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1话 意外的大会黑马

作者:外国科幻

“现在我向各位介绍第一位参赛者,从我右手边的东门出来的那一名勇敢的年轻人,他来自神圣艾斯卡帝国,出身贵族,而且是东方青龙骑士团的见习骑士-亚佛利特·雷德!请各位给予这位年轻且前程无可限量的帝国骑士热烈的鼓励吧!”

啪……啪啪……啪……。

掌声显得十分稀疏,绝大多数都是亚利那一边在鼓掌。很多人都不看好这年轻人的实力,反而嘘声不断,还有人恶言相嘲。

“只是见习也敢来献丑,回老家的温室当贵族少爷吧!哈哈哈~”

“见习的小弟,赶快比完!别浪费比赛时间!”

这些观众的叫嚣声让亚利很火大,他念着‘这些混蛋~’的话又卷起袖子想跟这些人理论,不过,修奈达阻止了他,并说:

“对手也好,观众的嘘声也罢,这都是亚佛利特自己的战斗……你看,那孩子并没有任何动摇,不是吗?”

听老师这么一说,亚利才发现,亚佛利特确实没有受到影响,他专注于接下来的比赛,伫立场中,等待对手的出场。‘不只是武技,亚佛利特的心也成长了不少……’亚利很讶异于亲友弟弟在心技体各方面的成长。

好不容易让会场安静下来,裁判赶紧介绍下一位参赛者。

“各位久等了,在我左手边的是……是?……”裁判突然有点犹豫,或许是手上名单的资料让他吓了一跳,基于职责,他还是继续念道:“太不可思议了,这……这是本大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参赛者!她是年仅十三岁的小妹妹,各位还记得吗?最近来到本国公演的亚汗杂技团,这位参赛者就是该团当家美少女台柱-杨小玲!……公演时裁判我也有去看耶~请各位为她鼓掌欢迎吧!”

裁判介绍才刚完,现在还沉浸在肃静的气氛中,小女孩也来参加天武会的冲击让观众们一时间回不了神来,就在这时,现场突然奏起亚汗民俗乐曲,在锣鼓声中,从西门里跑出了一个打扮华丽的女孩子,她又翻又跳,手拿着花鼓配合着音乐起舞,并且用极精神的声音打招呼。

“各位好!谢谢您们来这里为小玲加油!小玲我~~~必定会尽力比赛,争取优胜的,请大家多多指教!”

突然间,会场掀起了惊人的欢呼声!

“多可爱的小姑娘呀!要加油啊!”

“叔叔支持你!一定要成为本大会最年轻的优胜哦!”

和亚佛利特的出场完全不同,对方才一登场,全场的观众几乎都变成她的啦啦队,这个异变,也让亚佛利特突然呆掉了。

除了他以外,亚利也愕然地不知该说什么。

“那女孩,不就是武神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吗?为什么她会来参加比赛?”

“亚利,看她身上穿的服装,你没注意到什么吗?”

经修奈达这么一提,亚利才发现,她身上穿的是龙纹道服,只是装饰过度看起来像是表演服。这时,亚利才理解老师想要讲的是什么。

“难道……那小女孩也是……武神的弟子?”

亚利的疑问还未获得解答,比赛已经开始。

对战的气氛已经被打散,比赛已经开始,亚佛利特甚至还没进入备战状态,对手的杨小玲礼貌性地向他敬礼致意,亚佛利特还很不好意思地也敬个礼回应,完全不知,这根本是个圈套,是她天使面孔下的“恐怖阴谋”。

亚佛利特再抬起头来时,才短短的时间,小玲已不见踪影,在他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一道声音‘呵呵~’从他背后冷冷传来,砰然一声,一道冲击力贯穿铠甲打在亚佛利特的背上,他整个人被轰飞,狼狈地跌落地上。

“人真是夸不起……这小子……。”

看着出洋相的弟子,黑骑士叹然地道出这番话。

“呵呵呵呵呵呵~大哥哥你太大意了!所谓“兵不厌诈”,这怨不得我!”

“可恶!这小妮子~”亚佛利特不甘地诅咒道。

难道自己连剑都还没拔就要输了吗?这段时间的练习都白费了吗?就只因为自己的大意?这样输掉太可耻了,就此服输吗?别开玩笑了!亚佛利特已萌生杀意,就算杀了眼前才十三岁的小女孩也得要赢。

亚佛利特拔剑并怒道:“别以为我会输在这种小手段上!”就冲锋而去。

“冷静下来!这是对手的陷阱!”亚利的警告没能传到亚佛利特的耳中。

盛怒的见习骑士迎面就是一记突刺,直取颜面。但是就在那瞬间,杨小玲立即后仰,并伸手合掌接下这一剑,攻势被破的亚佛利特还来不及惊讶之际,他的太阳穴处突然爆出一道轰声,在那同时,对方也踢出一记蹴踢,像针刺般直取头上要害。

一阵昏眩,又带来了数道痛击,异国的少女拳士又继以左右脚互换的连续回旋踢,右脚命中又补以左旋踢,就像飓风一样永无止境。不过踢到第四下时,亚佛利特就已经倒了,他就像死了似的瘫在地上。

“胜利者是亚汗的杨小玲!请各位观众为两人的奋战予以鼓掌吧!”

如雷的掌声中,只有亚利他们感到遗憾,既然败了,现在只求亚佛利特能安然活着,所幸,他只是昏厥过去而已,而后被医护人员带去医务处了。

事实已经很明显了,对方真的是武神的弟子。

“那一招,是龙天无双流-连龙牙系列的“暴风”,算是旋风的变化,是以连续的旋风脚攻击对手的技艺,刚才她招招命中要害,足以证明她是货真价实的武神传人。”

修奈达的解说让亚利有些悔恨,他明明已经见过这女孩,要是能提早通知亚佛利特就好,这样一来,说不定他也不会这样惨败。其实这也怪不了谁,亚利哪里知道,这样小的女孩会是武神的弟子。

此时,亚利感觉到一阵隐隐的抖动,玛利安正害怕地抓着亚利的衣袖,颤抖地靠在亚利的身旁。

“玛利安,你?”

“对不起……我……我只是有点害怕……。”

原来,持续进行的比赛已趋近血腥,场上的战士们个个杀气腾腾,慾致对手于死地,地上已溅上许多鲜血。这种血腥的场面本来就是不适合皇女的场面。

“玛利安,我想……你还是回去吧。”

“为……为什么?”

“接下来的比赛,一定还会出现更甚此幕的流血场面,不习惯这种场面的你一定很害怕吧。待会我在城北区的比赛,我想你还是别去吧。”

“我……我想为你加油……我……我会忍耐的。”

“……好吧!”

玛利安只是想待在亚利的身边,这一点,亚利也了解,他也找不出适当的说辞让玛利安打退堂鼓。

而后,他们比赛也不看了,而一直在医务所看顾亚佛利特的情形,所幸,他只有头部挂彩,包个绷带了事就好。在亚佛利特醒来以后……。

“我……我输了……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你已经尽了全力比赛,应该挺起胸膛的!”

“谢谢你,亚利哥……我的比赛已经结束了,虽然遗憾,不过接下来,我会替你加油的!请你连着我的份一起努力下去!”

两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连同亚佛利特的份,亚利誓言一定要取得好成绩。

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亚利一行提早前往城北区的赛场,那里是一处户外剧场,在城西区的大剧场完成以后,一般人就习惯称此地为旧剧场。这里是利用山坡的天然特性而建成,观众席延着山坡呈现扇形扩散,而最底部就是表演场地,目前已经改建成比武的赛场。

亚利一行抵达时,第九组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比原先预估还要早。来到此地,玛利安的心里又起不安,因为赛场的情形实在太可怕了。遍地是血,甚至还有残肢,目前会场人员正在清理赛场,准备第十组的比赛。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了,可是,你一定要小心!”

天武会的实况远比玛利安原先预期的还要惨烈许多,以前在宫里,也常举办竞技之类的活动,这多半娱乐成份居多,像这样拼赌生命的竞赛,玛利安还是第一次遇见。虽然亚利向自己保证不会有事,可是,皇女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不安。

在这段空档,有些观众们还在讨论刚才的比赛,等着出赛的亚利也偷偷地听了一下他们交谈的内容,尤其是有关“吕氏五杰”的事。

“我就说嘛!吕氏五杰一定是本届的优胜候补,他们在会外赛方面是一定能出线的,第九组的优胜不就是他们五人中的一人取得优胜了吗?”

“唉~我本来还想碰运气押押看其他人,那赔率实在太高了,结果……全军覆没,没一个人赢得了吕氏五杰,我押的那个人还被干掉,去~~”

“你别作梦了啦!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强者,看赔率就知道,押他们根本赚不了钱,押其他人是铁定赔钱的!看比赛就好,别再想无意义的横财梦了。”

“照你这样讲,下一场第十组的比赛不就一定会被吕氏五杰的人赢去了吗?第十组的名单上确实有一个叫“吕雁”的剑客,我记得他也是五杰之一,不是吗?”

“没错,那个吕雁确实出现在第十组的名单中,他当然会赢的!到时候,会内赛时,第九跟第十都刚好是吕氏五杰,这样才有得赌呀!哈哈哈!……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两个星期前发生的那件事。”

“记得~我记得!那事件超恐怖的,就是那事件使吕氏五杰的名声大噪。对了,闹出事件的人不就是那名叫吕雁的剑客吗?”

“现在想起我还会冒冷汗……才不到几回合,五名战士就倒在血泊中,那个男人手上,还抓着五张血淋淋的脸皮……。”

只是回想都会让这些人胆寒不已,那事件只是导因于普通的口角冲突而已,结果吕雁与对方的人马相约到城外决斗,虽然没有闹出人命,可是,吕雁却割下对手的面皮,他的实力与残忍让吕氏五杰的名声就此大噪。

闹出这么大的事件,照理讲,他的出赛资格应该会被取消的,为何没有?则是牵扯到某个黑幕,就是来自巴洛姆公国的安威斯,吕氏五杰其实是他的人马,他与公主之间的赌注让王国无法对这个男人出手,这样的内幕,并不是一般百姓所能得知的。

“名单上写着……第十组的第一场比赛就是吕雁的场次,我真同情他的对手。”

“嗯~我看看……“亚利”?没听过,会外赛优胜赔率是一比四十,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居然也敢来参赛,哈哈哈哈~”

在一旁的亚利早已经闷了一肚子气,被人说成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他很不服气,好歹去年第十三届的天武会,虽然被迫弃权,可是自己确实有拿下分组优胜啊!“名不见经传是啥意思?未免太瞧不起人了!”亚利气的脸都胀红起来。

亚利并不知道,这是汉斯搞的鬼……。

不知道事实真相的亚利,在生气之余,也了解再怎样辩解也是没用的,以实力来赢得众人的认同才是最好的方法。他暗自立誓,会外赛后,要让“赛巴斯达的小龙”之名传遍冰火之都-艾斯佛兰德的每个角落。

第十组的比赛即将开始之际,皇女玛利安仍叮嘱亚利。

“亚利……能不能优胜都无所谓……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

“玛利安,能请你将领口的缎带解下来借我吗?”

“可……可以啊!”虽然不解,但只要是亚利的要求,玛利安都愿意去做。随即,她便解下缎带,“亚利,这缎带有什么用处呢?”又继而询问亚利的用意。

亚利将缎带绑在左腕上,而回答说:

“我以帝国骑士赛巴斯达家之名发誓,我并定会回来,将缎带交还,并将胜利的荣耀献给它本来的主人,一定!”

言下之意,这就是亚利的胜利宣言。

亚利满溢于表的无穷信心,也减轻了玛利安的不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