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6话 兀鹰!死亡的使者

作者:外国科幻

接近中午时分,第二战也结束了,胜利者为出身铁达尔格王国的佣兵汉尼拔,但因为刚才的事件之故,所以亚利那里实际在看比赛的人,几乎是没有,而且,除了一个人以外,一行人也准备要离开了。

“呵呵呵~快中午了,一起去吃个饭吧,要去哪里吃呢?”

“我们去城里最好的餐厅吧!”玛利安提议道。

“那老头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可爱的皇女殿下~”

汉斯是特别赞成!一行人中,也只有皇女玛利安贝尔殿下是无需理会钱包里是不是有钱而已,她要请客当然是求之不得,她抢在不知家计为何物的亚利少爷之前说想请客,看在汉斯眼里可真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一伙人兴高采烈地去吃饭,只有某个人孤单地被留在这冷飕飕的大房间里,接下来要出场第三战的小玲被留下来了,只见她哽咽地缩在阴暗的墙角,一直重覆念着‘都没有人要看小玲比赛……’这句话。

到了赛场,连担任裁判的亚修拉也不禁担心起来,一向很有精神的小师妹怎么会变得如此消沉,于是他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不像平常的你呢?”亚修拉这么一问,可让他的小师妹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

结果,小玲就抱着亚修拉,直喃着:“还是大师哥最好了~”

这动作弄得亚修拉困惑地不知所以然,被众人“遗弃”的小玲可能误解了,她的大师哥之所以会在场上,并不是要替她加油,而是要担任裁判之故。

在城里的另一侧,一群人无视王国最大盛事的进行,只想尽快解决饥肠辘辘的肚子,刚好,因天武会而生意冷淡的大餐馆也从中蒙利,主厨们也卖力舞动锅铲,为这群十多人的客人,献上手艺与感激结合的盘盘好菜。

不过,亚利还是有点担心。

“这样好吗?不去加油……。”

“别担心,小伙子!小玲那鬼灵精不会因为这样就输掉的,要是我们在场,爱出风头的她说不定还会因为爱现反而输掉,呵呵呵~”

“……”

连黄海明都这样讲,亚利也哑口无言。

用餐时,他们舍弃大桌,而选择两到三人的对坐式小席,年纪比较大的老人家像黑骑士与武神就坐一桌,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也同坐一桌,理所当然的,亚利与玛利安也是坐在同一位席。至于汉斯,他则到厨房作料理见学去了。

那十位禁卫骑士们则轮班用餐,他们在门口、走廊等处站岗,禁止闲杂人等出入。皇女殿下在用餐,不管有没有说明,他们怎么会让那些小老百姓与殿下同处一室。这情形看在老板眼里,直叫他心凉。虽然这批客人都出手阔绰,可是又何必挡其他人呢?(虽然这时也没什么客人……)不过那些人个个都凶神恶煞,老板也不敢说什么话……。

餐厅很大,三组人都坐得很开,如此才能享受交谈的乐趣,年龄层的不同,聊天的内容自然也不一样,年轻人这一边,自然是聊得兴高彩烈,尤其是亚佛利特与希娜那一桌,其实,他们是把亚利与皇女的事当成话题了,而被成话题的两人反而都很安静,腆地静静用餐,大概是感觉到异样视线的关系。

至于老人家那一桌,气氛看起来似乎是轻松愉快,事实上,他们在聊的话题都很严肃,武神与黑骑士两人在谈的是有关亚利的事。

“如何?在试探过后,你对那孩子的看法是如何呢?修奈达……。”

“果然如您所说的,亚利他拥有惊人的潜力,甚至是……超越人类的程度。”

那一次的对战练习,黑骑士确实发现到亚利隐藏的实力。

“果然没错……现在就怕在雷欧儿子体内的,是一头拥有可怕力量又无法控制的“兽”……。”

“不是“兽”……。”黑骑士以极肯定的语气回答:“在那孩子体内的,是不折不扣的“亚利”,是我认识的那个坚强又善良的亚利。也许,那力量会给他招来灾厄,但亚利绝不会用这股力量给他人带来不幸,相反地,他会去保护他人。不管是过去或是现在,我所认识的亚利就是这样的人,我相信,未来也是……。”

要是亚利听到了他的老师黑骑士的这番话,他一定会非常感动,老师是如此地相信他,也能接受“御子”-亚利的另一个存在。

再回到英雄竞技场,出入口的管理人员不禁皱起眉头来,那个老是带一大群人前来的亚利又来了,虽然大会没有规定说选手带伙伴进入选手专用区有多少人数的限制,但也该适可而止吧。他心想:“我要向上头反应,在下一届天武会,一定要加一条“选手的随行伙伴不得超过几人”的明文规则……。”

此时应该是第四场比赛进行的时候,可是,当亚利一行进入选手休息间时,比赛已经结束了,整个过程才不过几分钟而已。

第三战的优胜,无疑是由杨小玲所夺得,而第四场的优胜,也理所当然地被吕氏五杰中的“吕牙王”取下。只是,小玲对吕牙王比赛时的行径十分光火,她怒气冲冲对吕牙王大喊道: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你又何必下那么重的手!?”

第四场的比赛,吕牙王的对手波鲁被他以关节技制住,结果,对方身上有五处关节被硬生生折断而当场死亡。

“小姑娘,对方可没喊投降呢!既然如此,比赛当然要继续进行,再说,这武斗本来就是以生死来定胜负,彼此生死各安天命……。”

吕牙王也有自己的说词,眼前这位同乡小姑娘的天真让他很不以为然。他会这样讲也有一些挑的意味存在,因为此战之后,他下一个的对手就是杨小玲。

而另一位吕氏五杰吕翔也向他明天的对手亚利下了不祥的宣告。

“我的弟弟吕雁受你“诸多照顾”~明天,我会还以十倍的谢礼……。”

在五杰中,只有吕翔与吕雁是亲兄弟,吕翔的挑衅,多少是因为个人感情因素之故,他言语间挟带着露骨的恐吓。不过,亚利仍无所惧地回答,说:

“那是他罪有应得!而且,明天的胜利者将会是我!”

“嘿嘿……有趣……我就等着看你如何从我兀鹰吕翔的手中拿下胜利,不过十之八九,你将会成为我可爱宠物的饵食而已……一具腐烂的丑陋首……。”

彷佛在应和着他的诅咒,那只大兀鹰张起巨翼,鸣叫出怪声,让周遭的人直打寒飕,特别是皇女,吕翔的话更让她感到害怕,她担心亚利明天会不会出事……。“我不会有事的,玛利安,我会为你而胜……。”亚利以信心的语气安慰玛利安,可是,玛利安还是无法完全挥去不安的预感。

明天的比赛,似乎真的会发生什么事……。

随后,吕翔与吕牙王两人离开了。刚才的事也让亚利起了警戒心,吕翔虽貌似平凡,可是在他体内却是远比他弟弟吕雁十倍以上的残忍,甚至可以用邪恶来形容,明天的战斗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对手或许会使出什么手段也说不定。

今天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担任裁判的亚修拉也抽空前来向大家打个招呼,除了武神他们以外,其余的人多半都还不认识,除了汉斯以外。当亚修拉在与现场人互相介绍的时候,汉斯已经不见踪影了,这纯粹是心虚而已……。

夜里,亚利仍在练习,准备明天一战,而玛利安则在别墅的阳台上,远远看着克拉姆散放的淡色光萤在夜气里游离,可是,她的表情却显得有些愁伤。

其实,这是发生在刚才不久的事。方才,皇帝绯特烈四世召集众将卿来到大厅,向所有人宣布了一件事。

“这次的私访完全是朕个人的意思,但是,朕的无德无能,让太上皇仍不愿见朕一面,如今已过近一个月的时间,朕也不能再懈怠帝国朝政,所以,朕决定回去了!这段日子众卿真是辛苦了……。”

随后众人便跪礼答道:“吾皇英明~~!”

皇帝陛下总算要回去了,负责警备的众将们真是松了一口气,青龙将军威尔斯子爵的烦恼总算快获得解脱了。

离开的时间初步定在三天后的早晨。

但是,有一个人却为此闷闷不乐,那就是皇女玛利安贝尔,因为这么一来,她就必须与亚利分开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亚利了。

亚利志不在宫廷,他所要走的路是广及这个世界,而皇女的世界却只有宫廷与贵族的社交圈。“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亚利……。”虽然早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这一夜还真是多事之秋!

此刻,在王都的一个街道角落,大群人正围在那里,除了看热闹的民众之外,其余的人,都是负担王都治安的警卫队士兵,还包括闻讯前来的亚修拉。

“这具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报告侍卫长!是两刻前由来自亚汗的形意门弟子们所发现的,在辨识死者遗物等手续后,初步结果,已证明死者是形意门的二弟子蛇王。据口供研判,蛇王是在和同门师兄弟饮酒作乐后,在归途中落单,他就是在那段期间被人袭击身亡……。”

“我了解了,辛苦你了……。”

亚修拉在了解情况后,就去察看尸体,蛇王的尸体被破坏地非常惨,不仅全身焦黑,还有部分肢骸被腐蚀到见骨的程度,若不是他身上的一些物件,否则还很难辨识其身份。毁尸的方式除了火焚,应该还包括某种能腐蚀人肉的葯品。

蛇王的遇害可是件大事,因为他是本届天武会十六强之一,明天,他即将与吕氏五杰之首的布雷德交手,如今他遇害身亡,不论真相为何?各种谣言恐怕将会喧嚣尘上,为此届大会蒙添阴影。

还有一件更让王城侍卫长担心的事,那就是现场的情况。他察看过四周,地上有紊乱的脚印,显示出刚才曾有过一场激斗,可是在比对鞋印后,那些脚印竟然都是同一人的鞋印,是蛇王的鞋印,凶手的鞋印完全没有。

此凶手拥有非常惊人的俐落身手,可憎的是,现在就连凶手有几人都无法判别,更何况是杀人动机或是其真面目。

亚修拉的胸口顿时有股悸动,又低喃着:“恐怕……这只是个开始……。”

在王都的一角正上传恐怖的杀人事件的时候,阴谋的毒草又在暗处蔓延,巴洛姆的安威斯正在其公馆接见吕氏五杰中的三人,除负伤的吕峰与没有出席的布雷德以外,其余三人都有出席。

安威斯坐在豪华的大椅上,数位美丽的侍女正殷勤地伺候着他,他饮着水晶杯的美酒,又张口吃侍女手中的水果,怀里是温香暖玉,悠哉得很,对于天武会的事,他完全不在意。不过,他身旁的弄臣文森可不像主人那样宽宏大量了。

“这是什么成绩?吕峰被杀成重伤,吕雁连会内赛都打不进……真是枉费安威斯殿下对你们的期待,我明白跟你们讲,即使你们全员战死,“赌注”也是不能输的!”

才第四战,吕氏五杰就已败其二,这可不是“大意”两字就可以解释的了。

败战的吕雁丧地站在兄长吕翔背后,吕翔也庇护着他,替他承受文森的斥责,而后,他还是自信满满地回答说:

“这次大会有不少高人异士出现,我弟弟与阿峰是太大意才败的,不过,明天开始,将不会再有任何“意外”出现了……。”

“你明天的对手可是赛巴斯达家的小龙!这样……你还有自信吗?”

只见吕翔的嘴角露出不祥,他轻动手指,转瞬间,他左手边的一位武装侍卫的身体产生了异状,只听见像裂绸般的声响,那个侍卫的手指开始脱落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抖动地看着自己断指的手,那一瞬间,鲜血从甲胄与身体四处喷溅而出,然后重物落地声四响,转眼间,他成了被铁皮包裹住的块肉。

这血的景象让侍女们个个花容失色又惊慌尖叫,连安威斯也脸色惨白地掩首在羽枕之中,只有文森仍不为所动,正视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赛巴斯达家的小龙明天的下场,您还满意吗?”

“很好!这样子,才不枉费吾国所付出的五万金币的佣金!明天,安威斯殿下与我将会亲临会场,再殿下面前,希望你能有所表现。”

“请拭目以待我所准备的“表演”……那个rǔ毛小子将会痛悔,伤害我弟弟的人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一切就只是为了钱,一笔高达五万金币的佣金,而让在亚汗帝国人人称重的吕氏一门也堕落为权力者的走狗。

子孙不肖至此,吕武崇在泉下也难以安息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