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8话 意外的事实

作者:外国科幻

玩笑归玩笑,汉斯还是有尽量在回答,其实,亚利有一个缺点,这一点汉斯一直看在眼里,放在心里,就是没说出来。藉此机会,汉斯就说出来了。

“亚利少爷,其实,您的想法常犯了一个错误。”

“有吗?”亚利显得很不解。

“少爷常帮助人,所以会不知不觉地以为有困难的人是脆弱到需要人帮助的,可是,真是这样子吗?像皇女殿下,她真的有这么软弱吗?也许在你我不知之处,殿下也有她的“坚强”存在着。”

“也许吧……不过,我怕她的坚强,是接受命运的坚强,这种逆来顺受的坚强不如不要。不管如何?我都希望她能幸福,也要守护着她!”

虽然这么讲,亚利还是倍感迷惑,因为照这个情形看来,自己的存在,恐怕才是让她悲伤的根源。

这一点,汉斯也只能给亚利一个忠告。

“亚利少爷,我不能多说什么,也不能帮您在选择中做决定……我只想说,不要因为同情而选择皇女殿下,同情并不等于……。”

“我知道的……我知道,我会好好想想自己的心……。”

这么一来,亚利更迷惑了,自己对玛利安的感情只是“同情”?真的是这样吗?可是,昨天他感觉到玛利安的悲伤时,自己的心也顿时有股痛楚,这样的感觉只是出自同情吗?亚利无法了解,这种事,是要花好多时间来思考。

看着亚利离去的背影,汉斯突然也有种父亲看着孩子长大的感觉,叹道‘少爷也长大了呀……’,不过,另一件正在发生的意外又拉回他的注意。

“糟了!煮过头了,我居然犯下这种失误……。”

一锅浓汤已经变成蒸气与焦碳,和少爷谈天而忘了锅中的料理,对自许料理人的汉斯来说,实在是一件难以饶恕的事。

就算如此,也挽回不了今晚的晚餐了。

少了热腾腾的浓汤,今晚只能在寒冬里,吃“冰凉”的蔬菜沙拉了。

“咦?今天的晚餐只有……这个?”

特训回来的亚佛利特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餐桌上仍然只有沙拉,本来他与希娜两人还蛮期待汉斯的料理,没想到桌上只有“这个”。

汉斯也不在屋子里,亚佛利特还有‘做出这种菜,自觉无颜面对众人的汉斯跑出去反省了……’之类的想法。看着雪花飞卷的黑夜漆空,站在门口的亚佛利特还在担心汉斯的安危。

可是,汉斯真的是因为搞砸今晚的午餐而自责离家自我反省吗?

当然不是!

那只是十六岁的见习骑士自己在瞎操心罢了……。既然如此,现在,汉斯究竟到哪去了呢?

答案……就是这座城市的中央区,也就是王都艾斯佛兰德的王城。

政治中枢所在的城中区,是围绕在一排城壁内,在其内,建有数栋馆邸以及王族的居城。其中的王座,已经虚悬多年……。

对于王国的人民而言,九年前的事件是迄今仍难以忘却的恶梦,在那一天,王都不仅死了许多无辜的居民,当时的国王与其王妃也在当时的事件中亡故。

事件结束后,阿萨琳公主是王族仅存的继承者,可是,当时可能是考虑其年幼或是其他因素,公主并未继位为王,这九年来,国政是由以杰达为首的大臣集团进行摄政。

至于为什么迟迟不让公主继位为女王,年幼之说到了今天已经说不通,不过,有个未经证实的说法一直在舆论间流传着。内容是说,阿萨琳公主一直未继承王位,主要是城中的大臣贵族们担心王国历史并未有过女王继位的先例,城里是倾向于由公主的夫婿继任为王。如今公主已经十七岁了,其夫婿之位的争夺也逐年白热化。

以上只是数个谣言中的一个版本罢了,实际的情形,也只有王城的上位者们知情。在夜道中疾行的汉斯,在回顾王国史之际,也突然发现一个巧合。

“王国与帝国都缺乏嫡系的太子,而且都只有一个嫡系的公主……。”

王国建国历史不过百年,王位传承的经历少,所以,朝臣寻求强而有力的支配者的想法不是不能理解,这或许也跟这国家的英雄崇拜有关,英雄=刚强的男性象征,这使他们宁愿相信男子嗣而鄙视女子嗣。

帝国也有类似的情形,虽然帝国历史比王国长半世纪,皇位继承的经历却比王国还少,至今才四任而已。现在的绯特烈四世膝下只有皇女玛利安贝尔一女而已,虽然嫡长继承是种习惯,不过帝国最初是由艾斯卡大陆诸国合组而成,一个能让各国-即现帝国贵族臣服的君王是有必要的,强而有力的君主是维持帝国根本基础的要素,不管合不合理,有很多人就是这么相信。在这样的气氛下,皇女就算被立为第一继承人,恐怕也不会被贵族们所承认,更遑论支持了。

以公主与皇女的夫婿为王与帝,似乎是两国共通的结论。

汉斯突然有个想法,假如,亚利先前没有遇见米莉亚的话,那在王国与皇女重逢之后,又会有什么发展呢?

尚未结束的初恋持续发酵,汉斯之前说过的“私奔”恐怕真的会成为事实。亚利与皇女间是不会有结果的,毕竟,皇女的夫婿是呼声极高的帝位后补人选,赛巴斯达家也只是过去某贵族的分支分支的再分支,一个小小的帝国骑士罢了,这样的婚姻是不被允许的。要是两人真的采取私奔的最后手段,汉斯可以想像的到,帝国将会掀起多大的騒动与风暴……。

要是真的变成这样的局面,不用说,汉斯绝对站在亚利那一边而已,这样的发展似乎也不错,汉斯是这样想的,他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

不过,幻想归幻想,现实上,不断累积的旅费债务才是目前最头大的问题。此次夜行并不是来想些没建设性的事物的,而是要解决没钱的问题。

“到了……城壁约八公尺……。”

汉斯在王城的外墙下估计高度,高度不是问题,城墙上的守卫才是麻烦。由于是夜里的巡逻,除了城墙上定点的火炬,士兵手上也有提灯,光点的行动就代表他们的视线方向。汉斯静静的等,等待视线出现死角。

总算!时机到了!

汉斯往上一跳,在士兵将视线移开的一瞬间,跃过城墙,中途也只着地两次而已,以汉斯的能力要跃过八公尺的城墙本来就是轻而易举之事。

跃过城墙,下方就有树木可供掩蔽。其实,汉斯早就来过一次了,这几天除了收集必要的“情报”之外,他也曾来王城堪察地形过。

为了解决租金问题,难道汉斯是打算潜入国库当盗贼吗?

当然不是。就算再怎么缺钱,汉斯也不会做出这种可耻的事。

汉斯潜入王城的目的并不是要当小偷,不过,他的行动确实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他的目的地,是收藏此次英雄天武会报名书的房间。

先前就堪察过环境,汉斯很快就找到那房间,里面的书架及桌子,放满了有关此次天武会的相关资料。大会人员早已经做好抽签工作,各组的分发也已经完成,所以他们都离开了。里面很暗,不过,汉斯的视力并没有受到影响。

“找到啦……。”面露喜色的汉斯总算找到他想要的名单文件,那是亚利的报名表,找到之后,他拿起准备好的工作开始修改内容,这是他计划的步骤之一。

汉斯的文书伪造技术已经足堪职业级,他完美地修改了他想要的部分,说实在的,比真品还像真货。此“犯罪行为”完成以后,汉斯开始审核起每位报名者的名单,‘这家伙不行……’‘嗯……没听过的角色……’在品头论足一番之后,汉斯抽出了一张报名表。

“这角色蛮适合的……把他编入少爷那一组吧。”

那文件上的名字是亚汗文字,这位参赛者是来自亚汗,汉斯懂亚汗文,从他的经历与这几天收集到的情报来看,他绝对是个适当人选,是汉斯计划中的要素之一。

这次大会总共有十六组,在会外赛,各组的冠军将有资格晋级会内赛。汉斯将亚利与刚才挑出来的那个人一起编入第十组里,如此一来就大功告成了。

“也该离开了……。”

再留下来,要是有个万一,计画就泡荡了。于是,汉斯延着事先规划好的逃亡路线,避开侍卫,一路上本来都很顺利的,突然的事件让他停下了脚步。

“我不去!那种败家子谁要去见他啊”

那是女孩子的声音,而且是从一个天井里传来的,汉斯一时好奇,往天井里偷窥,竟发现了一件让他意外的事实。

“公主殿下……请您出席吧……安威斯殿下已经等很久了……。”

“就让他继续等吧!”

“殿下……。”

那是凡提洛斯王国的公主的寝宫,只是汉斯很讶异,那位正在闹性子的公主他曾经见过,就在最近。没想到,那位救了亚利的女孩子就是王国的公主阿萨琳。

“少爷最近跟“公主”真有缘……。”

在汉斯还在发着奇怪的感想之际,阿萨琳公主似乎还是被侍女们劝服了,决定出席那位叫安威斯的人的晚宴。然后,几个侍女一拥而上,开始帮公主换起衣服并打扮,汉斯也转过头去了,他可不想当偷窥狂。

宴会的场地是一处很宽大的架空大厅,汉斯在屋外,透过顶上透气的小窗观看宴会的进行,说是宴会,其实也没多少人,一张桌上除了桌巾与灯饰外,其余什么都没有,这种气氛不像晚宴,反而像是要谈判的感觉。

公主那一侧只有两个人随行,一个是穿着龙纹道服的男子,看起来像是亚汗的拳法家,可是他是金发碧眼而非亚汗人,汉斯的记忆中,这一位应该就是凡提洛斯王国王城侍卫长亚修拉,也是武神黄海明的大弟子。

另一位则穿着官服,应该是某位王国大臣,汉斯并没有什么印象。其实,这个人名叫杰达,是摄政大臣,在王位虚悬的九年间,王国的事务都是由杰达大臣代为处理。

而另一侧,那位坐在豪华大椅上与阿萨琳公主遥遥相望的人应该就是那名叫做安威斯的男子,他的穿着极为华丽,颇有贵气,安威斯虽然是俊杰般的年轻贵族,但是汉斯也看得出他眼里有股邪气,这种人目空一切,往往视他人的一切为粪土。

安威斯之名,汉斯也想起了他的来历,他是帝国的属国-巴洛姆公国的第三继承人,比起两位在文在武都各有杰出表现与评价的兄长,安威斯可说是恶名昭彰,虽是公认的败家子,不过他却是巴洛姆公王最宠爱的小儿子。

小饮一口杯中的美酒,安威斯首先开口欢迎公主的到来。

“听闻阿萨琳殿下在月前失踪,这段时间,在下可说是每天都担忧不已,不过,如今见到殿下仍健康如昔,天姿依旧,在下实在是比任何人都要来得欣喜!”

“谢谢!”

“不过,殿下为何要剪去那宛如铺满金沙的美丽秀发呢?在下实在是心痛,不过,即使是短发,殿下仍拥有让百花羞容而逝的绝美……。”

“天气热而已!”

北国的冬天怎么会天气热,阿萨琳公主似乎根本不想跟安威斯多说一句话,她对安威斯的反感明确显露于言表之中。

“啊……看来,那些有关于在下的流言闲语似乎传入了公主的耳中,所以公主才会这样对我吗?啊~那都是误会啊!”

“别担心,安威斯殿下!等到大会结束后,公主就有很多机会可以了解殿下的优点了!到时您与公主殿下也将是人人赞羡的佳偶了!”

“哦,文森!只有你了解我!”

那名叫文森的灰发中年男子是安威斯的贴身侍从,也可以称为“弄臣”,看他讨好安威斯的样子就让汉斯感到反感,更让他反感的是对方也戴着一副眼镜,跟汉斯的眼镜居然还是同一款式。

听起来,阿萨琳公主与安威斯之间似乎有婚约的存在,不过,看公主的反应,她对眼前这位“未婚夫”似乎厌恶至极。听他们说公主曾离家出走,恐怕也是这个原因。

汉斯想起了一件事,凡提洛斯王国并不是那么富裕的国家,王都虽然看起来繁荣十足,其实,大部分的商家都是外地的商人,王国的一般人民多半从事农牧及近海渔业,可是恶劣的环境无法让王国人民温饱。

据汉斯所了解的,长期以来,凡提洛斯就接受巴洛姆公国的许多援助,否则一个冬季下来,就不知有多少人会死在酷寒当中。这婚约,也许就是因这项关系而存在的吧,不过,公主的夫婿等于是未来的凡提洛斯王,王国的人会这么轻易让外国的人当王吗?这其中的因由,就不是汉斯所能了解的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