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5话 回忆,仍在持续……

作者:外国科幻

加入话局的蕾因,其实是带来一个对贝利欧来说不算好的消息。

“贝利欧……这次的遗迹探险计画可能要延后了。”

“为什么呢?不是后天就要出发了吗?”

“是英雄天武会,教廷本部命令目前在王国的所有术士,协助大会期间所有可能出现的伤者的医疗援助,所以,探险的事得延到大会结束了。”

“去!什么嘛!优希亚教廷的规矩还真多,而且还莫名其妙,一方面明令术士不得参加国家间的战争,连救治伤兵、民众的行为都不行。那个天武会不也是一群人在那里撕杀,这下倒妙了,术士得奉命去治疗那群人,好让他们继续去杀个痛快!”

“贝利欧……。”

蕾因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贝利欧,此时,那位老神官凯恩语重心长地出声了。

“你说的是没错,贝利欧先生。同样是救治行为,对另一方却要见死不救,这样的差别标准确实是很奇怪。我是个神职者,有不少进出战区的经验,看到那些伤重的患者,其实我只要用治愈魔法就可以挽回他们的性命,可是碍于制约,我却只能用缓不济急的葯石来帮助他们,因此而死的人我见得太多了……有时,我真希望自己没有这样的力量,只是个普通的神职者就好,起码可以不用承受见死不救的罪恶感……。”

“对不起……我说了太冒犯的话……。”

“没关系,你说的其实也是我的心声……所以就请你见谅,在大会期间,将蕾因“借”给我们吧……不打扰了。”

凯恩老神官离开了,听了他的话,贝利欧也稍微收敛火气与不满。其实,这世界又有多少事能尽如人意,多少人能以自己的意志过活呢……。

“算了,延期就延期吧!反正遗迹也跑不掉!”

贝利欧提到的“遗迹”让亚利很感兴趣,身为冒险者的他们来到王国应该不是为英雄天武会而来的吧。

“贝利欧,“遗迹”是什么啊?你们是来寻宝的吗?”

“拜托!找宝物应该去盗墓才对,大爷我才懒得去跟死人打交道!我指的遗迹是这王都地底的都市遗址,你知道吗?在王都底下埋藏着一个巨大的古代都市呢!”

“埋在地下的都市!?”

亚利显得很兴奋,以前就常爸爸提过许多关于古代遗迹的事。

“这次来就是为了去遗迹探险!其实,我早就来过三次了,要不是听到那谣言,我也不会想再来……。”

“谣言?”

“你不知道吗?这也难怪,现在王都的人想的都是天武会的事,哪有人会去注意一个老古董的废墟有发生什么事。”

贝利欧收起轻浮的态度,认真地继续讲下去。

“……这两个月间,已经有三组人马进入王都地下遗迹后,就再也没回来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听说,在那里出现了神秘的怪物。”

“怪物?可是我听说遗迹之类的地方本来就有很多百年前遗留下来的怪物残存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听的是几十年前的故事了,现在的遗迹已经没有什么怪物了,几乎都被进出频繁的冒险者们消灭光了。这里的地下遗迹我来了三次,别说怪物了,连动物活动的踪影都没有……不过,以前的冒险者留下的垃圾倒是一堆,这是题外话。”

说着讲着,贝利欧又开始说笑话了,不过亚利还是很认真发问,道:

“那!怪物的事是真的吗?”

“不知道啊!就是不知道才想去查个究竟啊!冒险就是探索未知的事物!发掘真实的喜悦就是这行业最大的报酬啊!……虽然似乎只有我这么想。”

听了贝利欧的话,亚利也想起来,这不就是以前父亲对他说过的话吗?亚利憧憬的冒险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好了,就此告别了,天武会的比赛我会去看的,你可要加油啊!”

“谢谢,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我会期待的!你背后那“大家伙”可不得了,我很想见识见识呢!英雄天武会见了,到时候见,赛巴斯达家的小龙!”

亚利并没有告诉他自己的来历啊,可是贝利欧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亚利的克拉姆,同时也察觉亚利的来历出身,真不亏是见多识广的冒险者。

在众人离开冒险公会,亚利与贝利欧夫妇两人告别离开以后,在回旅馆的路上,蕾因好奇地问道,说:

“贝利欧,你好像很喜欢那孩子嘛!”

“是啊!那小子长得很可爱,害我以为自己是不是有恋男童的倾向,呵呵~”

“你真是的,讲不到三句话就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玩笑而已,我很喜欢他的眼神,那是有梦的眼神,有这样眼神的少年现在可不多了。而且……我有个预感,这次大会有他出赛,一定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哦!”

“最好还是不要,你眼中的“有趣”常常是别人的“灾难”,我只希望这次大会能顺利结束就好了。”

“是吗?我倒不觉得,而且,我的直觉每次都很准呢!”

“就是准才可怕呀……。”

就这样,两人继续聊着家务事,往旅馆的方向走去。亚利也直接回别墅了,信能寄出,接下来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了。

回到别墅,玛利安似乎也回去了,那些禁卫骑士,以及他的老师修奈达也回别墅去了。老实说,亚利也不希望玛利安这样到处跑,到处去玩,这不只是为她的名誉着想,也是为了她的安全,

“奇怪……汉斯到那里去了?还有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呢?”

回到别墅的亚利发现其余三个人都不在屋里,事实上,亚佛利特与希娜正在屋外做特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亚利一样能以平常心看待这场大赛的。至于汉斯则是出门去了,住宿费每一天就累积八千基尔,他可没时间闲着,为了生出钱来,汉斯开始到处去收集“情报”。

此时天色也暗了,现在正值冬天,而且地处北方,白昼时间也短。

“晚饭前,先去泡个温泉好了!希望不要发生像昨天一样的事。”

昨天的事还记忆犹新,不过,这次就没那么不幸了,亚利顺利来到露天温泉,他进入男性区,那温泉是由天然岩石所围成的,中间有一道竹篱隔开,为男女两区,周围遍植树木,看起来就像远离尘嚣的野外。

“哇啊!今晚天气真好,一边泡温泉一边赏星,真是享受!”

整个浴池也只有亚利一人,他索性泡在泉里,背靠着竹篱,以半躺的姿势看着天空的繁星,目光追逐着偶然消逝的流星。

“……这样的美景……真想让米莉亚看看……”

亚利当然不是说两人一起泡温泉,不过,他也有个有点大胆的期望,要是米莉亚能在竹篱后的女浴池,两人隔着竹篱相靠而坐,一起看着天空谈心,那该有多好。当然,这是亚利绝对不敢开口说出的想法。

“亚利……我可以代替……一下子吗?……”

突然间,亚利傻住了,刚才听到的声音是哪里来的呀!等到亚利回过神来时,他才注意到,隔壁的女浴池还有一个人,这里的露天浴池是别墅的人专用的,而住在此地的女孩子也只有两个人。

“玛玛玛玛玛玛利安!我……。”

亚利不知该说什么,他根本不知道皇女先前已经在浴池里了。

在路上怎么没有碰到那群禁卫骑士呢?其实,他们确实守在附近,不过,是在很远处,皇女入浴,这群人怎敢接近百尺之内。而且,天色也很暗,就跟昨天一样,要是皇女没有尖叫出声,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亚利……你可以陪我一下吗?这样就好……。”

“……好。”

两人的背隔着一层竹篱,亚利还担心自己的心跳会不会被玛利安感觉到,他只好想法子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玛利安的沉默仍让他感到尴尬万分。

两人沉默良久,总算,有一方主动出声了。

“亚利……你觉不觉得……这一切就像施了魔法的梦一样……”

“梦?”

“你不觉得吗?我却有这样的感觉……自从昨天见到你之后……我就好像一直在梦中一样……好像回到从前……”

“对我而言,你永远是玛利安。”

“我好高兴你这么想,不过……我也了解,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等回到帝国,我就是皇女了……而且,你也不喜欢宫廷……不是吗?……”

“……”这样的质问,亚利只能沉默以对。

“你是自由的!被束缚的亚利就不再是我认识的亚利了……也许,就是这份自由吸引着我吧……。”

即使是天恩优厚的皇族,也常不能以自己的意识而活。

“不过……父皇一直以来也都容许我的任性……你知道为什么吗?”

“陛下的想法不是我能臆测的……。”

“是吗?……其实,父皇曾经跟我说,皇族或是贵族,比起一般人,他们先天就得到更多的幸运……不过,这样的幸运是有代价的……等到有一天,为了人民,就算要放弃自己的幸福,甚至是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我们也必须也有义务去做……即使是我,也可能有这样的一日到来……既然如此,在那天到来之前,父皇就允许我尽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以自我的意识去生活……”

“陛下的想法真是不凡!”

“是啊……不过,我好害怕……害怕父皇说的那一天真的会到来……我还有一件未完成的事……”

“不会的,这样的陛下是不会勉强玛利安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的!而且,你不用为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守在你之前!我挥剑的理由,就是想守住众人的幸福,并惩罚剥夺他人幸福的恶党!”

“我好高兴……亚利……”

听到亚利的话,玛利安真的很高兴,不过,世事会这样美好吗?身为皇女的玛利安也有自知之名,她不会逃避皇女的责任。

她只希望眼前的幸福能持续着……即使是一日一时一分一秒。

“亚利……”

“什么事?玛利安。”

“回去后,我又将成为皇女玛利安贝尔了……”

“是啊!不过你放心,我对你的态度仍然不会变的,对我来说,你是皇女玛利安贝尔,也是我认识的玛利安。”

“不……不是这样的……。”

“咦?玛利安……”皇女的反应让亚利有点错愕。

“你对我是怎样的想法呢?……不……应该是……我对你的想法……你知道吗?”

“……”

这个问题亚利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回答。

“就这段日子就好……在我回帝国之前……我们……有没有可能……”

对于亚利而言,那段日子已经退色,但是对玛利安来说,自她与亚利见面以后,停止的时间齿轮又开始转动了。就这段短短的时间就好,在回帝国以前,她想继续扮演玛利安,让回忆延伸下去,也在回去的那一天……让初恋结束。

噗通!

皇女每说一个字,都确确实实地冲击着亚利的心,他明明已经做了决定,可是现在不知该怎么做,该怎么回答,亚利脑海里的辞汇突然严重贫乏。

……对不起。

结果反而是玛利安自己退出了,她了解亚利的难处在哪里。

米莉亚……

玛利安也感觉到她的存在,她很想向亚利询问,可是她不能说,一旦说了,魔法就解开了,梦也醒了,清醒后的现实,是她不愿也不想去知道的……。

一切维持现状就好……

……这样就好

玛利安穿上浴衣,正想回别墅时,亚利突然在竹篱的另一端大声地说:

“玛利安!明天去看杂技团前,我会去接你的!在别墅等我!”

这句话让玛利安忍不住动容落泪,她还是打起精神,高兴地回应说:‘我会等你的!迟到的话就国法赐候哦!亚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