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6话 回家后的每一个人

作者:外国科幻

“呵……大言不惭的家伙。”

韩走上前,用右手扣住苍云的咽喉就这样把他抓了起来,如今情势逆转,就像当初雷碧亚败在他的手上,现在他惨败于韩,他的性命,也完全掌握在韩的一念之间。不过,面临死亡,苍云并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显得安然。

“怎么了?你不怕死吗?”

“自古以来……败者……本来就该任凭胜者……处置……”

“难得你有这样的见识……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强者还是弱者,都必须要战斗才能存活下去,但若是没有相当的觉悟,根本就没资格战斗,想活下去,逃就可以了。可惜,至今我遇见的那些人,都是只有两三下功夫就以为是强者,结果临死前又哭又号的,他们根本就污辱了“战斗”。死,本来就是投身战斗的人所必须背负的一项结果,不过,能勇敢面对死的人我还没有过几个角色……。”

结果,韩放开了手,他放过苍云了。

“我饶你一命,就看在你说的‘还能更强……’这句话份上。假如你真的变强了,就来找我吧,虽然,你仍然会败……呵,我虽不杀你,不过,这样的伤势你又能撑多久呢?想要变强,就活下去吧!试着超越这个绝境吧!”

“嘿……我……我会活……活下去的……。”

韩离开了,对他而言,其实杀不杀他一点意义也没有,这种程度的战斗根本无法满足他,要不是自己之前身体状况有异,现在正在回复中,否则,以他平时的状态,只需一击,就能让苍云消失在破坏的烈光豪流中。放过他,只是突然的犹豫罢了。

走了一段距离,韩回到了雷碧亚与苍云刚才交手的现场,在焦黑的大地上,雷碧亚仍倒卧在地,刚才她受了足以致命的创伤,在任何时候丧命也不足为奇。韩上前一看,想确认雷碧亚的生死。

“还活着吗?……”

雷碧亚气息虽然微弱,不过,她确实还活着。此时,韩注意到雷碧亚还紧握着爱剑佛雷姆,炎剑仍散发着微弱的炎气,照理说,使用神器应该会对现在的雷碧亚造成更大的身体负担,现在看来,雷碧亚之所以能守住最后一口气,应该与神器有关,这应该是这把炎剑尚未被人发现的隐藏力量。

韩用两手抱起雷碧亚,送她到原来的小木屋,然后为她作临时的伤势处置。躺在床上的雷碧亚似乎在做着恶梦,还呢喃些梦话出来。

“艾吉……快逃……”

在梦里,雷碧亚仍在想着弟弟的事,对溺爱弟弟的她来说,为了保护艾吉,就算牺牲自己的前途、甚至生命也在所不息。看着雷碧亚,韩一时也静静地在想着某些心事,他想着,自己为什么要出手管这些事?这个答案,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韩也没有意思去想这些事,反正对他来说,事件已经结束了,就算不是,他也没有兴趣再管闲事下去了。他整理自己的行李,换下破损的衣服,便离开这间木屋,往森林的深处前去,继续着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此时的苍云,除了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之外,他什么事也做不到。他的伤势太过严重,他也没有疗伤的特殊能力或技能,只能任由血自伤处流出,忍受一阵又一阵的抽搐痛楚,直到死亡之刻的来临。

“我……就要死了……吗?”

……败犬……大言不惭的你……现在也成为落败的狗了……

“我……就将要像头野狗……死在这座……没有人迹的偏僻森林……吗?我……”

……这就是第十三届英雄天武会的优胜吗?……

……还大言不惭到处说亚汗民族有多优秀……原来是这样的优秀法……

……结果却被同门却是异族出身的师兄所败……

……武神真是收了一个不成材的弟子啊……还是说亚汗人都是这样……

濒临死亡的苍云,想起了过去最落魄的时期,为了重拾自尊与信心,他想要变得更强,让人不再瞧不起他。如今,他快死了,而且,还在尚未让人知道已脱胎换骨的他的时候,在那些人还将他视为败犬的时候,他就要死了。想到这里,他就心有不甘。

“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再旺盛的求生意志也改变不了重伤的事实,手指已麻痹了,身体也逐渐失去知觉,他不仅无法移动,就算想等到伙伴前来帮忙,也不知是否撑得到那时刻。认清现实的苍云,已不在妄想外人的救援。在意识即将失去的时候,苍云脑海里浮现了某人的影像。

“铃……你过的还好吗?大哥……我……可能……回不去……了……。”

苍云想起了远在故乡的妹妹,即使叛离师门,他还是割舍不下唯一的妹妹,一年多前离家与妹妹之间订的归乡约束,似乎没有履行的可能了。

命运似乎已放弃他了,不过,情势似乎没有他想像的那样悲观。

“现在就放弃不会太早了吗?”

这声音唤回苍云的意识,他睁开视线模糊的眼睛,想确认这一切是不是幻觉。在他仰卧的视界里,自蔚蓝天空中,飘散了无数的光之羽,光羽飘落碎散,又化成黄金状的光砂,彷佛夜空的星之砂。在飞舞的光羽中,有一名身着白袍的男子翩然而降,他的背上还舞动着一双似真似幻的光之羽翼。

“撒……达……大……人……”

“别多说话,你的伤由我来治疗,好好的休息吧。”

撒达的掌心散发出云霞般的光流,光将苍云包裹起来,在光幕下,苍云感觉到伤痛正在减轻。在撒达的力量之下,苍云终于逃过一死。

为什么撒达会来到此地?这并不是偶然的,他从卡莲处得知韩-也就是御子之一出没在这一带,他心想或许会出什么麻烦也说不定。结果,事态仍朝他所想最糟的方向发展,他的部下仍与御子在不知情的情形下发生冲突,刚好,派来此地的两人也不知道韩的身份,在教团里,知悉御子身份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何况苍云还是教团的新人。

在为苍云治疗的同时,隐者也回来了,看见撒达的到来,卡鲁立即向他请罪。

“撒达大人,属下任务失败……我愿接受任何责罚……。”

“无所谓了,我刚从赛因殿下那里得知消息,他有意放过这些人。”

撒达的话让卡鲁有些意外。

“为什么?”

“这不重要,既然他这么想,就照殿下的意思去做吧。尊师大人的意思,就是要我们尽力去协助殿下,直到有新的指示下来为止。不过,我感到蛮意外的,苍云与御子交手,他败了我并不意外,不过,卡鲁你也会失手……”

“……。”

卡鲁以沉默表态而不做任何辩解,不过,有关于米莉亚的事情,他也没有说出来,对于自己为什么要隐瞒,这样的心情也让他自己颇为意外。

“等治疗到一定程度,我们再离开吧。来此的路上,我发现到帝国的部队正赶往这座森林里,那些战死者的遗体会自动风化,所以不用担心秘密会落入外人手中。在离开之前,你张开结界吧,别让人发现我们的存在。”

“是的……撒达大人……。”

一切都结束了,赛因与教团等人的罢手,让众人不再面临危机,此时众人的情况是如何呢?重伤的雷碧亚正在木屋里休养,里奥正抱着艾兰在森林里找寻其他人的踪影,米莉亚还躺在森林某处,赛莉儿则待在原地等待救援。而艾吉呢?

呼呼……呼……(喘息声)……

艾吉仍在白雾之森里奔跑着,他也不了解自己为什么要跑下去,逃避?害怕?这些对他而言都不重要了,他只是一直跑着跑着……。

“哎呀~!”

突然间一个不小心,艾吉绊到一条树根,便往前滚落下去,那是一条斜坡,没多久,艾吉才在一棵树前停了下来。伤势虽然疼痛,但是,艾吉却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终于见到了某样景物。

艾吉的眼前,已经不再是林立的树干以及弥漫的浓雾,而是广阔的田野景象,在略有起伏的土地以及山坡连绵的大地上,一片片规划整齐而连续至远方的黄金田野,那是麦田。从艾吉所在的山坡看去,还可以见到零星散布的农家,时近傍晚,各户大多都升起白灰色的炊烟。

将视线放的更远些,还可以隐约看见藏在云雾里的铁青山壁,像城壁一般向左右延伸至天涯角落,那是普罗斯山脉,艾斯卡大陆南北的分界。这里其实就是艾吉的故乡曼德尔,在艾吉视线右方远处,有一座城堡,那就是领主波朗家的所在。

艾吉终于回到故乡了……。

“我回来了……”

看着久违故乡的景色,艾吉的笑颜上还点缀着泪水,自逃离帝都之后,艾吉就不知不觉往南亡命而去,或许是想回故乡吧。对于艾吉而言,作一个乡下贵族或许对他还比较适合,繁华的帝都的空气并不适合像他这样温和的人。

此时,自远方闪射出一道光。

现在并不是朝阳之刻,甚至已近黄昏,但是,这道莫名的光芒实在容易让人误以为现在是晨曦破晓之刻。艾吉注意到“光”的存在时,光已经消逝,像流星一般消于无形,不过,艾吉却发觉到,自己的心脏处的胸口正在喷血。

艾吉不自觉地跪了下来,他并没有看着自己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而一直看着故乡的风景,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想多看故乡的风景一眼,直到他撑不起身体,一直到视线模糊,失去一切知觉为止。

最后,倒在血泊中的艾吉,表情仍是相当的祥和。能死在故乡,对他而言,或许才是真正的幸福吧。对于人世的一切,他已经累了,那些足以动摇帝国的秘密,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是过于沉重的负担。

这个突然的变化,已经被隐者察觉了。

“有人死了……”

“卡鲁,你发现什么异状了吗?”撒达向卡鲁询问。

“在那个方向,也就是森林的末端之处,有一个人刚刚丧命……。”

事件已平息,照理说应该不会再有战斗发生才对,那名丧命的人究竟是谁?撒达想查明这件事,于是,他与卡鲁,并带着伤势已无大碍的苍云,前往事件的发生处。

来到了现场,他们找到了死去的艾吉。对于死因,撒达不解地提道:

“是那一方人做的?不可能是赛因殿下的人,也不可能是我们的人。而且,这伤口……这是被什么兵器所伤?”

艾吉的伤口像是被针刺穿似的,伤口还有轻微的灼伤痕迹,现场并没有凶器。而且,除了艾吉外,现场也没有其他人的踪迹,不仅脚印,连一点痕迹也没有。此时,隐者卡鲁似乎发现了什么线索。

“撒达大人,冥精灵们感应到,刚才的杀机似乎是从那方向传来的……。”

“那里?有没有搞错?”苍云讶异的说。

也难怪苍云会吃惊了,卡鲁所指的方向,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不过,撒达对卡鲁的感应力一向十分信赖。

“走吧,往那方向前去,应该就可以发现事实真象了。”

三人使出了力量要前去,撒达展开了光翼,苍云勉强驱动了风劲之力,而卡鲁则被一团黑云包裹住,随即,在卡鲁的带领下,他们在空中移动,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卡鲁感应的地点。

那是一处山丘,可以与艾吉所在的白雾森林末端的山坡相望。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这山丘顶与艾吉遇害的地方相距有两公里之远,光用眼睛都未必能发觉艾吉的存在,更何况从这里将远在另一端的艾吉杀害?

苍云本想问卡鲁是否弄错了,不过,撒达制止了他。因为,事实真相为何?根本瞒不过隐者-卡鲁那双魔性的紫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