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2话 没有心的死者

作者:外国科幻

……呼咻……(风啸声)……咻咻……

突然间,米莉亚的身体被青色的光气所包裹着,青气形成旋风之壁,将涛浪一般的冥力波动给隔了开来,可以消灭一切存在之物的冥之力竟无法穿过青气之壁,反而被抵消于无形。守护米莉亚的不仅只是大自然的精灵而已,还有一股无形而足以影响天理自然的强大意志。

“为什么?……”

在卡鲁放弃的同时,青气的波动也缓缓消逝在四周的空间中,卡鲁自知无法突破这莫名的阻碍,所以才放弃对米莉亚下手的企图。只是,他无法了解,精灵莫名其妙的行动,以及刚才那力量的存在,彷佛这世界在保护她似的,她是如此特别的存在吗?

“不!任务一定要完成!我一定要解决她!”

隐者又再动杀意,为了完成教团付予的任务,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完成,每次出任务时,卡鲁都有这样的觉悟。在他动杀念的同时,那消失的青气又缓缓升起。

“别妨碍我!消失吧!”

隐者又将冥之力凝缩于一点,形成一颗散发紫色萤光的冥核弹,看着那深邃的暗紫之光,彷佛连灵魂都会被吸入。冥核弹疾射而出,但是在那道坚如铁壁的青气风壁之前,仍碎散于无形。再度受挫并未让隐者就此罢手,他又继续凝聚更强大的冥力,坚决要击破障碍,将米莉亚抹杀掉。

……住手……

周围突然想起了这道声音,彷佛雷响一般,卡鲁停下了攻击。在他眼前的空间,一个模糊的身影缓缓浮现,那是一个男人的幻影,令卡鲁讶异的是,那朦胧的幻影竟是米莉亚的父亲-马克威尔。

“停手吧……你应该知道,我的女儿是受到一股伟大且神圣的意志所保护的……”

“住口……你不过是个残留的意念……因为冥精灵的力量才有机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人世……我只要切断冥精灵给你的力量,你的意识迟早会消失……永远不存在了……”

卡鲁试图要除去马克威尔,但是,他却发现,眼前的马克威尔,已不再是那个藉由他的力量而重现其存在的灵魂,他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了。

“怎么会这样?”

“你放弃吧!我已经不再受你的控制了,你利用我的意念,将我的人格重制,还利用我残留的意念以及我爱女的罪己意识去伤害她……”

“呵呵……如果你没有那种想法,又怎么会落入我的术中呢?你敢说你不恨她吗?之前的你,不过是个随时会消失的意念,在“阎魔镜”的领域里,你才有机会再次像个正常人,能想……能思考……我让你有机会再看看你女儿的心啊……你不是看到了吗?你有可以为她死的爱,但是,她连为你的死悲伤的思念都还会犹豫不决……你敢说这不是事实吗?”

“但是……你不也遮敝了我女儿对我的那些爱的思念,尽让我看到不好的部分……”

“住口!”

卡鲁愤怒地大喊出声,很难得地,他竟也有这样情绪激动的一面。

“我有动手吗?那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吧!阎魔镜不过是让人观察己身之心的一面镜子,在那个领域里,一切的意念都无法藏匿……或许她是爱你的吧……但是,你不也只看到那些不好的部分吗?在怎样纯洁的善也不比一滴象征恶的墨水来得醒目!”

卡鲁白晰的脸也泛起了红潮。

“生者真是可笑的存在……受到“心”的捉弄……明明恨着对方,却又能爱着对方……还有,明明深爱着自己的孩子,却又能像看见仇人一般冷酷地将其杀害!生者~”

“你指的那名杀害自己孩子的人,就是你背后的那名女人吗?”

“什么!?”

卡鲁惊讶地转过头来,确实有一个如同云烟般朦胧的女人,她想拥抱着卡鲁,但是,情绪激动的卡鲁却眼露凶光。

“走开!我不需要你的存在!”

卡鲁怒喝,无形的冲击波就令那云烟般的女子消散于无形,但是,卡鲁的身体又散发出紫色的波动,在紫色波动的照耀下,那溃散的女子又重新凝聚成人形。

“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让她继续存在?让她消失——!”

一向服从卡鲁的冥精灵,这次唯有这个命令是不照办的。

“那就是你的母亲吗?”

“不是!那种贱人不配当我母亲!我的血是冷的……我的心是静止的……我没有心……没有感情……我是死者……活在生者世界的隐者……”

“你不是恨着她吗?恨,不就是一种感情吗?……”

“住口!我……我……”

“只要有心,你就是活的人……”

“住口!我没有心!我是死者!”

“是吗?那你再看看吧……以前你一直看不到的东西……在那面透视人心的“阎魔镜”里……看看它反映的一切吧……”

转眼间,卡鲁就发觉四周的景象正急速变化,此时,他仍十分镇静,因为他知道,这是陷入阎魔镜的领域的特征。周围的景色不过是冥精灵的力量所产生的幻觉世界。不久,扭曲的景象趋于正常,卡鲁正身在一处广场上,时值深夜,但是四周设立的木架上,火盆里仍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将黑夜照耀地通明如昼。

“想用我最擅长的阎魔镜来对付我吗?太可笑了……”

卡鲁以为,在附近应该有一个与他一样能自由驱使冥精灵的人物,刚才他所遭遇到的阻碍,以及现在身陷幻觉世界当中,应该都是这位躲在暗处者之所为。卡鲁谨慎戒备,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呜……呜呜……

卡鲁听到了一个孩子哭泣的声音,顷刻间,一个年约七、八岁的孩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颤抖害怕,在暗夜里哭泣着,但是,却没有人愿意施以援手,或是一点点的安慰,相反地,却有无数的恶意正凝视着他。

……不祥之子……拥有恶魔力量的魔鬼……

……杀死他……这是村子的规矩……有魔力的孩子都要尽快除掉……

……杀……用火烧他……用刀挖出他的心……

事实上,在佛尔盖亚大陆边境一带,这一幕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在这种边境村里出生而且拥有魔力的婴儿,常常会被父母及村人所杀。这种弑婴恶习,其实就是百年前神民革命的遗祸,人们因为憎恨红莲的魔导师,而选择的一种最差劲的宣泄方式。

那个孩子在婴儿期间,其术士资质并未显现,所以才逃过一劫。但是等到七、八岁之后,这个迟来的力量才开始萌芽,这力量对他而言,其实只是个灾难。在昨天以前,他还只是个生活在村里、受家人关爱的普通孩子,但是,等到他的力量被人发现之后,昨日还视为理所当然的一切都变了,村民以怨恨及恐惧的眼神瞪视着他,本来只是个普通孩子的少年赫然成了灾难般的存在。

……杀了他……他是你生的……你所犯的罪就要由你亲手了结……

“卡鲁……我的孩子……”那女人悲伤地望着自己的孩子。

“妈妈……不要……”

那孩子实在不愿意相信,昨日还爱着自己的母亲,如今竟拿着刀,要杀害自己,他的内心染上了暗色的悲愤,他强烈的悲伤意念,引起了精灵的騒动,五颜六色的光流围绕在他身上,甚至在广场上任意飞窜横流。这异象引起了四周村民的騒动。

……恶魔之子在召唤恶魔了……灾难……灾难来临了……

……杀了他……快杀了他……

“原谅妈妈……”

卡鲁的母亲流着满面的泪水,举起刀往卡鲁的头砍了下去,卡鲁一动也不动,因为一直到最后,他仍不相信母亲会这么作。但是,等到那把刀劈入他的脑袋时,他所相信的一切都粉碎了。

“妈妈……”

受了那一刀,卡鲁并没有当场死亡,而且,他那对死亡的恐惧,以及被所爱之人背叛的憎恶,这庞大的浑沌思念影响了精灵们,转瞬间,四周的精灵开始騒动不安,甚至暴走,开始破坏袭击四周的一切。

澄蓝色的光流袭卷了卡鲁的母亲,顷刻间,她的母亲就被冻结在水晶一般的冰柱里。激放着赤红波动的火精光团,不断肆意烧毁所见到的一切。风之精灵卷起狂风,将房舍吹倒,锐利的真空刀更斩裂无数逃逸的村民。大地在震荡,崩裂的隙缝无情地吞噬了人畜。突然的天灾异变,让这个鲜有人知的边境小村里静静地自地图中消失了。

“……”

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卡鲁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就如他所说,他没有心,所以不会悲伤,也没有愤怒,也没有憎恨。从那一天之后,他就“死”了,现在的他,只是个无“心”的死者。

……(静)……

现场仍是一片凝静,少年的心已经停止跳动了,流出来的血也是冷的,四周的一切都毁灭了,成为丑陋的废墟,除了她之外,卡鲁的母亲仍冻结在冰晶里,在月夜里,有着异样的美感。她的表情并没有痛苦或害怕,只有悲伤,在冻结的瞬间,她是抱着对孩子的歉意的赎罪感而死的。

此时,大地静静地浮现了紫色的流光,光波包围着地上的卡鲁,不可思议地,已经死去的卡鲁竟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心脏并没有重新鼓动,鲜血仍是冰冷,他拔出额上的刀,伤口也缓缓地愈合了。此时,他的双眸也由黑变成了紫色的妖瞳。

“……”

看着杀害自己的母亲,年少的卡鲁一句话也没有,他不感到悲伤,也不憎恨母亲,对于那些逼死自己的村民他也不感到愤怒。此刻开始,一个无“心”的死者现身在人世间了,他以活人的姿态隐藏在生者的世界里,成为实为死人的隐者。

卡鲁看着母亲,他用手触摸着冰寒凛冽的水晶面,用那双紫眸的眼睛看着母亲,他只说了一句话。

“消失吧……”

在一瞬间,冰晶就碎裂,化成细沫,卡鲁的母亲也化成无数的碎片。在这个时候,四周的空间景色又开始扭曲变形,卡鲁很清楚,这是“阎魔镜”解除的景象,没过多久,他又回到原来的白雾之森了。

“你让我看了无聊的东西……你以为……我会动摇吗?对一个没有“心”的死者而言……他根本不存在那种自我折磨的意念……”

刚才的幻觉对卡鲁完全没有任何影响,他又还原到以往那人偶般的隐者了。

“没想到……一个残留的意念竟能操控冥精灵……让我陷入幻觉中……还是,你背后有什么高人存在着……”

卡鲁根本不认为眼前那残留意念-马克威尔会有这种力量,他宁愿相信,是某个同样能操纵冥之力的高人在隐密处阻碍着他。不过任他怎么察看,去感应所有的微妙气息,他还是找不出这名“高人”的存在。

“不用查了……这里根本没有你所想的人物的存在……”

“哦~你竟然连我的心都能窥探……”

自己心里所想的事被人窥知,卡鲁也有点意外,如此一来,他反而更相信自己的推测,在某处确实有一名实力不下于他的冥精灵使的存在。

“我没有窥视你的心……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些服从你的冥精灵让我知道的……”

“不可能的……我所支配的冥精灵是不可能背叛我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