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4话 神秘的北国少女

作者:外国科幻

白雪缓缓飘降,覆盖大地,森林的树木脱去绿衣,取代之的是层层的冰纱,屋檐凝结着一根根的冰柱,地上的雪毯印着人们的足迹,在这边境的小渔村里,呈现着一如往常的北国风情。

只是,在这个看似平常的日子里,却即将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大事……。

“咦?那是……”

在渡口玩耍的某个孩子率先发现了这件事。并且他更是兴奋向玩伴们叫着‘喂!有大船来耶!’这件事,没多久,孩子们好奇的騒动也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

“喂!有船耶!那好像是商船队耶!”

“怎么会呢?难道……他们是穿过魔海而来的吗?”

“魔海……该……该不会是幽灵船吧!?”

当“幽灵船”这最与现实脱节的推测自某村人口中脱口而出之时,现场确实引发了不小的騒动,不过,仔细一看,那船队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印象中破旧又阴森的幽灵船。几个见多视广的村民认出了船队的旗帜,那是都沙岛的商船。

村民们唯一的疑惑,就是都沙的船究竟是怎样来到这里的,要来到艾斯卡大陆北部东岸,势必要冒险通过传说中的魔海,而自人们有历史以来,根本就没有人能活着通过魔海之域。

带着满腹疑问,村民们正见证着这历史的新页。

相较于村民们的惊讶,在商船上,刚刚才创缘代史带领着船队穿过魔海,即将抵达北大陆东岸的管家先生却忍不住叹了几声,说:

“没想到航道偏了这么多,原本以为可以在凡提洛斯王国的首都着港的,没想到,现在却到了王国最北端的渔村,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

这个戴着小圆眼镜的男人名叫汉斯,他虽只是某贵族的管家,但是他却以丰富的知识带领这批船员水手们通过魔海-这从来没有船能安然通过的海域,在这一个多月的航行之旅,在众船员心目中,他的地位还比船长及商人老板们还要高许多,甚至还有人推荐汉斯去当船长,这样还比较现在的他要有前途的多。

不过,对汉斯而言,他还是喜欢继续做管家的工作,平时研究研究新奇的料理,闲时捉弄一下爱惹麻烦的少爷,或者替少爷收拾烂摊子,这十多年来,他一直甘之如饴,这之后,他也希望能继续这样的生活。

汉斯拿起了望远镜,看了一下渔港的情形。

“看来村民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了,想必也吓了他们一大跳吧。不过,这港口似乎小了点,要停泊三艘大船可能困难了点……。”

“这次的航行主要是要证明魔海已经消失这件事实吧,只要船上的都沙商人能上去就行了,而后什么通商协议之类的东西就是他们的事了,以后也没我们的事了。”

“您说的没错,亚利少爷。”汉斯回应着身旁的贵族主人,并继续道说:

“以后,就看都沙商人以及凡提洛斯王国政府双方的努力了,这条新贸易路线若得以成立,将是自大陆公路完成以来,商界最大的盛事呀!”

大陆公路是以神圣艾斯卡帝国首都阿斯卡里亚为中心,西向陆路接海路通往西方大陆的马尔可连邦王国,而帝都南下则是到大陆南部,在东向经海路通过朋提海,连结至亚特兰提斯大陆,其中的陆路就被称为“大陆公路”。

而帝都东向到大陆东岸的路线,由于接下来的海路受阻于传说中的魔海,因此无法通往亚特兰提斯大陆。所以,即使艾斯卡大陆因为大陆公路而繁荣日盛,此地也无法分享繁荣的果实,尤其是凡提洛斯王国,其国土虽拥有东北岸一半的沿海线,其商业活动却特别衰退,国家仍以农牧业为主,与富裕的帝国相比,就显得贫穷许多。

如今,魔海因月前的都沙事件而消失,海路阻碍已失,这条帝都东向的“新大陆公路”的完成已是可能之事,对于凡提洛斯王国而言,原本无用的海岸将因贸易转变成黄金之岸,这是可预期的未来,对于都沙商人而言,这也是他们的梦,在经历都沙事件之后,支持着残存者的一个梦。

“乾杯!为长久的航行乾杯!也为都沙岛的新未来乾杯!”

看到那些商人与船员兴奋的举动,看在汉斯与他的少爷眼里,自然也是开心不过的了。尤其是汉斯口中的“亚利少爷”,对这位年轻的贵族骑士而言,能帮助他人,实在是一件康粗的事。

这位少爷名叫亚利克斯,他是神圣艾斯卡帝国赛巴斯达家的继承人,赛巴斯达家虽然只是下级贵族,现在甚至可以说穷的可以,因为继承的亚利仍然无所是事的关系,不过,这家族仍然出了不少名人,亚利的父亲雷欧耐特曾经是帝国的英雄,拥有平定十二年前帝国内乱的功绩。所谓虎父无犬子,他的独子也闯出了一番不小的名声。

在这几个月里,亚利曾击杀了危害大陆南部的怪物-普罗斯的龙人,接着又在都沙岛上,击杀邪恶的姆亚古神-北尔杰皮比,这些事迹,已经逐渐流传到世界各地。在亚利的祖国里,他最有名的事迹其实并不是上述两件事,而是在去年年底发生的“皇帝遇刺事件”。

当时亚利才刚结束见习骑士的实习,在回帝都报到时,亚利意外撞见刺客集团袭击当今皇帝的车队,而后,亚利展现实力阻止了刺客的行动,也因此“赛巴斯达家的小龙”之名传遍帝国,成为当时的风云人物。不过,亚利声名大噪的原因并不只如此而已,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当时的亚利谢绝了皇帝绯特烈四世的封赐,将军的位阶以及南方赤龙骑士团副团长的职位,亚利居然一口回绝,他的理由,竟然只是‘想往东方旅行……’的念头而已。

不少人把他当成大傻瓜,尤其是不少想跟他攀关系的贵族,在见到赛巴斯达家又逐渐飞黄腾达,亚利严然成为皇帝眼前的红人,假如这家族真的又起来的话,就算嫁女儿也要跟他攀关系,不过,一切就因亚利的一句话而划上休止符了,亚利果然有乃父之风,在权贵士族眼里,他跟他那失踪的父亲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爱怎么讲就随那些人去聒噪吧!我就是我!”

任凭舆论与谣言再怎样中伤嘲讽,亚利当时仍不为所动。对于自比为乡下贵族的亚利而言,荣华富贵是不屑于顾的,不管自己是有名无名,亚利仍宁愿过着昔日的生活,以后也是一样。这一点,倒是与汉斯心意相通。

这样坚强的亚利其实也有个烦恼,这个烦恼,他也一直耻于提起,那就是他的外貌,亚利已经快十八岁了,可是,他的外貌却还是像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般,其实,说是少女还比较贴切。亚利的发质柔顺,肌肤白里透红,面貌姣好清秀,与豪迈大丈夫的雷欧耐特实在不相像。根据雷欧的说法,亚利是比较像去世的母亲阿芙莉娜,不过,也曾有人怀疑,雷欧是不是有把女儿当成儿子来养育的癖好嫌疑,这猜测当然是与事实相违的最为离谱的了,只是个被当成饭后趣闻的谣言。

比起当将军之类的梦想,对现在的亚利来说,能变得更男子气概些才是他最大的心愿,只是,现实仍然是残酷(笑)的。

听船员讲,吹海风是能让水手成为海上男子汉的必备要素,听到这件事的亚利自然跃跃慾试,不过,整整一个月下来,海风还是未能在亚利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他的肌肤仍然幼嫩得让仕女嫉妒。

亚利的腕力也是大的惊人,这也是件很奇怪的事,他虽然也有些肌肉,不过与那些粗犷的水手相比,实在是瘦得可以。照理讲,力气越大自然肌肉也会增加,可是亚利的腕力却远在那些壮汉之上,同样大小的肌肉却能发挥倍数以上的腕力。亚利的剑克拉姆是一把两手大剑,不过,亚利却可以把那把剑当成单手剑来使用,他单手挥剑的力量甚至还比战士用双手使用同型剑还要来得强。

以前对于这些事,亚利也是无法理解,时间久了,也视为理所当然。到了今天,这一切终于有了解释,可是,那是个带着悲哀的答案……。

自己并不是赛巴斯达家的孩子的事实。

“我终于回来了,故乡的大地……。”

看着艾斯卡大陆,亚利不禁喃喃自语,自我的真实过去,就藏在故乡的土地上。在离开都沙岛前,汉斯与他之间的约定,亚利仍记得很清楚。汉斯与亚利约定好,在母亲的墓地,将有关他的身世一切都告诉他。等到那时,亚利就会了解,隐藏的自我过去以及那真实将带给他的命运。

“……”

想到这里,亚利只是默默看着岸边,积雪的连绵山峰,海面上的流冰,这些风景不断摄入他的眼里,也很快就消逝无踪,对现在的亚利而言,他什么也没想,只是无意识在浏览着前方。

“咦……那是?”

一个奇异的现象发生了,亚利突然注意着眼前某一点,本来什么都没有,但是,眼前的视线突然向前方延伸而去,就像是心脱离身体飞过去一样,那远方岩岸的景象变得清晰不已,就像是在现场看似的。

这又是御子之力的觉醒吗?亚利并没有注意这件事,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一个伫立在岩岸旁的少女,突然间,那名少女居然跳入海里,这景象也像惊雷般惊醒了亚利。

船上并没有任何人发觉这件事,那个距离,其实以肉眼也不可能察觉得到。结果,亚利就在所有人都不知所然的情形下跳下海去。

噗通一声,声响与水花唤来了船上众人。

“亚利少爷!您在做什么啊”慌张的汉斯在甲板上大喊着。

“有人跳海自杀!我去救她!”

“跳海?在哪里啊?”

亚利不顾众人的阻挠,持续向事故方向的岸边游去,他游得非常快,让人难以相信,他身上还穿着轻型铠甲,并且还背着一把大剑在游。事实上,船上的人并不知道,亚利根本是第一次游泳。

亚利能游到那里,全凭一股蛮劲在游,救人心切,他压根儿没注意到自己并不会游泳的事实。没注意到还好,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麻烦就出现了。

一改刚才俐落的泳姿,亚利慌乱得摆动手脚,完全失去了方向性,更严重的是,亚利身上的轻铠与克拉姆,一身的怪力在海上也派不上用场,没多久,亚利就沉了下去。

‘……我就要淹死在这了吗?’

随着意识远去,亚利也无力挣扎下去,他看着水面逐渐远去的亮纹,连快淹死的事实也意识不到。就在此时,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

这个女人就是亚利见到的那个跳水的女孩子,其实,亚利根本就误会了,对于这女孩子而言,她也不清楚亚利溺水是为了要“救”她的事实。她只是凭藉着良知,尽力拯救一个溺水者。

‘这个人是自杀还是笨蛋呢?穿铠甲跳海……这不是必死无疑吗?’

这个神秘的女孩子一边想着这件事,一边要拉亚利上岸,亚利已意识模糊,没有抵抗,照理说,这样的溺水者是很容易拉上岸的,可是,少女眼前有大麻烦,亚利身上的铠甲与那把大剑实在太重了,于是,她拿出了一把短刀,用刀割断铠甲的固定皮带,同时也将克拉姆剑鞘的带子割断,任其沉入海底。

但是,少女的举动却惊醒了亚利,亚利察觉到克拉姆不见的事实,突然挣扎起来,结果,竟把口中最后一口气吐了出来,这意外让少女也不知所措。

‘没办法……’

少女很快就做了决定,她抱着亚利的头,毫不犹豫就将自己的chún覆盖在亚利的口上,将空气缓缓灌入亚利口里,随后便奋力带着亚利回岸上。

到了岸上,少女让亚利躺着,输通气管,就紧急对亚利做人工呼吸,一直亚利吐出喝进去的海水为止,少女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亚利一命。

少女能对亚利做人工呼吸,其实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毕竟她是个女孩子,要她放下矜持礼教做这件事,对任何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名少女能做到,证明她拥有相当的胆识与果断。

在少女轻拍脸颊之后,亚利总算是清醒过来。救人不成反被救,而且一切都还导因自己的误会,亚利也觉得很羞愧。

“……谢谢你救了我。”

不管怎样,道谢仍是必须的,毕竟这名少女确实救了自己的命。不过,亚利的体力在溺水时消耗不少,一时之间,他也站不起来,只能撑起自己的身子。

只是,亚利的道谢却换来了少女的破口大骂。

“你是笨蛋吗?再没常识也该知道穿着铠甲掉到海里的危险性,还是说你是想不开才跑来这北国边境跳海?”

“这……其实……”

虽然可耻,亚利只好一五一十地将自己跳海的动机与经过讲了出来。原本,亚利已经有被嘲笑的心理准备,可是,结果却不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