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1话 皇帝秘访邻国

作者:外国科幻

也许是旅行惯了,在屋里的亚利仍然坐立不安,东张西望看着四周昂贵的摆饰,光是坐着,他也担心自己弄脏椅子,相反的,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就显得自在许多,就像在住在自己家里一样。

同样是贵族,也有分有钱与没钱,很明显地,亚利是属于没钱那一边。

“哇~好舒服!泡温泉真是一大享受!”   希娜穿着浴衣,用浴巾擦拭头发,一脸愉悦走进客厅。由于有温泉的浴室只有一间,所以亚利与亚佛利特让希娜先去洗,而汉斯则仍在厨房忙着,大展烹饪手艺。

“怎样?这里的温泉如何?”

“跟亚利哥你说的一样耶,真的好舒服!哇啊~感觉这几天的疲劳都一扫而空!”

“那就好,走吧!这次换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吧!亚佛利特。”

在亚利两人要去温泉浴室时,在厨房的汉斯突然出来,说:

“对不起,亚利少爷,我有件事忘了讲,后门有一条铺有石板的路,那条路是通往一处露天大温泉的。”

“真的~!啊啊~早知道刚才人家就去泡了~~!”

亚利还没回答,希娜就抢话大吐遗憾。的确,小房间的浴池跟露天的温泉大浴池,两者的享受是完全不同的。不过,她很快就转换心情。

“……算了,露天温泉虽然好,还是太危险了,未出嫁的少女肌肤是很宝贵的,怎么可以让一些坏人有机可趁,你说是吗?亚佛利特。”

“这种事为什么要对着我讲……。”

“呵呵~”捉弄亚佛利特似乎是希娜最康粗的事,她还更进一步,跑到亚利身旁,抱着亚利的手就靠了过去,透过仅仅一层浴衣传来的柔软温香触感让亚利慌得不知怎么办,他动也不敢动,可是,希娜无视亚利的困扰又继续说:

“男人还是像亚利哥这种好,年轻又帅,剑术又好,我乾脆变心去喜欢亚利哥好了,你说呢?亚佛利特。”

“随你高兴,又关我什么事……。”

希娜越是这样,亚佛利特就越是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这一幕看在汉斯眼里,看见自己的少爷夹在打情骂俏的两人之间,他也同情起少爷了。

之后,亚利好不容易才脱身,由于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还在客厅进行例行的吵嘴,所以亚利就一个人往后门走去,要去找汉斯所说的温泉。屋外是很冷的,更何况是夜晚,穿着拖鞋踩在积雪上,也会传来冷飕飕的冰意。凭藉着唯一的月光,亚利仔细搜寻路上的石板,不过有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其他的事,尤其是汉斯的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和汉斯谈谈呢?……。”

亚利有很多话想跟汉斯讲,回家日近,有些事他更是想快点了解,只是,他没想到路上会碰到亚佛利特两人,还参加了天武会,这下子,他也找不到两人独处的机会。汉斯对所有的人都隐瞒了自己的事,亚利也觉得,除了亚利自己以外,汉斯似乎也不想再让其他人知道有关他的过去。

不过,遇到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亚利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了解真实的日子又延后了,或许亚利自己是在逃避吧,逃避知道真实这件事……。

想得太认真就忘了周围事物的变化,这是亚利的老毛病。但就是那么巧,好死不死,连走个路亚利也搞出状况来了。石板排列的道路前有个转角,由于亚利没在注意,他没发现到,另一边也有一条路,这是一个叉路,是两条路合而为一,在合流的那条路的尽头,就是汉斯说的露天温泉。分叉的路一条是通往自己住的别墅,而另外一条呢?

那条路,就是通往饭店小弟所说的大贵族所住的别墅。此时,亚利没注意到,通往露天温泉的路上走来了一个人,命运在跟他开玩笑,两人就刚好在路口撞个正着。亚利还一脸忙然,想撑开眼睛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对方却很激动,突然尖叫起来,那是某个熟悉的少女的声音。

快来人啊!啊啊啊啊———!

亚利正打算说‘这是一场误会……’的同时,从黑暗的四处,由远而近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人数还非常的多,从沉重的脚步声与金属的磨擦声听起来,对方还是武装人员,亚利连站都还没站起来,十数把反射月光的亮刃已经围住了他,以及更多带着杀意的视线。

“玛利安贝尔殿下……属下救驾来迟,请您赐罪!”

“我没事的……。”

亚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成他自己也最不耻的好色之徒,很快的,周围的战士们将亚利制压在地,脸被贴压在草地上的感觉并不好,这也让亚利无法开口辩解。

“是你……原来是误会……。”

名为玛利安贝尔的少女,已经认出了亚利的身份,她才知道,这只是误会而已,可是四周那群杀气腾腾的护卫们根本听不到她的话,而且,就算是误会,他们也认定亚利这贼人犯了大不敬之罪,已损坏到“殿下”的名誉,根本万死不辞。一名护卫站上前来,高举剑慾当场处决亚利。

“殿下岂是你这种贱民可以见到的,你这无耻贱民更是大胆,居然还对皇女殿下意图不轨!在帝国律法,这是唯一死刑!我就斩下你的头!”

亚利才惊觉到,皇女殿下?玛利安贝尔不就是祖国皇帝的独生女的御名吗……。

玛利安叫喊着‘住手……’也阻止不了骑士盛怒的剑,亚利就这样命丧剑下吗?当然不是,转瞬间,一道黑色的旋风吹起,冲散亚利身旁所有的骑士,黑暗的钢刃闪放黑曜石般的美色,一身漆黑的黑骑士修奈达出现了。

“是你!黑骑士修奈达!你是什么意思?居然阻止吾辈禁卫骑士团执行国法!”

这群骑士的身份原来是神圣艾斯卡帝国的皇城禁卫军,黄龙圣骑士团是戍守帝都的部队,而禁卫骑士团则是专职守备皇城的部队,那位谣传中的大贵族,其实就是帝国皇帝绯特烈四世。这一切就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青龙将军威尔斯子爵为什么会离开据点耶斯特城前来凡提洛斯王国,就是与禁卫骑士团合作,担任皇帝与皇女的随身护卫。

只是,为什么皇帝要隐瞒身份前来邻国呢?这一切都太缺乏现实感了,亚利实在很难想出个合理的解释。

“修奈达老师……。”

“……。”

修奈达并没有理会禁卫骑士们的质问,也没理会亚利,就单膝跪了下来,因为皇女玛利安贝尔正走向前来。已经了解今天遇到的紫纱少女的真实身份的亚利,也立即行跪膝礼。

“这只是个误会……我以皇女之名,原谅亚利克斯卿的无心之举!”

“玛利安贝尔殿下……这个人犯了大不敬之罪……。”

“有异议就去找父皇吧!这是我个人的意思。”

禁卫骑士众人怎敢向皇帝“弹劾”皇女,他们也只好说‘属下不敢……’之后,就退到一旁。

皇女很快就请修奈达与亚利起身,看到皇女的瞬间,亚利真的是吓了一跳,因为,他彷佛看到米莉亚站在自己面前似的,这当然不是她们两人有如双胞胎似地想像,而是光线昏暗的关系。

皇女就跟米莉亚一样,有一头火红色的丽发,只是她比较卷些,皇女的头发因为洗温泉的关系而湿润,而贴在白色浴衣上,亚利一点都不敢往下乱瞄,也不知该把视线放在那里,可是皇女的那双蓝眸子却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亚利会在一瞬间把玛利安误认为是米莉亚呢?理由只有一个,她们都是红发而且也是美人,亚利似乎对这种类型的比较没有办法。不过,她们还是有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个性。米莉亚是绝对不会说出像皇女刚才那样强势的话的,她比较内向弱势,皇女强势的态度则是导因于后天的环境。

在这件事所幸没有以流血收场的同时,隐瞒身份,正住在别墅的皇帝与随行的一行人,那里正发生一场争执,原因就是今天下午在王都街上发生的那件事,当时,禁卫骑士团的人并没有做好守护皇女的任务,他们的副团长史坦夫将军正在训责部下。

“今天的事你们最好有所觉悟,回国后,本将军必定会清算你们的功过!所以,今天以后,最好不要再发生这种有辱我禁卫骑士团名声的丑事!”

“遵命!属下必定誓死守护吾皇陛下与皇女殿下!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这次皇帝微服出宫,禁卫骑士团方面,是由副团长史坦夫将军亲自领队,随行的骑士皆是经过遴选而战技优秀出众的四十人。史坦夫将军是出身下位贵族,领有帝国骑士的称号,出身不好的他能干到今天的地位,是凭二十多年的努力实绩才出头。

在现场,有一道让他很不舒服的视线正灼烧着他的身体,那个人虽没出声,其眼神早露骨地透露出不屑的意味。‘呵呵~禁卫骑士团也不过如此,这就是经过特别遴选的骑士?……’心里正偷吐着如此讽论的人是青龙骑士团的副团长卡农将军。

卡农将军年近四十岁,在帝国军里,与史坦夫将军是算同时期的武将,也因此他们两人之间有很深的对抗意识,在晋升立功各方面都要一较高低。如今,两人都同为骑士团的副团长,也都拜领将军之位。卡农将军唯一比史坦夫将军优越的部分,就是他的家世是男爵位阶,在贵族地位上可是高一级。

两人之间的竞争意识早已经不是新闻,不过,有一点他们倒是意见一致,他们都讨厌黄龙圣骑士团的现任副团长法斯特将军。几年前的一次职位调动,黄龙圣骑士团副团长一职,成了他们两人争取的目标,两人竞争的非常激烈,几乎到撕破脸慾决斗的地步。最后的结果,黄龙副团长的位子却被法斯特给拿去了。

虽然他们非常不满,但是法斯特是现任宰相海因巴鲁特公爵的长子,宰相家是皇帝的亲信,现任宰相慕斯法·海因巴鲁特的妹妹又是皇妃,虽已故,但毕竟是皇女玛利安贝尔的生母。这家族又是大贵族,又是皇亲国戚,卡农与史坦夫两人自然也得放弃。

不敢表明恨意,这种心情到最后竟也扭曲,他们双双将攻讦目标转向彼此,一边嘲笑对方身份低,另一边嘲笑对方被贬到边境。数年来,这种情形仍没有改变。

看到史坦夫的部下出了这种丑,卡农自然也不怀好意地落井下石。

“只要平时重视部下的训练,紧急情况自然不会出丑,嘿~有什么长官就有怎样的部下,其实这不是你部下的错……。”

“卡农!你是什么意思?”

“你听不出是什么意思吗?也难怪,你连军校也没上过嘛~靠蛮力干上来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你有什么好骄傲的,黑骑士是你的部下,但他是你训练出来的吗?”

“史坦夫!你说什么?”

“听不出来吗?看来,军校第一名毕业的高材生的理解力也不过尔尔嘛~”

就在磨擦快爆出火花之刻,‘放肆!别忘了这里是陛下御前,吾帝国军的首脑集团怎么可以做出内哄的丑举!……’青龙将军威尔斯子爵一句话喝止两人的行为,随后就像皇帝绯特烈四世请罪,其实,绯特烈四世并不在意。

“众将军无需太苛责部下,在英雄天武会的期间,这座都市本来就会出现不少厉害的战士,朕只要求各位好好看着朕那个好动女儿就好,别让她惹麻烦就行了。”

“臣等必誓死保护皇女殿下,否则甘愿肝脑涂地!”

所有的人跪下宣示誓言,随后,青龙与禁卫骑士团的人马都退出了大厅,只有威尔斯子爵被绯特烈四世唤住。

“威尔斯卿,听说,朕的顽皮女儿在街上救的人,就是那赛巴斯达家的小龙吗?”

“是的,根据臣部属修奈达所言,的确是赛巴斯达家的当主亚利克斯……恕臣冒昧,陛下是从何处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呵呵~是朕那丫头回来时,一直兴奋地像只麻雀跟朕提起这件事。”

“咦,玛利安贝尔殿下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亚利的?……。”

“这原因朕也不知情,朕也没有安排过她两人见面过啊!……不过这倒有意思,去年时,朕被那年轻人救了一命,今天,他反而被玛利安给救了,这可真是相当有意思的因缘呢!哈哈哈~”

此时,绯特烈四世收了玩笑的态度,以认真的语气向威尔斯子爵道:

“明天到离宫的事宜也拜托卿了……。”

“……恕臣斗胆进言,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您还是尽早归国才是,在朝里的众臣们还未发觉之前……。”

这次皇帝微服出宫,对外是以与皇女到帝都阿斯卡里亚附近的离宫过冬散心的说法来应付朝臣,其实皇帝是秘访邻国,这件事只有几个特定人物知道。可是这里毕竟是外国,天武会期间,王都出入份子非常复杂,去年还发生过行刺事件,也难怪威尔斯子爵会如此担心。

绯特烈四世不是不了解威尔斯子爵的想法,可是,皇帝还是制止了他的进言。

“朕知道卿在担心什么,在这种时候,朕的确不应该离开宫廷,这是朕的任性,但朕就这么任性一次……在太上皇愿意见朕一面之前,朕是不会离开凡提洛斯的,这是朕的旨意!”

“微臣遵旨,吾皇陛下……。”威尔斯子爵在行礼之后,便离开了大厅。

以命令强迫臣子服从,也并非皇帝绯特烈四世所愿,只是,他真的想要见太上皇一面。在此国王都的郊区,有一处帝国建在外国的离宫,一般人以为那是个帝国老贵族的养老之处,其实有一件很少人知道的事实,离宫里的老贵族,其实是十多年前将帝位让予现任皇帝的前皇帝绯特烈三世。

年过百岁的绯特烈三世,这十几年来,就一直住在这个被人遗忘的异国离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