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1话 融化的憎恨之冰

作者:外国科幻

解脱了邪术的掌握,得以现身的艾兰之父,其面貌已不再像方才充满怨毒与愤怒,不过其眉宇之间,仍然带着哀痛与悲伤之气。

“大叔……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艾兰之父语重心长地吐述着心中的话。

“我很想原谅他,不!那件事他并没有错,那是他的职责,我们也是,我也是为了挨饿的家人才会挺而走险,联合盗匪集团去抢军粮。结果如此,我也没什么好怨的……他如此照顾我的女儿,我反而应该感谢他……不过,我就是无法停止去恨他……”

“您这么恨三少吗?……”

“如果我对他没有恨,我怎么会被邪术所惑。我不是圣人,不管有什么理由,不管那一方是对是错,被杀的一方是不会心甘情愿就这样放弃怨恨的……”

米莉亚无法说服艾兰之父放弃对里奥的仇恨,一时间,米莉亚也无话可说。此时,一个女孩的哭泣声回汤在四周,那是艾兰的哭泣声。

……呜呜……呜……呜……

“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杀了爸爸为爸爸报仇……”

艾兰流着满面的泪水,用手掐着里奥的脖子,憎恨与悲伤的感情在她体内翻腾不息,她不想伤害最喜欢的里奥爸爸,却又不得不为生父报仇。一个年幼的孩子就得面对这样的抉择,实在不幸。

“大叔,您听不见艾兰的哭声吗?您也感受不到那孩子的心情吗?”

“艾兰,你……”

看着那孩子,艾兰的生父终于了解了她对里奥的心情。

“……原来,你是那么喜欢那个人啊……你对他的感情不仅是对一个父亲而已,还有父亲以上的思念……”

“我没有立场要求您放弃憎恨,不过,我想您也知道,憎恨是不会带给任何人幸福的,憎恨只会产生新的憎恨,将人带入更深的痛苦中……”

“我……我带给那孩子痛苦吗?……我……”

“我以为,您的意志之所以能一直跟随着那孩子,并不是为了要憎恨三少吧,而是为了要守护艾兰,希望她能幸福……”

米莉亚的话让他有些动摇了,他的憎恨或许无法消除,但是为了活着的人的话,这样憎恨下去是恰当的吗?

“我……我该怎么做呢?”

“您只要叫那孩子住手就可以了……”

艾兰的生父走了过去,看着最爱的女儿被迫做着她所不愿做的事情,他只语气平淡地对她说了一句话。

“够了,艾兰……”

他劝艾兰住手,但是,艾兰仍然没有松手的迹象。

“他是……爸爸的仇人……他是……”

“住手吧……我的孩子……”

他动手想拉开艾兰,但是,他的身体根本碰触不到艾兰,这是生者与死者无法超越的壁。看着艾兰,他不禁想流出泪来,但是他却没有泪,他只是一个残留的意识,在不可思议的力量下得以重新出现的人形幻影。

“住手!你可以住手了!你听不见爸爸的声音吗?你感觉不到爸爸的思念吗?可以了,不要再做下去了!”

他抱住了艾兰,虽然他无法触碰到她,但是,他仍想抱住她,想将自己的声音传达到她的耳里,将自己的意念传达到她的心里。很不可思议地,艾兰似乎听到了他苦苦哀求的声音。

“爸爸……爸……”

“艾兰……”

也不知道艾兰是否听到了她生父的声音,可以确定的是,她确实感受到了他的思念。他父亲传达给她的不再是憎恨的意念,而是爱。彷佛解脱了似的,艾兰安祥地睡着了,趴在里奥身上的她,看起来是那么地幸福。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那孩子真是幸福,因为她有两个如此爱她的父亲。”

艾兰的生父终于放弃了憎恨,他对女儿的爱覆盖了憎恨的情感。不过,对于这孩子的未来,他仍然是感到忧心忡忡。

“可是,那可怜的孩子已经无法再像正常的孩子一样了,而且,她还想起了一切。这样的话,她还能得到幸福吗?”

“我相信一定可以办得到的,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所有的人得到幸福,只要相信,这一定不是办不到的事的。”

“只要相信吗?”

“嗯~”

在米莉亚以微笑面对着他的时候,艾兰的生父感觉像是在面对着浩瀚的光,那是多么地闪亮,但是被包容在其中,却感觉到无比的温暖与安心,恐惧消失了,憎恨也消失了,彷佛一切的存在都无所谓了。

咻咻……咻……(风声)……

卡鲁创造的境界已经消失了,一切又回复到白雾之森的景象。在一棵树下,里奥抱着艾兰,静静地睡在那里,刚才经历的恐惧与痛苦彷佛不曾存在似的,他们两人的睡脸,根本感觉不出曾经历过一场可怕的恶梦。

“嗯嗯……嗯……”

寒冷的雾水滴醒了里奥,他一醒来,就发现艾兰躺在他怀里,正安祥地睡着。刚才经历的事他并不是不记得,只是比起恐惧,他心里已被更大的安心感填满着。抱着艾兰,感受着彼此的体温,里奥想时间若能就此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此时,里奥突然注意到眼前不远处有个人影,那是个女人的背影,没多久,这个若隐若现的幻影就消失在雾风之中了。

“米……米莉亚!”

虽然没有看见幻影少女的面貌,里奥仍非常确定,那是米莉亚的幻影。一时之间,他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此时,安睡在里奥怀里的艾兰似乎是睡醒了。

“艾兰……”

里奥仍有些忐忑不安,他不知该用什么脸去面对艾兰,这孩子是不是已经忆起了一切?假如是的话,自己又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她呢?里奥实在没有自信去处理这样棘手的问题,不过,等到艾兰醒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都是多虑的。

“噫?是爸爸你……早安……”

现在并不是道早安的时刻,不过,里奥仍激动地抱住了艾兰,甚至流出泪来,那是敢动的泪水,因为,刚才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艾兰竟然笑了,像个普通孩子一样笑了。里奥高兴地甚至把艾兰高高举起,满心欢喜地到处打转。

“爸……爸爸……”

里奥的举动让艾兰不禁羞涩地脸红起来,她觉得爸爸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不过看到艾兰脸红的样子,里奥反而更为高兴。

“艾兰,你也能害羞地脸红了耶!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看到艾兰终于从人偶回复成人,里奥是最高兴的人。在他眼里,艾兰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地耀眼,比宝石还要珍贵的存在。高兴之余,他也一时忘了助他们脱离“阎魔镜”的威胁,更促成一切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人的存在。刚才米莉亚还活生生地站在那里,现在却不知踪影,让人感觉她彷佛一开始就不存在似的,这不可思议的变化,只能以奇迹来形容,可以确定的是,米莉亚的存在是奇迹发生的关键。

对众人而言,这奇迹确实不可思议,而最感到震惊的人,当然是施术的隐者了,一个无法理解的变因竟然让他精心设下的魔幻世界毁于一旦,卡鲁一开始就察觉到外力的干扰,不可思议的是,他不仅无法了解这股外来力量的真相,还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陷入术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重获自由,卡鲁甚至没有干预的能力。

“那女人……那女人究竟是谁?”

没有表情的隐者竟也难得皱起眉头,虽然不知道破坏他所施之术的外在因素的来源与正体,不过,他很清楚,一切都是从米莉亚身上开始出现变化的。

“你在哪里?……”

卡鲁环顾四周,顿时,四处的大地泛起了紫色的波动,波动产生之处,所有的生命都极速死亡,草木枯竭,死的世界不断在扩大中。没过多久,从隐者的紫色双眼射出的视线停留在某个方向。

“在那里吗!?”

卡鲁向那方向走了过去,顷刻间,空间竟像水面般泛起了涟漪,卡鲁的身体走进了波纹里,便消失在空气中。在同一时间,某个地方也产生了相同的异象,自空间的涟漪内,隐者的身影逐渐浮现出来。在他面前不远处,米莉亚正倒在地上昏睡不醒。卡鲁的视线,充满了冷冽的杀意。

“你究竟是什么人……”

卡鲁用他的紫眼凝视着米莉亚,其实,他是在确认米莉亚是否有什么隐藏的力量,但是不管怎么看,米莉亚都是个普通的女人,别说是术士之类的力量了,她甚至可以说弱得可以。

“不是术士……算了,不管怎么样……你破坏了任务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就这样放了你,说不定,你还会成为吾教大业的障碍!祸根……要即早斩断……”

卡鲁将双手伸至前方,在掌心间,律动着紫色的光波,光波波及之处,不仅是生物,连非生物的一切都缓缓腐化成灰。

卡鲁拥有的力量是独立于六种魔力属界之外的“冥”,在早期,冥之力是被划分在暗的属界里,因为它们的特性十分地相似,暗之力具有消灭一切生命力的特性,冥力也有类似的特性,早期是视为一体的。后来,人们发现到暗精灵与冥精灵之间的差异,冥精灵明显地具有影响人的精神,甚至灵魂的力量,与支配物质界的六种属界精灵完全不同,所以“冥”才被独立出来。后来,人们又发现到冥力所隐藏的强大力量,它不只能对生物造成影响,也影响着非生物的物质,在极强大的冥力的作用下,一切都会被消灭,连灰烬都不剩。这是在红莲的魔导师创立魔法体系之后才被发现的精灵与属界,至今,术士们仍然无法利用冥之力,也没有所谓“冥系魔法”的存在。而卡鲁能支配冥精灵的原因,似乎与一段不可思议的过去有关。

凝缩在卡鲁掌心的冥力,可以消灭一切的存在。卡鲁已经狠下心,决定一口气将米莉亚消灭掉,这样一来,不管她身上藏有什么秘密也无所谓了。

“消失吧……”

卡鲁语气平淡地说出了死亡的宣告,凝结的冥核弹像米莉亚疾射而来,所经之处,光是冥力的波动就将一切都毁灭殆尽,连灰都不剩。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在米莉亚的身边浮现了五彩缤纷的光点,它们围绕在米莉亚的身边,像是守护的侍卫一般,竟将卡鲁的冥核弹挡住,并瓦解于无形。

“这是……”

在卡鲁的眼睛里,一切都无所顿形,只是事实仍让他不敢相信。

“精灵……精灵在保护她……为什么?她明明没有术士的力量啊……难道,精灵是以自我的意识保护着那女孩,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虽然难以置信,不过,卡鲁的抹杀行动并没有因一时受挫而放弃,他反而发动了更大的力量,要将米莉亚,连碍事的精灵,以及其周围的一切全都毁灭掉。彷佛狂风,彷佛波涛一般的冥力波动向米莉亚狂袭而来,守护在米莉亚之前的精灵们,看起来就像是大浪涛之前的微弱灯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