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4话 彷徨的心

作者:外国科幻

米莉亚并不是刻意来马克威尔的书房外偷听的,这只是巧合。她之所以会前来马克威尔的书房,理由就跟昨晚一样,她只是想跟自己的父亲谈谈而已。如今,意外窥知自己的父亲打算对亚利不利,米莉亚不仅震惊,还很烦恼,一边是生父,一边是恩人,陷入两难窘境的米莉亚已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他竟然打算暗杀亚利克斯大人,我……我该怎么办……。)’

此时,米莉亚脑海里浮现了亚利的笑颜,很快地,她就做了决定。

‘(我……我得赶快向去通知亚利克斯大人!)’

米莉亚决心一定要阻止这件事,不能再让父亲错下去了。之后,米莉亚悄悄地离开书房门口,前去马厩,马厩的下人们都还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她骑走了一匹马,追赶着已经离去的亚利主仆两人。

这个时候,亚利与汉斯两个人已经骑着马走了一段时间了,马克威尔家实在太大了从馆邸到最外面的大门,就算快马加鞭也要花将近一个钟头才走的完。不过,亚利与汉斯两人也无意在这里快马奔驰,藉着这段时间,他们在讨论昨天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

“少爷,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马克威尔与他的女儿之间,似乎存在着一条极深的代沟或裂隙,他们父女间的感情似乎不太好,用冷漠来形容恐怕还比较恰当。”

汉斯将他在昨晚的饭宴里所发现的事情提了出来。

“有这种事吗?……”

亚利并没有特别去注意这件事,不过,他确实隐约感觉到米莉亚心中的孤独与寂寞,想得严重一些,米莉亚可能有厌世的想法,她对一切似乎都不在乎了,甚至包括了自己的性命。也因此,亚利也特别挂心米莉亚的事情。

此时,汉斯仍继续说出自己的看法。

“这对父女之间的冷默气氛确实蛮奇怪的……以常理推断,马克威尔早年丧偶,通常这样的一个父亲,多半会特别溺爱唯一的独生女,这可以算是一种心理性的补偿作用,除非,这其中还有特别的理由存在着……。”

“汉斯,你别再说下去了,这件事我们不该如此随便臆测!”

虽然亚利制止了汉斯,不过,他自己也在想着这件事,汉斯的话也是有可信之处,米莉亚与她父亲之间确实有问题存在。

不过就在此时,自远方传来了哒啦哒啦的马蹄声,那是从马克威尔家的方向传来的,没多久,两人就看到了来者的骑影。

“那是!?米莉亚小姐!”

亚利惊讶的叫了出来,骑马的来人居然是米莉亚,在亚利还在想米莉亚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的时候,米莉亚就在不远之处停下了马,并跳下马跑向亚利这边。

于是,亚利也下马迎接,并问道:

“米莉亚小姐,你追着我们而来是?……。”

亚利才刚刚开口,想询问米莉亚的来意。没想到他话还没讲完,米莉亚就突然扑上亚利的胸前,抓着他的衣襟,急急地说:

“亚利克斯大人!爸爸!爸爸他!……。”

“啊!米……米……米莉亚小姐!~~~”

米莉亚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亚利顿时语无伦次,近在咫尺的丽人佳颜,薰然而上的发香与体香,都让亚利心乱如麻,手脚差点不听使唤,所幸理性抬头,压抑住油然而生的遐念,不过,此时亚利的身体也僵硬如石像,动也不敢动。

这时,亚利的心脏仍很有精神地在跳动着,甚至于精神到过了头了,简直像是要从他胸膛里蹦出来似的,就不知道与亚利胸口已近到只剩数公分之距的米莉亚晓不晓得了。亚利的脸也像烧红的木炭,米莉亚应该是看见了,因为她的眼睛一直看着亚利,只不过,她并没有注意这一点,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刚才所听到的事。

“米……米莉亚小姐,请你冷静一点。”

亚利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了这句话,只是,米莉亚似乎不了解亚利目前尴尬的处境,她的双手一直紧抓着亚利的衣服,急说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父亲他……他要……。”

当米莉亚即将要吐露出她所听到的事之时,她突然犹豫了一下,刚才骑马疾行而来的勇气也不知到哪里去了。亚利见到她的神情有点奇怪,就问她说:

“马克威尔大人怎么了?”

米莉亚在听到亚利的追问后,对于要不要将那件事告诉亚利,米莉亚更加迟疑了。

“我……我该怎么办?”

亚利一无所知的模样,更不断刺痛着米莉亚的心,隐瞒事实的罪恶感在鞭挞着她的良心,这个感觉化成了一滴滴的泪水。

“对……对不起!我……我实在没办法……没办法……对不起!亚利克斯大人!”

情绪崩溃的米莉亚就在亚利的胸膛上哭了起来,嘴里还一直说着‘对不起’。一个泪眼汪汪的美少女就在自己的胸口哭了起来,对于亚利而言,这感觉究竟是天国还是地狱就不得而知了。

“让女孩子哭泣,是最差劲的男人!”

亚利回想起赛巴斯达家的家训,这是他父亲雷欧耐特跟他说的,其实,家训有这一条吗?这只是雷欧为了唬唬天真的儿子随口编的,不过,这么多年来,亚利还真的把这句话当成家训。

只是,处理这种事,亚利一向是最不拿手的。从亚利固有的行为模式来看,遇到不会处理的事,万事通的汉斯便是他的救星,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喂……汉斯……我该怎么办?”亚利低声地讲。

此时的汉斯,正背对着亚利,他的举动,摆明是在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或‘就当我不存在,少爷您继续……’之类的意思。

“喂……汉斯……看一下这边……。”亚利又低声地讲。

汉斯总算转过头了,他的表情仍是一贯的平和可亲,不过,在他背对着亚利的时候,究竟露出了多少恶魔的窃笑,这就不得而知了。

“喂……汉斯……我的手该放哪?”亚利还是低声地讲。

原来亚利的双手一直平举环绕着米莉亚,因为米莉亚一直紧抓着亚利胸膛处的衣襟。当然,亚利是连碰都不敢碰米莉亚的身体一下下的。其实,亚利想说的是‘我该怎么办?’的问题,不知怎么搞的,一说出口,就变成这样的话。

看着陷入窘境(?)的少爷,也许是不经意说出的话,亦或是恶作剧的恶魔在作祟,汉斯以极乾脆的口吻,说:

“就抱着呀!少爷!”

“这样哦!”

已经来不及了,汉斯的一句话让亚利产生了最直觉的反射动作。等到亚利发觉之时,他的双臂已经抱住了米莉亚。这时候,亚利反而犹豫该不该放开自己的双手。

“算了……就这样吧……”亚利叹了一口气说道。(自暴自弃)

此时,旁人看来,亚利的表情,实在分不出究竟是尴尬,还是高兴……。

过了一段时间,米莉亚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了。在整理自己的情绪之后,米莉亚为自己刚才的失态向亚利表示歉意。

“对不起,亚利克斯大人。刚才我的失态造成您的困扰,实在是对不起您……。”

亚利见到米莉亚在道歉时身体不时的颤抖,表示说她的情绪还不太稳定。因此,亚利试图以轻松的心情来安抚米莉亚的情绪。

“没关系,米莉亚小姐。我不会在意的,每个人都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可……可是……。”

“和汉斯发酒疯时相比较,这实在不算什么!哈哈哈~”

亚利很努力地试图安慰米莉亚,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幽默感实在有待加强。

“少爷……我什么时候发过酒疯了……。”汉斯悄悄地发出了抗议之声。

呵呵~

米莉亚终于笑了,看来,无聊的笑话还是发挥了作用,其实,其中的心意才是主因,亚利的善意,米莉亚确实感受到了。

“刚才的事实在对不起,亚利克斯大人,我一定会好好补偿您的!一定!”

“米莉亚小姐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亚利岂是施恩望报之辈,他客气婉拒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米莉亚说了一句让他感到奇怪的话,话中含有警示之意。米莉亚终究还是无法向亚利明说自己的父亲打算谋害他的事实,她只好这么做……。

“……请您一定要小心,亚利克斯大人!”

“什……什么?”

就在亚利打算问清楚的时候,自本宅的方向又疾驶了一辆马车,马车一停下来,执事长赛宾斯特就急忙走了过来。忠心的老管家从马厩的下人口中得知米莉亚骑了一匹马就跑了出去,担心小姐安危的他,便吩咐马车要追上米莉亚。最后,总算在这里找到了米莉亚。

“米莉亚小姐,好在您没有事,不然,小人不知要怎么跟老爷交待……请您跟我一起回去吧。”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走吧,赛宾斯特……。”

米莉亚在离去之际,仍显得依依不舍。不过,她也不想让赛宾斯特为难,最后,还是坐上马车离开了。等她离去之后,亚利反而感到有些遗憾,此时,亚利在想着米莉亚刚才的种种举动,实在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米莉亚小姐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来找我的呢?”

“和少爷私奔吗?”

“汉~~斯~~”

汉斯在消遣了他的亚利少爷之后,就快马逃掉了,亚利也随即骑马追赶过去。任何人看了这景象,绝对不会相信,这两个人正要去讨伐凶恶残暴的怪物-龙人。

不管地上发生了什么事,天空仍是一样的湛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