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0话 天武会开幕

作者:外国科幻

“尽全力让为师见识一下,你这一年来的修业成果!亚利!”

“是———!”

亚利极具精神的回答,多少也透露出他兴奋的心情。

克拉姆是两手剑型的神器,这把大剑握在亚利手中,更显出其威猛之风。而达克尼斯是与克拉姆同型的神器,不过,黑骑士虽然年近五十,他的体魄仍然意气昂扬,宛如蓄势待发的雄鹰,黑刃的神器就是他的羽翅,就像是遮蔽天空的夜翼。

亚利无论在精神或肉体方面都完成备战准备,光辉之刃更激荡着闪煌之光。一年前退团时,亚利还无法顺利运用克拉姆,看到他的进步,修奈达也颇感满意。

可是对修奈达而言,这种程度不过神器操纵的初级水准罢了,他想看的是亚利究竟能将克拉姆的力量发挥到什么地步,以及,黄海明所说的是否属实。就眼前所见,对付亚利还无需用到达克尼斯的力量。

“无隙可趁,不亏是修奈达老师……。”

若是一年前的亚利,面对修奈达的无型架势,光是气势就足以压倒亚利。不过,这一年的经验也让年轻骑士有所成长,对峙没有多久,亚利就采取行动。

小动作是无意义的,一出手就要使出大技。

流派-圣光龙剑“龙牙连刃斩·贰之型·奔爪”!

以剑势制造冲击波,崩坏掉敌人足部平衡,然后再追加斩击是此剑技的特色。不过,身为亚利授业之师的修奈达,岂会不知道这剑技的特性。

黑骑士不闪也不躲,他举剑过肩,用最简单的动作“垂直斩切”正面迎击地行冲击波,简单的动作却带着劈天裂地之势,黑刃劈开白沙,轰隆的剑压不仅瓦解亚利剑招,余势更扩展而去,从亚利身旁窜略过去,直到将海水击成白色的碎浪花才告止息。

瓦解击地波就等于破了奔爪(贰),看似简单,这种破招法可不是寻常人办得到的,那是修奈达的剑威已经达到必杀技等级才有可能做得到的。

方才一剑已经粉碎亚利先前的自信,刚才那一招,还倾注克拉姆的破坏光气,可是修奈达连达克尼斯的力量都没用到,就简单瓦解自己的攻势……。

亚利甚至还有‘老师似乎比平常要认真的多……’的想法。

“加油!亚利!你一定能赢的!”

皇女的加油声让亚利动了,‘至少要从老师身上夺得一分……’下了决心的亚利发动快攻,他打算以自身的速度多少取得一些优势。

只是,亚利的努力仍白费了,他还出到第三剑,黑刃的一击就重重敲击他的防御,这道冲击震得亚利双手慾裂,克拉姆差点应声而飞。

此时亚利还注意到,修奈达至今只用右手,而且连一步也没移动过,实力的差距固然早已经有心理准备,只是差距之大仍让亚利有所不甘。‘起码……要让修奈达老师动一步,甚至用上神器……’亚利下了更大的决心,除了决心,还临时想了一个主意。

拉开距离,用远距离系的奥义“九龙波光击”

这就是亚利想到的办法,在退团时,亚利还无法使用这技巧,身为老师的修奈达或许就会大意。使用这招奥义,一定能有出奇致胜的效果。

但是,亚利终究还是太小看修奈达了。

在亚利做出蓄集光之力的动作时,修奈达就看穿亚利的企图,他立即驱身疾奔,一剑就击飞了亚利的剑,蓄力过程被打断,让亚利的身体也造成某种影响,亚利感觉到全身像是有电流在四处窜走,他止不住颤抖的手腕,连脚都快站不稳了。

修奈达捡起克拉姆丢给亚利,并说教道:

“你能使用九龙波光击这一点,已经证明你这一年的修业成果没有白费,可是运用在实战上的话,你还有待加强,蓄力动作太明显了!你以为敌人会给你时间发动奥义吗?动作要更小,也要更快!”

“……”

“无话可说了吗?你只有这种程度吗!?亚利!回答我!!!!!!”

“不———!”

好强的性格让亚利再次出剑,克拉姆的怒涛光气就是亚利的愤怒与斗志,亚利倾全力向前一刺,不偏不倚地刺在地上。“地龙旋吗?……不!这是!”修奈达大吃一惊,这并不是地龙旋,反而是光气窜入沙底,这庞大的威势究竟……。

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解答就出来了,这确实是九龙波光击。

沙面下彷佛有地龙在蠢蠢慾动,又宛若火山爆发前刻,转瞬间,间歇泉似的光气冲天而出,一把……两把……四把……光之剑依序破地而出,化成飞升光龙,龙之牙爪似乎想将黑骑士撕裂粉碎。

轰隆声中,就在黑骑士被地面升上的光幕包裹之际,虽然只有一刹那间,亚利看得很清楚,修奈达的左手泛起黑色的波动,吞噬光明的黑暗正凝聚在他掌心。那一瞬间,光幕被撕裂了,被黑暗的波涛消灭殆尽。

流派-暗邪龙剑“黑龙掌”!

这是亚利才见过两次的技巧,只有这次,是亚利以实力逼老师施展出来的。

光与暗的激突产生强烈的风暴,如同夏季暴风,将地上白沙卷飞,吹得海面大作浪涛,连在远方的皇女一行人都感觉得到这道劲风,唯一还勉强站得稳的,大概也只有那些禁卫骑士了,在皇女殿下面前可不能丢了禁卫骑士团的脸。

逐渐……风已息……浪渐止……。

一切都静止了,只有握着正不安份的神兵的两人仍对峙着。“够了……到此为止了……”结果,反而是黑骑士主动休战,修奈达收剑,如胧如朦的暗气尽封剑鞘之中。

“你进步很多,亚利……。”

“真……真的?”

对亚利而言,这是一字一句都比粒粒砂金还珍贵的赞美。刚才一战,能够让传说中的黑骑士认真应战,亚利已经心满意足。

“记住刚才那一剑,那会对你有帮助的,老师也很期待你的活跃!”

“其实……刚才那一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出招的,我只是一时激动刺出了那一剑,没想到,地龙旋没出来,反而变成九龙波光击……那完全是误打误撞……。”

亚利虽然有点心虚……“谢谢老师的指导,真是让我受益良多!”亚利还是很坦率地向修奈达道谢,对于大赛,他显得更有信心了。

不过,也有两个想参赛的年轻人的信心顿受打击,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实力是很难去跟强豪们争取优胜,自己只是打着‘尽全力争取自己最好的成绩……’的想法来参赛,只是,实力居然会相差到如此大的地步,这种感觉就像是热血突然被浇了冷水,一时间,两人也很难回复最初的热忱。

师徒两人的练习已经结束了,就结果论,黑骑士几乎是压倒性的优势,对于旁观者与败北者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没有人会有异议。只是,对修奈达来说,这一战并非胜负那么简单而已,先前武神的那番话似乎成了事实。

“刚才那一剑,才是雷欧的九龙波光击,虽然是误打误撞使出的奥义,不过假以时日,我相信亚利也能藉经验的累积而发现自己的缺点,进而悟出真正的九龙波光击,我相信那孩子绝对有这个素质,只是……。”

‘才一年……未免太快了吧!’修奈达还有点不敢相信,只是事实就是事实,才一年的时间,亚利从刚退团时的一个神器初学者而迅速成长到如此高明的神器战士,太快了,素质或潜力的说法能解释的通吗?

亚利似乎已经跟自己昔日所认识的亚利有所不同了,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亚利仍然是亚利,绝大部分都是吧。只是,现在的亚利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似的,还是说,以前一直蛰伏,而修奈达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某种事物开始显现了……。

修奈达如此担心亚利的心情,就像是对自己的儿子一样。没有孩子这件事,对他来说一直是个遗憾,所以,他一直将这位好友的独子视如己出。

后天就是英雄天武会的会外赛的时间了,这一天特训结束后,亚利也开始练起剑来,了解亚利心情的玛利安也不再要求亚利跟她到哪里去玩,反而每天陪在亚利身边,看着亚利练习,对她来说,能待在亚利身边,即使是一分一秒也要珍惜。

而一直专心于皇帝护卫任务的青龙骑士团团长威尔斯子爵,想到大会将近,也想起自己的独生女也正准备参赛的事。

“那丫头的比赛也快要开始了吧,别太勉强自己,希娜……。”

青龙将军深知自己女儿的脾气,现在就算要阻止她也无济于事了吧,他只希望希娜别受伤就好。

对于天武会,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尽相同,像是皇女,她并没有要求亚利一定要赢,她只想待在亚利身边,替亚利打气加油就觉得幸福。不过对汉斯来说,他的少爷是一定得赢的,不然,住宿费就交不出来了。

随着各种想法与思念,时间也缓缓过去了,很快地,众所期待的第十四届英雄天武会正式开幕了,凡提洛斯王国最大的祭典开始了!

这一天,王都艾斯佛兰德的大部分人们都到各处的赛场观赏比赛,这次会外赛共分十六组,赛场分散在东西南北四区,这作法主要是要分散观众,不过,人潮还是塞满了赛场附近的街道。

交通堵塞,放弃马车代步的亚利一行人一早就来到城西区的大剧场,虽然人潮汹涌,不过,皇女的禁卫骑士团这次提供了正面性的帮助,他们排开人潮,确保了通路让皇女与被他们视为厚脸皮的混帐家伙们顺利通行。不管如何,亚佛利特总算赶上比赛了。

城西区的剧场是第五到第八组的比赛会场,先前还是亚汗杂技团表演场的剧场已经被装潢成比武会场了。赛场是半圆形的地面,什么也没铺,只有以木墙隔开赛场与观众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人太多了,位子根本不够坐。或许,会外赛也应该收票,来限制一下观众的人数。不过,会外赛不收费是行之已久的传统,更不更改也不是亚利他们能管的事。

“玛利安,你确定要站着看吗?我去帮你找个位子吧。”

“不用了,这样就行了,而且……对我来说……亚利你的身旁就是……最好的贵宾席……。”

“比……比赛快开始了!”

玛利安的话弄得亚利怪不好意思的,只见亚利脸一阵通红,就赶紧移开去看会场。

同样参赛的亚利会有时间来看亚佛利特比赛,是因为赛程时间的关系。这次会外赛的十六组被分批至四个赛场,而比赛时间也分为四个时段,上午与下午各两个时段。第五组的亚佛利特是第一时段,而第十组的亚利则是城北区旧剧场的第二时段,所以他才能来观看亲友弟弟的比赛。

至于希娜,因为她在城南区的比赛也是第一时段,所以无法出席,不过一个人去比赛也太寂寞了点,所以一早汉斯就陪她一起去了,多少也能有个照应。

现场仍然是吵杂又嬉闹,交谈声不断,绝大多数的人都在谈论各组名单中谁会出线的问题。等到大锣一敲,锣声大响,现场才安静下来,因为这代表着比赛要开始了。

在会场上,担任裁判的人已经来了,这里本来就是剧场,建筑结构产生的扩音效果让裁判能轻松地将声音传给现场每个观众。

“吾国的人民以及国外来的贵客们~~欢迎莅临本会场,这一整天的比赛,本会场将产生第五组到第八组的优胜,即会内赛十六强中的四人!各位可要注意看,说不定,本届天武会优胜就会在本会场诞生哦!”

裁判还幽默地说其他的事,像是‘各位可要收好手中的赌卷,要是买到冠军却丢了赌卷,那可就得不尝失了……’有关赌注的事,观众们也是要喝着说‘那是当然的!哈哈哈~’的笑声。

提到赌注之事,亚利就很不以为然,他本来就不喜欢这类的事,不过,他还不知道,要是没有赌注可赚钱,他所住的别墅就付不出住宿金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传出像是‘赛巴斯达家的小龙在凡提洛斯王国吃霸王餐,住霸王屋……’之类的笑话。

随后,裁判又提起规则的事,规则很简单,不管是会内或会外赛都一样,那就是一方无法继续战斗或是投降,即决定胜负。至于战斗方面,武器与手段则都不限制。

而且,生死不论罪!死,是每个参赛者都要有的觉悟……。

点到即止只是种礼貌,但是战斗本来就有可能出现伤亡,这也是难免之事。不过,除了必要的医疗团外,王国也在教廷的允诺下,请到了多位能使用治愈魔法的术士,希望能将伤亡减到最低程度。

“……现在宣布!凡提洛斯王国第十四届英雄天武会第五组淘汰赛正式开始!”

裁判的宣言一毕,现场顿时扬起震耳慾聋的欢呼浪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