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3话 永别的白雾之森

作者:外国科幻

起风了……隐藏在那张人偶面具下,是高涨的憎恨情绪,卡鲁不断在否定自己的心的存在,但是,却无法抑制愤怒与憎恨的情感,冥之精灵们感受到他的意志、他的情绪,而任其差遣,去消灭他憎恨的一切。

“我的使仆!消灭那狂妄的家伙!”

破坏的狂风袭卷而来,敲击青气之壁,两股极强大的力量互相冲突,要抵消彼此的存在。被愤怒意识所支配的卡鲁更进一步加强攻势,固若金汤的障壁也渐渐被侵蚀,只要障壁一瓦解,米莉亚就即将丧命在隐者手中。

就在此时……

噗通—!

一道清晰的鼓动声响起来,随即,冥力的风暴缓缓平息了。卡鲁面露惊讶之色,手掌贴在胸口处,还隐约可见到微弱的颤动。

“怎么会……?我……我的心脏……”

噗通—!

“呜!停……停止……”

卡鲁紧抓自己的胸膛,痛苦地挣扎中。他不愿相信发生的事,也不敢相信,但是,事实仍存在着。虽然缓慢,虽然轻微,但是,他的心脏确实在鼓动着,停滞的血重新流动,白瓷般的脸也逐渐红润。

“我是死人……我的心……应该是停止的!停下来!这是我的命令!”

卡鲁怒号之际,受他支配的冥精灵开始失控暴走,这个情形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切又静下来了,卡鲁脸颊的短暂血色也已不再,他的心脏又停止下来了。此时,卡鲁的母亲从背后抱着卡鲁,就像慈母在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般,但是卡鲁仍无所动。

“你别再妄想了,那孩子已经不存在了。这里……只有一个名为卡鲁的死人……”

“……”

在听到卡鲁的话之后,那女人放开了卡鲁,然后戴着悲伤的面色消失了。看着卡鲁无情的举动,马克威尔的意识也无奈地说话了。

“你还恨着她吗?”

“恨?我说过了,我是个无“心”的死者,我不恨她,也不会对她抱存任何感情。倒是你,竟然使用这种手段……”

卡鲁以为,刚才发生在他身上的变化是在暗地搅局的那个人所搞的鬼。在与马克威尔的意识对话的同时,卡鲁仍在感应四周的气息。

“不用再找下去了……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你周围那些冥之精灵的意识所为。”

“哼……你以为假话能干扰我吗?我可以完全支配冥之精灵,而且,冥之精灵也是绝对效忠于我的麾下。别白费功夫了……”

“唉……你以为,冥精灵与你之间是支配的关系吗?其实,它们只是你的朋友,一群想帮助你的朋友。”

“你不用再骗我了……”

“我没有胡说……你还没察觉到它们的意念吗?冥精灵为什么会来到你的身边,是为了你与你的母亲两人啊……”

卡鲁想要反驳,但是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无法说出口。

“已死的你为什么会复活,除了赎罪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你能原谅你的母亲,这一切都是你的母亲的意念,而冥精灵感受到这股意念,才会促成这一切的发生。但是遗憾的是,你否定了自己的“心”,也阻挠了你的“生”……”

马克威尔的话让卡鲁再度激动。

“住口!那女人算什么?你是说,我能站在这里一切都拜她所赐!?不可能的!我是以自己的力量苏醒过来的!我……”

噗通——!

“呜!又……又开始……”

“可惜……生是有心的存在才有意义,你的心却是因恨而苏醒。”

“住口……呜!”

卡鲁激动的要否定马克威尔的话,但是他一激动,他的心脏就鼓动的更为厉害。自视为死者的卡鲁明显在排斥着“生”,同时也否定自己的“心”。之后,紫气的波动包裹住卡鲁的身体,云气没多久就散去,此时,隐者也不见踪影了。

“离开了吗?一再否定心的存在,最后仍然受心所左右,希望你离去之后,能取回自己的心,不要辜负精灵的心意……”

隐者离去之后,马克威尔来到米莉亚的身边,他想触碰自己的女儿,可是他办不到,此时的他,只是个没有实体的精神体。

“让你受苦了,米莉亚……我不是个值得去爱的父亲……”

此时的马克威尔,也很清楚米莉亚的苦恼,自己过去无恶不做,死后受尽万人唾骂,被憎恨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得到子女的爱。身为人子的米莉亚,仍然想去爱父亲,只是,她无法无视那些因自己的恶业而苦的人们的心情。

“我只要知道你曾经爱过爸爸,这样就够了……够了。”

此时,马克威尔的身体开始变得更为模糊,他的身体缓缓地散发出光的粒子,他的存在已经逐渐要消失了。

“真不可思议……”

即使知道自我的存在即将消灭,马克威尔反而有种坦然的心情。

“明明知道自己的存在即将消失,但是我却没有任何恐惧,那些感情……恐惧、憎恨、愤怒、悲哀、遗憾、快乐等等的情感,也像是水滴落大海一样散于无形……这就是“死”吗?”

马克威尔用他那无法触摸物体的手掌抚摸着米莉亚的头发。

“假如一切都注定要消失的话,如果可以……我希望……爱能够留到最后,爱你的心能留到最后再消失,让我这样看着你,直到最后一刻……”

此时的米莉亚是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她是否有听到了马克威尔的话,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米莉亚的眼角却留出了一滴泪水。

马克威尔就这样一直陪在米莉亚的身边,直到他完全消失为止。或许,如马克威尔所言,“心”的消失,才是真正的“死”吧。只要有心的存在,就是“生”。

促使隐者卡鲁败退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有一股莫名的强大力量,或可称其为意志的存在所致。在以前就有这样的征兆,当米莉亚迷失在森林里时,确实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帮助米莉亚离开。之后,甚至还引导米莉亚去发现韩的存在,还保护他不受韩突发的暴走力量所伤。现在,更帮助米莉亚,还解救了所有陷入隐者术中的人。似乎冥冥之中有某种“意志”,在影响这个世界,去保护米莉亚。

刚才,曾保护米莉亚的那道青色的光气,似乎透露着事实真相的部分面貌,那意志的存在,或许和亚利有关吧,青色,是亚利隐藏的御子之力的特征之一,假如真是亚利的关系,那远在千里海外的亚利是如何以力量守护米莉亚,目前仍不得而知,御子之力,远比目前所知的还要神秘。

目前,另一个也同样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人,也在战斗中,逐渐显露自身隐藏的力量。韩在与苍云的交手当中,很明显地,他越战下去,就越是强大。

哦喔喔喔——!

在一瞬间,苍云的三段踢就踢中韩的身体,快得彷佛一瞬间一般,随即,双掌的掌击又狠狠地盖在韩的胸膛,苍云的掌势足以开山破石,但是,韩的身体却是远在那之上的坚固,他不仅毫发无伤,还能立即起身作战,举手投足,其速度与威力都明显在增强,在那身体之中,彷佛隐藏着无穷的力量。

“连“双龙掌”直击都无效吗?”

“再挣扎……再挣扎……再挣扎吧——!”

刚拳迎面轰来,苍云的气龙盾只能暂阻其势,仍然无法减少其致命的威力,随后苍云仍要闪躲拳击。

“什么家伙……”

陷入苦战的局面让苍云的自尊心严重受损,自己叛离师门换取而来的力量竟然无法打败眼前这个人,而且自己的武术也无法制服韩。对于力量与技艺完全无视的韩的存在,已让苍云起了恐惧之心。在激战中,苍云突然停了下来。

“认命了吗!?”韩喊着。

随即而来的,是一记致命的铁拳。不过,苍云并不是坐以待毙。

“我!我不会输的———!”

苍云怒吼而叫,他不再逃避,面对迎面而来的拳头,他不以气龙盾进行防御,而正面以一记掌击迎接,而且,苍云的掌势还挟带着青白的雷光之威。

砰轰隆隆隆隆!!!!!!!!!!

两道强大的力量互击,激发出惊天的爆响,现场飞沙走石,劲风狂肆而作。在混乱还未平息之前,两人都被震飞开来,这是击力相当的结果。随后,韩与苍云都很快再起,重整体势。令人注目的是,苍云的身体又有了新的变化。

兹兹……兹……

电蛇发出兹兹的响声,游走在苍云全身。此时,苍云身体各部份,手掌心、胸口、双脚,以及脸部的右颊之处皆浮现了白青色的光纹。这是姆亚教团八魔将之一“风雷的苍云”拥有的两种力量之一的“雷劲”。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一声倾注全心全灵之力的咆吼震响起来,苍云也震碎了身上所穿的那件无肩式紧身皮衣,在健美的黝黑胸肌上,闪烁着青白色的光波徽纹。

刚才那一掌能与韩的拳击威力相消,显示着雷劲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还加上苍云对韩的愤怒以及对自我的自尊心,无比的精神力更是强化了雷劲的力量。

“终于出全力了吗?哼,这也表示,你的实力也仅只于此了……游戏也该结束了!”

韩无视雷劲之势,直往苍云所在冲来,要一举击杀苍云。此苍云也无躲避之力,便直接与韩交手,面对韩的强大拳威,雷劲发动的苍云竟能直接挡下。力量相当,自然是擅长近身战的武斗家有利。一记掌打,让韩的身体浮空数寸,随后追加的肩撞,挟带着雷电之势,威力更大,硬生生挨了一招“连龙牙壹式·轰山”的韩,被击飞到数十公尺身后的地面,地面甚至被推出一条土坑。

“……是有点不一样,但是……”

刚才的攻击仍然无法打倒韩,不过,在韩撑起身体的同时,苍云正沉下重心,双手交叉举起,配合呼吸,全身的雷气遽然转强,汇聚在胸口之中,雷光的球玉闪亮如青白的明星,而且,青白色的雷光也逐渐转为紫色,而后苍云继以双掌抓住这紫色的雷玉。

“有趣!如果能伤得了我的话!就狠狠轰在我身上吧!”

韩毫不犹豫冲刺而去,随后,在两人相距极近的瞬间。

“龙天无双·雷劲·雷掌天龙波!”

韩的刚拳尚未接近,苍云就以双掌击中韩的胸口,雷球也完全轰中韩的胸膛,顷刻间,电光爆闪,雷鸣轰啸,雷玉炸裂,激射出拥有无匹威力的雷电,满天交织的雷网不断轰炸地表,顿时土沙飞扬,焦烟弥漫。

这招结合雷电的武技“雷掌天龙波”,在七塔一役,姆亚教团圣使撒达与伊萨的战斗中,曾被撒达使用过,还一度击败伊萨。这武技,其实是苍云自己研悟出的魔战技,只是连他自己还没用在实战上过。

“……他死了吗?”

这是苍云最想了解的答案,毕竟,刚才韩在遭到连番重击之后,都能毫无影响地再度爬起来。即使是自己开发的得意武技,苍云也有点信心动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