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7话 武神黄海明

作者:外国科幻

以前,阿雷斯英雄谭的种种就像传说一样遥不可及,可是,眼前的武神黄海明不就是活生生的历史吗?吟游诗人与历史学者笔下的英雄,与黄海明所知的英雄究竟有什么差别,亚利真的很好奇想要知道。

“亚利,别忘了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别让殿下难过……。”

黑骑士修奈达提醒亚利,现在他正在和皇女约会。自己的弟子,修奈达怎么会不了解他的个性,看他刚才那兴奋样,就知道亚利已经忘了玛利安的事。

虽然感到遗憾,亚利也只好收敛自己的心情,今天的约会是要让玛利安能开心地过一天,亚利也想起了原来的目的。

要离开之际,修奈达要亚利一行人先行离去,他还有话想要跟昔日的恩师说。

“师父,您觉得那孩子如何?亚利只在我身边习剑一年,就已经能使用克拉姆的力量,我认为他有非比寻常的潜力,未来相当值得期待呢!”

“嗯……是这样吗?”

“师父,有什么不对吗?”

黄海明的眼神凝重异常,他似乎已经发觉,修奈达所知的亚利与他刚才所知的亚利,两个印象似乎有出入。

这时候,黄海明说了一句让修奈达错愕不已的话。

“那孩子真的是雷欧耐特的儿子吗?”

“师父,您为什么这么说?他确实是雷欧的儿子啊!我曾经多次去拜访赛巴斯达家,虽然亚利的母亲早逝,不过,雷欧很爱那孩子,那确实是不折不扣的亲子之情啊!”

“那……为什么我的手还在颤动……。”

“这!?”

修奈达才发现到,黄海明一直用左手紧抓着颤抖的右腕。是恐惧吗?他所知的武神是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的。

“没想到……老头子我现在还有这样的感觉……好久了……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把恐惧给遗忘在一百年前的黑暗了……。”

禁忌的名讳—————红莲的魔导师。

武神黄海明在说出魔王之名的同时,即使是黑骑士也顿时眉头紧皱,周围的空气也彷佛瞬间降了好几度。

“那孩子……老师你是说,亚利带给您的感觉,就跟百年前的魔王一样……。”

“是啊……。”

“不对吧!那孩子不是术士啊!我与雷欧两人也有不少术士友人,他们多少也见过亚利,可是没有人发现说,亚利有术士资质。”

“不对!修奈达,你误会了,你以为,魔王-红莲的魔导师的可怕,是来自他惊人的魔力吗?不是的……我当时感受到的恐怖不是这样的……。”

“那是……?”

“非人的特质……人类……不!万物以上的存在……魔王让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无能……拥有神之力的人……不对!这些说比较恰当……伪装成人姿的“神”……这才是我所知的红莲的魔导师啊!”

武神向黑骑士问了一个问题。

“一年前那孩子退团后,你还有见过他战斗的情形吗?”

“没有……我是这两天才再次遇上他的。”

“有机会试试他吧,亲身一试才能了解……。”

“……”

随后不久,修奈达向武神告辞了。黄海明的话仍在他心里徘徊不去。

看着修奈达离去的背影,武神仍里足不走,他仍然在想着亚利的事,那位不可思议的少年有一对太过善良的眼神,可是,蛰伏在他体内的某种“事物”,会为他带来幸福,还是不幸,黄海明也无法预测。

“不管如何……那孩子势必要走一趟不平凡的人生了……但是对他而言,这往往是忧多于喜、哀多于乐啊……。”

黄海明的预期,其实亚利早有自知之明了,那缠绕在他身世秘密的御子之谜已经推翻了他自己所以为的过去一切。不平凡吗?很多平凡的人一生都为了能成为不平凡的人而努力,去奋斗。可是,平凡对亚利来说却是一种奢侈。

亚利也想得到平凡人的幸福,这样就好……。

汉斯……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心情呢?亚利在想……。

想抓住即有的幸福,所以伪装自己,伪装成一个平凡人,他以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自己的秘密的,所以他伪装自己。

亚利也有这样的心情,他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亲人、朋友……万一他们知道了,会怎样看待自己呢?

眼前的玛利安若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她还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笑容吗?

再怎样不利的战斗,亚利也不会逃避。

只有这个结果,亚利想逃避,最好能永远都别知道……。

北国的短昼又近尾声,星光与月色从云隙里射下,洒落在大地的白雪上,景色虽美,阵阵的寒风却让行者无心里足观赏。亚利的心境就是这样子,他明明很康粗的,可是内心的某处就是在隐隐作痛。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玛利安。”

“好的……那,我们明天见,晚安!”

皇女还显得有些依依不舍,不过时间已晚,亚利不希望玛利安去夜游,要是发生什么危险就不好了。

回到别墅,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还在特训,他们对剑技的热心以及对大会的认真程度,有时还真令亚利佩服。

而汉斯呢?正在厨房作晚饭。

“好香的味道哦~如果不去理会材料是什么的话,一定很好吃的。”

“少爷~此言差矣,是‘本来就很好吃’才对,我研究料理这么多年,任何食材到了我手中,都能成为美味的佳肴呢!呵呵~”

“是啊……。”亚利苦笑回答道。

汉斯正搅动一锅子的浓汤,老是做这种单调的工作总有烦闷的时候,生活就像作菜,要有调味料才能更添美味,相对于料理,生活的美味就是乐趣。每当汉斯想替生活添些调味料,总会在他的少爷身上找。

“亚利少爷,今天与皇女的约会如何呀?少爷可别辜负人家哦,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少爷能当上陛下的东床快婿哦!到时,赛巴斯达家就可光耀门楣了!”

“拜托哦!你明知道我办不到的……。”

“少爷您不喜欢玛利安贝尔殿下吗?”

“喜欢呀!我现在仍喜欢她,可是,我也喜欢米莉亚,虽然只是我个人的单相思,可是,我不想就这样放弃。”

“少爷也变得坦白了。”汉斯有点讶异。

“最近遇上很多事嘛……而且,对你,我不想有任何隐瞒。”

“少爷您这么说我很高兴!不过,即使如此我也没办法给您一个解答,两人之间要做何选择,是要少爷自己去决定的。”

“你又来了,我说过不是这样子的……况且,玛利安是皇女,以赛巴斯达家的家世是配不上她的。”

“是呀……皇女的对象当然是大贵族了,毕竟,皇女的婚姻是不可能只听从她个人的意愿的,有时,排除她的意愿也要她接受安排好的对象,政治的世界就是这样。”

“我不相信陛下会无视玛利安的意愿而强迫她去做她不喜欢的事!”

亚利单纯的想法,让汉斯看得频摇头,并回答说:

“少爷……就算是堂堂大国的皇帝陛下,也未必能依自己的意愿去做事,他必须考虑很多事,有时,甚至得牺牲自己珍贵的事物,即使是独生女……。”

“你说的话跟玛利安说过的话几乎一样耶……。”

“咦?皇女有对少爷谈过什么吗?”

亚利把昨晚在露天温泉时,玛利安与自己说过的话大概告知了汉斯。

“少爷,您是说,陛下纵容皇女殿下的任性所为的原因就是这样……。”

“是啊!”亚利点头称是。

汉斯稍微想了一下,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容易回答的。以往,汉斯总是能给亚利的疑问一个答案,可是,这次亚利并不抱着什么期望。

不过,汉斯还是给困惑的少爷一个回答。

“……不管是任何人都有追寻自我幸福的的权利,陛下的想法大概是这样吧,这可真是不凡的见解,尤其是在现今选民意识充斥的阶级时代里……陛下,必定想为这时代做些什么事吧!老实说,汉斯蛮佩服的。”

“是啊!”

“不过……”

汉斯的‘不过……’又出现了,这似乎是在提醒亚利他高兴得太早了。

“即使陛下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推动起来又如何?看现况就知道,虽然最近民众也有争取政治权利的动作出现,但仍是少数人而已,时代仍然是停滞的,由贵族为主体架构的统治基础有那么容易变动吗?帝国仍然是以层层的阶级体制为基础的,以传统与道统来决定一切,排除了个人的意志,不管是平民或是贵族社会都是如此!”

所以说,以汉斯的推断,皇帝对爱女的放纵,只是以他父亲与帝王的身份,所能做的最大庇护而已,这庇护的期限,就是皇女害怕的“那一天”,总有一天,皇女的个人意志也会被排除,而受贵族传统与道统支配并决定未来。

皇帝绯特烈四世似乎是有改变这一切的企图,但是他究竟有什么作为,打算怎么做动机是为了什么,这一点汉斯也不知道,他对政治本来就不关心。

即使想像个平凡的人一样活着,也改变不了自己身为皇女的事实……。

有关皇女的心情,汉斯给了亚利这样一个解释。

“……”亚利每次突然沉默起来,就代表他又在沉思了。

“少爷,你该不会又在想‘我能为她做什么呢?’这件事吧。”

“我心里的事什么都瞒不过你,真不知是好是坏。”

“哈哈……其实,少爷还是有事可以为皇女殿下做的。”

“别卖关子了!赶快讲吧!”

汉斯接下来讲的话,差一点让亚利吓得跌倒,应该这实在太疯狂了,这是亚利连想都没想过,甚至也不敢想的事。

带殿下私奔吧……。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汉斯都讲得出来,吓得亚利差点就冲过去捂住他的嘴。

“你不要胡说八道了,这句话万一给人家知道了,赛巴斯达家就毁了……。”

“汉斯只能想出这种点子,说不定……呵……殿下也在期待呢……。”

“你别再讲了……况且,我已经有米莉亚了。”

“少爷不是单相思而已吗?”

“……”

亚利无法反驳,因为这本来就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米莉亚小姐吗?……说实在的,少爷既然还没有把心意告诉她,那什么结果都有可能,少爷也不能排除被甩的可能,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未知的“未来”,不如把握可预期的“现在”!皇女喜欢少爷,少爷也不是没有意思……假如最后只剩下私奔这手段,汉斯愿跟随您到天涯海角……。”

汉斯越讲越兴奋,不过,亚利却板起脸孔,轻声地说:

“你又在开我玩笑了吗?”

“败露了吗?呵呵~”

汉斯最喜欢这样捉弄亚利,亚利一直觉得这种“习惯”实在要不得。不过,汉斯讲的话有时也提供了很多思考之处,他能讲出自己不敢去触及的部分,让自己能以多角度去思考事情,去考虑到每一步行动的后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