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7话 初冬的夜空下

作者:外国科幻

雾森事件结束后的第三天……

雷德帕特城的城下町仍然是人来人往,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并没有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白雾之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事件的相关情报,完全被封锁住。人们所知道的“事实”是,在帝都犯下弑父罪嫌的犯人已经自裁身亡的消息。

对于居民而言,唯一值得可喜的事,是这些来自帝都的部队终于逐渐撤离了,在街道上,已经很难得见到黄龙圣骑士团的部队人马巡逻的景象。

不过还是有例外……

“喂,我们这一队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呢?几个大队都已经拔营回帝都了。”

“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吗?在这种乡下没女人又没酒的。唉……回去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喝几杯!”

“也邀我一起去吧!嘿……对了,听说我们还不能离开的原因,是因为法斯特将军的关系,是吧?副团长阁下为什么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呢?”

“还不是因为钦犯的姐姐的关系,你不知道吗?她可是法斯特将军的未婚妻,说起来,那个犯人也算是将军的内弟……”

“什么?有这种事,可是我听说,这次的任务是法斯特将军主动向皇帝陛下请求的,将军难道不会在意吗?”

“嘿……所以说,你现在该了解将军是多么冷酷的一个人了吧,就算有公爵家世,想出人头地还是要靠实绩努力,不然,才二十八岁的法斯特大人是怎么坐上黄龙圣骑士团副团长的位子?”

“原来如此,那……将军要怎么面对他的未婚妻呢?”

“嘿……将军当然不可能放弃这件婚事,现在她已经是波朗侯爵家的唯一继承人了,她的夫婿,当然也能继承波朗家的一切。在继承海因巴鲁特公爵家的爵位之前,就先坐一坐侯爵的位子热身一下吧!女人嘛~哄一哄就行啦~”

这名饶舌的士兵越讲越得意,好像是在讲自己的事似的,结果,他没注意到眼前的来人突然伸出脚,结果他被绊倒摔个四脚朝天。

“喂!要不要紧啊!……”

“谁?是谁?那个混球胆敢愚弄帝国军?”

他很快就爬了起来,不过,四周并没有那个绊倒他的人,虽然没看清楚,不过他依稀记得对方手中还抱着一个女孩,还闻到一些花香,他手上应该还拿着花束之类的东西。不过找遍道路两端,都找不到类似的人影。

事实上,那名对他略施薄惩的男子早就已经巷道里,他的动作快捷如电,连周围的行人都没有发觉他的踪迹。穿过巷子后,他又悠闲地走在另一条道路上,左手中抱着一个小女孩,他的右手还拿着一束鲜花。

“里奥爸爸动作好快哦~那个人都没有发现我们耶~”

“那是当然的,如果瞬移会被看见的话,那就不叫做瞬移了。刚才他居然在那胡说八道,尽说些污辱爸爸朋友的脏话,所以爸爸才动手教训他。我的小艾兰,你觉得爸爸有做错吗?”

“当然没有,如果爸爸讨厌一个人的话,那他一定是坏人,艾兰也会讨厌他!”

“呵呵~”

看到小女儿同仇敌忾的表情,里奥也不禁笑了出来,因为他很高兴看见艾兰丰富的表情变化,自从这孩子取回了表情之后,她的情感也丰富了起来,看到艾兰能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表现出七情六慾,里奥真的非常高兴。

还有一件事,里奥就不知该不该高兴了,那就是艾兰的记忆有部分消失了,有关过去与生父间的回忆,以及雾森事件的记忆,都不可思议地消失了,记忆中有关痛苦的部分消失了,这对这孩子的未来而言会有什么影响,里奥并不清楚。里奥甚至有一种自私的想法,如果艾兰的记忆真的已消失了的话,那就永远消失吧,假如这样能让这孩子幸福的话,他愿意作一辈子的骗徒。

“爸爸你在想什么啊?都不理艾兰……”

刚才,沉思中的里奥对于艾兰的话都没答腔,让这个小女儿生气地嘟起嘴来。

“啊!抱歉抱歉,不要生气嘛~艾兰~”

“两件漂亮的衣服、五个娃娃、还有今天要陪艾兰一起睡……因为爸爸每次一出门都好几天不回来……”

“好好好,不管什么我都答应啦。等我们拜访一个朋友之后,我们就去逛街吧,买最漂亮的衣服及玩偶,这礼拜爸爸也会一直待在家里。”

“真的,不能骗人哦~骗人的是小狗。”

里奥与兴冲冲的艾兰勾了手指,便向目的地前进,为了见艾吉最后的遗容……。

在雾森事件之后,雷碧亚负了重伤,这几天除了医生照料之外,其余时间她只能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静静地养伤。

叩叩……(叩门声)……

要叩这一下门,法斯特感觉自己得花上一生的勇气似的,前天雷碧亚醒过来之后,他就应该来的,不过,他竟一直犹豫着,他也很讶异一向冷静果断的自己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因为他想到雷碧亚虚弱的样子,艾吉的死讯就一直说不出口。

法斯特打开了门,进入病房后又轻轻关上了门,在床上的雷碧亚并没有理会来者的存在,她靠在窗台前,一直望着外界。直到法斯特出声时,她才回过头来。

“雷碧亚……”

“你来了吗?法斯特……”

雷碧亚的脸消瘦不少,多少是因为伤势的关系,不过影响最深的应该还是心理层次的因素,使得一向强势的赤龙将军也因此失去了豪气的风采。

“再休息一下比较好吧,雷碧亚,你的伤可不轻。”

“我的身体没有那么虚弱,现在我的胸口已经没有像前天那样难受了……对了,你来这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现在不是任务中吗?以前的你是不会因为私人因素而擅离职守的,我想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吧。”

“我……其实……是艾吉的事……”

虽然是吞吞吐吐,不过,法斯特终究还是说出了艾吉的事,他本来是想报出艾吉的死讯给雷碧亚知道的,可是当他一说出口时,却变成……。

“……艾吉……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他的下落,我想,他应该是逃到南方去了,所以,我的部队也必须要离开此地,我想,有一段时间可能见不到你,所以……”

说了一个谎言,为了圆谎,法斯特又继续说了更多的谎言,法斯特并不喜欢这样做,因为这有违他的信念。不过,如果这样可以让雷碧亚不再愁容满面,他宁愿说谎。

其实,法斯特那笨拙的谎言早已被雷碧亚看出破绽。

“够了……”

“咦?雷碧亚……”

“……别再说了,你……我知道你不是个会说谎的人……这几天……从每个人的举动与态度都怪怪的这一点来看……我就已经了解了……艾吉……他死了吗?……”

“你已经知道了呀……”

此时,法斯特才知道,雷碧亚早已经知道一切了,他还以为雷碧亚无法承受这个事实,其实雷碧亚比他所想的还要坚强的多。

“我只想知道,艾吉他临终前的样子是怎样?痛苦吗?还是……”

“据我的部下所言,他的遗体是在白雾之森的最南端被发现的,由遗容来看,他走的很安祥,没有一丝痛苦。”

“雾森南方吗?原来,艾吉是在我们故乡的土地上死去的……对他而言,那应该是幸福的……”

雷碧亚的脸颊滑下了一道泪痕,这是哀悼亲人之死,由衷而发的悲伤。

“我……我等会就要带部队回阿斯卡里亚了,艾吉的遗体也必须带去,毕竟要向陛下作个交代。”

“陛下吗?如果可以,你能帮我向陛下请求吗?让艾吉能回乡安葬,与死在帝都的父亲大人一起回到曼德尔的土地上。”

“我一定尽力而为……”

此时,雷碧亚还说出了一件让法斯特极为惊讶的事。

“我们的婚约就这样算了吧……”雷碧亚语气平淡地说着。

“什……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不想耽误你的前途,妻子的家族出了这样不名誉之事,世人多少会有些难听的闲话吧……而且,这婚事毕竟只是源于双方家长一时的口头约束,法斯特你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娶我这样的女人,比我好的女孩子实在太多了……再说,我也没有那个心情,直到我为弟弟复仇以前,我都不会有这样的心情……”

“雷碧亚……”法斯特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似的,他的心就像即将决堤的洪水。

“忘了我们之间的事吧……”

“不——!”

法斯特不顾自己的矜持,上前抱住了雷碧亚,雷碧亚顿时面红地不知所措。

“咦?法……法斯特……”

“我不是因为父亲的意思才想和你结婚的!我……我爱你啊!不管未来如何,我只会有这么一位妻子,不管你怎么想,我的未婚妻都是你。不管要等多久,我也会等下去的,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那像是用刀在割我的胸膛,要挖出我对你的真心一样。”

“我不值得让你这么做……”

“值得的,绝对值得的!”

法斯特的语气极为坚定,让雷碧亚有些意外,两人是因为婚约而开始交往的,雷碧亚也一直很喜欢他,不过,心中总是有个无法除去的芥蒂,那就是法斯特真的喜欢她吗?他对这婚约的看法又是如何呢?虽然法斯特总是再三地确认此事,不过他冷静的态度,也让雷碧亚无法感受到他真正的心意。一边是如水般的心,一边是如火般的心,两人的思考上本来就有很大的差异,雷碧亚当然无法理解法斯特的想法。不过,现在那平静的水面似乎也激起波涛了。

“你会后悔的。”雷碧亚以恶作剧般的语气答道。

“我不会后悔的!”

两人热吻着,不同于过去那无数次的吻以及亲密的肌肤接触,这一次,他们两人明显地感受到彼此。热吻中的两人,完全无视旁边医生及护士的存在,直到撞见这一幕的优格里尔之狼出声为止。

“咳嗯~做这种事也要看一下场合啊!”

“爸爸,不要遮住艾兰的眼睛嘛。”

里奥在进门时,就自动用手掩住艾兰的眼睛,不过眼前所见的景象其实还不算是儿童不宜的程度。随后,里奥就出声嘲弄两人,法斯特与雷碧亚也心虚地赶紧各立一方,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之后,整个病房充满了嘻闹声,完全没有阴霾,快乐地生活下去,并不只是生者的想法,其实这也是死去的人的意愿,悲伤难免会有,不过每个人都还是必须跨越悲伤,才能追寻幸福。

在日落时分的帝都,街道上已显得清冷不少,现在季节已近初冬,对于位置偏北的帝都阿斯卡里亚而言,这里的人们比南方的人们能更早感受到冬天的气息。

在一间平民出入的酒馆里,有两个身份装扮都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年轻贵族,正在对坐饮酒。前一阵子,他们和另一个朋友本来总是一起行动,还在前一阵子一起来到这里喝过酒,不过,当恶耗自南方传到帝都时,他们才知道,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与好友一起喝酒了。为了哀悼好友之死,两人几乎喝得快烂醉如泥。

“二少,喝酒还是要适可而止……”

酒馆的侍女米娜向两人劝酒,因为他们两人实在喝的太多了。

“米娜~你~在叫~哪个二少啊~~这里两人~都是~二少~~”

在托兰伯爵家是次男的克里夫醉醺醺向米娜问道,而另一个在雷德侯爵家也是次男的蓝提斯则是在劝好友不要做出失礼的事。关于艾吉的死,两人都很难过,所以才会在这里喝到烂醉,对于一个喝醉的人而言,他的情绪是难以捉摸的。

之后,克里夫还是喝醉了,虽然他很喜欢喝酒,只要有好酒,贵族的他也不会介意和平民同坐一席,不过,他的酒量其实远在同是酒乡客的蓝提斯之下,克里夫一下子就醉得不醒人事了,酒量极好的蓝提斯也有点醉意。

“二少,您一个人真的有办法回去吗?”

“别担心了,米娜,在下可以自己回馆邸的。只不过,克里夫就得拜托你们照顾了,明天我会帮他请假的。”

“克里夫大人就交给我们吧,二少,请您路上小心。”

蓝提斯告别了米娜之后,便独自走在夜晚寒气甚重的下町,他手上提着灯,走在昏暗的街道上,或许是酒力发作的关系,他脑中思绪杂乱,一点条理都没有,结果不知不觉地,他竟然走到了仕典部。

“我怎么走到这里了……”

伫立在铁栏杆的围墙外,蓝提斯若有所思地在想着某些事,其实他也没有认真在想着,只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于是,他进入了仕典部的公馆。

大门外的警卫不敢阻止这位大贵族的次男,当然是立即放行。走入馆邸之后,蓝提斯提着灯,慢慢地走到一个门前,上面的名牌已经被拿掉了,不过蓝提斯很清楚,那是艾吉以前的办公室。

磅当一声!蓝提斯踢开了锁住的门,平时的他是不可会做出这种事的,这是酒精的影响才会让他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其实,他只是想在这个地方,再回想一下有关好友的事情而已。

“桌子还很乾净,是谁在打扫呢?”

蓝提斯用手指触摸桌面,上面没有积尘,这应该是有人每天在打扫的关系,不过会是哪个人每天打扫这间很久没人在使用的房间一事,蓝提斯并没有追究的意愿。

看着那空荡荡的桌椅,蓝提斯回想起昔日艾吉办公的样子,还有一名秘书拿着文件随侍在侧的景象。在回想起那名秘书的时候,蓝提斯不禁眉头皱起。

“艾吉啊艾吉~你这样不负责任就死了,你叫娜达夏该怎么办呢?”

艾吉与他的秘书娜达夏之间的关系,虽然艾吉自以为隐瞒的很彻底,其实,这件事早就被蓝提斯与克里夫发现了,甚至连娜达夏也知道这件事已被两人所知的事实,不过,好友的义气还是有的,两人并没有向他人露过这个秘密,反而在一旁等着艾吉什么时候才会主动说出来。可是,艾吉已经没有机会说出这件事了。

有关娜达夏的事,其实还有一件连艾吉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反而是蓝提斯与克里夫两人先发觉的,这件事非同小可,没处理好可能会再弄出个悲剧出来。现在艾吉已死,他们两人也不知该怎样去帮助娜达夏。

“闯出一堆麻烦之后,就不负责任地去死……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说罢,蓝提斯将灯放在桌上,他并不是很用力的放置上去,不过,几乎是同一时间,某种重物掉落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从桌底下发出来的。蓝提斯弯下身把那东西拿了出来,那东西只是个平凡无奇的文件袋,不过里头的文件量可是非常的多。

“奇怪,这里怎么藏了这文件,里面写了些什么啊……”

正当蓝提斯想要拿出文件的时候,突然间,灯内的火竟然开始摇晃不息,而且,在那瞬间,蓝提斯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气息,不仅冷汗直流,还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很确定,在他的背后似乎存在着什么东西。

……那不是你该碰的东西……

“是谁——!?”

莫名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像是触及蓝提斯的反射神经似的,他在一瞬间拔出腰间的护身短剑,以迅雷疾风之速转身斩去,斩势之烈,足以让使剑高手汗颜。

其实,雷德家不仅拥有俊美的遗传,雷德家似乎还有剑士的血缘,雷德侯爵与里奥都是有名的剑客,蓝提斯虽然仅学过了基础的剑术,但是他的实力却比一般的职业战士要强的多。有一次在酒馆里,他还拿剑教训了两名调戏侍女米娜的佣兵,胜负仅在三回合之内就分出了。

这一击,是被逼入绝境的蓝提斯在爆发求生意志的状态下发出的一剑,不管任何高手,都不能忽视这一记反击的存在。不过,当蓝提斯转身往背后斩击一剑之后,他发现他的身后并没有人,仍是朦胧的黑暗。

“是我酒喝多了吗?”

……那不是你该碰的东西……

同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蓝提斯眼前的黑暗也起了变化,在黑暗的空间中,浮现了两条亮线,然后,两条亮线就上下两方向张开来,像是一对眼睛,而且还带着妖异的紫光。蓝提斯的视线在与空间的那对紫瞳相交的同时,蓝提斯的身体就像断线傀儡一般倒下下来,彷佛灵魂被吸走似的。

蓝提斯倒了下来,不过,原先他手中的那份文件却不可思议地飘浮在空中,像是被无形的手拿住似的,没多久,那名只露出双眼的人现出了他的真面目,他就是姆亚教团的魔将-隐者卡鲁。

“消失吧……吾教大业的障碍……”

卡鲁手中的那文件突然间被紫色的火焰焚毁,紫炎像是有意识般吞噬着这文件,没多久,这署名“安德烈·怀特渥德”的文件就消失了,连灰也不剩。

为什么卡鲁会察觉到这文件的存在,其实是在雾森事件里,他以阎魔镜袭击艾吉众人时才发现的,而且,艾吉的父亲为什么会有如此失常的行为,其实也是隐者的仕业。也只有隐者的卡鲁,才有办法这样玩弄着人心。

“接下来……”

在消灭掉这文件之后,杀意的视线就转移到蓝提斯的身上,只要一瞬间,蓝提斯就会像那文件一样,被消灭于无形,而“蒸发”于人间。

不过就在此时,卡鲁突然收手了,对隐者而言,杀人根本是不需要犹豫的事,因为他根本没有感情,所以也没有罪恶感。不过他还是犹豫了,为什么会犹豫,对卡鲁而言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

“是那事件之后的影响吗?……”

隐者放弃抹杀蓝提斯的想法,便消失了。他离开之后,蓝提斯也缓缓回复了意识,刚才的事,他还以为是在作梦,因为四周根本没有什么变化,自己身上也没什么伤,只有那文件,像是空气般蒸发了,彷佛一开始就不存在似的,蓝提斯也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最后,他还是以为自己酒实在是喝太多了。

“难道我真的喝多了吗?……算了,还是回去吧……”

蓝提斯走出了仕典部,此时,天气也变得更冷了,他提起手上的灯,才发现黑暗的天空深处正缓缓地飘下白雪,这是初冬的新雪。

“下雪了吗……不知道会下的多大……”

大陆历一五九年的冬季悄悄地来临了,对于帝都的居民而言,这只是普通的时令交替而已,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将这和平之土化为乱世冻土的冷风也正悄悄地吹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