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5话 往西行

作者:外国科幻

“你是说……你是为了救我而跳海的……是吗?”

“……”

这个误会,让亚利羞愧得无地自容,不敢面对少女,他面红耳赤,只想找个地洞一头钻进去。两人着实沉默了一会,不过没多久,少女就主动应声,说:

“……你虽然鲁莽,却单纯地可爱呢!呵呵~为了你“舍己救人”的心意,我还是向你道谢吧,为救公主而奋不顾身的骑士殿下!”

“嗯……。”

明知是安慰,但是让少女这么一夸,亚利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眼前的少女有着体谅他人的善良心地,亚利确实感受到了,从少女的眼神里,亚利也发觉到,少女的眼神就跟她的心地一样地清澈。

由于一下子发生那么多事,一时之间,亚利还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少女真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呢。越看着少女无邪的笑容,胸口就鼓动不已,亚利本来还在想,自己绝对不会背叛朝思暮想的红发姑娘的,可是胸膛里跳动不停的心脏,仍然违背了主人的意志。

这位彷佛跟自己同年的少女就跟自己一样,有一双水蓝清澈的眸子,头发也是金色的,不过却很短,连耳垂与脖子都露出来,发鬓倒是很长,垂落到锁骨处,看起来,少女原先应该是长发,不过不知为何剪掉了,断发处就略有些紊乱。由于被海水濡湿的关系,浏海黏贴在额头与脸颊上,后发也是一样,粉颈上像是镶上金丝一般。对亚利而言,这略带几分性感的样子已经足以让他脸红。

更让亚利心跳狂跳不停的,是少女的身体,由于她的衣服被海水弄湿,衣布顺着身体的玲珑曲线紧贴上去,湿衣甚至还有些透明,隐约露出其中白嫩的肌肤,这实在让亚利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在哪里才好……。

这尴尬的情形也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亚利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出声,就在此时,少女突然起身,这突然的举动中止了亚利的胡思乱想。

“对了……。”

“耶?你……。”亚利不解地看着少女。

“刚才为了救人,我把你的剑扔弃了,那应该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吧,我再下去一次,把它找回来吧。”

说着说着,少女就走入海中,一下子就潜进去了,亚利想阻止也没办法,陆上还好,在海里,旱鸭子的亚利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到了这时,亚利才想起一件事,克拉姆还沉在海底的事实,父亲留给自己的重要遗物掉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亚利也不禁惭愧起来。这或许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亚利的脑袋里,一次也只能装一件事呢……。

少女潜入的海其实并不深,这附近的海底岩盘都蛮浅的,东西掉了应该还是有办法找得回来,更何况是克拉姆那么大一把剑。而且,少女的水性也十分的好,她的安危并不用担心。果然没过多久,少女就回来了,克拉姆也找回来了。

“呼……这把剑真是重,看不出来,个子不大的你居然用这把杀气腾腾的大剑。来,拿去吧,很重要的东西不是吗?”

“……谢谢你。”

总算找回克拉姆了,亚利心里也很庆兴,兴奋之余,亚利打算向少女道谢,可是,少女又突然做起莫名其妙的举动,让亚利更加不知如何是好。那个少女在将克拉姆归还给亚利之后,忽然拉起了上衣的衣角,要脱去湿漉漉的衣服,亚利见状也慌忙地以第一时间转过头去,口吃地讲说:

“你……你你!你在在做什么么啊啊啊?”

“换衣服啊!就算是北国出生,穿着一身湿淋淋的衣服,也是很容易感冒的,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亚利想说的并不是这件事,不解亚利举动的少女仍在换装中。亚利心想,这少女也未免太大胆了吧,好歹旁边也有个健康大男生,女孩子家怎么可以随便在男人面前宽衣解带,保守的亚利实在难以理解少女我行我素的行动。

过了很久,一直到少女拍亚利的肩膀,亚利才敢移开捂住双眼的手掌,少女已经换好服装了,衣服仍然是同一款式,随处可见的女用服装,外面还披了一件御寒大衣,毕竟这里是北国雪乡。

还有一件事物吸引着亚利的注意力,那是少女背上的东西,那是一把精致的长剑,少女或许是旅行的修业剑士,或者是冒险者吧。就在亚利还在猜想少女的来历时,少女却突然转身离去,挥着手向亚利道别。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吧,冒失的骑士殿下!就此再见,拜~~”

“啊……我……”

脑子里突然辞穷的亚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这样看着少女离去,就在少女快步离去之后,亚利不禁打了个喷嚏,就如少女所说的,北国果然很冷,一身的湿衣服要赶快想办法换下来才是。

“啊,忘了问她的名字了,我真是迷糊……。”

结果,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亚利自省着自己的不是。就在亚利低头反省的时候,从某处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嘻笑声。

嘻……。

“汉~~斯~~!出来吧!”

“是的,亚利少爷,呵……。”

汉斯很快就从岩块的遮蔽处走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来到这里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真是恶劣,来了也不赶快出来……。”

“我不想打搅少爷您两人嘛。”

汉斯的一句话,让亚利顿时脸红地快烧起来似的。

“你你你……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除了刚才宽衣的那一幕之外的全部啊!从那女孩救您上岸,做人工呼吸开始,一直到她离开之后的所有经过……。”

汉斯的话中还夹藏着一颗炸弹,没多久,这颗炸弹就引爆了亚利的心。

“人人人人人人人———工呼吸!”

“我记得没错的话,这是少爷的初吻吧,还好是给刚才那位女孩子拿去了,难道,少爷比较希望我来做吗?”

汉斯后面的玩笑话,亚利已经没在听了,亚利正在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幕模糊的景象都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了,在海里,少女确实用口对口将空气送入自己的口中,除了那一幕,还有那柔软的触感……。

“亚利少爷,您没事吧,您怎么像失了魂似的。”

“啊……我没事。”

“那就好,对了,赶快换上这些衣服吧,要是感冒就不好了。”

“你连行李都带来了呀,汉斯。”

“对啊,船队那里恐怕已经掀起大騒动了,就因为少爷您莫名其妙地跳海,再加上我突然消失的缘故……要回去解释吗?”

“算了……反正我们已经上岸了,回帝国才是我们的目的吧,赶快整理一下行李,然后就离开吧,还有一段长途的旅行要走呢!”

亚利为什么要跳海,还有汉斯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这些事真要解释的话,只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复杂而已。就这样不管,以后在这一带,顶多只会出现“新魔海灵异传说”的乡野传闻罢了。

亚利很快换上汉斯早已准备好的衣物与冬天的御寒大衣,只缺铠甲等装备,汉斯并没有准备,因为他也没料到,亚利的铠甲会遗失在海中。缺乏铠甲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就算途中遇上什么危险,亚利也有自信以手中大剑解决一切。

亚利唯一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件事……。

接下来要往哪里走?

目前亚利与汉斯两人所在的位置,是在艾斯卡大陆东北方-凡提洛斯王国的北方边境,往南方走的话,可以到达王国的首都“艾斯佛兰德”。往西走的话,则会经过亚利的祖国神圣艾斯卡帝国之东方青龙骑士团的最大据点要塞“耶斯特城”,那里是亚利去年为止的见习骑士时代的修业地,那里有很多亚利许久未见的朋友,而且,亚利的剑术老师“修奈达.坦达洛斯”也是那里的新兵教官,已经一年没见过老师了,趁此机会,亚利也很想拜访恩师。

此时,亚利想起,离去的少女似乎是走南下的方向。顿时间,他突然有南下的念头,可是很快地,他就敲了自己的头,打消刚才胡思乱想的念头。

“赶快回家才是最重要的事,还是往西吧,到耶斯特城应该可以借得到马,有马匹的话,要回优格里尔就快得多了。离家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赛莉儿这段时间过得怎样呢?还有……。”

亚利没说出口的人,其实就是指米莉亚,自从马克威尔家一别之后就没再见面了,亚利也很担心她的事,就不知道她是不是住得惯赛巴斯达家,是否与赛莉儿相处的很好,在那里有没有交到什么新朋友之类的事。

这些事其实亚利都是操心过度的了,米莉亚不仅住的非常习惯,与赛莉儿也处的像是姐妹一般,在那里更交到了很多好朋友,还包括亚利最为担心的情敌(?)里奥呢。不过,亚利也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优格里尔也发生了许多的事件。

这些事,也得等到亚利回到家时,他才会得知……。

两人分担行李,便朝西方走去。比起帝国,北方的冬季要更早来到,这里在两个多月前就开始下雪,路上都埋着一层厚雪,一眼望去都是雪白的景象,在更北方,那里几乎是永久冻土。

“这里还是一点都没变,除了雪还是雪,以前看都看到腻了,现在回来了,反而有回到家的感觉。”

“少爷您曾在青龙骑士团见习一年,毕业也才一年的时间而已嘛!”

“是啊!一年了……。”

这里已经是帝国与王国的国境,在见习时代,亚利也多次在此地巡逻。往北望去,极地山脉就像铁青的城壁,由东往西延伸到大陆的另一端,亚利凝视着壮丽的山势,心中回忆着围绕着极地山脉的古老传说,以及自己在这里谱下的诸多回忆。

对帝国人来说,假如普罗斯山脉是南方之壁,极地山脉就是北方之壁,比起普罗斯山脉,极地山脉留下的传说则更多,对于帝国人而言,这些被淡忘的历史甚至是他们祖先罪愆的记录。

现在居住在艾斯卡大陆的人,多半都是四、五百年前西方大陆移民者的子孙,那股狂热的移民潮对当时艾斯卡大陆的原住民族来说,只是个不请自来的灾难。现在原住民唯一能安身立命的所在,只剩下生存条件严苛的极地山脉。在数百年前的移民热潮中,原住民族遭受到西方佛尔盖亚大陆移民的迫害,逃过灭族危机的人大多迁移到边境,现在,大陆原住民族的分布,大多集中在北方极地山脉地带,那里终年冰天雪地,贫瘠的土地让人生存不易。现在的艾斯卡人民多半称这些被他们视为无礼教的蛮族般的原住民为“境北民族”。

假如有一天,境北民族打算为当年的仇恨向略夺他们土地,屠杀他们祖先的移民子孙们复仇,在常理正义上当然是站的住脚,不过那是不可能的,现存的原住民人口与外来人的总人口相比,连千分之一都不及。一旦挑起战争,胜负是很清楚的,恐怕境北民族将一夕间自历史上消失吧。

被侵略者得主动放弃仇恨,还得搬到严苛的冻土生活,才得保存民族的生存,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可笑的事吧。对于移民后裔而言,那段历史也已是模糊不清的过去,假如说硬要将祖先的罪行加诸在他们身上,恐怕他们也会抗议吧。四百多年的光荫流逝,似乎可以冲淡所有的事物。

不过,只要是发生过的事实,就不可能被抹煞掉,它永远都存在于历史当中,移民者与原住民之间的恩怨,以后,历史或许会给双方一个交代吧……。

其实,极地山脉也不过是土石的集合体,这块土地上发生了什么事,对山而言,又有什么意义,极地山脉,最多只能做为一个碑石,一个能提示人们忆起某件事的碑石,说极地山脉见证着人类的历史,那只是人类擅自强加上去的妄想罢了。

那段历史,只对人类有意义,不过,拥有意志与知惠的生命,并非只有人类而已,自人类有历史以来,拥有强大力量与知能的龙族就一直住在此地,只是,就不知道长久下来人类为求生存而自相残杀的历史,在这些拥有极长寿命的龙族心里,会是怎样的一个想法了,或许,那根本就是连可笑都称不上,而毫无意义的存在罢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