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4话 再遇!冒险者贝利欧

作者:外国科幻

才一个早晨,皇女玛利安贝尔已经把亚利住的别墅当成自己家了,在客厅里,她一直缠着亚利和他聊天,彷佛有说不完的话似的。至于负责皇女安危的那些侍卫,除了黑骑士之外,其余的十名禁卫骑士全都被皇女勒令在屋外,不得进入。

有关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偷偷跑来凡提洛斯王国的事,修奈达似乎是睁只眼闭只眼,不想理会这件事。其实,皇帝与皇女的护卫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任务,他们的帐,回耶斯特城之后还可以慢慢算。

亚利有意参赛的事情玛利安也知道了,得知亚利有意参赛,本来对英雄天武会没有兴趣的玛利安立即显得兴致昂然,打算替亚利加油打气。

“亚利你一定会赢的!你可是赛巴斯达的小龙!帝国第一的骑士!”

“我没有这么强啦……而且,帝国第一的称号应该是修奈达老师才对。”

玛利安对亚利似乎有点信心过度。

“黑骑士怎么会只有帝国第一呢?他是世界第一才对呀!”

“的确~天上有黑龙巴哈姆特!地上有黑骑士修奈达!老师确实配得上世界第一的骑士的称号!我的实力还远不如老师……。”

这句话并不是客气,而是亚利对修奈达出自衷心的崇敬之意。

会外赛的分组情形在两天后才会公布,这段时间,亚利原打算好好练习剑术的,不过玛利安的存在,亚利也放弃了这念头。对于比赛,以平常心来应付就好了,亚利是这么想的,再说,英雄天武会也不是抱佛脚苦练两天就能获胜的竞赛。

目前王国仍陷于天武会举办前的热闹中,所见所闻都是大会的事,不过这期间也有些有趣的事。

“亚汗的杂技团?”亚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

“对啊!我们待会去看吧!听说表演很有趣呢!”

看到玛利安这样盛情款款的邀请,亚利也不好意思拒绝,只是,他今天已经有预定好的行程,虽然难开口,最后亚利还是做出拒绝的回应。

“明天吧,今天我还有重要的事,抱歉,玛利安……。”

听到亚利的回答,皇女显得很失望,不过她还是尊重亚利的决定。

在吃过午饭后,亚利就出门去了,他所说的预定之事,是指寄信这件事。他离家已经近半年了,如今他决定提早结束旅程,现在回到大陆,他想先寄封信回去报平安。

在艾斯卡大陆,由于商队往来频繁,所以,有些商队有提供邮件运送的服务,只是价钱就高了点,在大陆公路附近的话就便宜的多,可是像凡提洛斯这样远离大陆公路的国家,价格可就高得惊人。

“1200基尔!这么贵哦……。”

在王国商人公会的亚利,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千两百基尔……他身上的零用钱才剩两个银币(=100基尔)而已。

“这位客人,实在不好意思,目前城里的商队都是打算到帝都然后继续西行做买卖所以会贵点,而且您说的优格里尔是帝国南方的领地,这是要加一倍的转运费的。”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亚利想,要请人家从凡提洛斯王国送信到优格里尔,这等于是从帝国东北边境送物件到帝国南方边境,他只想花一百基尔的代价确实是异想天开。

离开公会的亚利,在路上一直想该如何是好?

向玛利安借钱……。

不用讲,皇女一定是会乐意支付的,但是亚利也有亚利的骨气,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他可做不出来,不管如何,他也不会利用皇女对他的感情。

找汉斯吗?

这也有点困难,亚利也感觉到,目前他们的经济状况是很拮倨的,照理说,他们根本住不起那间皇家别墅的,到时候住宿金怎么付?一想起这件事,亚利就觉得四周有凉飕飕的风在吹。不过,汉斯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亚利一直是这样相信的。

信寄不成,亚利也只好识相回旅馆。

在经过一条街的途中,在一栋建筑物的路旁,那里摆了几困东西,其中一样是一堆动物的角,有四只,被麻绳捆绑着。

“咦,这不是……前几天遇到的怪物的角吗?”

就是那只袭击亚佛利特两人,最后被亚利与某个冒险者集团打倒的雄角羊怪。亚利抬起头看建筑物的招牌,上面写着“冒险公会-凡提洛斯王国分社’的字样。

一只两百!你这家伙瞎了眼吗?~~~~~!

忽然间从门内响出某人的吼叫声,过于突然,震得耳朵差点聋了。里面似乎有场争执发生,好奇的亚利进了公会。在那里,他遇见了那个冒险集团的队长贝利欧。

刚才的声音就是贝利欧发出的,可是坐在柜台内的那个人仍不为所动。

“有人买就该偷笑了,如果有整个头骨,五千基尔绝对没问题,可是这种残缺品,有两百基尔就该偷笑了,四只八百基尔,公会就出这么多。”

“你的心真的比商人还黑!凯尔,算我输了……。”

那个叫凯尔的人是公会专门收购冒险者补获的珍奇生物的负责人,不管对方来软还是硬,他仍然会摆出那张扑克脸,心平气和地跟冒险者杀价。

投降的贝利欧转身离开之时,他刚好也发现亚利站在他背后。

“这里不是小孩子游戏的地方,快回家吧。”

“贝利欧先生,上次承蒙你照顾了……。”

“别加什么先生,叫我贝利欧就好!……咦,你是谁啊?”

贝利欧似乎完全忘了亚利是谁,想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想起来了,那天他推一颗雪球砸怪物的时候,差一点压到的人不就是眼前的“小朋友”吗?

“啊!上次真是抱歉,当天我忙着跟蕾因那家伙吵架,结果都忘了向你道歉!”

为表示歉意,贝利欧就请亚利尝尝冒险公会的伙食,接下来也没什预定要做的事的亚利,也就接受对方的邀请。

公会的宿食堂很大,有二十几张大圆桌以及数以百计的小木椅,看起来虽有点陈旧,不过亚利本身也不习惯到什么高级的地方去,这样的地方反而轻松自在。

“想要好好道歉,可是我也只请得了这种便宜的酒,你能喝酒吗?”

“嗯,一点点……。”

亚利以前也很憧憬冒险者的生活,他父亲雷欧以前就是冒险者,跟很多人搭挡过,比起军队的事,雷欧还比较喜欢对这个小儿子提以前冒险的事迹。虽然有一半只是自吹自擂,不过当时的亚利可是一点都不怀疑,反而更向往冒险。

在这个世界上,冒险业也有相当的历史了,从公会的成立过程就可以知道。

冒险公会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跨国民间组织,在世界各地皆有其分社的存在。有关冒险者的活动历史可以追溯到四、五百年前,当时,新大陆的发现带动了大规模的移民潮,当人们的足迹自佛尔盖亚伸至艾斯卡时,新大陆拥有的一切,未知的文明、生物、部族、产物等自然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之后,便出现了所谓的冒险者,那个时期,冒险者的活动是以挖掘宝物(古文明、古坟)、探测矿脉、补捉珍禽异兽等等,自此,冒险者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广,而终发展到现今的规模。

而公会的成立,则是在百年前,位于海之极东,亚特兰提斯大陆的发现之后的事了,另一个新大陆的发现,又将冒险者的活动范围更加扩张。除了新大陆的发现外,当时还发生一件重大的事,就是术士的出现,在百年前,大气的玛那(魔力)浓度急速增加,使拥有术士资质的人纷纷觉醒特异能力,后来,优希亚教廷在魔力的研究上有重大突破,甚至建立了近代魔法体系的基础,教廷之所以能在魔力的研究上遥遥领先各国,就是因为有红莲的魔导师此一优秀人才的存在。

这位在后世被视为魔王的天才,他的研究,主要是着眼于一个论点,那就是‘魔力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在遥远的过去,世界曾存在着某个高度利用魔力的超古代文明’的假设。由于红莲的魔导师在魔法的研究上有重要成就,为此,教廷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统合零散的众多冒险者集团的力量,而成立了冒险公会,来进一步挖掘散布世界各地的失落文明遗址,这就是冒险公会成立的始末。

在谈天中,贝利欧得知亚利目前的困扰。

“寄信吗?那很贵的耶!这城市有的尽是些土匪般的商人。”

“没关系啦!只是封信而已,寄不寄也没关系。”

“那可不行,我虽然成天在世界各地跑,可是我也会定时寄信回家给家里的顽沟聪爹,让他知道儿子有多活跃!来,跟我来一下。”

贝利欧带着亚利又去找在公会柜台的凯尔。

“喂!这封信帮我寄到上面的地址!反正对公会来说不过是是“顺便”而已。”

“唉……不用钱就这样,怕了你了,信给我吧。”

贝利欧所说的并没有错,这确实只是“顺便”而已,公会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分社,当地有什么重要的情报,都会定期专人传送到其他的分社,在冒险公会里,情报流通的迅捷非常的惊人。仔细看一下一些布告栏,连都沙事件的情报都有,那可是远在大海另一端的事件呢!才一个多月就传到凡提洛斯王国。

在运送这些时事文件的同时,顺便送一封信到优格里尔的赛巴斯达家,自然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信能寄出去,亚利很感谢贝利欧的相助。此时亚利又注意到,他其他两个伙伴到那里去了,于是他问道说:

“贝利欧,我记得还有两个人吧!你们是正在单独行动吗?”

“他们啊!古罗兹在旅馆,我太太蕾因就在公会里面“报到”,这次来公会除了卖猎物以外,就是顺便暗促因这件事。”

“报到?”亚利好奇地反问道。

“哦!就是那个……那个什么规定的……就是修业术士每到一个地方就要向最近的魔导公会报到……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规定!”

“魔导公会?这里不是冒险公会吗?”

“你不了解这一行也没什好奇怪的,魔导公会是教廷的组织,以前的冒险公会与教廷的关系很密切,虽然现在是独立组织,这份合作也没切断,所以,像是术士报到这种事本来是魔导公会的工作,最近也逐渐转移到冒险公会来了。这样也蛮省钱的,在冒险公会的分社里租几间办公室就可以做为魔导公会办公之用。”

贝利欧讲的都是亚利从来都不知道的事,不过最让他感到讶异的,是他娶了一个术士的妻子。在都沙岛时,凯渥鲁夫与伊萨所讲过的话,让他知道术士在社会上是怎样的一个地位,一般人应该都会恐惧术士的存在,可是贝利欧似乎是有不同的看法。

犹豫了一会,亚利还是向贝利欧问了有关他妻子的事。对于贝利欧而言,这样的问题似乎也不是第一次被问到了。

“我真搞不懂,有术士资质又不是说会变成三头六臂的妖怪,大家为什么要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他们呢?就像蕾恩,她是术士还会魔法,除了唠叨些也不会吃了我啊!晚上熄灯后也只是普通的女人……。”

“……”大人的话题似乎还不适合亚利,他的脸上又泛起红潮。不过,对于贝利欧的态度,亚利就感到很佩服。

亚利想,术士并不是恐怖的存在,无知才是最大的恐惧。

就在话题持续的同时,又有两个人来到了宿食堂,两人的打扮都很类似,都是长袍打扮,一个是蕾因,另一个则是个面容和蔼的老者。

“你又在跟谁说我的坏话?贝-利-欧!”

“这是我的台词吧,刚才就一直觉得耳根痒痒的,你到里面待了那么久,是不是在我背后说坏话啊?”

两人真的是见面三句吵,不过,这次似乎是因为有另外一位重要人物的关系,蕾因不想失礼,而后,她向两人介绍这位老者。

“这位是教廷派驻此地的教会神官,同时也是高位术士的凯恩大人……刚才外子让您见笑了。”

“呵呵~没有关系,是个很好的年轻人呀!你找到这样的人实在是不错,希望你们俩能继续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在神使优希亚的见证下,为汝祈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