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9话 暗夜的杀人鬼

作者:外国科幻

“玛利安,我没事的……。”

一边安抚着玛利安的情绪,亚利也技巧性地把皇女推离自己的怀里,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刚才那样子要是给帝国禁卫骑士们给撞见,亚利不知又会被安上什么罪名。

新的泪水覆去旧的泪痕,玛利安还是哭哭啼啼的,哽泣地连话都说不清,亚利也只好摆出一幅很健康的样子,“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啊!”虽然如此,他身上的那堆血污绷带实在降低了不少说服力……。

玛利安的视线只盯着亚利的右手,看着那一度失而复得的右腕,玛利安伸手握着亚利的手,似乎是要确定手是否无伤而不停地摸,手腕的体温总算让皇女安心下来。“太好了……。”玛利安的脸颊依偎在亚利的手掌中,她是要感受到体温才能安心吧,不过对亚利而言,他早已僵硬得不敢动弹。

后来,皇女总算肯“放”过亚利的手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令人尴尬的沉默。

“亚利……。”首先打破沉默局面的是玛利安,可是她又慾言又止,态度摇摆不定。不过,亚利只知道,玛利安越来越靠近自己,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眼睛,眼神透露着某种急迫,某种恳求……。

她究竟想说什么?亚利并不了解,而且,一位不速之客也破坏了气氛,大门磅当一声被打了开来,一句熟悉的声音响起,“亚利少爷,汉斯我带晚餐来了!”连门都没敲的汉斯就这样闯了进来,手中还提着装晚餐的篮子。

“今天的菜都是少爷您最喜欢的呦!有……。”

汉斯才刚进门,就开始介绍起今晚的菜色。从汉斯打开木门的一瞬间,亚利与皇女两人就分得很开,不过两人都一幅面红耳赤的样子,怎么可能瞒得过汉斯。看透汉斯性格的亚利也以为,汉斯根本是故意挑这个时间进来的,他老是喜欢看自家少爷慌张的糗样来自娱自乐。

随着夜色渐浓,探病的人也多了起来,不过,麻烦的事也出现了,为了看顾负伤的帝国骑士,皇女殿下似乎打算留在病房一晚,禁卫骑士团的众人当然是出声反对,可是他们也无能改变皇女的心意,在黑骑士表示‘一切都由我负责……’之后,他们也只好同意皇女的任性之举。

病房只有一张床,骑士们又去搬了一张床过来,两张床的距离当然是能远就尽量远,骑士们也守在病房外,留心房里的一举一动,假若里头那个厚颜小子胆敢得寸进尺做出不该做之事的话,他们就会当场破门而入,把亚利“天诛”。

不用他们提醒,亚利也知道分寸在哪里,只是对亚利而言,和一个如花年华的女孩子睡同一间房还是有生以来头一遭,亚利变得很敏感,彷佛连空气都有点不对劲似的,胸口里砰砰的心跳也吵得他睡不着觉。

亚利的目光在黑暗的斗室中任意扫射,也许是想藉此来转移注意力,可是,简直是突如其来的事,玛利安的脸突然出现在亚利的视界内,差点还让亚利吓出声来,玛利安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

“玛……玛利安,这么晚了该睡了吧……。”

这是亚利压抑住无谓遐想才好不容易吐出的一句话,只是,玛利安似乎有点不一样,应该是说,打从今天一见面时,亚利就觉得她有点怪怪的,她似乎有什么烦恼……。

“亚利……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这……我想还是明天再说吧,今天实在太晚了……。”

婉拒的话语才一毕,温热的泪滴就滴落在亚利的脸颊上。“不……行……那样……就来不及……了……。”玛利安哽咽地低语道着。

已经发誓不再让她哭的……这件事亚利从来没忘过。

“好吧,假如是我能做到的事……。”

亚利静静地听玛利安所想说的话,而后和她做了一个约定……。

这一夜特别的静,静到让人彷佛能听到什么似的,不幸的人,恐怕会听到散布在夜气中的恶魔呢喃。一个复仇者正穿缩在街道的黑暗中,布满血丝的视线早已经落在仍看不见踪影的仇人身上,他满腔的愤恨简直能将地上积雪融化,一个兄长被杀的复仇者正手持凶剑朝向一处病院前进。

“翔大哥,弟弟雁很快就能为你报仇了……。”

在黑暗的角落里,吕雁发出不祥的语言,没有人回应他,只有失去主人的兀鹰以凄厉的鸣叫划破宁静,彷佛在预告某人的死期。

“哈……哈……连你这畜生都在支持我吗?不枉大哥那样疼爱你,等等吧!我待会就把那小子千刀万剐,让你饱食一餐!嘿嘿嘿~”

但是,天空那头兀鹰的鸣叫真的是为亚利而发的吗?

……嘿嘿……你听错了吧!那畜生是为你而叫的吧……

黑暗的深处传来不祥,吕雁突然觉得四周很冷,这并非是冬雪的因素,而是另一种寒透心彻的杀气,连在血腥中打滚多年的吕雁都不禁胆寒。“是谁!?畏首畏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出来!”不自觉地,吕雁用了母语,不过对方却也用了亚汗语来回应。

“我们确实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呀!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什么时候,在无人的街角上出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包围了吕雁,一个是骨瘦如柴的男子,鹰勾鼻,眼神混浊得像是死鱼眼,他还一直发着莫名其妙的窃笑。另一个人则是近三米的巨汉,他身材肥壮,全身的油脂肥肉让他看起来像头巨大海象,连脖子也消失在脂肪中,奇怪的是,他的嘴被缝了起来,而且,全身皮肤呈现青白怪色,吕雁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人类……。

吕雁只能确定,对方绝对是不怀好意!

他直接以利剑代替回答,切断空气的薄刃刀风狂袭两位不速之客,那个肥男连躲都不躲,肚皮被剑气划伤流出浓血,还传来阵阵的恶臭,彷佛是腐烂的血,而且,他对负伤一事似乎连感觉都没有,他只是向吕雁伸出了手,那一瞬间让吕雁倒吞口气。

“那……那是人类的手吗?……。”

肥男的手掌很肥大,奇怪的是,他的手指都呈现管状的外观,彷佛指骨被抽了出来,从管里还不时滴出油脂状的液体。就在此时,那管状的食指突然射出某物,吕雁闪避不及,左大腿被射中,那是一根冰针状的长针,而且,吕雁被射中的伤处竟当场冒出白烟,血肉腐蚀见骨。“我的脚啊!”恐惧与激痛让吕氏五杰发出惨叫。

“嘿嘿嘿~“闼王”的“腐肉针”不错吧!他可以让你在活着的情形下全身被腐蚀殆尽!让你活着享受死的滋味!”

骨瘦如柴的男子在一旁嘻笑,吕雁方才的攻击根本没伤到他,只见他一步步走来,从背后用双手扶着吕雁的肩膀,因为吕雁的脚已经被腐蚀大半。

那男子在吕雁的耳边轻声地道说:“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我的名字叫“迦罗”,另一个是“闼王”,我们两人……是暗杀……拳……。”迦罗最后一句话让吕雁脸色铁青,在那一瞬间,迦罗的十指贯穿了吕雁的两个肩胛,就在刹那间,吕雁的眼睛口鼻喷出了火舌,随后就迅速由内燃烧,成了一具焦尸。

兀鹰的不祥鸣叫果然是为吕雁而响的……。

就连五杰之一的吕雁也不敌拥有神秘的恐怖力量的两人众,对方的手法已经不是人类的手段。从他们的杀人手法来看,在昨夜被杀的形意门二师兄蛇王恐怕也是命丧于这两人的手中。

事实上,两人的无差别杀戮并非完全没有目击者的,这一次就有第四人的出现,目睹恐怖的杀人事件,此人不躲也不避,堂而皇之地走向两人,他头上覆盖着黑头巾,无法辨识对方身份的两人原打算要出手灭口,让他们没动手的原因,是因为蒙面者出了声:“是我……迦罗……闼王……。”他们才知道,覆面下的面孔是认识的人。

“原来是你啊!你不是在当某少爷的保姆吗?怎么有空来这里闲晃呢?嘿嘿~”

“问题应该是我先说吧……你们两人不是有任务在身吗?为什么放弃任务而在这里玩起无聊的杀人游戏……。”

“那工作太无趣了!再说……你来到这里后,你没有想过要去报九年前的仇吗?”

蒙面者冷冷地答道:“报仇?那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事了……在我们八个人出卖灵魂的那一天,我就舍弃过去了……。”

“你能忘……我可忘不了!那个男人不仅背叛我们!还把我们八人赶入死境……现在看到那男人戴上虚伪的假面具过着安逸的生活,就直教我火大!九年前我们的功夫或许赢不了他,可是现在可不同了,我们已得到超越人类的力量,要杀他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是这样就太无聊了,我要慢慢地折磨他,让他知道我们回来了……他找不到我们,我们的脚步却一步一步靠近着他……。”

迦罗的言语尽是恶毒的诅咒。

“那……你们的任务呢?”

“就请你帮忙吧!当保姆的这段时间不是很无聊吗?亏你能忍住,你可是我们八人之中最爱见血的人呀!”

在考虑一阵之后,蒙面人才答应了迦罗的要求。不过,他也警告着两人;“别太小看那个人,他毕竟是昔日吾集团所培育出最为优秀的暗杀拳士,虽然我们自“卡希里翁导师”手中获得了新力量,也别小看对方的实力……。”

“嘿嘿嘿嘿~人类的技艺算什么!即使是暗杀拳也不过是以人类为基础所开发的技艺,你还以为那些技艺对超越人类的我们有任何效用吗?我早就把以前所学的都抛弃了,暗杀拳这玩意比起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力量,简直是不值一提!”

迦罗的狂妄,蒙面者很不以为然。“那是你的自由……自己好自为之……。”他撂下这句话以后,就纵身跃到屋顶离开此地了。

“依然是无趣的家伙啊!还在为无聊的事卖命……自从九年前出卖灵魂而得到力量的那天开始,我就决定要以自己的意识而活,尽情去玩弄那些下等人类的一切!什么理想?无聊至极!你也这么以为吧,闼王!”

迦罗那无法言语的伙伴以点头代替回答。

“对!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件事是一定要做个了断的……我几乎每天都在做一样的梦,梦见九年前我双手被那个男人扯断的景象……这一次,就换我来扭断他的手了!嘿嘿嘿~我看你那好好先生的假面具还能戴多久……亚修拉……。”

黑暗的街道突然闪放出橙红的火光,在远方的路人还以为哪里有火灾发生,有些人还看到,黑夜的空中有一只燃烧的火鸟在飞,但是这传闻只被人们当成醉鬼的话而未予以采信,今夜过后的最大热门话题,是吕氏五杰中的吕雁遇害的消息……。

夜明之后,英雄天武会也进入第三天了。

亚利在这一天并没有赛程,不过他还是去观察对手的比赛,今天的第一战是那位沙漠少年阿拉米与铁达尔格王国的佣兵汉尼拔的竞技。汉尼拔的战斧威力虽猛,仍远不及少年圆月刀的霸气,在数回合间,少年就以卡姆辛剑斗术-飞旋刀势-斩断对手的战斧与盾,也斩去汉尼拔右臂而取得优胜。

“好霸道的招式!投出巨大的弯刀正面将任何阻碍斩断,即使用苍龙咆迎击恐怕冲击波都会被击散,我能挡下那一招吗?”

“挡不住就“闪”吧,亚利少爷。”

汉斯的话也不失中肯,不过,汉斯对比赛没兴趣,他反而对昨夜他的少爷与皇女之间究竟有过什么感到兴致勃勃。

“亚利少爷……昨晚玛利安贝尔殿下在您床边说的话你有何感想呢?您真的打算要履行那个约定吗?”

“你……偷听到了吗?真是的……。”

那夜汉斯也在病房外,禁卫骑士们耳朵再尖,也不会比汉斯的耳朵要厉害的多,亚利与皇女间究竟讲了什么话,汉斯可都是听在耳里。

平时总是跟在少爷身边的皇女今天并没有一同前来,当事人不在,汉斯就可以在另一个当事人面前说个痛快,也许是因为最近都没什么机会跟少爷说话的关系吧,这几天,亚利几乎是被皇女玛利安贝尔所独占。

“少爷真的打算去赴约吗?”

“……大概吧。”

“大概?这是皇女玛利安贝尔殿下的邀约耶~亚利少爷!难道,您只是打算玩玩就好,别太认真吗?”

汉斯的话可让亚利急于辩解,说:

“什……什么玩玩!我对玛利安的态度一直是很认真的,我只是觉得她好像有什么烦恼,想趁这机会来了解,看我能否帮助她而已……你别老尽说些无的放矢的空话好吗?让人误会就麻烦了,我个人名誉事小,皇女殿下的名誉可不容许受到任何损伤……。”

“哦,少爷是这么想吗?可是皇女殿下对少爷的心意可不只如此,而且在我眼里看来,少爷对殿下的态度也不仅止于此而已。”

“……。”

汉斯的话让亚利也无言,亚利一直徘徊在君臣之义与个人之情的中间,他无法做出抉择,是要选“义”还是“情”……。

“你说的没错……我……我是不是很无耻……与玛利安在一起时又会想起其他的女孩子……我是这样三心二意的人……。”

“少爷可别这么说,少爷只是对任何事都是忠贞不一而已,不过感情不是忠诚,那是很自然的感觉,少爷只是很自然地去喜欢上两个人而已……。”

“可是我觉得这样太卑鄙了!我……我无法原谅这样不忠诚的自己……这样软弱无法下决定的自己……。”

这样的问题,汉斯也无法给亚利一个答案,因为这个答案是要亚利自己去找出来的。汉斯所能做的,就是陪在亚利身边,不管亚利所做的决定会为他招来什么后果……。

“少爷是这么想啊!呵呵~其实,汉斯我也曾经喜欢过两个女孩,她们两人在我心里的比重一直是一样的,我从不会因为喜欢其中一人而故意去讨厌或忽视另一个人。”

“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汉斯笑着回答亚利说:“那是因为我一直以为少爷还不到谈论这种事的年纪呀!现在的亚利少爷总算也开始长大了……而且,那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亚利想起之前在七塔的事,就是有关那位名叫卡莲的白发少女的事,亚利也看得出汉斯对她有特别的感情,她应该就是两人中的一人,而另一人呢?汉斯并没有给亚利一个回答,只是静静地露出一往如昔的笑容看着比武场。

另一个人是为小名叫做“亚法”的女孩,那是汉斯才会说的特别名字,亚利又岂会知道,那个女孩就是亚利的母亲“阿芙莉娜”呢?亚法与卡莲两人都是在汉斯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女人……。

在言语交谈间,下一场比赛也即将开始了,是杨小玲对吕氏五杰吕牙王之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