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0话 解放!灵魂的枷锁

作者:外国科幻

“我先扭断这女人的颈子,再跟你交手不也一样吗?……”

韩的挑衅不仅对苍云无效,苍云反而想尽快动手,免得夜长梦多而再生枝节。可是,就只在那一瞬间,在苍云的注意力集中在他扣住雷碧亚颈子的手掌的瞬间,韩竟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冲到了苍云的面前,右手如爪向苍云袭来。

“气龙盾!”

在苍云的面前,空气凝聚成无形的盾墙,在这道大气之壁前,即使是雷碧亚的烈炎也无法伤其分毫,但是,韩却粉碎了苍云的自信,韩的爪击击溃了气龙盾,甚至不减其势直取苍云的头。在千均一发之际,苍云侧身躲开了爪击,而后跃重整体势。

“别在我面前杀女人……”

“果然,你是来救她的!既然如此,你也得死了。”

在“天翔龙法”的发动状态下,苍云以浮游在空中数寸的高度向韩攻击而来,身为武斗家的苍云对近身战有绝对的信心,如波浪一般连绵不断的拳脚组击攻向韩破绽百出的身体,在苍云眼里,韩根本是近身战的外行人,他分不清攻势的虚实,身体硬生生吃了好几拳,韩简直成了活体沙包。

“这是最后一击啊!”

苍云再补上一击斜上掌打,准确地命中韩的下额。掌劲之猛,苍云有自信连熊的颈骨都能折断。但是,理当颈椎折断而死的韩竟然毫不在乎对着苍云笑着,那眼神是“非人”的眼神,那笑容,隐藏着野兽在玩弄着猎物的残酷。

“嘿嘿……”

“可恶!有什么好笑的!”

感觉到自己被嘲弄的苍云又主动攻击,就算对方很耐打,但毕竟只是个外行人,自己只要加把劲就可以致他于死地的。但是,那个“外行人”却以双手接下了每一道攻击,他的动作在苍云眼里仍是个外行人,韩之所以能接下自己的攻势的原因,完全是靠自身的反射神经。

“怎么了?技穷了吗?那就换我吧……”

韩停下了防御,转而主动攻击,他架开了苍云的拳头,而还以一道刚猛的铁拳。苍云见拳势凶猛,双手交抱防御,顷刻间,“风劲”发动,浅绿色的光纹浮现于体表,”气龙盾”凝结于胸前,虽然无法完全挡住攻势,起码也可以暂阻其势。这样被动防御并不合苍云的本性,他趁机反攻韩。

“龙天无双·连龙牙贰式·旋风!”

苍云以左脚扫腿,击中韩破绽百出的下半身,顺着其势,苍云又接续转身里拳,命中了韩的面颊,拳击才刚爆响,苍云又持续回旋的体势,身体轻跃,在空中以旋风腿狠狠踢中韩的头部。这些动作连续而无破绽,三个回旋攻击彷佛由地面突然卷起的螺旋暴风,将被卷入的一切撕裂粉碎。

“嘿~怎样!?”

刚才的连击,确实都命中了韩,而且最后那下旋风腿更是命中了太阳穴,对脑部直接造成冲击,这是不小的重创,对手没死的话,短时间内应该也是行动不能了。

本来,结果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在苍云落地重整的同时,一个黑压压的影子赫然出现在头顶之前,那是一只高举的脚,韩用脚跟如铁锥般轰向苍云的脑袋,反射状态发动的气龙盾如薄纸一般被击破,苍云辅以双腕交叉的十字防御挡下了脚跟大患,冲击力之强,让苍云感到手骨慾裂。

“走开——!”

苍云怒喝一声,重组的气龙盾将身形不稳的韩震开,想藉机拉开距离,但是被震退的韩却顺势后翻,用力踏地,以这股冲力攻向苍云。踏脚处飞沙滚滚,可以想像冲击力之强,无形的气龙盾再度被撞散,其后的苍云不得不再退后。

“想逃——!?”

韩又不死心地追击,他飞扑而至,指若五爪直取苍云,虽扑了空,但是其余势仍击碎地面。在地面上无论怎么退,韩总是不死心地追杀而来,他索性乾脆飞到天空。

“呼呼……呼……什么家伙……”

到了空中,苍云总算有喘息的机会,但是刚才韩的连番攻势仍让他心有余悸,那根本不是什么武术,也不是战斗,而是野兽在猎杀逃逸的猎物,苍云甚至这么认为,韩根本是披着人皮的野兽。那双血红的眼睛之后,隐藏着“非人”的杀气。

“我的力量,无法打倒那个人吗?……”

韩的存在,让苍云的自信产生了裂痕。

“开什么玩笑!我不可能输的!那家伙充其量不过是个“人”,而我拥有的是超越人类的力量!超越人类者怎么可能输给人类!我一定会赢的,哈哈哈~最后胜利的人一定会是我!我不可能会输给“人”的!”

昔日的一场败战,将他的自信与自尊被粉碎无遗,苍云不惜叛离师门而换取到的力量,那力量对他而言,是支持他那破碎自尊的存在。在一雪前耻,取回原属于他的自尊与自信之前,他是不能败的,更不能败在“人”之前。不管如何,苍云已决心必定要杀败韩,他孤注一掷,要解放体内那道连自己都尚未完全掌握住的绝大之力了。

“玩真的了……呵呵……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任何力量在我面前,都是多么可笑的存在……”

对于韩而言,在他面前杀害女人似乎是个禁忌,不过到了现在,雷碧亚的存在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战斗与杀戮已经填满了他的意识,对他而言,这就是他唯一的存在,一个无须质疑的事实。对双方而言,这场战斗非战到某人断息死亡之刻,否则就没有停止的理由,一场生死的战斗开始了。

雷碧亚的败阵,代表着所有陷入卡鲁术中的人再也没有生机可求的了。艾吉被痛苦的过去与自卑所束缚。面对着自己的罪,里奥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宁愿死在女儿艾兰的手中。而米莉亚的情况呢?

在无止尽的黑暗中,天空泛着血潮般的极光之幕,在那里,马克威尔正用手掐着自己亲生女儿的细颈,慾将她置之死地。

“早知道如此,当时我就应该让你被龙人杀死的!”

“爸爸……”

当时,马克威尔为了救唯一的女儿,奋不顾身向龙人刺出一枪,虽然导致自己身亡,但是,后来米莉亚一直以为,父亲是因为爱她才如此做的,这样的结果,他一点都不后悔。但是眼前的马克威尔却要她死,而且为当时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这一点,让米莉亚不禁怀疑,自己所认为的都只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她感到迷惑,并为自己的自私想法感到忏悔,而马克威尔的举动,是她应该接受的惩罚。

“死吧!死吧!哈哈哈!”

“如果爸爸这样想的话……女儿我……”

在马克威尔死后,每次想起父亲的死,米莉亚总是有种徨的感觉,那不是悲伤,也不是憎恶,而是种充满徨的犹豫。她想爱父亲,想同情他,为他流泪,但是,在那同时她也不自觉会想起那些因父亲恶业所苦的人们,想到这些人暗地不知流了多少血泪,米莉亚甚至会不禁憎恨起父亲。但是,不管他是怎样的人,终究还是自己的父亲。

这样的罪己意识,便被卡鲁所利用,阎魔镜刻意创造出来的幻象,强化了人的罪己意识,米莉亚的犹豫与彷徨,被扭曲变形,让米莉亚不得不相信,那根本是自己的罪,她甚至没有任何怀疑的余地。

“对不起……如果爸爸真的无法原谅女儿的话……我愿意死在爸爸的手下……如果……这样可以做为我爱您的证明……的话……”

抱持着赎罪感,米莉亚放弃了求生意志,打算在马克威尔的手下受死,而马克威尔也是毫不留情地掐着她。在一切似乎都没有转机的时候,马克威尔突然有了异变,他突然抱着自己的大喊大叫,随即米莉亚的身体发出了浩瀚的光,马克威尔,连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

在这异象发生的同时,其余受“阎魔镜”所苦的众人的情况也有了变化。

“我……呜……我是废人……我是弑父的罪人……我……”

艾吉痛苦地瑟缩在地上,面对眼前的父亲的指责,他一点反驳的余地也没也有,凡事总是优柔寡断的艾吉本来就有强烈的自卑感,他犯的过错,以及自卑感让他质疑自我的存在价值。此时的艾吉,已有人格崩溃的征兆。

此时,突然间的一道强光,让四周的景象像玻璃一般破碎殆尽,瑟缩在地上的艾吉也感觉到一股温暖意念的存在,一只手安抚着他颤抖的背部,以温和的声音安慰着他。

……抬起头吧……看着你的父亲……听一下他的声音吧……他已经原谅了你……

之前,艾吉就感觉到身体像是被枷锁禁锢似的,他根本就不敢抬头,但是,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仅仅几句话就解开了那个被称为“罪”的枷锁。要解开罪恶的枷锁,需要名为“宽恕”的钥匙,她所说的话对艾吉而言,就代表着宽恕与赦免。

“父亲大人……”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的儿子,那不是你的错……”

转眼间,有如旭日东升一般,一道强光自地平线射了过来,一切都被光所包容,艾吉几乎张不开眼睛,即使闭着眼睛,他也感受的到刺目的强光。没多久,刺眼的感觉消失了,当艾吉再度张开眼睛之时,四周仅有缭绕的雾气,景色仍是终年雾水不散,云烟弥漫的白雾之森。

“刚才的是……米莉亚小姐……”

艾吉感觉的到,刚才在他背后安慰着他的女孩,就是米莉亚,很不可思议的是,对于这个想法,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彷佛有人告诉他似的。

艾吉的想法确实没有错,刚才帮助他脱离幻境的人确实是米莉亚,但是,就连米莉亚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那里,而且,当她出现时,她就感觉到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事。此时,米莉亚又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在那里,她看到艾兰坐在里奥的胸口,用小小的双手掐住里奥的脖子,她的脸上,有着与她年龄不合的憎恨表情。米莉亚走近两人的身旁时,突然间,她听到了一阵哽咽的哭泣声。

……呜呜……呜……

在两人身旁,还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仔细一看,她竟是艾兰,与想杀害里奥的那个艾兰不同,她一直哭泣着,就像个普通的无助孩子。

“放开你的手吧……你的爸爸很痛苦呢……”

“可……可是……他杀死了爸爸……他……”

“那你又为什么要哭呢?”

“我喜欢里奥爸爸……可是……爸爸一定要我为他报仇……我……”

“是吗?那我来劝你的父亲吧……”

米莉亚走到艾兰生父的面前,她可以感受的到,那负面情绪是多么地强大,像是火海般的炙热,又有如北风般的冰冷,有时又有如刀割般的痛苦。

“大叔……请您原谅那个人吧……您应该感觉的到,对于那件事,三少他是多么地悔恨……他的罪己意识让他受了多少折磨……”

“我要他死……我要他死……我的女儿啊!杀死他……”

艾兰的生父只是不断在逼迫着艾兰,完全无视于米莉亚的存在。此时,米莉亚突然看到他身上某到微弱的波动正隐隐约约地散发出来,米莉亚发现了一个事实。

“你……你并不是小艾兰的父亲……你只是个禁锢着他父亲意识与灵魂的牢笼,一个被人操纵的邪恶傀儡……消失吧……我要与那孩子的父亲说话……”

米莉亚的话宛如神谕,有着艾兰父亲外貌的傀儡像是沙塔般崩溃了,在那其中,浮游着一个如烛光般微弱的光团。而后,米莉亚将那光团用双手捧着。

“您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孩子才一直待在她身边的,可惜您的意念却被邪恶的意识所掳……现在您可以自由了……”

米莉亚向天张开了双手,那光团便向天空飞去,随即像烟火一般散开,飞散在天空的光点飞舞入空,随即又聚集在地上,缓缓构成一个人形,那是艾兰的父亲,在他死后一直残存在她身上的思念,在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协助下,他终于挣脱隐者的掌控,而得以出现在米莉亚的面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