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0话 龙伏五兽

作者:外国科幻

临赛前,黄海明仍叮咛小玲一些要注意的事项。

“……别嫌爷爷唠叨,你这丫头要记得,这是你首次跟同是拳士的对手交战,同样是空手的拳士,对于与拳士战斗这件事,对方可是有比你的年龄还多三倍的经验!在体格方面你是远不及对方的,你唯一的优势是速度,要用移动扰乱对手节奏再一口气攻其破绽!你可别傻傻地走上前打不利的进身战呐!”

“好啦!这小玲早就知道了!真是的,海爷爷老是把小玲当成小孩子……。”

武神每次对小孙女说教,她总是这样带着抱怨的语气回答,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比赛时间的到来,老人家也只能目送小玲步向竞技场。

“黄老师父,您就这样让小玲上场吗?”亚利也担心地问道。

“没办法……小丫头的脾气可硬得很,就跟她哥哥小龙一样,决定后的事就不再更改了,现在就只希望那丫头别太逞强了……。”

毕竟对手是吕氏五杰,这样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女孩上危险的比武擂台进行生死相搏的战斗,任谁都会担心。不过,相对于亚利那一边的忧心,观众们对于小玲的登场可是报以热烈的欢呼声潮,这是因为每个人都好奇,这样一个小女孩究竟能打到什么程度,搞不好,英雄天武会最年轻优胜的纪录会一下子就被刷新了。

比赛开始了,同是亚汗出身的两位武斗家都已并立在场上。

“哼,我吕牙王的运气还真差,跟小孩子交手真无趣,而且还是个rǔ臭未乾的小娃儿,如果是位性感的大姐就好多了……。”

“真失礼,我也是有几分姿色耶!”

“就凭你那平板胸?”

吕牙王的老实话,戳到了小玲的自尊心,只见小玲像火山爆发似地说:“什……什么平板!?我……我也是有“料”的!你这瞎眼的死光头兼肌肉男!你的脑子是不是被肌肉塞满啦!?”神圣的比试,是由低级的叫骂声开场的……。

连武神也不禁叹息:“这傻丫头……怎么这么快就中了对手的挑衅……。”裁判的亚修拉也有同感,不过他有裁判的立场,所以也不能多说什么。

可是,在小玲还在想要怎样骂回去的时候,吕牙王已经抢先一步动手,几乎是一瞬间,远在十数尺外的他倏地就冲到这位快忘了比赛是什么的小女孩面前,在黑压压的阴影中,当头就是一张铁掌,双手防御都抵挡不住,身子轻的小玲当场被轰飞出去。

“吕氏五兽拳的“豹足”,也难怪小丫头会防不胜防了,不过,临敌当前还粗心大意,这是她咎由自取……。”

让一个心智都未成熟的小孩上场或许实在是个错误,武神开始有这样的想法。对于吕牙王初现实力,众人也是惊叹万分,年轻的见习骑士亚佛利特更是惊讶的说:“好快的速度,简直快跟三哥里奥的“瞬移”一样快……。”见习骑士的感想,亚利也有同感,不过在黑骑士与武神的眼里,这倒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才三步,吕牙王就穿过这十数公尺的距离,这大个子的实力还不错……。”

武神连对方动了几步都看出来了,百岁高龄并没有影响他的眼力甚至实力。“哦!这次换“虎爪”了!丫头小心!”小玲才刚重整体势,吕牙王的爪掌就频频袭来,像猛虎般连攻下盘双足,打得小玲快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不过,速度是小玲的优势,而且她居然还使出杂技团里学来的技巧,当场用前空翻跃过爪击,娇小的身体一下子就贴近吕牙王腹前,随即就是一道威力万钧的掌击“双龙掌”,一双烈掌轰印在钢铁般的腹肌,刹那间就爆音大响,但是,吕牙王的脸色反而露出诡笑,随即就是一爪,衣碎皮裂,小玲的大腿上浮出四道血红爪痕,

双龙掌的劲道足以开山劈石,却打不穿吕氏五兽拳防御技“熊身”所锻出来的铜筋铁骨。小玲脚受到重创,吕牙王没放弃这个机会,当场从背后抓住小玲双肩,用四只手脚将小玲手脚的关节扭转到极限,像蛇一般困绑住小玲。

“放弃吧!我只要一施劲,你全身的骨头就会碎尽,从来没有人能够逃出我的“蛇固”,再不投降,你就等着变成陆上的水母……。”

“谁……要……认……输……啊……。”小玲咬紧牙关忍住全身慾裂的痛楚。

眼见对方不肯投降,吕牙王顿施全力,要绞碎小玲的骨头。要逃出如铁锁般的蛇固是很困难的,但是小玲用了意想不到的方法,她居然自卸右肩的关节,取得部份的自由,虽然只有上半身,但是已经够了,小玲用后脑勺用力撞击吕牙王近在咫尺的鼻梁,当场撞断了他的鼻子,只见吕牙王鼻血横流,双手只顾着捂住血流不停的鼻子,哪还有闲情再用蛇固去对付小玲。

“呜……嗯……嗯~啊啊!”

要接回脱臼的右肩是很痛的,小玲再怎样好强也忍不住喊出声来,她也许是鲁莽了点,但是伤一只手,总比做地上的水母要好的多。

“哈……呵……一只手换一只鼻子,好像有点不值……。”即使负的伤比对方重,亚汗女孩仍然不改好胜习性,只是吕牙王可就火大了,看他频频念着‘你这小妮子……’就可了解他对破相的怨念之深。

吕牙王不过伤了鼻子,这点伤根本影响不到他的实力,可是反观小玲可就危险了,她的手脚都各自受了重伤,别说战斗了,连站立都有点勉强。“黄老师父,还是赶快弃权吧!那孩子毕竟还有很长的未来人生!不是吗?”一旁的亚利担心地劝道。

对于亚利的劝退,武神黄海明并没有任何回应,比起众人,武神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是他一手拉拔大的小丫头究竟在打什鬼主意。“难道……那丫头?”武神才刚想到某事的时候,吕牙王已经动手出击了,即使是一个看起来已无还手之力的小女孩,他也要使出全力给她最后一击,他架起一双铁掌,猛然向小玲冲来。

这一击是吕氏五兽拳最刚烈的攻击技-龙掌,威力绝不逊于龙天无双流的双龙掌。只见小玲连躲都没躲,牙王的一双铁掌已结实轰印在小玲的胸口,但是,小玲的胸骨并没有如吕牙王所预期被击个粉碎,“龙掌”的所有劲道反而在刹那间消逝于无形。

那一瞬间,吕牙王冷汗直流,反观小玲这一边,她却是满脸羞红,一声‘色狼!……’细小的双手用力拍击在吕牙王的胸膛上,还挟带着瘦小手腕的外观所不符合的惊天劲力,吕牙王胸骨碎裂,口吐鲜血被轰飞出去,在地上打滚数圈后才告停止,此时的他已经口吐血沫昏死过去。

“你这婬秃佬想对少女幼嫩的胸部做什么!?活该!哼!”

只见小玲用双手护住胸部,还频频对已昏死过去的敌人施以落井下石的恶语,方才紧张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不过,亚汗少女的胜利是无庸置疑的了。

看了刚才那一幕,武神也呵呵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虽然奇怪了点,但是,刚才那一掌确实是不折不扣的“龙天太极掌”,丫头用身体承受劲力再反击,居然还骂人家色狼!真是让老头子我笑得牙齿都快掉光了!呵呵呵~”

能习得龙天无双流的奥义-龙天太极掌,亚修拉也见识到这个小师妹在武学上的成长,于公于私,他都为小玲高兴,并大声向观众宣告她的胜利。

“没想到,吕氏五杰已经败了四人,这次大会真是卧虎藏龙啊!”

“呵呵~我看押五杰会优胜的人一定气翻了,所有的赌注都泡荡了!”

吕氏五杰已败其四,至此可以说所有的赛前预测都已经被推翻了大半,对于观众而言除了提供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以外,对某些人而言,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无能的家伙……。”

安威斯的弄臣文森连一刻都不愿再留下来,当场转身离开观众席,五杰已败四,对巴洛姆来说并不是件好消息,因为这表示他们与王国间的“赌注”已屈于不利之势,安威斯与王国继承人阿萨琳公主的婚事极可能告吹,本来一切都计画得好好的,安威斯的“一时兴起”所造成的裂痕似乎已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

吕氏五杰只剩下布雷德一人,对巴洛姆那一侧来说,他并不是个容易控制的棋子,他不像吕翔一样贪婪于金钱之上,每一次的召集,他也没参加过半次,事实上,他根本也不是巴洛姆所雇用的人,布雷德为何要参与他们的计谋,连巴洛姆的人也不清楚。

比赛完后,在选手个人专用的休息间……。

“呜……好痛……。”

小玲一人正坐在椅子上,镜子前所映照的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方才她还露出一副灿烂的笑颜,可是当她一人独处时,她就再也掩饰不了伤痛的侵蚀。

叩叩叩!

门被叩响,随即传来的是武神的声音,小玲赶紧拉上衣肩,掩饰肩膀的伤势,才应声让黄海明进来,不过这些举动都瞒不过即是爷爷也是武神的黄海明。

武神一进门,就朝小玲的衣领伸出了手。

“来,让爷爷看看!”

“不要啦!海爷爷好色哦!”

“爷爷都几岁的人了还能当色狼吗?平常老是吵着要一起洗澡的人不知是谁呢?你这丫头还想瞒爷爷吗?你的右肩已经动不了了,对吧……。”

武神的手一碰到小玲的右手时,一股酸麻加刺痛的感觉就像波浪袭击小玲的全身,一下子她就冒汗不止。事到如今,负伤的事实也瞒不下去了。她只好顺从,让武神爷爷解开衣扣,当衣服的右襟被掀开时,就可看到小玲的右肩都红肿起来。

“都肿成这样了,再不让爷爷医,你的手就废了……。”武神便老练地推拿起受伤的筋骨,只见小玲疼得直喊:“好痛哦!海爷爷!”

“忍一忍,脱臼可是比骨折要麻烦的伤,要是筋骨没正确挪移回去,就算治好也会有后遗症,到那时候用魔法也治不好。所以说你这丫头真是胡闹,关节是可以随意卸下来玩的吗?那时候认输不就好了……。”

“认输……我才不要……。”小玲仍赌气地回应说。

“你真的这么想赢吗?这场比赛不是因为偶然的关系你才参加的吗?”

“是这样没错,所以,既然都参加了,那就要赢啊!大师哥跟小龙哥哥都参加过,并且也得到了大会优胜,我虽然年纪小,但是我相信我一定能获得最后的优胜的!他们办得到的事小玲一样也办得到!”

“唉……你这好胜的个性就跟小龙是一模一样,小龙就是因为这样,才老是样样都想跟修拉比较,想超越他,现在还弄得离家出走……。”

见到爷爷的叹息,小玲也反省地向武神道歉:“对不起,海爷爷……小玲……太任性了,我不该像小龙哥哥一样老是让海爷爷您烦恼……。”

“算了……接下来你还打算出赛吗?”

“……”小玲知道武神言下之意是想要自己放弃比赛,但是她还是想参加比赛,可是又不想忤逆爷爷的意思,她只好低首沉默。

小孙女的想法武神又岂意会不到,结果,黄海明也只好无奈地表示,说:

“既然你心意已坚,爷爷也不再阻止你了,或许,让你参赛,你能从比赛中学到爷爷所没有教过你的事物,对你应该是有帮助的。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疗伤,准备后天的比赛,要是负伤出战,你那小脑袋瓜子不给那沙漠少年的圆月弯刀给砍成两半才怪!”

“哇哈哈~谢谢海爷爷!”武神的允诺让小玲当场乐得喜出望外,她还扑在武神身上,结果又碰到伤处让她痛得眼泪直流,这又让武神多叹了几口气。

武神在心里想着:‘当初教这丫头拳法或许就是件错误吧!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没女孩子样,到时候还嫁得出去吗?……。’

叹息之余,武神还是叮咛说:

“还有哪里痛就要跟爷爷讲哦!爷爷先处理一下,待会儿,医务处那里会派一个叫蕾因的术士小姐过来替你做魔法治疗,你腿上的伤也就不会留下疤痕了,才十三岁的女孩子身上怎么可以留下一堆疤痕……。”

“果然还是海爷爷最疼我了!”

小玲高兴地在黄海明的脸颊上亲吻一下,武神对这种撒娇法最没辄了,在这种时候黄海明才会这么想:‘可爱的孙女果然还是比可爱的孙子好……。’

入夜之后,在王都城中区的王城广场,亚修拉集合了所有的士兵,向所有人述说今夜的任务,就是有关这两天出现的“暗夜杀人鬼”的对策,身为王城侍卫长的亚修拉绝对不能容许杀人鬼再度作案。

在不明杀人鬼身份的现在,“加强巡逻”是唯一能做的事,亚修拉所下达的任务,也就是这件事,他也将亲自出马,为此,明日大会的裁判工作他已经请辞掉了。

在城堡的窗口,阿萨琳公主正目送着士兵们整列出发的情景,有关暗夜杀人鬼的事也早已经传入她的耳中,对这件事,公主也有自己的想法。

“说不定,这事件是那批人所干的好事,再也没有人比他们要卑鄙的了……。”

阿萨琳手中正握着一把宝剑,她缓缓将剑拔离剑鞘,半开的剑刃就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剑芒比火烛还要闪亮,光的粒子拍打在公主洁净的粉颊上,也狂乱穿射进夜幕的黑暗里,公主的眼里也闪烁着决心的光芒。

就跟月前离宫出走时一样,阿萨琳一下定决心,就会立即去实行,她将神剑收鞘并扔在床上,然后就迅速解开衣带,换下礼服,准备穿上行动轻便的衣着,这些衣服可是得来不易,要是没藏好就会被侍女们给丢了,她们的理由永远是‘公主殿下怎么可以穿这种衣服呢?’衣服是偷溜出城才买到的,阿萨琳一直把它藏在一个木盒里,就放在床底下,此外还有附有绳索的钩子,这可是她溜出城的“利器”。

要是侍女或大臣们知道公主正在做类似夜盗的行为时,当场昏倒的人一定相当可观,而且,公主还顺便带走凡提洛斯王家代代传承的神器,那也是开国君主即英雄阿雷斯的爱剑-神剑艾克斯卡里巴。

阿萨琳平时就喜欢拿着神剑到处走,摄政大臣杰达总是叹息地在她耳边念着同样的唠叨话:“阿萨琳殿下什么时候才会有身为公主以及身为王国继承人的自觉啊?”不过,这也证明阿萨琳的确有先祖英雄阿雷斯那不喜拘束又喜爱自由的血缘天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