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1话 初恋梦醒……

作者:外国科幻

入夜后的王都艾斯佛兰德的天空是呈现着难得的晴空,满天繁星点点,虽然有冬季特有的刺骨凉意,还是有人无视寒夜而在外面把酒观星。人说酒精的催化能让人们忘记所有烦忧事,也有人说;‘醉眼见天堂……’不过对那个将管家视为天职还乐此不疲的男人而言,酒精对他的身体根本没以任何效用。

“越来越习惯饮酒了,明知道自己不会醉,还是依然继续喝下去……。”

站在别墅庭院内的汉斯仍一杯接着一杯将酒灌入口喉中,明知道自己喝不醉,汉斯还是照样喝下去。有时,汉斯也会有一种醉意,特别是有一大群人的宴会里,他总是会特别放肆,成为别人眼里一个不折不扣的醉汉斯,那时的汉斯是醉了,但不是酒精的原故,而是沉醉那样的气氛之中。

此时别墅方向传来阵阵的踏雪声,是亚佛利特出来了。

“咦,原来是汉斯啊!我还以为是亚利哥……。”

“四少想找我家的亚利少爷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啦!只是想找亚利哥一起去洗个温泉而已,平时都是这时候啊!可是我一直找不到他,你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吗?汉斯……。”

“少爷他出去练剑了,因为明天就要比赛的关系,四少也应该知道,亚利少爷就是这样一个静不下来的人嘛!”

“的确是这样呢!呵呵~那不再打搅你了,掰!”

连谎言也练到不动声色的地步,看着亚佛利特不疑有他而离开,汉斯在心里不禁窃笑,老实说,他的亚利少爷哪是去练剑,而是跟隔壁的皇女殿下“幽会”去了。

那一晚的约束,就是为了这件事,皇女想跟亚利单独出去。玛利安会想这样做的理由汉斯早已经知道,那是因为皇女殿下明天早晨就将随着皇帝陛下一行离开王国,这个事实亚利还并不知道,坏心眼发作的汉斯也没告诉他的少爷。

汉斯甚至还期待着:“不晓得少爷与皇女之间会发生什么事呢?嗯~该不会当场一起私奔了……也好,少爷的决定就是一切,一个能体察主人心意的优秀管家在这时候该怎么做呢?嗯嗯……我应该赶快去收拾行李,准备逃离隔壁帝国人马的追击!呵呵呵~这样子也不错呀!”

说着,汉斯竟真的往别墅走去,至于他是真的要去收拾行李准备逃难,还是因为酒瓶空了想再去拿一瓶出来,这就不得而知了……。

亚利与玛利安两人正一起走在灯火通明的热闹街道上,背后没有那十名禁卫骑士加黑骑士的随行,亚利也觉得有点怪怪的,他的心比平常都要七上八下。

偷偷去接玛利安时过程都还蛮顺利的,其实亚利并没有发现,这一切都汉斯暗中相助的关系,亚利又不像他某个亲友一样习惯在黑夜潜入别人家示爱兼夜袭,手法笨拙的亚利还险险被发现到,要不是汉斯偷偷对那些站哨骑士施下幻觉,亚利与皇女两人早就被逮到了,到时主仆两人就真的得亡命天涯了。

一路上,亚利就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亚利,你不开心吗?……也对,明天你还有重要的比赛,我实在不应该在这种时候邀你出来,只是我……我……。”

“没这回事!能跟玛利安在一起我是很开心的。”

在亚利眼里,不开心的人应该是玛利安,亚利总觉得她是在强颜欢笑,她总是在无意间露出寂寞的眼神,好像快哭出来似的,这样的眼神,亚利感到似曾相识,那是一位同样在寂寞中度日,同样有一头红发的少女。

“谢谢……再陪我一下子就好了,一下子就好……。”

越走下去,不知何时,人潮已散去,正确地说,是他们两人已走到偏僻的地方,甚至还出了西城门到城外去了,两人相携走到了一处可以鸟瞰整个王都的山坡上。在那里,王都灯火通明的美丽夜景一览无遗。在那里,除了一对男女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

此时的亚利已有点焦急了,‘似乎走太远了,这样好吗?……’亚利心里在想,是不是该开口带皇女回去呢?两人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要是被人发现皇女不见了,那可就麻烦了。在亚利想着要如何微婉劝玛利安回去的时候,玛利安先开口了。

“王都的夜景好美哦!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呢?亚利……。”

“嗯,是很漂亮。”

“亚利也这么想吗?呵呵~我很喜欢这座都市,因为艾斯佛兰德就跟我国的帝都阿斯卡里亚一样,有很美的夜景,入夜后每一家每一户都点上了灯,那无数无数金黄色的光萤看起来就像是地上的星空。”

“咦,有一样吗?帝都的规模应该是这座王都的十倍以上吧。”

“亚利你真是不浪漫……。”

给玛利安这么一取笑,亚利也羞愧地赶快说‘抱歉……’。不过玛利安本来就没有责备的意思,而且对她来说,她就是喜欢对凡事都这样认真的亚利。

“那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习惯,以前,我每晚都会到寝宫的阳台,就那样靠在白色的栏杆上了望夜景。大运河(横断帝都阿斯卡里亚的大河)以南是平民的住处,那里的景色就跟我现在我见到的王都夜景一样,万户灯明就彷佛是人间的星海。”

“的确,我国的帝都毕竟是举世闻名的“不夜城”!赛巴斯达家是位在优格里尔领的巴尔斯镇,那里只是个宁静的小镇,所以在那里长大的我初次来到帝都时,还被阿斯卡里亚的热闹与繁华给吓了一跳……这是有点耻于提起的事。”

“不会的,我反而很高兴亚利能告诉我这些事……帝都真的是很繁华呢!不过,那些繁华跟热闹的事对以前的我而言,只是从侍女口中听来的故事而已,对住在皇宫的我而言,帝都看起来是近在咫尺,可是又是那样遥不可及,甚至远到连人们欢笑的声音都传不过来……有时我觉得,皇宫实在是静得可怕,特别是入夜的时候……。”

对亚利来说,这一幕彷佛似曾相识……。

“……不过,还是有一些有趣的事,我常常这样想,每一个光点都代表有一户人家,每个光点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无数的光点都藏着无数的故事,也代表着无数的人生轨迹,它们也会彼此交错,再延伸出更多的故事。我很喜欢呢!有时我真的很想走到大运河以南,让我的生命轨迹能融入其中,成为故事的配角或是主角,而不是单单只做个观众而已,我也想站在舞台上……。”

后来,玛利安终于有机会跨过运河。

“……十二岁那一年夏天,父皇总算允许我出宫,身为公爵的宰相舅父安排我到一位认识的大贵族的领地,我真的很高兴,因为……那一年我能认识你……。”

“……”玛利安的话让亚利脸红的不知该摆向哪里。

“我也喜欢这座城市,这个国家,因为有它的存在才让你与我能重逢……所以……所以……所……所以……。”

玛利安的情况有些不对,本来还很开心的她突然落下了抖大的泪,她哽咽着,她颤抖着,若是亚利没有扶着她,说不定她就这样倒下去了。

“怎么了?玛利安,好好地为什么哭了?”

亚利得到的回应只有一句让他莫名的话:“对不起……。”

“咦?”

“我……我以为这样……这样就能满足的……结果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办不到。”

“你在说什么啊?玛利安!”

玛利安挥着泪水,忽然抱着亚利,喊道:“我不想离开你!亚利!”这句话,让不明究理的亚利更慌了手脚。汉斯的预测果然没错,果然“出事”了。

到了这时候,亚利终于知道了事实。

“我……我明天早上就要跟父皇一起回国了……我好怕好怕……好怕不能再见到亚利你,我好傻……以为只要今夜的相处就能满足的……。”

“玛利安……。”由于太过突然,亚利也不知该说什么。

玛利安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她憧憬着舞台的一切,以为自己是观众,其实,她自己所站的地方也是个舞台,一个名叫“贵族社会”的舞台,她只是站在舞台上而向往着另一个舞台罢了,而在偶然的机会下,她认识了喜欢的人。

就算一时离开了贵族的舞台,她终究还是要回去的。亚利虽是贵族,玛利安也知道,贵族社会并不是他的舞台,亚利也不会站上去,他有自己的梦,以世界为舞台的英雄骑士梦。玛利安很清楚,亚利是不会停下脚步的,只要她还被束缚在贵族的舞台上,终有一天,亚利会离开她。

“明天……我就得变回“皇女玛利安贝尔”了……可是我好想继续做“玛利安”,只有当玛利安,我才有机会去喜欢你!去爱你!……可是不行,我只剩现在了,但是我想做的事还好多好多!时间真是太残忍了,不管人们是幸福还是痛苦,它都无视人们的存在继续流动……。”

玛利安已经止不住泪,亚利想起了‘我发誓不再让她哭的……’的誓言,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汉斯在的话,他也许能给亚利一个方向吧,任何方向都好……。

此时的亚利,只是本能性地用手指拭去玛利安的泪。“亚利……。”玛利安的双瞳凝视着亚利的眼睛,她竟情不自禁地在亚利的chún上轻吻一下,对亚利来说,这是多么突然的一次“冲击”,无形的涛浪正冲撞亚利的理性堤防。

“你愿意爱我吗?就今晚……请忘了我的皇女身份,把我当普通的女人……。”

玛利安阖上了眼睛,静静地将扬起下巴,咫尺朱chún正等待着亚利。刚才的轻吻已经乱了亚利的理智,在亚利心底的最深处初次燃起了最为原始的慾望,“她”已经不是皇女,也不是玛利安,在亚利眼里,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亚利想占有的女人。原始的情慾得到了有名义存在的宣管道,亚利主动地将自己的chún印在眼前佳人的chún上,近似贪婪地深吻着玛利安。

口舌交缠,拌搅着爱慾……。

“亚利……。”

深情的一吻结束,白晰的脸颊早已泛起红潮,玛利安的眼神也已迷蒙,酥软的身子若不是亚利健壮的手臂环抱着,玛利安早就无力跪倒下去。

热切的眼神正凝视着那对晕红与波荡不息的青眸,亚利的手正不安份地抚摸玛利安背部滑顺的肤肌,透过衣服,掌心感受到那份暖热,玛利安也是一样,“触碰”让她忍不住发出呻吟般的喘息。

这更让亚利心神荡漾,亚利也情不自禁地亲吻着玛利安的粉颈,美丽的粉颈在月光下更加绮丽,就连最高级的白瓷也比不上,冰冷的器物那比得上温柔的肌肤。近在眼前的红发像是在燃烧,在亚利那炙热的眼眸里或许就是如此吧,让火势更加旺盛的,是从衣领微微露出的那白晰透红的雪肤。

一切似乎已经停不下来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像惊雷似的,一道声音从亚利心底的最深处响起!

……亚利克斯大人……

亚利想起了“米莉亚”这个名字,这一瞬间,让亚利的理智回复了,他猛然拉开了怀里的玛利安。此时的亚利可说是汗如雨下,他心里更是交杂着各种想法。有一个想法则化成了实际的语言……。

“不可以!我……我真是罪该万死!竟然逾越了臣子的界线!我……。”

大概没有任何话还会比这句话要更能刺伤玛利安的心了,“亚利你……你……。”玛利安愕然地看着亚利,亚利竟会说这种话实在让她始料未及,刚才的那一切又算什么呢?还是……玛利安不愿去想另一个“原因”。

玛利安也松开了手,然后她像是趴着似的用头靠在亚利的胸膛,喃着“只要……只要再一下下就好……一下下就好……。”亚利知道玛利安正在哭。

“……玛利安。”

此时的亚利,连一个怀抱都不知该不该给玛利安。

情热消逝无形,四周仅存冬夜的冷……。

默默饮泣的那段时间不知又过了多久,玛利安起身后,眼神只剩落寞,悲伤也随着泪水而逝,“请送我回去吧……亚……亚利克斯卿……。”短短的这句话,让亚利知道了“答案”是什么了……。

“遵命,玛利安贝尔殿下……。”

或许,这样最好了……。

‘我真是个大浑蛋!我……伤害了玛利安,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懦弱与摇摆不定的态度所致……。’亚利不停自责着自己,他的胸口像是裂开了似的。自责应该是累积般的沉重感,那股心痛所代表的意义,亚利也不明白。

这个时候,气温却显得特别的冷,亚利脱下斗篷,披在玛利安的身上,若是平常,此举一定会让她很高兴的,可是现在玛利安只是无言地看着焦距不定的远方。斗篷的温暖也传达不到被寂寞所冻结的内心。

两人踏上了回城的路,来时和归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