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4话 沙漠的新月

作者:外国科幻

会外赛结束的两天后,就是正式的会内赛了。一年前未能进入的天武会场-英雄竞技场,到今天终于能进入其中,亚利也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心情。“总算来到这里……”赞叹之余,身体也顺应着心情激动起来。

其实,亚利的赛场并不是今天,而是在明天。英雄天武会的会内赛将接连举办六天的时间,赛程表预定如下:

第一天:1~4场

第二天:5~8场

第三天:9~10场

第四天:11~12场

第五天:13~14场(准决赛)

第六天:15场(最终决赛)

连续六天的十五场比赛,将决定第十四届英雄天武会的优胜,胜利者的名字将永远留在这座竞技场与王国的历史上。

基于参赛者的特权,亚利得以进入选手休息室以及特别准备的席位来观赏比赛,至于选手的伙伴,也可以随同进入,只是,亚利的伙伴似乎多了些,汉斯是一定随行的,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虽然落败,他们也想看比赛。至于皇女一行,不管是不是来加油,玛利安还是想待在亚利身边,理所当然的,禁卫骑士团那十人与黑骑士修奈达也基于职责必须随同前往。

阵仗特别大,自然也吵闹的多。“安静一点啊……不要吵到其他的参赛者。”亚利也嘱咐着说,只是……。

“我知道了,亚利哥!希娜我输了,也痛快地哭了一天,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为亚利哥加油!请你替我与亚佛利特的份一起加油哦!”

话一完,希娜就搂着亚利的手,突然的举动,让亚利慌着喊:‘做……做什么?还还还不放开……’看到这一幕,皇女也皱了眉头,不悦感尽现于脸上。

希娜只是闹闹亚利而已,随后她就放手了。“呵呵~抱歉,我忘了这里是殿下专用的位置。我就退而求其次,找亚佛利特吧!”说完,她就跑去搂着亚佛利特的手。

“放开啦~好难看耶~~!”亚佛利特慌张地想甩开希娜。

看见那两人如此亲密,玛利安也很羡慕,或许,自己也该更积极点才是,于是,玛利安战战兢兢地走到亚利身旁,凝视亚利那“无防备”的左手臂,想“动手”又突然临阵退缩,等到她终于下定决心时,亚利又忽然走开让玛利安扑了空。

看到这一幕,汉斯也叹然:“少爷真是无葯可救的钝感……。”

混乱并不只在亚利这一边而已,另外一角也上演着冲突剧,砰砰数声,伴随着惊人声响,一个男子狼狈地摔倒在地。

“无耻之徒……。”

倭服少女冷眼鄙视那名出言轻薄的亚汗人,那个被她绊倒的亚汗人竟是吕氏五杰中的穿岩枪吕峰,鳞甲战袍加铁枪的重量不轻,才会弄出这么大的声响。

亚利也认出那名少女,她就是报名当天遇见的那位来自倭国,把金币当零钱来用,又傲语视人的少女,少女的伙伴-也就是那位出身沙漠部族的少年也在一旁,不过,他对少女的行为似乎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劝解,只是在一旁焦急。

出了这么大的洋相,五杰的吕峰也火大了。

“你这小妮子!大爷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不赏脸也不打紧,居然还让我吕峰大爷出这样大的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在亚汗是怎样去教训那些不听男人话的女人!”

“是吗?我也会让你知道,在倭国是如何惩治下流男子的……。”

少女左手已扣在腰际的刀鞘端,隐现的刀光穿隙寒射,如冰下伏流的杀气让现场温度遽降数度。说也奇怪,亚利似乎在哪里感受过这种刀气。

虽然愤怒,不过吕峰并未失去理智,他未解下枪套,而只是发似地刺出数枪,但是每一枪都被少女轻轻闪过,一时之间,吕峰也认真起来,击出更猛烈的攻击,可是仍无法伤到少女甚至衣角,她的动作就像是一场“舞”。

“神……神无月!”

少女的“舞”挖出了亚利深藏心里的“痛”,那是一次惨败,在都沙岛上,亚利在剑术上彻底被一位倭国剑士神无月晓所败。

就在亚利无意间喊出‘神无月……’一语时,就在这一瞬间,冰冷的杀意突然像炙炎似的爆发开来,少女的刀出鞘了,刀身闪放森冷的刀芒,硬击在钢铁的枪柄上,吕峰全力防御也挡不下这一击,整个人后弹撞在墙上。

“……”

无言的倭国少女的视线已经不在吕峰身上,反而是转向亚利。那眼神充满忿恨与杀意,亚利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何这名陌生的少女会这样瞪着自己。

“小雪……”沙漠少年总算找到机会出来当和事老了。“别惹事了,我可不想被取消参赛资格,你就别再动手了。”原来,少年就是第一场比赛的参赛者之一“阿拉米”被少女痛击的吕峰就是他的对手。

伙伴的劝解似乎传入了少女的耳中,她无言收起佩刀,坐在无人的一角。不过,吕峰可不愿就这样算了,出了如此的丑,不讨回面子怎么行呢?

“住手!阿峰!”

声音是从门口传来的,有两个人又进来了,一个是光头,身着一身虎皮的巨汉,他名为“吕牙王”,为五杰之一。而另一位出声制止吕峰的人,个子远较吕牙王要瘦小的多,他肩上还站着一只大兀鹰,此人为吕氏五杰中排名第二的“吕翔”。

“别闹事了,待会你就要比赛了,不是吗?”

“可是~翔二哥!那女人让我出了这样的糗,若不讨回个面子,那我们吕氏五杰的威信岂不就此荡然无存!”

“比赛完再讨吧!再说,你的对手不就是那倭国女孩的伙伴吗?你就先把怒气发在他身上吧!结束后,你的面子自然还是要讨回的。”

“好……好啦!算你倒楣,毛头小子!”

吕翔在五杰中的地位,果然未辱及第二之名。亚利也总算见到了自己即将遭遇的对手,那男人虽貌不惊人,身上却有一股血腥气息,及一身冷冽杀气,彷佛一接近就会被割伤的感觉。

从现场的气氛来看,接下来的会内赛第一战,恐怕将会十分惨烈。但是,就算会流血,就算会造成死亡,比赛仍要进行,这就是英雄天武会。

“各位观众久等了!英雄天武会终于进入会内十六强大赛,这六天的时间,将会诞生第十四届天武会优胜,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诸位战士付出生命与名誉也要得到的荣耀!请为每一位参赛者祝福吧!以热烈的掌声为十六位战士鼓舞加油!”

在如雷的掌声浪潮中,大会司仪的致词完毕了,接下来,则是介绍此次大会的裁判,这时候,现场出现了与众不同的热闹气氛。

“咿呀啊啊~~~~亚修拉大人!”

观众席上突然冒出了替裁判加油的啦啦队,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少女与仕女,在她们的欢呼声中,担任大会裁判的王城侍卫长亚修拉走上了竞技擂台,他随意扬手回应,就会惹来更大的声援。

在选手席的亚利,也忍不住讶异说:

“为什么裁判会有啦啦队?简直比选手还受瞩目嘛!”

“我也不知道耶……少爷……。”

其实,汉斯是心虚地想一走了之,前些天潜入凡提洛斯王城时,他就是被亚修拉所发现,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看见了自己的脸,不过,汉斯还是想赶快走开,可惜找不到适当的理由。

至于亚修拉为什么会这样受欢迎?这是因为他曾是英雄天武会第十一届优胜,也是王城侍卫长,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外貌的关系,虽然他已经二十九岁,不过他还是像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样,在轻逸俊美的外表下,是一身举世无敌的高超武术,在王国里,一直被视为最有价值的男人。

让这样的男人担任裁判,反而会影响选手的情绪,只是,会内赛的激烈程度是远在会外赛之上的,连裁判本身都会有危险,而且要裁定胜负,裁判本身也要有相当的实力,所以,亚修拉自然成了最适当的人选。至于会不会影响选手,那是选手自己的事,也是他们必须克服的问题。

之后,在裁判亚修拉的介绍下,第一战的两位选手都登场了,显然,他们登场时并没有像裁判上场时那样热烈。不过两人都毫不在乎,吕峰只想为刚才的事出一口气,而阿拉米则以为,只要比赛结束,胜利自然会带来掌声与名声。

“小子,算你倒楣!第一战就遇上我吕峰大爷!”

“是吗?我倒很高兴,你的名气越大,就越适合当我成名的踏脚石!这次的天武会将是我阿拉米登上云端的绝佳契机!我的目标,就是要成为吾族勇者“法帝玛”那样的伟大英雄!”

“法帝玛?是啥东西啊?蛮族的酋长吗?呵哈哈~”

吕峰不认识阿拉米口中的法帝玛所为何人?部族的勇者被羞辱,少年并没有生气,反而淡淡地回答说:“你很快就知道了……用你的身体……以及血……。”

阿拉米将背上的大布团解下,从布团里,闪放出银白的光芒,那是一种新月型的巨大武器,最大长度几乎快与少年的身高相当。新月的凸面为刀刃,凹面为钝面,刀身上有数个凹槽,那应该是手握处的“柄”。

这就是沙漠部族特有的弯刀型兵器-圆月刀-又名卡姆辛。

这种大小,其重量应该是属于两手剑级。少年以双手握着圆月刀,并用肩托着刀背,他的个子比亚利还娇小的多,腕力应该也不可能像亚利一样拥有惊人的怪力,包括亚利在内,在场的人都很好奇,这沙漠少年究竟会施展怎样的战技。

战斗开始了,吕峰把手中铁枪挥舞得像风车般急转,“小子!注意啦!”怒吼的同时,数道刺击应声而去,但都被少年以圆月刀去劲势,圆月刀卡姆辛就像是少年穿在身上的铠甲,弧形的刀身能将豪烈的枪势化解转向。

枪势被破,阿拉米随还以三道回身斩击,俐落的连续刀势就像是同时发动,回转加上圆月刀的重量所产生的力量,狠狠地憾动吕峰的防御,枪柄传来的冲击力让他几乎快抓不住手中铁枪。

像卡姆辛这样重的兵器,少年之所以能如此操控自如,主要就是在“重心”两字。卡姆辛虽重,但是它的重心并不在刀身上,而是在凹面处的空间,少年就置身其中,在重心位置,少年就可以用最小的力量发挥强大的破坏力。

此时,黑骑士也察觉到某事,“原来如此……”他的语意,道出了他已经看出阿拉米刚才那三击的企图了。

“耍枪的大叔!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沙漠部族的勇者法帝玛所创之“卡姆辛剑斗术”的真髓!”

少年扭转腰身,并高举双臂,怒喝一声,他掷出了手中弯刀,新月回旋,卷起场上沙风,刀势虽快,还不至于防御不了,何况是吕氏五杰。吕峰横立铁枪,正面接下这一刀,可是,就在那刹那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磅喀!

这一声让吕峰体温顿时寒了一半,精钢铸造的穿岩枪竟然裂了,而对手的刀势仍未止……。“为什么啊!”吕峰才刚喊出声,枪柄已断,随之而来的,是无情冰冷的圆月刀卡姆辛,在痛觉都还没传来的瞬间,他的双腿已经被切断,现场鲜血狂喷。

卡姆辛剑斗术-“飞旋刀势”,投掷即为少年所言的精髓。将武器投掷出去做为基本战术,这可是非常大胆又豪快的作风。

投射而去的卡姆辛在场内飞旋,随后飞回少年的手中,凭藉灵巧与经验,阿拉米轻松地将卡姆辛接下。在亚修拉宣布少年的获胜前,双腿俱断的吕峰已经被医疗人员抬下场,赶紧送往医生与术士处予以治疗。

“在选手休息间,少女的那一剑已经让吕峰的枪受损,那位叫阿拉米的少年又使出三击重创同一点,所以,吕峰的枪才无法再挡下最后那一记飞旋刀势……。”

黑骑士为吕峰的败北做了最清楚的解释。

“难道……这是那少年一开始注意到那一点?”

“没错,能看穿对手的破绽也是实力之一,结果,那少年才能在吕峰未使出实力就击败他,所以说,那张娃娃脸下的他可不简单。”

“原来如此……。”

战斗没有所谓卑不卑鄙的,看穿并利用对手的破绽也是“强”的条件之一,黑骑士又让亚利又上了一课。

不过,在亚利热衷于老师的“课”时,皇女害臊地出了声,原来,刚才吕峰的枪被砍断的瞬间,亚利就直觉性将玛利安抱入怀中,并捂住她的眼睛,亚利只是不想让玛利安看见血腥场面而已。

只是,他抱得似乎太久了……。

“对……对不起!”道歉的同时,亚利也放开了玛利安,只见玛利安满脸通红,不知该把视线放哪里?要是亚利放得慢的话,睽违已久的禁卫骑士团十人剑阵恐怕又要出现了,只因亚利犯了‘非礼皇女殿下……’的罪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