残存者,而且,我们还没有找到“他”那个四岁大的女儿……”

“别理那小女孩了,我想八成是躲在这大宅里的某个房间吧,就让火烧死她吧!还有所有的人……我们快点出去,把所有的门堵死!快!”

完成灭门任务的士兵集团很快就离开了这栋燃烧中的贵族大宅,现场已经没有生还者了,至少对于赛莉儿而言是如此,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母亲,以及身首异处的父亲,赛莉儿实在非常的难过,当年她躲在屋外看着昔日的家在火焰中崩塌,那时的难过又以数倍的痛苦袭上赛莉儿的心。

难过之余,赛莉儿突然想起,当时她以为也随着父母一起葬身火海的哥哥赛因,实际上他还活着的事实。此时,赛莉儿也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能动了,她想跑过去看被压在梁柱下的赛因的情况,可是就在这时候,现场的天花板整个崩溃了。

“……”

在那一瞬间,赛莉儿原以为自己会被崩塌的天花板压死,但是很不可思议的是,就在那一瞬间,一切忽然安静下来了,四处实在安静地有点诡异。登到赛莉儿再度张开眼睛之时,火海的景象消失了,断檐残壁的景象也消失了,父母的遗体也消失了,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赛莉儿哑口无言地看着四周无尽延伸的黑暗视野。

……嘿嘿嘿……

“谁!?”

赛莉儿转身一看,赫然发现一个人就站在她背后不远之处,那个人的右手握着一把染血的剑,而他的左手正抓着一束金色的毛发,头发下还悬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那是赛莉儿父亲的首级,眼前的人就是杀害她父亲的那名士兵队长。

“原来你躲在这里啊……爱玩躲迷藏的小母猫……”

“是……是你!就是你杀害了我的父母!”

“……是又怎么样?我可是好心前来,要送你去和双亲会面呢!嘿嘿……而且……”

士兵队长举起了左手的首级又说道。

“……你的爸爸也是这么想~这么盼望着呢!”

……赛莉儿……我的女儿啊……

他手中的人头突然说起话来,这个不寻常的异变让赛莉儿心惊。

“爸……爸爸……”

……爸爸好寂寞……那个世界好冷,你也来陪爸爸吧!你不是最喜欢爸爸的吗?……

“骗人的吧!爸爸你怎么会……”

……我真的是爸爸啊……你看……妈妈不也在这里吗?……

赛莉儿抬起头来看,那名士兵队长竟突然变成了赛莉儿的母亲,她的母亲捧着父亲的首级,一起向赛莉儿倾诉痛苦的意念。

……我的好女儿啊……爸爸妈妈好想你……来陪我们吧……

赛莉儿的父母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剑向赛莉儿靠了过来,自己的父母竟要自己去死的打击让赛莉儿的情绪滨临崩溃,她终于忍不住大喊出声,哭闹地喊说。

“骗人的!这都是骗人的!爸爸妈妈怎么会说这种话,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赛莉儿抱着自己的头跪在地上痛哭着,逐渐,她死去的父母也走到她的面前,她抬头看着父母,用泪汪汪的双眼看着他们,父母的表情仍然像以往一样慈祥温柔,只是,那把高举的剑却是充满冷酷的杀意。

“爸爸……妈妈……如果您们想要这样的话……女儿我……”

赛莉儿似乎无意反抗,像是已经决定接受父母即将给她的命运,她闭起眼睛,低头默默不语,她已经有了对死的觉悟。其实,在过去的时候,赛莉儿就有过‘自己应该在那时跟家人一起死……’的想法,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头的伤口已慢慢抚平,在赛巴斯达家的日子,已足以成为对失去的幸福的那份补偿,这段日子对她而言,甚至可以说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可是隐者卡鲁的力量“阎魔镜”,却又挖起了她内心已平抚的伤疤,甚至使其更加恶化,让赛莉儿甚至放弃求生意志的地步。自我的存在完全被玩弄在隐者的掌心之中,以赛莉儿的力量是无法逃出这个自我毁灭的世界的。

……那只是幻觉!赛莉儿!……

“耶?赛因哥哥……”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赛莉儿回过神来,转瞬间,卡鲁的领域开始起了异变,四周的景象扭曲变形,像是模糊不清的油彩,耳边的声音也杂乱无章,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不过,这痛苦非常的短暂,没多久,这一切的异变都消失了。

“好温柔……”

四周是祥和的宁静,赛莉儿感觉到某个温暖的事物正包围着自己,她想起当年她刺杀亚利时,亚利拥抱着她的那份温暖,现在感受到的这份温暖就跟当年是一模一样的,即使是现在,赛莉儿也一直以为,这份温暖,就是她一直追求的,那份幸福的感觉。

赛莉儿缓缓张开了眼睛,四周的景象已经回复成原来的白雾森林,而自己正被人抱在怀里,那个人就是赛因。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就算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他也不会牺牲掉自己唯一的妹妹的。所以,赛因才前来将赛莉儿从卡鲁的领域里解放出来。

“赛……因……哥……哥……”

“那只是恶梦……别怕,恶梦已经过去了……”

赛因安慰着被幻觉折磨的赛莉儿,不过,或许是因为重新经历了一次与亲人间的死别,赛莉儿还是忍不住澎湃的情绪,在赛因怀里痛哭出声。

“……”

赛因不断安抚着妹妹,看着赛莉儿为了逃亡而受的伤,衣服也破了,美丽的脸颊与头发也脏污了,看着赛莉儿,赛因心里也说不出的愧疚。

现场除了两人之外,还有三个身着全身武装的战士,他们默默地守在两人身旁。他们应该是赛因的部下,而且都有相当的实力,值得注意的事,他们的左肩甲上,都有一朵蔷薇的徽印。

赛莉儿哭了好一阵子,她的情绪总算抚平下来了。不过,一时之间,她也不知该开口说什么才好,这不只是两人分别已久的原故,还有赛因与让她自己及众人遭遇到危机的人也有关系。想到这一点,赛莉儿就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赛因。

此时,赛莉儿突然想起了某件事。

“对了!哥哥你的手!?”

赛莉儿突然抓着赛因的左手,在她触碰到赛因的左手时,她就感觉到那“手”并非人类的手腕,表面很硬,毫无肌理的轮廓。

“怎么会……”

“让你吓了一跳吧……我这只左手已经废了,现在衣袖以下的是一只无血无肉的义肢。还有,我的左眼……”

赛因的左眼眸是红色的,与他右眼的蓝色眼眸形成很强烈的对比存在。

“这只眼睛也跟左手一样,是代用品,不过也和人的眼睛一样能看就是了。”

赛莉儿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赛因的手确实被砍断,不过他的眼睛是什么时候失明的,她就不知道了。她可以确定的是,这几年她的哥哥确实也吃了很多苦,而且是常人所无法想像的痛苦。

想到这些,赛莉儿就感到心痛,可是,她却提不起任何同情之心,因为其余的众人也同样遭受到赛因的同党的威胁,他们的存在与赛因一样,都是无可取代的存在。赛莉儿硬是忍住心里那些想跟哥哥所说的话,而质问着赛因说。

“赛因哥哥!请你叫那些人住手,即使你是我唯一的哥哥,我也不能坐视米莉亚姐姐、雷碧亚姐姐她们大家陷入危机!请您收手吧……”

“我了解你的心情,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一切已经无法阻止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哥哥你的部下吗?”

“你是说姆亚教团那些人吗?其实,他们在我的计划里,只是一道暗棋,一个不能曝光的“协助者”罢了……”

赛因与姆亚教团之间的关系,似乎就如他所言,仅只于“合作”的关系而已。不过这种说法对赛莉儿而言,那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她根本就不了解赛因的计画是什么?姆亚教团又是什么?她所知的唯一事实,就是对自己而言是最重要的一群人正遭逢着危机,而眼前的赛因,似乎就是改变情势的关键。

“我不了解,我真的不了解……家人的仇或许是非报不可的,但是……大家跟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要牵扯他们进来呢?……哥哥……”

赛莉儿哽咽落泪地说了下去。

“对我而言,赛因哥哥是个不可取代的重要家人。可是,米莉亚姐姐、里奥哥他们对我而言,也是无可取代的重要家人……我……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把赛因哥哥你当成敌人,可是哥哥你却是让大家陷入危机的原凶之一……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或许,在那一天,我也该在那栋燃烧的房子里,与爸爸妈妈一起死去才是……”

“赛莉儿……”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大家,也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你……”

此时,赛因突然将赛莉儿紧紧抱在怀里。

“赛因……哥哥……?”

“你只要像过去一样,堂堂正正而无愧于任何人而继续活下去就好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对那个男人(指艾吉)出手了……”

“真的?赛因哥哥你真的要放弃?”

“……”

赛因一语不发地放开了赛莉儿,他转过身去,背对着赛莉儿,他似乎不想让赛莉儿看到自己的表情,而且,他筹划已久的计划也不可能因赛莉儿就放弃掉,就如他所说的一样,一切已经无法阻止了。

“我不会再对那个叫艾吉的贵族男子出手的,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不过,我的计划是不可能中止的,而且也无法阻止了……这就是时代的潮流,时代的巨轮……以前,我们一家的幸福就是毁在那之前,那小小的幸福在那之前是无意义的,是渺小而无份量的。现在你珍视的那些小小的幸福也是一样的存在……”

“可是……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我们一家的幸福不也是毁灭了吗?又有谁理会我们的权力……这几年让我学到了件事,要永远保存自己的幸福,就要将时代的流向掌握在自己的手掌之中,要作支配者,而不是被支配者!要达到这个目标,就要先得到莫大的力量!”

赛因的左眼散放出璀璨的红光。

“现在,我已经得到足以憾动时代,甚至命运的“力量”了!命运不能支配我,我才是命运的支配者!现在,我要取回所有本来就该属于我们的一切!那就是这个国家,由真王所支配的神圣艾斯卡帝国!”

赛因终于向赛莉儿透露了他的夺国大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