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8话 御子之怒

作者:外国科幻

右手被切断,痛楚像是电击似地从伤处迅速传遍全身,汗珠混合血水沾湿衣服,亚利咬紧牙关,就是不喊痛,他绝不在吕翔面前示弱!

“呵呵~你不叫痛吗?这么一来这场秀就没有意思了呢……喊出来会比较轻松哦!我吕翔大爷说不定会让你痛快点……。”

“别说那么多废话!要杀就杀!”

“还蛮有精神嘛!既然这样,我就稍微改变一下表演的内容吧!过来吧!我的傀儡!是你上场的时候了……。”

吕翔的双手首次出现大动作的变化,他所要施展的是更高级的技术-傀儡操纵,玛利安就是他的傀儡。“怎么回事,我的身体自己……动了……。”玛利安反抗过,也抵抗不了邪恶的技巧,她正一步步走向吕翔。

“我的傀儡,用这把匕首刺杀你的爱人吧!”

“不要……不要……。”

失去自主权的身体,主动拿起吕翔递过来的匕首,即使玛利安再怎样不愿意,在吕翔的操纵下,她一步一步走向亚利,匕首的刀尖直指亚利的胸口。“捅他!刺死他!”恶魔的命令,让玛利安做了这一生最不愿意做的事,冰冷的匕首插入亚利的胸膛,暖热的鲜血溅染皇女的手。

其实,那一刀刺的不深,吕翔怎么可能让亚利那么痛快死掉,他要慢慢折磨他,让亚利的身体与灵魂在无止尽的痛苦中缓缓毁灭。“继续,那小子还没死呢!”染红的匕首开始在亚利的胸膛进出,每一道血都在吕翔的邪笑与皇女的泪中喷出来。

“对不起……亚利……。”

玛利安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就是敌不过恶魔的丝线,尽力反抗的结果,丝线甚至割破她双腕的皮肉,本来倍受呵护的一双小手,已是伤痕累累。

这一切,全都看在亚利的眼里,亚利的眼神尽露悲伤之情。

这一切,也都看在吕翔的眼里,吕翔的眼神却是烧起愤火。

“真没意思,落入这般田地,你应该是怕的哭天喊地,甚至跪在地上向我卑屈求饶才对啊!看来,不管你自身受了多少伤,都无法让你的意志屈服,既然如此……。”

吕翔又有了新的邪恶计划,他的恶意藉由丝线操纵传达到玛利安的身上,顿时,匕首不再刺向亚利了。“假如是这女孩受伤害呢?嘿嘿~”本来指向亚利的匕首刀尖竟然转向玛利安的胸口。

“住手!要杀就杀我!放过玛利安!”

“你也开始会慌了呀!继续叫啊!求我啊!哈哈哈哈哈哈~”

让亚利痛苦就是最好的复仇手段,吕翔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相对于亚利的焦急,玛利安却对亚利报以笑颜。

“谢谢……这些日子对我做的一切……亚利……。”

能不继续伤害亚利,就算自己死也无所谓,看到玛利安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亚利是又悲又痛,他竭尽全力要挣脱束缚,即使身体的肌肤被丝线割得是寸寸皆伤,就算再失去手脚,他也要救眼前这女孩。

皇女身陷丧命危机,随行的骑士们已经不能再沉默了。

“修奈达!你还打算再无视下去吗?”

无需禁卫骑士们的提醒,黑骑士也明白自己该采取行动了,他的右手早就肌肉喷张,甲胄都快被撑散,黑暗的气流正击速凝结在他右掌中。拯救行动务求“一击必杀”,黑骑士打算在吕翔连反应都还来不及的情形下,送他归天,以选手休息室与比武台的距离来看,此举在别人眼里似乎是痴人说梦,不过,黑骑士确实有此能耐。

就在黑骑士要动手的瞬间,“等等!你看!”武神出声喝止了他,因为在擂台上的亚利开始有了变化,亚利身上散放淡青的波光,一瞬间被束缚的左手绷断了丝线,亚利即时夺下了那把已接近玛利安胸口一寸前的匕首。

这时最感到震惊的人,莫过吕翔本人了,讶异之余,他想乾脆一不作二不休用剩下的丝线将亚利与玛利安两人切碎,但是亚利怒喝一声:“你敢!”吕翔的手脚就抖动不停不听使唤,他能用丝线束缚人的行动,可是亚利却能以“恐惧”来困绑他的灵魂。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动弹不得?才只是被那小子一瞪……。”

这个影响,让捆绑在两人身上的丝线都松落下来,亚利扶着已经心力俱竭的玛利安,并安慰她:“已经没事了……。”亚利也为把玛利安卷入的事感到歉意,这时候,还正在发生一件没有人注意到的事,皇女那被丝线割伤的双手,正不可思议地快速痊愈中,才转眼间连伤痕都不见了。

在奇迹发生的同时,吕翔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能活动了,他又操纵那散落一地的丝线,想将眼前毫无防备的两人杀害,他的杀意才刚升起就熄灭了,因为,亚利充满杀意的眼神正灼烧他的视网膜。

“你这该死的东西……。”

短短的一句话才刚完,插在吕翔身旁的克拉姆彷佛也感应到主人的意志,剑身吸收青色的光气后,在一瞬间,闪光爆发,光芒甚至压过皓阳之辉,光之波浪吞没了吕翔,也淹没了亚利与玛利安,在亚利怀里的玛利安并不害怕,她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安心感,只要在亚利身边,她就无所恐惧。

现场的人都不知道,在那光芒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结果,当光芒消失后,亚利与玛利安还站在原地,而吕翔呢?地上只残留了一地黑灰,在被风吹散以前,还有一些观众证言说,那灰烬看起来像是人的形状……。

吕翔死了,所有人都这么想。其实,不管他是死是活,在他向玛利安出手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被取消资格了,所以,这一战的胜利者无疑就是亚利。

失去主人的兀鹰仍在天空盘旋,鸣叫声是在哀悼主人之死。

对于吕翔的死,没有人感到惋惜,他的雇主更是对他咒骂连连。

“就算犯规,也要杀掉对手才是,真是无能的家伙!”

文森对吕翔的死根本不屑一顾,只于他的主子安威斯,则被刚才的强光弄得现在还在目眩,而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比赛也没有必要再看了,文森吩咐下人准备马车,并收拾现场,就从贵宾专用通道离开此地。

吕氏五杰已败其三,风向似乎有转向凡提洛斯王国的迹象了……。

奋战至此的亚利,也在众人慌恐的噪声中倒下了,亚利只感觉到自己的血正从伤口涌出,手脚越来越没有知觉,耳里所闻的声音就像虫语般细小,模糊的视界里,只看见一个不断叫唤着自己的红发女孩,只是亚利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就连那女孩的长像也看不清……在纷乱的四周中,亚利缓缓阖上沉重的眼皮……。

……噫?……天空……云……是紫红色的?……

还记得最后一次闭上双眼时,那时的天空是湛蓝的晴空,天空下,飘荡着无数冰冷的空气粒子,而自己正在一处象征荣耀的场所,以前,自己就发誓要站上去,因为,那里似乎存在了什么?等到自己踏上了那宽方的大石台,才发现,那之上,就像是聚集了所有的光,彷佛坐拥了整个天空,站上了世界之顶……。

在病床上,亚利缓缓睁开了眼睛,窗外的光并不刺眼,因为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云霞像泼出去的紫色颜料,包裹着大地尽头的那块暗红的光块。

飕飕的冷风正不断从没关紧的窗户缝隙里渗透而入,亚利才觉得冷,当他打算伸手去阖上窗户的时候,他像是领悟到什么发起呆来。“我的右手接回来了?”亚利盯着包裹在手臂的绷带,绷带上还有血迹,可是亚利却没有痛的感觉,好像绷带下的伤痕都不见了似的。

此时亚利又发现了某件事,他的左手好像一直握着什么似的,正确地说,应该是自己的左手一直被紧紧握着,亚利挪移视线,才注意到红发女孩的存在,少女正趴在病床旁,虽然安稳地睡着了,不过她紧抓着亚利的手仍暗示着某种不安,亚利很清楚她在怕什么,怕自己消失了,因为今天亚利才刚从鬼门关走过一趟。

“你一直陪在我身旁吗?玛利安……。”

亚利伸手拨开散落在皇女脸颊上的红发,他才发现,她脸颊上还有几道泪痕,亚利不禁自责,因为他曾经发过一个誓……。

自己绝不再让玛利安哭的!……只是,自己却时常让她哭泣。

嘎嘎的声响!老旧的门轴发出了这样不适合在病房出现的声音,这实在应该督促有关人员去修理或替换才是。所幸,噪音没有吵醒玛利安。

“呦!好久不见啦!亚利小弟!”

“贝利欧先生,还有……蕾因小姐也在。”

亚利才想起,英雄天武会的医疗团有教廷的术士参加的情报,那是好几天前从眼前这两个人身上知道的嘛!一时之间,亚利真的是忘了这件事,他本来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与病房无缘的人种,所以才没注意到……。

“你是伤势重到连我的话都忘了吗?叫我贝利欧就好!呵~你这幸福的小子!”

“你这笨蛋别大声嚷!别忘了这里是病房!贝利欧!”

蕾因的声音并不比贝利欧要小,亚利才想起了,这两个人是见面三句吵。不过,这两人倒也知道事情的轻重,而并没有在病房吵嘴起来。

亚利与吕翔的那一战,贝利欧也有在看,他忍不住想调侃眼前这位吃香的年轻人。

“你这小子还真不错~为了女孩连手脚都可以不要!呵呵~别辜负人家的心意啊!你这幸福小子~~~!”

“我……我跟她并不是……”

“怎么?你想不认帐吗?人家小姐都已经对你表示了这么清楚了,再萎萎缩缩就不算男人了!还是,你在哪里还有其他的女朋友啊?”

“你误会了,贝利欧……。”

这句话亚利回答地有些心虚,贝利欧的话并不完全是错的。对于玛利安的心意,亚利也很迷惑,亚利只觉得自己的身份地位是配不起她的。

在老婆的怒眼瞪视下,贝利欧也不敢继续闹“病人”。蕾因走到亚利的床边,检视亚利身上的伤,并说:

“你身上的伤大部分都已经痊愈了,只是,重新接上的右臂虽然有用魔法治疗过,也不表示能立刻活动自如,我想,这次的天武会你还是放弃吧。”

“我的右手?不会啊!一点都不痛啊!你看!”

亚利示范性地移动着自己的右手,其灵活度完全不像是曾断过手的感觉,蕾因惊讶之余,也拆开亚利的绷带,她才发觉连断臂处的伤都消失了,骨头、肌肉都没有任何异状,她的魔法有那么厉害吗?连贝利欧也有同样的疑问。

“咦?你的治疗魔法有这么好吗?怎么以前都没看你用过,每次我受伤,你总是丢给我一包葯草……。”

“我也不知道……。”很难得的,蕾因没骂回去。

既然亚利的伤都已经痊愈,蕾因还是不放心地要他在病房里住一晚,亚利也答应了,虽然身体没有异状,不过亚利还是觉得很累,这是精神性的疲累,在今天之前,亚利觉得自己好像被很多事压得喘不过气来,而自己又不得不继续前进,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直到倒下后,他才有这样的感觉。

贝利欧他们离开后,亚利也不知要做什么,病房里只有一些单调的摆设,窗外已是黄昏之刻,每一户的灯火都已亮起,万家灯火的景色倒也有些可看性,不过也称不上是什么美景,没多久亚利就看腻了。

佳人的容颜总算得上是“美景”吧,不过,玛利安的睡颜对亚利而言,似乎有刺激心脏的“不良后果”。“我怎么可以想这种事呢?”脸色羞红的亚利赶紧将头甩到一边,这么一甩,倒是让他发现了一个“东西”。

在病床旁边的桌面上,放置了一张对折的纸条。

“是汉斯写的……。”

相处了这么多年,亚利怎么会不识得汉斯的笔迹。在失去意识的期间,有很多人来探望过亚利,汉斯当然也会来。

不过,纸条上的留言却让亚利的脸色有点青白。

“汉斯那家伙说待会要用全部的精力去做一道补身的料理,天啊!每次他这么一说的话……算了,我还是别去想他会用什么材料好了……。”

其实亚利是多心了,这次的料理并不是那些材料来源不明的野战料理,而是汉斯特别去市场买的普通菜,有些也是高价的珍货。老实说,亚利今天的胜利可让汉斯“削”了不少钱,笑呵呵之余,汉斯当然得回馈一下少爷的“功劳”。

亚利似乎真的是闲得发慌,他东张西望,甚至想说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那些总是阴魂不散的禁卫骑士团呢?他们怎么会放心让亚利与皇女独处呢?修奈达老师又到哪去了呢?老是喜欢讲双簧的两人组亚佛利特与希娜到哪里去了呢?

无言的天花板并没有回答亚利的问题……。

“嗯……。”一直睡在亚利身旁的皇女似乎要醒来了,亚利想,玛利安在自己身旁看护了这么久,待会儿,他一定要用笑容迎对着她。“玛利安,你醒啦!现在应该是晚安吧!呵~”亚利是露出了笑容,可是玛利安还是哭了,她抱着亚利,一直喃着亚利的名字。……是喜极而泣吧,亚利如此猜想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