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2话 初现神技

作者:外国科幻

“久等了,各位~我宣布第十组的比赛正式开始!”

第十组的比赛正式开始,亚利已经进入选手间,而皇女等人也在十位禁卫骑士的强力“护航”下,占到最前面的位置,得以在最近的地方看亚利的比赛。

在观众的欢呼浪潮中,裁判请第一位参赛者进入。

“第一位登场的参赛者,是本届呼声最高的优胜候补之一,来自亚汗,吕氏五杰中的一人,挥舞优美与血腥之剑,假面的贵公子-吕雁大人!请鼓掌欢迎!”

在掌声中,吕雁走到会场中央,接受观众的欢呼。就如裁判所说,他戴着绘有奇异脸谱的面具,一身斗篷,还隐约散放着某种气味,是血腥混杂某种葯品的味道。

接下来换亚利的登场了……。

“哦喔喔~这!这位……国籍、年龄、流派、性别皆不明,让我们欢迎!另一位神秘的参赛着-亚利的登场!”

等亚利出来时,不仅没有掌声,换来的还是一阵夸张的嘘声。出场的是个稚嫩小子就算了,观众还以为,他是不是女扮男装,还是……人妖。

“什么性别不明嘛!大会人员是怎么处理资料的……。”

不知这一切都是汉斯所为的亚利,在心里吐了不少怨气。

在裁判正式喊开始之前,亚利觉得,对方好像一直在打量着自己的全身,说‘习惯了……’似乎有点悲哀,亚利以为,对方多半在猜自己的性别,这种情形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让亚利是既生气又哭笑不得。

“不用猜了,我是男人!”亚利乾乾脆脆地报出了自己的性别。

“好美……。”

“耶?”

“嗯嗯嗯~那份美……我要了……。”

对手吕雁的反应让亚利有些不知所以然,只是,亚利也没时间去追究对方的用意,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

亚利在第一时间内拔出了剑,并向对手报出了自己的来历,喊道:“我名叫亚利克斯·赛巴斯达·流派圣光龙剑,在此候教!……”话才一完,对手仍无任何反应。

比赛一开始就对峙起来,有个等不耐烦的观众大喊着‘还不开打啊!……’的话后,同一时间,吕雁就动了,他的袖口突然滑出一把剑。

看见对手认真起来,亚利立即扬手一击,一记地龙旋应声而去,剑端击放的螺旋冲击波搅碎地面直扑吕雁。“哼!小意思……”吕雁根本不把这一击放在眼里。

他的动作迅如隼鸟,迂回绕过直线型的地龙之势,亚利才刚收招,对手已经逼近身前,手里长剑像刺针连续击出,亚利迅速以克拉姆防御,并反身一记回旋斩切,但是仍被对手闪过去。

虽然难以置信,可是,刚才的防御居然出现露洞,因为亚利身体多处竟突然喷出血来,像被剃刀划过的伤痕出现在身体多处。“对方剑的攻击范围远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长,实刃前方似乎还有无形的虚刃……”才一回合,亚利就浑身浴血。

刚才,在亚利突然溅血的同时,不远处也传出了哀鸣,那是玛利安的声音,亚利的负伤让她不安的泣喊出声。

此时,吕雁又道出可怕的宣言。

“呵呵~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到那张娇美的脸庞的,你该感到荣幸的,因为你的脸将成为我收藏品中最好的一件!”

“收藏品?”

“呵呵呵~就让你见识一下吧!”

吕雁掀开了斗篷,一阵腥风与葯味刺激着亚利的鼻膜,恐怖的景象更烧灼着亚利的视网膜,一张张的人脸竟贴在斗篷内侧,这就是吕雁口中的“收藏品”。

“你这个戴面具的变态!”

天下怎么会有如此残忍之人?亚利迸发愤怒之火,突击而去,慾以克拉姆将对手碎尸万段,龙牙连刃斩展现狂龙爪舞之威。

可是,每一剑都还是被对手闪过或是防御住,吕雁以手中剑的柔软性质去克拉姆的剑威,有这分实力,也不辱优胜候补的声名。在亚利攻击暂停之际,吕雁也挥出数剑,利如剃刀的剑气像亚利袭来。

“我已经看穿你的剑了!”无形的刃风虽然锋利,亚利还是闪躲过去,虽然使用大型武器,亚利仍有无可忽视的速度。

“投降吧!你的技俩已经被我看穿了!”

“呵呵~是吗?”

面具里透出不祥的笑声,随后吕雁又发出数击,但并不是对亚利攻击,剑气所指方向,竟是玛利安的位席之处。亚利大喊不妙,以最快的速度挡在剑气之前,计谋成功的吕雁更是贪而无厌地疯狂连击。

刃利刀风,切破亚利无数的肌肤,阵阵血雨,遍洒会场之土。

“住手吧!叫他们住手吧!”

此时的玛利安,已经心痛如绞,亚利的每一道伤,就像是划在她的心上面似的,在这样下去,亚利说不定就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身边了,这是皇女绝对不愿意接受的结果。

皇女不愿看着亚利受苦的模样,不过,黑骑士却要求她一定要看。

“殿下,别移开你的视线!你要将亚利的战斗完全看进眼里,记在心里!并且相信他,相信亚利对你的承诺!”

“亚利……。”玛利安带着泪水,睁大眼睛注视亚利的一切。

连番的凌虐杀戮终也平息,吕雁狂笑看着眼前的血人,并嘲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蠢!临战时,有理会他人生死的余裕吗?等着吧,我会在那姑娘面前把你的皮与你的肉一片片割下来!”

“你只会在那里饶舌吗?变态……。”

虽然全身是血是伤,亚利的斗志仍无丝毫的动摇。

“……不过是一点点的擦伤就洋洋得意,这样子就以为你赢了吗?要发表胜利宣言,等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再说吧!”

“你这小子……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看!”

剑气又划破大气,交织成更密集的剑网,要是正面击中,恐怕将粉身碎骨甚至碎万段。但是亚利既不逃也不躲,他只是高高举起剑,倾注全身力量发出一道简单的斩击,克拉姆巨刃产生的剑压,就将剑网撕碎殆尽。

“单单只有剑气,只要这样就能破了……。”

剃刀般的剑气又怎么跟战斧般的剑压相比。

招式被破,吕雁改采近身策略。“这招你能破吗,实剑混合无形剑气的近身攻击是无法防御的!”他说的并没有错,即使以克拉姆挡下实剑,虚刃也会穿过防御,斩中克拉姆后的亚利。

不过,重视攻击更甚防御的亚利根本不打算防御。

他摆出地龙旋的姿势,并道:‘让你见识克拉姆的真正力量……’亚利要施展前些日子才习得的新版奥义了!

“又要用这种破绽百出的招式吗?”已接近的吕雁挥出一剑,刺向亚利的脖子,亚利没有防御,就在他听到亚利喃道出‘奥义……’一语的瞬间……。

克拉姆发出炙热的光流,随向地表刺击而去,光流倾注于大地之中,转瞬间,大地开始鸣动,彷佛有生物即将破土而出,龟裂向吕雁延伸而来,他想回避也躲不了,吕雁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地里喷出的光流吞没……。

“我赢了……。”

亚利淡然地宣告自己的胜利,不过,包括裁判以及现场的广大观众,他们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奇景所吸引,九头光龙呼啸升天的异景。

异景结束了,只听到砰的一声,吕雁已经倒在地上。在最后一刻,亚利还是收手,没有使出全力,否则,吕雁早已经被怒涛的光流所灭,变成灰烟。不过,他邪恶的收集品业已经随着被撕裂的斗篷一起被光气烧烬了。

胜利后,亚利只对一件事感到好奇。

“我以为他是长的帅或是丑到什么程度,才会有这种让人作呕的恶趣味,没想到,长的还真是平凡啊!大众脸吧……。”

吕雁脸谱面具下的真面目,原来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亚利还以为对方是长相有什么特殊之处,导致他心理扭曲,而产生这种变态的嗜好。此时的亚利只有一个感想:“世界上真是什么怪胎都有……。”

到了此时,裁判居然还没宣布亚利的胜利。亚利心想:‘这裁判也太混了吧……’正想要提醒裁判的时候,裁判突然兴奋地大喊。

“九……九……九龙波光击!!!!!!!!!!”

这名裁判还真视货,居然认得亚利的奥义之名,而且,他还知道的更多。

“这是帝国大英雄、也是冒险界的传奇,曾击杀亚特兰提斯魔龙的传奇英雄雷欧耐特·赛巴斯达的成名奥义!加上圣光的克拉姆……难道,这位少年,就是雷欧耐特之子-亚利克斯,也就是那位“赛巴斯达家的小龙”吗?”

‘刚才不就已经报过名了吗?这耳背的三流裁判……’心里这样想的亚利,也只能面带苦色地说:“是……。”

与出场时的满场嘘声完全不同,结束时,亚利是在如雷似鼓的掌声与欢呼声潮中退场的,才第一战,亚利的名声已经传遍给在场的所有人,等到会外赛结束以后,“赛巴斯达家的小龙”之名传遍王都大街小巷也是可预期的未来。

回到皇女一行身边的亚利,一开口却是“对不起”。

“抱歉,我把你的缎带弄脏了,上面都是血……。”

皇女才不管什么缎带,她毫不在意周遭的视线,就驱前抱着亚利,在亚利胸前哭着说:“没关系!你回来就好!你没事就好……。”区区一条缎带又怎么比得上亚利,不过,亚利却被皇女突然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

旁边看热闹的观众还鼓噪叫好说:

“不错哦!小哥!美人在怀呦~”

“你在发什么呆?做点男人该做的事吧!”

观众这么一闹,反而让亚利更为害臊,在那里一直辩解说‘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这样子的……’之类的话。此时,反而是禁卫骑士们在那里以强势作风独排众议,怒道:“有什么好看的!死老百姓!不准再讲下去!”他们的反应反而让状况更为混乱。

“玛利安……我……我必须回选手间……。”

会外赛不是一场就结束了,亚利还有好几场要比,他现在必须回去,等待下一场的比赛。只是,不管亚利再怎样劝,玛利安就只是一直摇首,执拗地不肯松手。皇女只是在害怕,她要是放手,亚利说不定就再也回不来了。

“第二场比赛开始!”

裁判的话已经没人在听了,突如其来的爱情剧已经吸引了场内观众绝大多数的眼光,这里本来就是剧场,观众们的心情就好像是在观赏一场文艺戏剧似的,比起只是打斗的天武会,这一幕还比较有趣的多。

没人在看比赛,多少也影响到参赛者的斗志,亚佛利特也是心有戚戚焉,刚才他在比赛时,当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叫杨小玲的女孩身上后,他就有一种打不下去的感觉。鼓励的加油声,多少能激发参赛者的斗志,特别是在这样的公开舞台上。

过了一会,又轮到亚利的场次了,这次,他是一定得离开了。

“玛利安……。”

“不要……你不要去……拜托……。”

“不要再哭了,眼泪并不适合你……而且,我希望当我获得优胜时,能见到的是玛利安的笑颜……眼泪,是留给败者的……。”

亚利这么一讲,玛利安紧缚的手也松开了,亚利用手指拭去她的泪水。

“我要去了,我会拿回优胜!玛利安你也要露出已往的笑容等我回来哦!”

“是的!亚利!”

玛利安总算笑了,亚利也可以出赛了。在亚利前往赛场的途中,观众还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与欢呼,道说:

“讲得好!小哥!”

“真吃香啊!用剑方面是一流的,另一方面也是百战百胜呦!”

观众只是照他们所见到的讲出感想而已,亚利也有他自己的想法。“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会讲这种话了呢?……。”亚利感慨道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