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1话 雪谷的造访者

作者:外国科幻

时值帝国历一五九年十一月初,此时,帝都阿斯卡里亚及其以北区域已经进入冬季时令,雪花纷飞飘落,一切的景色就像泼上白漆的画布,路面、屋瓦、森林、原野等一切都覆上了白雪,在下雪的日子里,天空一直是灰白阴霾的。

~啸啸呼~(风声)~~

强烈的冷风在山谷里呼啸作声,凛冽的风雪,像是有意识般,阻绝前来此地的访客。在铺上厚雪的山道上,有一辆马车加上数名随行骑士的队伍,他们正冒着风雪,在鲜人造访的山野穷道上行进。

这个地方,是位于帝都西南方的一处山区,除了猎户,一般人是不会在此地出没的,更何况是这样的天气。不过,其实在山谷里某处座落着一间别墅,那里的主人是一个名叫做“凯斯雷·克鲁斯”的商人,他是活跃于大陆东方朋提海贸易圈的大商人“葛尔必特·克鲁斯”的独子,其父亡故之后,他已经继承了克鲁斯的庞大家业。

其实,在继承前,凯斯雷就已经在艾斯卡大陆的商界极为活跃,年纪轻轻的他,已经在大陆上建立了不下于父亲的实力,在帝国商界里,凯斯雷的实力已足以排入前五名,在继承克鲁斯家的一切之后,凯斯雷的地位,仅次于帝国最大商族“迈哈达家族”之下。其父葛尔必特的野心,是想以朋提海为中心,用经济力与武力建立其海上霸权,而年仅25岁的凯斯雷,他的实力与野心更甚于其父。

这只来路不明的行伍,目的地就是凯斯雷的别墅,在他们一行抵达之后,在迎接的人员之中,出现了两名意外的大人物,其中一人竟是别墅的主人凯斯雷,缘错说,这位大商人应该是在其他地方的别墅避冬的,能让他冒着风雪来此地亲自接待的访客,其身份自然是重要非常。

凯斯雷长的高大英挺,深褐色的长发束在脑后,其脸部轮廓尖瘦,而眼睛总是眯着,像是一条线似的,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眼神,他的表情,总是一贯的微笑。相较之下,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的脸色就显得严肃许多,这个人名叫做“麦可·欧斯”,他也是商人,而且,他目前亦是大陆南部商界的第二把交椅,仅次于马克威尔家族之下。

一个是北部商界的第二把交椅,一个是南部商界的第二把交椅,这不过是巧合罢了,关于此点,相较于凯斯雷的轻松自在,欧斯就显得在意许多,屈居于马克威尔家之下,对于欧斯而言,实在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本来,欧斯家是大陆南部最大的商族,但是八年前马克威尔家掘起,马克威尔的手段之狠辣都远胜欧斯,很快地,第一把交椅的位就被马克威尔家夺去了,自己的势力圈来被吞噬大半。马克威尔意外死亡之后,蛰伏多年的欧斯家也开始进入吞灭马克威尔家的动作。

这两位商界的大人物会聚在此地并不是普通的交流而已,坐在马车里的那位人物才是让他们聚在此地的原因。随刻,随行的一名骑士打开了车门,随后恭敬地单膝跪了下来,在车里的人终于出现了,这个人有着一对令人生畏的青红双瞳,他的名字叫“赛因”,是帝国怀有恨意的男子。

“赛因殿下,欢迎您驾临敝宅。”凯斯雷主动上前问候。

“劳烦两位亲自出来迎接,这才是我天大的荣幸。”

在说完象征性的问候话之后,赛因便进入宅内,随行的只有一名护卫,是一位女骑士,在进入屋内后,这位女骑士取下了头盔,在头盔下,是一头罕见的淡紫色长发,而有着美丽的容颜,不过,她那双黑色的双眼里,却透露着不输男人的气势。她的名字叫做“雪莉丝”,是赛因最信赖的部下之一。

在主人的引导下,赛因来到了一间大厅,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会议厅,大型的圆桌旁有三张椅子,很快地,赛因、凯斯雷、及欧斯三人都入座了。

赛因是企图颠覆帝国的野心家,凯斯雷、欧斯两人自然是在经济面支持他的人之一,能够取得两大商族的支持,由此可见赛因的实力之大。

这次的聚会并不是要企划什么大计划,相关的计划早已经完成,所有的部署都已完成,那这三人聚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为了艾吉的事情,对这意外的漏洞特别关心的人,其实就是欧斯。

在赛因的计划里,欧斯家的金援是不可或缺的,既然后台老板对这件事有意见,赛因也只好出面说明。于是,赛因便将事件的经过大略说明一下,当然,他只说了必要的部分。听过赛因的说明之后,欧斯的忧虑也多少获得疏解,不过,他还有一件蛮担心的事,于是,欧斯问道:

“……赛因殿下,我还是很担心,不管死的那个人知道多少秘密,重要的是,宫廷究竟知道了多少,要是整个计画被他们发觉,到时候大事未成,全盘皆输……”

“欧斯大人,我想您不用那么担心,这次情报泄露,反而对计画有莫大助益!”

“咦,这怎么说?”

赛因的回答让欧斯有些惊讶,于是,赛因又继续说:

“这次的事件,让古拉贝特.波朗侯爵实为我方所用的情报曝露出来,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那个老贵族不过是被操纵的傀儡罢了,皇帝那一侧的人在怎样也无法从他身上查到他与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他的曝光,反而可以加深皇帝对其臣子的猜疑心,朝廷或许还会因此分裂。”

“这……这么说,计画还没有曝光就是了。”

“这就不一定了,恐怕,宫廷方面或多或少已经察觉到计画及我们的存在……”

“这……您说的是真的吗?赛因殿下!”

欧斯显得很紧张,在他全秃的前额上冒出了一颗颗的汗珠,万一计画失败了,他为此投注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连现有的一切也都将失去,当初他决定资助赛因,也是考量了许久。不过,同样将大笔赌注下在赛因身上的凯斯雷就显得镇静多了,他的眼里甚至隐含着对欧斯的慌张丑态给予的嘲笑。

高利润本来就夹带着高风险,身为商人,这是已知且必知的座右铭。在凯斯雷眼里,欧斯是个老人,而且是个不敢冒险的老人,凯斯雷轻视他,就像轻视自己那老是作着不切实际的梦的父亲一样。年轻人虽爱冒险,不过,凯斯雷并不是那种看不清眼前事物的傻瓜,他肯冒险资助赛因,自然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存在。

赛因又继续说了下去……。

“……我敢这样肯定,是因为我已经查出,那名叫做安德烈的报社记者,其实是宫廷安排在民间的眼线之一,他会去调查军官调度的异常事件,也是皇帝直接下达的秘令,所以,宫廷已经察觉到此事,这是可以确定的了。”

从赛因的话意可以得知,帝国多少已经察觉到极可能危害帝国根基的那道暗流的存在,相较于赛因的冷静,欧斯就显得忧心忡忡。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凯斯雷倒是出声了,他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说道:

“不过……帝国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不是吗?……”

“凯斯雷,你知道什么情报吗?”

“欧斯大人,其实只要想一想,就可以理解皇帝为什么没有采取明显的行动的原因,他们所知道的情报实在太少了,所以想采取什么行动也是有许多顾忌,在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敌人的情形下,自然会影响到皇帝的决策与行动,这片刻的犹豫就成了我们的活路。”

讲到这里,凯斯雷突然露出诡笑。

“……所以说,皇帝那一侧是不足惧的,我方的自乱阵脚才是最危险的,赛因殿下,您说是吗?”

“您说的没有错,凯斯雷大人……。”

赛因在回答的同时,他突然起身,举起左腕指向欧斯所坐之处,刹那间,黑色的电气激荡在他的左臂上,随即凝缩在食指指尖处,形成一粒黑色的球体。

赛因突然的异举,让欧斯吓得差一点跌落椅子。

“赛……赛因殿下!您要做什么?”

“解决掉潜入的老鼠啊!”

顷刻间,赛因射出黑暗的球弹,黑球所经之处,空间都变得模糊不清,像是被扭曲似的。在白雾之森里,赛因就曾施展过这可怕的技巧,被释放的“暗”就像是饥渴的野兽,会吃掉被接触到的一切事物。

不过,这颗黑球并没有射中欧斯,反而射中他身后的人,那是欧斯带来的仆人,被黑暗击中的那个人,在转瞬间就被黑暗吞噬殆尽。

欧斯还惊魂未定之际,坐在对面的凯斯雷突然大喊道,说:

“康措开那里,你带来的人是间谍啊!”

“什……什么!”

欧斯惊慌地转身,赫然发现自己带来的仆人居然拔出短刀,正慾刺杀自己。

在危及之际,紫发的女骑士不知何时已经纵身而来,挥动白刃自那人背后斩了一剑剑过骨断,这名间谍当场毙命,也解除了欧斯的丧命危机。

“怎么会……我带来的人怎么会是间谍……”

逃过一劫的欧斯仍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看来这两个人只是幌子,他们是为了掩护伙伴才刻意露出破绽的。其实的间谍,应该已经逃出去了。”

“殿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

“我相信欧斯大人您的清白,要怪,也只能怪这些“草”实在是伪装得太厉害了,平常人根本无法看破他们的身份。”

“草?”

欧斯不解地询问道,不过,赛因并没有立即回答,他正在想其他的事。

所谓的草,其实是指帝国成立前,各地诸王饲养的一群影子侍卫,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像杂草一样,陪衬在主人这朵花旁,成为不起眼的保镳,他们可以是仆人、侍女、甚至一个小孩、或是主人的情妇等。在帝国成立之后,有部分贵族仍有饲养“草”的习惯,不过,多年下来,“草”这种特殊的风俗确实有没落的情形。

近几年来,宫廷看重草的实力与特性,便有计画组织这些人材,训练为特殊的情报人员,这项秘密,本来赛因还不敢确定,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皇帝手下确实有这么一群不为人知的特殊集团供其驱使。

“这种手法……是忍者的手法,看来,我听到的另一个情报也是事实了……”

赛因不仅知道皇帝底下有这样集团的存在,他更进一步得知,皇帝还吸收了一批来自倭国的不明忍者集团,本国“草”的性质能从影子护卫扩大成情报员等特殊领域,这忍者集团的存在应该也脱离不了关系。

此时,欧斯忧心忡忡地向赛因问说:

“赛因殿下,那些逃掉的间谍要怎么办?刚才的话,说不定都被他们听到了……”

“请不用担心,那些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绝对……”

“既然殿下都这么说了……”

听到赛因的再三保证,欧斯也安心不少。

混乱结束了,别墅的主人凯斯雷命令下人整理现场,残存的一具尸体也要妥善处理掉。受惊的欧斯,凯斯雷也亲自送他回客房休息。

而赛因则站在窗户前,凝视着窗外纷飞的风雪。这时候,紫发的女骑士走到他的身旁,恭敬地向主人请示着某件事。

“殿下,关于逃脱的间谍一事,属下是否要前去追击?”

“那件事会有人代劳的。”

“是,赛因殿下。”

“……”

看着对自己绝对忠心的部下,赛因反而显得有些落寞。

‘是什么时间开始,我们两人变成了这样的主从关系?……’

雪莉丝是与赛因相识最久的人,在昔日颠沛流离的时期,两人可以说是同甘共苦地活了下来。而让赛因能熬过那段日子的最主要原因,则是对帝国的恨,对皇帝的恨,这恨意是他存活的力量,也让他得到了现今的一切,力量、财势,这足以向帝国复仇的一切。现在,已有无数的人向他宣誓忠诚,在未来,大业成就之日,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人都必须屈膝在他的脚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