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9话 被风吹灭的火炎

作者:外国科幻

闪过“燕返二连”双重冲击波的苍云,仍然以漫不经心的态度与雷碧亚对峙着,不过,此时他的语气已经有失望的感觉,因为,雷碧亚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了。

“你只剩这么点能耐了吗?你手中的那把神器似乎也没力了,连火光都消失了,连“火”之力都丧失的话,神器也不过是把寻常的凡剑罢了……真遗憾,我连“风”或”雷”的力量都还没用上……”

“多嘴的家伙……”

雷碧亚也未加否认,刚才的“燕返二连”,其实就是她的炎剑技-飞燕剑·改里的”翱翔二刀破”的原型。使用神器本来就会耗体力气力,神器持有者往往会在过度使用神器之后,常突然间被极大的疲劳所袭,气力的消耗的影响往往比肉体的疲劳还要来的严重的多。现在的雷碧亚,似乎也快到了她所能负荷的极限了。

“尽量放马过来!我会如你所愿,用大陆最强的火焰将你烧成灰烬!”

即使到了极限边缘,雷碧亚仍有不屈的斗志。

“那我可要好好见识见识了,嘿……”

“接招吧!红莲一剑!”

佛雷姆的炎光又再度切裂了大地,雷碧亚似乎仍有足够的力量发挥神器的力量,但是,火气的剑波是切裂的地表,但是炎气却没有随着裂隙爆炸。以左右移动躲开冲击波的苍云也立即明白,刚才那一剑已是雷碧亚的极限了。

“游戏结束了……”

“还没——!”

雷碧亚对近身上前的苍云又斩下一剑,这当头劈下的一击足以斩裂岩石,但是苍云却在剑刃即将砍到他的脑袋的瞬间,用双手合掌将这一击硬是接了下来。被空手夺白刃的同时,雷碧亚也已是破绽尽露。

“龙天无双-连龙牙壹式“轰山”!”

啪啊!砰轰隆——!

接近雷碧亚身前的苍云在一瞬间发出两道攻击,他上击的右掌击中了雷碧亚的下额,击力之大还让雷碧亚的身体浮了起来,几乎是同一时间的连续动作,左手的肘击又击中了雷碧亚的腹部。顿时,雷碧亚像断线风筝般往后飞去,在地面上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刚才那一击让她的肋骨断了两根。

“受死吧!这是最后一击了!”

苍云快步冲刺,其劲势彷佛袭卷大地的狂风,在即将来临的风暴之前,雷碧亚的生命就如同风中烛火一般摇摇慾坠。胜到重击重创的雷碧亚仍拼命站了起来,她开始舞动身子,舞起像是仪式一般的剑舞。

“苏醒吧……舞动豪炎之舞……掀起破亡之风……”

转瞬间,炎剑又激发出炙的火光,火芒绮丽万千,围绕在雷碧亚四周的火炎,也彷佛有生命般随着雷碧亚舞动着。苍云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他想不到雷碧亚竟还残存着这样的力量。

“焚毁一切……火焰的六芒星……”

舞势由缓转强,雷碧亚反手持剑,像是在微和的风中突然刮起暴风似的,雷碧亚连续斩出了六剑,地面立即被刻划出六道着火的痕迹,六条火线构成了六芒星,站在星芒中央的雷碧亚高举着炎剑,以孤注一掷的觉悟将佛雷姆插入了大地。

“化为灰烬吧……在狂舞的飞炎当中……奥义“苍炎六星剑”!”

轰轰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六角的星阵喷出冲天的炎壁,六道炎壁彼此交融而开始回旋转动,顷刻间,雷碧亚的四周就产生了一道火焰的龙卷风。龙卷风将四处的一切事物吸入烧毁,破坏的炎壁也不断急速扩大中,狂风与炎势将树木连根拔起,被卷入空中烧化成灰,地上的一切都逃不出火焰旋风的破坏范围,地上的苍云也被火焰的暴风吞噬了。

这道冲天的炎柱,在白雾之森外也清晰可见,白色的雾气彷佛云海,而火焰就像是飞升破空的火龙,云海被突破,火龙旋绕着云气冲天飞翔。白雾之森里正发生的异象,这一幕正好给黄龙圣骑士团的一支十数人的骑兵集团给看见了。

“森……森林喷出了火柱!?”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我们快去向法斯特将军报告!走!”

如果这一幕是法斯特在现场亲眼目睹的话,他多少也会连想到,这件事是谁的杰作,会在森林放火,还能造成这么大的火柱,除了他的未婚妻之外,还会有谁?黄龙骑士们全都篱开去寻找法斯特了,结果他们并不能给予森林的众人们即时的援手,不过,就算他们进了森林,恐怕也会陷入“术”中,成了隐者手上待宰的羔羊。

兹兹……兹……

余火仍在烧灼着焦化倒地的树干,狂炎暴风已经平息了,雷碧亚伫立在方才风暴的中心点,刚才那一击已经让她精疲力尽。炎剑佛雷姆插在青葱的圆形草地上,这里是龙卷的中心处,为火焰未能波及之处,但圆阵以外,四周的大地完全成了焦土,树木烧化成黑炭,大地泛着焦烟,在“苍炎六星剑”的破坏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被烈火烧灼,狂风撕裂,仅存的只有了无生机的焦黑大地。

“结束了吗?应该是结束了,不可能有人能在火焰风暴中存活的……”

雷碧亚已经无力再战,起玛,她已经无法再使用炎剑的力量。所以,她真的希望对手已经在刚才那一击下化为灰烬了。

“哼哼哼……这样……就想要我-风与电的支配者-苍云毙命吗?”

世事总是与愿违,教团的魔将似乎不愿意在与火系魔法“火焰风暴”同级威力的”苍炎六星剑”下,划下人生的休止符,相反地,能见识到这招拥有如此强大破坏力的必杀技,魔将苍云反而被激发了更高的战意。

“先见识我的“风”吧!”

刮啊啊啊~(风啸声)~!

顷刻间狂风大作,现场顿时飞沙走石,彷佛台风突然来临的模样,残余的火势在一瞬间就被吹灭,地上的焦烟,弥漫的雾气都辈这股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散。强风让雷碧亚睁不开眼睛,更让她站不稳身子,她必须抓紧剑柄才有办法在狂风中撑住。

这场风暴持续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就平息下来,等到雷碧亚睁开眼睛之时,地面上的一切都被一扫而空,断树残枝都被吹散至远方,雾气被吹散,抬头一望,在白雾之森里竟能看见难得一见的碧蓝天际。但是,雷碧亚并没有这样的雅兴,因为,苍云终于卸下了武斗家的面貌,展露出姆亚教团八魔将的真正实力。

“你应该感到光荣的,因为,你是我获得这力量以来,第一个运用在实战上的对手,真不亏是“英雄天武会”第十二届的优胜!”

“这是什么力量?……术士……还是……”

刚才的“风”,以人类的技艺是不可能制造出来的,以雷碧亚的知识来看,除了神器外,就只有魔法能办得到了。不过,以目前她所知的情报来看,对方的力量应该是魔法的力量,因为那名少年模样的术士不仅非优希亚教廷的人,他更无视术士的制约滥用魔力,这个教团应该是一群无视世间法理的术士集团,雷碧亚有了这样的一个结论,其实也是与事实最接近的一个结论,姆亚教团本来就是与优希亚教廷对立的一个组织。

“苍炎六星剑,将战技与神器的力量做最大的结合,所以才能相辅相成,发挥出如此大的力量吗?我的“气龙盾”差一点就被击破了……”

苍云身体四处的风,像是有意识般一直围绕在他的身体旁,而且,苍云的手腕背面还泛起了浅绿色的光之图腾,不只是手背处,还有雷碧亚看不到的背面也有相同的现象,那并不是他的皮肤在发光,而是浮在其上,这样的图腾,还出现在他的左脸颊上。看起来,就像是边境民族的临战刺青一样。

风雷的苍云,又如其名,他能够操纵“风”与“雷”的力量。这力量,是他脱离师门,加入姆亚教团才获得的力量。苍云并没有术士的资质,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姆亚教团在魔法的研究的成果上,确实远超过目前所知‘魔法要有术士资质的人才能使用……’的常识。教团似乎已解开了术士与魔法的秘密?

“人类的技艺竟然能到达这番境界,实在是难能可贵!身为拳士,你既然以“礼”相待,我当然也得以“礼”还之。不过,以你的状况,我想你也接不了一招吧……”

“罗嗦!尽量放马过来,本小姐会让你见识我身为剑士的意志!”

虽然自知自己身体的状况,不过,雷碧亚仍然不愿示弱,仍逞强应战。对她而言,投降、屈服是种远比战败还要可耻的事情。

“虽然杀一个无返手之力的弱女子是件很乏味的事,不过,要是不杀你,卡鲁他又要罗嗦了……我敬重你身为剑士的实力,我会施展全力,让你见识一下,结合魔力与武技所得到的绝大力量!”

话一说完,苍云就合掌于胸,双眼闭目,顿时,围绕在他身上的风逐渐转强,没多久,苍云的脚竟然飘空离地数寸,像是被无形的风所扶起似的。

“他居然能飞在空中……”

““天翔龙法”,这是与风系魔法“天翔”一样效果的技巧。自古以来,自上空攻击本来就占优势,更何况是飞翔入空,那更是占尽优势!而且浮空之后,不仅不受地形影响,速度也更快……你可以放弃反抗了……”

“不过像是苍蝇一样会飞就扬扬得意!”

“尽量逞口舌之能吧……”

苍云无视雷碧亚的挑,纵身一踏,便向雷碧亚疾飞而来。他伸出双掌,身形开始回转,像横向移动的龙卷风一般。

“好快……不过我不会认输的!飞燕剑奥义-连剑飞燕乱舞!”

雷碧亚主动冲上前去,以仅存的力量发挥最大的速度与力量,举剑就向螺旋尖钻斩出一击。她舍命的一击纵然是猛烈快速,但是一触及围绕在苍云身上那道强猛的回旋气流的瞬间,佛雷姆就被弹开来了,剑势中断,接下来的连番斩击也无从连结了。

随即,苍云刚烈的双掌重重地击在雷碧亚的胸前,刚掌爆击的声响盖过了胸骨齐断的声音,雷碧亚口吐鲜血,向身后飞去,滚落在地上数圈后才停了下来。不过她还残留着剑士的骨气,手中的佛雷姆仍未脱手,但是此时的雷碧亚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了,刚才的重创更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龙天无双-风劲-龙卷掌!没有当场死亡,你实在是个难得的对手,不过,基于义务,我还是要你的命。”

一击成功的苍云双手交抱而浮在半空中,刚才那一击没有让雷碧亚当场毙命,对于她的意志力,苍云也深表佩服。不过,身负任务的关系,苍云也不得不给这位难得的好对手致命的一击。对于自己所得到的“力量”在初次实战就获捷,苍云亦是自信满满。

“呜……只能到此为止了吗?……对不起……艾吉……赛莉儿……大家……”

鲜血不断自雷碧亚口里涌出,她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虽然伤痛让她痛苦,对未能帮助大家也感到愧疚,不过,雷碧亚心里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就等待前来的苍云给她最后的一击,一切就结束了,所有的一切就跟她无关了,雷碧亚明确地感觉到‘死是一种解脱……’,此时,雷碧亚又想起了一个感到歉疚的人。

“抱歉……我一直给你添不少麻烦……法斯特……”

虽然两人时常吵嘴,不过,法斯特对雷碧亚的生命而言仍然是重要的人。这句一直埋在心里的话,雷碧亚一直很想跟法斯特说,可是傲气的雷碧亚始终是说不出来。不过,雷碧亚似乎没有说的机会了。

苍云来到了雷碧亚的身旁,他蹲下来跟雷碧亚说着。

“你是个好女人,也是个好剑士!可惜,我有我的立场……”

苍云用手指扣住了雷碧亚的咽喉,只要他一施劲,就可以捏熄那微弱的生命之火。

“……”

在临死的瞬间,雷碧亚的脑海里已是一片空白,这是对死亡的觉悟。不过,命运之神仍然眷恋着她,现场出现了“第三者”。

“杀一个濒临死亡的女人有趣吗?”

“你是?……是你!”

苍云一时想不起来这名不请自来的白发年轻人的身份,在想了一会,他才想起,这个人是与“目标”一同逃走的人。令他讶异的是,这个人竟然能从森林里走到这里来,难道他没有受到卡鲁的“术”的影响吗?

“难道……卡鲁失手了!?”苍云的心里有这样的一个疑问。

“那女人放着不管,她自然也会死,既然都会死,不如省省力量和我交手吧!我保证!你绝对不会感到无聊的~呵呵~”

倒卧在地上的雷碧亚转过头来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不过,那头银白的头发仍勾起了雷碧亚的记忆。眼前的银发青年,确实就是被米莉亚带者一同逃跑,那名才见过一次面的神秘旅行者-韩。

这是雷碧亚最后的意识,随即,她就昏厥过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