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2话 早晨!天惊地动

作者:外国科幻

阳光穿过窗户斜射而下,亚利卷曲着身子,仍想寻求阴影的慰藉,在黑暗里继续做未完的梦。其实,厨房里传来的阵阵香味早就激醒亚利鼻腔的细胞,香味正邀请他吃早餐,只是亚利仍在耍赖,想躲在温柔的被窝里。

不用怀疑!这是每天都会有的现象———亚利的赖床。

回到赛巴斯达家已经好久……。

近半年的旅行就像梦一样,回想起来,有的回忆还历历在目,有的却模糊不清,像是昨夜的梦,不管内容再怎样绚烂,醒来时,记忆就像流星在天际刹那间划过,连轨迹都搜寻不着……。

算了吧!反正已经回家了!

最近,亚利正沉迷一件事,严格说起来,那是恶作剧。他反常似的每天都早起,然后又装睡,等着又等待,亚利期待着脚步声,期待一件事的发生。

叩叩叩!

……亚利……你醒了吗?……

晨钟般的扣门声,合鸣着轻吟的声音,门外的人是米莉亚,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来叫亚利起床,习以为常,她也知道亚利一定起不来的,所以她就直接开门进来。

以前,亚利真的是恨透了汉斯的鬼主意,只有这件事,他真是感谢汉斯,出了这样一个深得我心的恶作剧-即汉斯把叫醒自己的工作交给米莉亚这件事。

脚步声逐渐接近……。

“这个时间居然还在赖床……不过……亚利的睡脸也好可爱~”

多么可爱的声音呀!亚利想着奇怪的感言。不过,亚利也觉得奇怪,米莉亚怎么还不动作,她应该跟往常一样,说‘想要早安吻吗?真是个坏孩子……’,然后就在自己的脸颊轻吻一下,最后自己在装做刚醒来的模样,一切就太完美了。

不过,今天的米莉亚似乎与平常有些不同。

“再不起来,我就要处罚你哦!”

说着说着,米莉亚就坐上床边,用手捏着亚利的鼻子。‘今天换另一个方式吗?’亚利很讶异米莉亚的奇举,鼻子被捏住,他就不能呼吸了,终于,亚利快忍不住了,他想乾脆一不作二不休,恶作剧就要以恶作剧来报复,一把将坐在身旁的米莉亚拉到怀里,被吓到的米莉亚也顿时叫出声来。

“这是你自找的,嘿~这次换我惩罚你啦!米-莉-亚!”

恶作剧的亚利缓缓张开眼睛,想看清楚怀里心爱的红发姑娘,张眼一看,火红的发丝遍洒在自己胸口,可是,亚利怀里的女孩并不是米莉亚,而是当今皇帝的爱女-玛利安贝尔,这个事实像惊雷般电击亚利全身的神经。

“……亚……亚利……”

“玛玛玛玛玛玛玛玛利安贝尔殿下!”

皇女面红耳赤地看着亚利惨白的脸,做出如此不敬之举的亚利结巴地不知如何是好。先把皇女放开再说吧,亚利该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这个,可是他已经吓得六神无主,手反而向铁铐般抱得更紧。

“发生什么事了?玛利安贝尔殿下!”

门外禁卫骑士团的闯进,让情形变得更加复杂,这下子可赖不掉了,这次亚利可是现行犯,不能像昨晚一样推得一乾二净。破门而入的十名禁卫骑士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亚利正“强押”着皇女,意图做“不轨”之事。

“亚利克斯!身为帝国贵族!你居然想玷污玛利安贝尔殿下!该斩!”

十把闪射朝阳浩辉的白刃横排成一列,亚利只能以无辜的脸应对着十对杀意的眼神。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刚才都是在做梦,是他幻想着未来幸福生活的梦,如今梦已幻灭,连自己的命都快被践踏在骑士铁靴之下。

一场恶斗与騒动开始了,汉斯若是知道一天八千基尔的别墅房间正被打得稀烂,他大概就像被万箭穿心一样痛苦吧。事实上,现在的汉斯可悠哉的很,因为有人会付也付得起赔偿费的,这些人刚好都在别墅里。

“皇女殿下只是上楼去叫醒少爷,怎么会这么热闹,连天花板都快塌了……。”

“是……是啊……哈……哈哈……。”

亚佛利特发出苦笑回应汉斯,事实上,他的处境也没比亚利幸运的多,他与希娜两人战战兢兢地坐在沙发上,两人都不敢多说句话,只能胆颤心惊地饮着早茶,因为,他们两人的教官修奈达就正坐在对面座。

今天一大早,门就响起敲门声,早起的亚佛利特下来开门时,只见到一个红发少女微笑着向他道早安,并表示要找亚利。那时候,亚佛利特早已经吓得讲不出话了,因为少女的背后站着十一位骑士,十名骑士装备同样规格的铠甲,两眼肃杀瞪着自己,而第十一位骑士则穿着一身漆黑的铠甲,亚佛利特当场傻了眼,他不认识皇女,但是认识那名黑骑士,他不就是团里的教官-修奈达·坦达洛斯吗?

此时汉斯端了一杯茶来到黑骑士身旁,并笑道说:

“这么一来,说不定亚利少爷会改掉赖床的毛病也说不定。”

“那小子还需要再磨蹭……嗯,这茶不错,是亚汗进口的吗?”

“黑骑士阁下真是识货!呵呵~”

就在楼下两人正把亚利的不幸当成早餐趣谈之时,楼上的騒动已经停歇了,亚利卧房内所有可见之物已经被破坏殆尽,一幅十万基尔的名画被划上好几刀,一套五万的桌椅组变成碎木,还有更多高价物品正以凄惨的姿态散落在每个角落。

这个时候,皇女则以身体护着亚利。

“这不是亚利的错,是我不小心滑倒压在亚利身上!这是误会!”

“殿下……请您不要再袒护这个下流的……。”

“收下你们的剑!这是皇女命令!然后全退出去!”

禁卫骑士们不敢违抗皇女,只好乖乖退出房间。皇女的强势不仅喝退禁卫骑士,也震撼了亚利,更让亚利觉得讶异的,是皇女居然包庇自己。

不过一场騒动下来,也让亚利清醒过来,他终于想起来了,昨晚的事件过后,他根本没心情去泡温泉,回去后倒头就睡,也许,是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丝希望这一切都是恶梦的想法吧,所以无意识间想用睡觉来逃避现实。

至于皇女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卧房呢?亚利已经无法理解了。而后,亚利已最快的速度跪下向皇女请罪。

“殿下,在下无意间对殿下做出如此无礼之事,承蒙您宽大为怀,原谅在下的丑行,这个恩泽,我亚利克斯即使粉身碎骨也要报答!在下也保证!绝不会再犯下如此大不敬之罪!如果再犯!在下必当场自刎谢罪!”

“不用发如此重的毒誓啦!我一点都不在乎的……。”

“失礼了!在下告退!”

再待下去,门外的禁卫骑士团恐怕又要冲进来了吧,亚利赶紧跑出去,他仓皇的样子,倒有点像是在躲扫把星。

亚利换了服装,拿了克拉姆就去庭院,开始挥起剑来。

“我怎么最近一直在做白日梦或是胡思乱想……一定是太久没练习的关系,修业的怠忽连带着己心的堕落……练剑!练剑!别再想其他的事!”

亚利每一剑都挥得非常用心,剑压甚至吹散地面的落叶,也刮起沙风。亚利非常认真想赶走心中的恶念,不知不觉,他也练到满身大汗的地步。

“来!请用毛巾!”

“啊!谢谢……。”

亚利很乾脆地拿起旁边递来的毛巾,然后擦拭额头的汗水。等擦了半天,他才发现,毛巾是皇女递给他的。

“你这小子居然叫玛利安贝尔殿下去做这种下人的工作!无可饶恕!”

十把钢刃又围成剑阵,不过,他们杀气再强也抵不过皇女的怒气,等皇女说了‘你们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的话时,所有人就赶紧消失无踪了。

“玛利安贝尔殿下……”

亚利单膝跪了下来,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他实在不了解,皇女为什么对他这么有兴趣。

“请你快起来,亚利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殿下,请恕在下说句冒犯的话……。”

“请说!什么话我都愿意听!”

“在下虽为帝国骑士,但是殿下对我而言,就宛如天边的人一样,贵为皇女的您,实在不该与在下有任何超出君臣的举动!在下的名誉不足惜,但请您为自身的名誉着想,别再给在下特别的待遇了……。”

成功了吗?皇女是否听进了吗?亚利试着抬头察看皇女的反应,可是,皇女却眼含泪光,声音哽咽抽泣。

“为……为什么?……连……连亚利你也这样对待我……。”

“别哭!别哭!是我的错!不管殿下说什么我都答应您!”

要赶快让皇女停止哭泣,敏锐的亚利早已经察觉到杀气,他可不想再看到什么剑阵了,被人当成恶徒的滋味可不好受。

“真的?”皇女红着眼问说。

“……是的。”

“那……我跟父皇在凡提洛斯王国的期间,亚利你每天都陪我去玩哦!就这么说定了,这是你以骑士的名誉立誓讲的哦!”

“……遵命,玛利安贝尔殿下。”

亚利顿时有一种签下卖身契的感觉。

谁知道这个古怪的皇女下一步又会惹出什么事,弄得不好,自己连命都没了。此时,兴高采烈的皇女又向脸色惨白的亚利提出一个要求。

“对了,亚利你不要叫我“玛利安贝尔殿下”这么长的名字嘛!“玛-利-安”就行了,就像以前一样,呵呵~”

“咦?以前?殿下……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亚利仔细一想,皇女对他的态度确实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可是他没有印象啊!一直到念军校后期被派去东方青龙骑士团见习时,他根本没离开过优格里尔领啊!皇女应该是一直住在帝都的,两人怎么说也没有见面的可能性……。

难道是救了她父皇那一次吗?那时,他确实有进宫一次,但是他也没见过皇女啊!皇女的语气与态度彷佛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似的。

“……呜……亚利……你不记得我了吗……”

在亚利还在过滤记忆的时候,皇女又泪眼汪汪了。

“不……不是的!是玛利安你变得太漂亮了!我一时认不出来!”

“真的!我比五年前还要漂亮吗?”

“当然了!哈哈哈!”

亚利想都没想过,自己也会说出这种哄女孩子的话,其实这是向里奥学的,过去,里奥碰到以前的女朋友时都会这样讲,这招很有效,终于也给亚利套出‘五年前……’这个线索。

五年前,他与皇女究竟在哪里认识的呢?亚利拼命翻阅回忆……。

那时的亚利还是个就读幼校的孩子,那是一间专门给贵族与有钱人的孩子念的学校。那个时候,比亚利年长的里奥已经毕业了,里奥毕业之后,并没有继续就读高级学校,他的父亲给他请了许多老师做家教。

其实,像里奥这样大贵族的子嗣并不用上幼校的,一般的贵族都是请许多老师来教育孩子,会去上幼校的多半是像亚利这样的下级贵族,里奥会想去念,自然也是因为两人青梅竹马的孽缘。

“对了!难道是……。”

回忆着过去,亚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一年,亚利刚下课时,已经毕业离校的里奥突然带了一个十二岁,与亚利同年的女孩过来,那个女孩有一头红发,在夏季的炎阳底下闪闪发光,她穿着单件式的白色连身裙,白色的裙就与白云一同被风吹拂摆动。

“亚利!我向你介绍,这孩子叫玛利安!这孩子是与我家族友好的某贵族的女儿,今年的夏天她将会在优格里尔渡过!所以,我想先介绍你们两人互相认识一下!因为你是我最要好的亲友!……。”

那景象栩栩如绘地重生在亚利的回忆绘簿的其中一页上,亚利还记得,那时的玛利安还躲在里奥身后,用带着怕生的那对水蓝双瞳直盯着自己。

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年的夏天是亚利最难忘的日子之一,因为,玛利安还是亚利的初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