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3话 十六强出现

作者:外国科幻

与吕雁一战之后,其实,接下来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对手了,这也是因为汉斯动的手脚所导致的。第二战开始,亚利完全是轻松应对,以压倒性的实力打败对手,取下第十组的优胜,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在比赛进行的同时,现场来了一位高贵的稀客。

“父……父皇!”

玛利安喜露于色,像个孩子似的飞奔到“那个人”的怀里,随行的禁卫骑士与黑骑士修奈达也伫立致敬。这样的排场,让周围的人们也好奇旁观,他们不知道,那个散发威严气质的中年男人就是邻国的皇帝绯特烈四世。

随行的人员还有青龙骑士团团长威尔斯子爵、该团副团长卡农将军、禁卫骑士团副团长史坦夫将军,以及随行的两团精英骑士,这样浩浩荡荡的的人马也算“微服出巡”吗?皇帝本人也希望能减少些人马,可是忠心的臣子是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的,皇帝陛下的安危是不容许有任何差错的。

老实说,他们宁愿皇帝陛下能尽早回宫去,不过,皇帝本人仍没有回去的打算,在见到前皇帝绯特烈三世以前,他是不会离开这异国之地的。在此之前,随行的臣子们只好尽力保护皇帝与皇女的安危了。

此时,亚利正好在比赛,皇帝看到他勇战的神姿,也大为赞赏亚利,说:

“在贵族里,也很难找到这样出色的年轻人,赛巴斯达家的小龙不仅剑术上技压群雄,连朕皇女的心都被他攻下来了,呵呵呵~”

“啊~父皇~你好讨厌……。”

“怎么?朕夸赞一下朕未来的“准驸马”也不行吗?”

“父皇~~~~!”

即使是皇族,也是有与寻常人一样的家人对话,由对话来看,皇帝绯特烈四世真的很宠爱唯一的独生女,而在父亲或亚利面前,皇女也才会露出最真实的自我。

同在现场的亚佛利特,只敢静静地站在一旁,毕竟自己是偷溜出城,虽然团长似乎是默许了,他还是有些心虚。

他偷偷看了一下皇帝随行的人马,有很多熟面孔,青龙骑士团的部分都是团里战技名列前矛的高手,毕竟是皇帝的护卫,自然马虎不得。此时,亚佛利特又见到了一个熟面孔,一位名叫“利卡尔特·法兰”的年轻骑士。

“利卡尔特也来了啊……。”

亚佛利特跟他并不熟,他只知道利卡尔特的剑术不错,远在自己之上,被选为护卫之一也是可理解之事。在他的印象中,这位百夫长并不喜欢与人交际,总是独自行动,唯一例外的,是他与修奈达很亲近,黑骑士在各方面都很照顾着他。

关于他的背景,亚佛利特是完全不知,有人说,利卡尔特是某没落贵族出身,是哪一家族就不得而知了,黑骑士的说法,只有透露他是朋友托付的孩子,其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在亚利比完之前,皇帝一行人就离开了,要是亚利当时发现皇帝陛下也来的话,说不定,本来顺利的比赛也会突然输掉也说不定。当然,亚利并不是惧于皇帝的威严,绝大多数是因为玛利安的关系。

比赛完后,亚利才知道这件事,虽然讶异,不过比起皇帝陛下的到来,关于利卡尔特之事,他反而比较有兴趣。‘他好像不太喜欢我……’这是亚利对那位年轻的百夫长唯一的感想。

亚利在见习时期,时常与他有见面的机会,因为亚利几乎每天都在黑骑士处练剑的关系。利卡尔特在十余年前就来到黑骑士的身边,他几乎是黑骑士的养子,在团里长大的他,也只有跟黑骑士才有话可说。亚利与他常见面,对方却没跟他说过半句话,是哪里惹到他亚利并不清楚,亚利也感觉到,那个人并不欢迎自己的存在……。

第十组的优胜,众所待望的果然是落在亚利的手中。比赛结束,时间也近中午,亚利决定先回去用午餐,然后再去看看其他组次的比赛。

回去时,汉斯已经在家了,对他来说,自家少爷的优胜是理所当然之事。只是,看到亚利获胜归来,他反而有个坏消息……。

参加第十三组会外赛的希娜输掉了。

众人来到她的房门前,只见房门锁闭,门内,也只传出‘不要理我……让我一个人……’的话,此次败北对她打击很大。

或许让她一个人静一静是比较好的方法吧。

后来,到了傍晚时分,希娜还是连房门都没出来一步,担心她的亚佛利特还是去了她房间,他没有敲门,只是坐下来靠着大门,低声唤着希娜的名字。

“呵呵~你知道吗?我今天第一场就输了,还输给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耶~”

玩笑策略似乎无效,希娜还是没有回应。“输就输了……”亚佛利特一直跟希娜说话,试着以许多方法来替她打气,走出失败的阴影,不过她还是一直沉默着,沉默的可怕,直到一段时间过后……“亚佛利特……。”希娜总算出声了。

“我好不甘心……。”

“是输了的关系吗?”

“不只,我明明花了好多时间特训,可是,我连剑都还没拔,就被打败了……。”

“这样子啊……我也是第一场就输了,那时,我真是羞愧得想自杀算了。”

“呵呵~当然啦,大男人的你输给一个rǔ臭未乾的小女孩呀!”

“别糗我啦!我也是很沮丧耶~”

来安慰人的人反而被糗,自己反而变得难过了。其实,这只是他们两人的交谈方式,在人生路上,能拥有一个互相扶持的伙伴,是一件幸运的事。

亚利的责任变得更重了,因为他必须连着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的份一起努力,这不仅是他们的期望,也是亚利个人的期望。

在日落进入夜晚时,出外去办事的汉斯才回来,除了领奖金一事是瞒着亚利以外,另一件事就是进入会内赛的十六强名单,汉斯也顺便带回来了。

┌———————15———————┐

┌———13———┐┌———14———┐

┌—9—┐┌—10—┐┌—11—┐┌—12—┐

┌1┐┌2┐┌3┐┌4┐┌5┐┌6┐┌7┐┌8┐

阿穿威汉杨卡波五兀亚戴桑布蛇雷格

拉岩廉尼小拉鲁兽鹰利纳法雷王老兰

米枪拔玲姆拳吕亚德虎

吕吕翔

峰牙

十六强的名单里,有出现杨小玲的名字,打败亚佛利特的她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身为武神黄海明弟子的她,实力的确不容忽视。

以分组的情形,亚利会在决赛时才有可能与她交手。

不过,天武会卧虎藏龙,十六强中,高手如云,默默无闻不代表对手毫无实力,而且,亚利并没有去看过其他人的比赛,所以也无从得知对手的实力。虽然如此,汉斯还是特别举出几个特别要注意的角色,就是“吕氏五杰”。

“除了被少爷您打败的吕雁以外,其余四杰全部拿下了分组优胜。第二组优胜“穿岩枪吕峰”、第八组优胜“五兽拳吕牙王”都是呼声极高的优胜候补,不过以分组的情形,他们暂时还不具威胁,亚利少爷要注意的是其余二杰。”

汉斯指着赛程表,说:

“第九组优胜“兀鹰吕翔”,在五杰中排名第二,是少爷您初战时会遭遇的强敌。对了!少爷您有去看他的比赛吗?”

“没有耶~我到了赛场时,比赛已经结束了。”

“是这样子啊……。”而后,汉斯低声地将讲了一件让人颤寒的事实。“我听说,与兀鹰吕翔交手的参赛者,全部都被杀了……。”

“太……太过份了……。”

亚利才想起,今早到达城北区的比赛场时,满场血腥的那一幕,原来就是那个人所为。看来,像吕雁这样残忍的角色,在吕氏五杰中并不是唯一的特例。

“少爷您没看到他的战斗,也就不知道对手的战法,总之,您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了……。”

这时候,亚利突然觉得,这赛程表有些异样的地方。“汉斯,这上面,只有三个姓“吕”的人呀!你不是说吕氏五杰有四人打入决赛吗?”从赛程表来看,的确只有吕峰、吕牙王、与吕翔三杰而已。

“第四人在这里……。”

汉斯指着第十三组的优胜,其名字为“布雷德”。

“布雷德?他不是亚汗人吗?”

“我听说,那是他在佣兵界的外号,本名不详,他出身亚汗,以佣兵为业出没在西方大陆各地的战场上,要不是他也来参加此次英雄天武会,恐怕,外界还不知道这个以布雷德为名的亚汗佣兵就是一代宗师“吕武崇”的独子……。”

“吕武崇?”

亚利不认识这个人,有关亚汗的事,他只知道武神黄海明的事迹而已,这也是因为自幼听到大的阿雷斯英雄谭的原故。

理所当然地,有活字典、活历史之称的汉斯还是照样为他的少爷“上堂课”。

吕武崇曾任亚汗帝国的武官职,经历有天京(亚汗首都)禁卫将军、东都太守兼太尉(文武兼职)。在他死后,又被追封为武国公。

在亚汗历史里,他的地位并不下于武神黄海明,甚至更甚其上,对亚汗帝国有历史性的深远影响,这是牵涉到亚汗的内乱历史,一位暴君的恶政与亚汗革命动乱,汉斯并不多谈此事,他只有讲吕武崇退隐朝廷后的事。

吕武崇并没有创立门派,也没有收任何弟子,不过,除了唯一的独子外,退隐后的他还收了不少在亚汗内乱时期所产生的许多孤儿或朋友部属的遗子,他以文以武教育这些义子,而在武这方面,就有五人成名于亚汗武道,即现在的“吕氏五杰”。

其实,武神黄海明也与他差不多,除早年有创门派龙天无双流收过不少弟子以外,现在的武神并没有再收任何弟子,目前仅有的三个弟子,都是武神所收养的孩子-亚修拉、以及杨小龙、杨小玲兄妹而已,龙天无双流也仅存其名而已。

“原来还有这段故事……。”

亚利大概已经了解了吕氏五杰的来历,不过,汉斯也有疑问,为什么这五人会被巴洛姆的第三公子安威斯所收买,成为安威斯向王国逼婚的棋子。是为钱?是为权?是为名?汉斯就不得而知。

这件事汉斯也不打算告诉他的少爷,以免增加亚利的压力,其实,汉斯是不想再惹出无谓的麻烦,因为他的亚利少爷可是惹麻烦的天才。

“总之,吕氏五杰排行第一的布雷德是少爷打入最终决赛的最大障碍,从他一刀就斩断希娜的剑与剑鞘的实力,我就察觉到那只是他实力的极小部分而已,请亚利少爷您一定要注意。”

“交给我吧!”

亚利很有信心地回答,不过,他也感到奇怪,对于参赛之事,汉斯好像比他还热衷的很。亚利这么问汉斯时,汉斯显得心虚,话里好像有隐瞒什么似的。

“没……没什么啦!哈哈哈!……对了,晚餐该准备了,少爷也饿了吧!汉斯我去准备准备,好让少爷有足够的体力应战!”

汉斯顾左右而言他,虚晃一阵,就到厨房煮饭去了。汉斯怎么能告诉亚利,他跑去赌钱呢?不过,会外赛结束后,汉斯确实是笑呵呵的,‘怀里钱包的沉重就等于幸福的重量……’这可是管家的格言之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