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1话 传说中的术士

作者:外国科幻

天上连一片云彩都看不见,太阳的光强烈地曝晒在人们的头顶上,本来应该是个酷热的下午,但是凉爽的海风徐徐地吹拂过来,将酷热的暑气吹散,让人有一股清爽的感觉。客运商船‘阿玛利利斯’上的乘客们似乎不想错失这个难得的天气,纷纷走出船舱里的客房,在各个甲板上设置好的凉椅上享受着舒畅的海风与侍者端来的红茶,随处可以见到在甲板上散步的人以及嬉闹的孩童们,也有人聚集在船员的周围听水手畅谈航海事迹以及一些奇事。

这艘客船航行的目的地是距离艾斯卡大陆东南方四百多公里的克鲁斯岛,克鲁斯岛是朋提海贸易圈的商人们出资所建立的海运中继站之一,此岛被视为前往位于东方的亚特兰提斯的第一站。有了这样优良的‘地利’条件,克鲁斯岛的贸易活动非常频繁,商业的发达就更不用说了,此地也因此成为具有国家规模的自治都市,由各商业集团共同管理着。但是,由于生意的竞争十分激烈,有部份的商人就暗地里使用某些手段破坏他人的生意,这个情形有日益严重的趋势。

船上的人前往克鲁斯岛的理由各有不同,有人是为了经商,有人是要在抵达后在换一艘船继续前往他处,有人是为了观光,但是,在这些人当中,也有人只是为了‘往东方旅行’这个目的而搭上这艘船,这两个人就是亚利与汉斯。

旅行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往东走’,若是别人听到一定会笑得在地上打滚,但是亚利自有他的理由。前往东方是亚利的父亲雷欧耐特离家前向亚利所说的话,但是雷欧的这趟屠龙之旅成了不归之旅后,这些话就成了他的遗言。所以亚利就在十八岁的时候依照父亲所说的话向东方旅行。但是,亚利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这是父亲希望他能够前往世界各地去亲身经历各种冒险,而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战士。事实上亚利也是想藉旅行去寻找父亲的踪迹,他的心底深处仍然相信父亲仍然活在世界上。

汉斯则是为了照顾亚利的生活起居而来,而且,汉斯对于世界各地的地理知识,各国局势,与各地文化十分了解,在旅行中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但是汉斯也有他自己的理由,这是他与雷欧耐特之间的约束,虽然内容不详……

“真是令人郁闷的下午呀!汉斯!”

亚利很没精神的说道,而后拿起了杯子喝了一口红茶。坐在一旁的汉斯彷佛事不关己地答道。

“这也没有办法的事呀!亚利少爷。这是船上的规定,还有两天的航程,您就再忍耐一下吧.”

汉斯说完后就向侍者再点了一杯红茶。

也难怪亚利会发牢騒了,船上明文规定禁止挥动刀剑等行为,这一点对于好动的亚利而言简直跟监牢没两样。由于是豪华客船的关系,客人携带的武器并不需要交给船方保管,这一点也是因为最近的海盗行为日益增多的关系,除了让客人携带武器以自保之外,客船旁也有一艘护卫舰随行。

一颗球滚到亚利的脚边。

“球还给你,在船上玩球要小心喔,小弟弟!”

亚利将球还给前来找球的小朋友们。

“谢谢你!大哥哥!”

一群小孩子就带着球跑到别的地方去完了,汉斯在一旁微笑着说。

“就请您暂时过一过和平的生活吧,亚利少爷。”

“唉……也只好这样了……”

屈服在现实下的亚利只好将红茶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在甲板上四处逛逛,好打发时间。亚利走到了下到第一甲板的楼梯,在楼梯间,亚利回想着十几天前遇到的那一位有一头红色长发的女孩的事。

有着红色长发的女孩名叫米莉亚,他是因为大陆南部的龙人事件而认识她的。因为一些理由,米莉亚在汉斯的安排下接受了雷德伯爵的庇护,免得她因为父亲所做的恶业而受到牵连。雷德伯爵是亚利的父亲雷欧耐特的至友,他是神圣艾斯卡帝国中‘优格里尔’的领主,但是亚利与汉斯并不知道,雷德伯爵在一星期后,爵位将晋爵为侯爵。这是因为十多年前的内战,许多大贵族被剥夺爵位,而现存唯一的侯爵也在一个月前绝祠了,所以才做了这一项调整。

米莉亚目前寄居在亚利的家里,这是不得已的。亚利对于米莉亚似乎抱持着淡淡的恋心,所以他不希望米莉亚住在雷德伯爵的家中,因为雷德家的三男‘里奥’是出了名的风流,为了保护米莉亚逃离里奥的毒爪,只好让她住在自己的家里。不过亚利的家中目前是由他名义上的妹妹赛莉儿在看家,因为某些因素,没有血缘关系的赛莉儿才会住在亚利的家里。

不过亚利隐瞒了他们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事实,这个事实迟早会被米莉亚得知。亚利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不花点时间向米莉亚说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唉……回家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亚利一边叹气一边走下楼梯,结果在楼梯间的出口,不小心撞到了人,他是几天前亚利在船上看见的两人组之一其中的高大男子。

“啊!对不起,我实在是……太……”

亚利急忙的向他道歉,可是对方并没有理他,而在看门外正在发生的事,此时亚利也发觉到门外的騒动。

“呜哇!”

一声惨叫,一个男人倒在地上抽搐着身体,而有一个小孩跑到他的身边哭泣着,地上的男人似乎是他的爸爸。而一个穿着长袍的男子则站在一旁,斥骂着地上的父子两人,亚利注意到长袍男子的右手有不时吐射出电光出来,这个男子是一名术士。

“可恶的小鬼,居然把我的衣服给弄脏了!”

亚利这时才知道这个小孩是刚才在楼上玩球的小孩,他似乎不小心将球踢到这名术士的茶杯,结果弄脏了他的长袍。亚利一时以为那名术士是他眼前这名高大男子的伙伴,仔细看看,才发现不是。这名术士的年纪约三十多岁,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之前所见到的这名高大男子的伙伴是跟亚利自己年龄相当的年轻人。亚利此时四处望了一下,才发现那名年轻的术士正在眼前这名男子的右前方,他的身影被他高大的伙伴给挡住了,所以亚利才一时没发现到。

倒在地上的男人似乎是替他的小孩道歉,但是对方根本不领情,而被他以雷击的法术击中而倒地的。虽然雷击很轻微,但是也足以让人倒地麻痹一段时间的。

“实在是太过份了,不过是弄脏衣服而已嘛!居然用魔法攻势别人!”

“嘘……别太大声……对方可是术士咧……”

谴责的声音在四周围此起彼落,但是就是没有人肯出手帮忙。这也难怪,面对着拥有魔力的术士,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胜算。

“爸爸!呜……爸爸!”

“敢惹上我修瓦克大人,就算是小孩子我也不会放过。让我来好好的教你什么是对人该有的礼貌吧!”

名为修瓦克的术士举起了右手,电光在他的掌心凝聚成一颗小光球,很明显的他是瞄准了地上的小孩。

“不妙!”

亚利在见到小男孩即将遭受到电击,正当他准备前去阻止之际,电球已经射出,就在小男孩危急万分之时,电球突然在小男孩的面前碎散,彷佛撞到透明的墙似的。

“是你在多管闲事吗!?”

修瓦克的视线转移到高大男子的身边,他并不是在看亚利,而是在瞪着高大男子身旁的年轻术士,由他平举的右手来看,刚才的结界就是他所发出的。

“……”年轻的术士并没有说任何话。

“看来你也是术士,还只是只雏鸟罢了……我劝你最好不要管太多闲事!”

话一说完,修瓦克就转身离开了,围在旁边的人群赶紧让出一条出路。

就在修瓦克离开之后,年轻的术士走上前来,蹲下来察看遭受雷击的男子的伤势,并安慰着哭泣的小男孩。

“你爸爸会没事的,让我来医治你爸爸吧!”

随即年轻的术士将双手平放到倒地的男子的身上,手掌巷下,随后他的手掌发出了光芒,在光芒的照射下,小男孩的父亲逐渐不再痛苦。

“小朋友,你爸爸已经没事了。”年轻的术士摸着小男孩的头说道。

“真的喔!谢谢大哥哥!谢谢!”小男孩衷心的向他道谢。

“各位,请帮忙一下将这个人送到房间里休息一下!”

随即船员们将小孩的父亲扶到船舱里,这名术士便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与他的伙伴一同走到甲板的另一侧。

“那名年轻的术士人还不错嘛!”

也跑来看热闹的汉斯突然间出现而说了这句话。

“不过为什么刚才围观的人对于他的义行不表示赞许呢?”

亚利提出了他的疑问。

“少爷,您没有注意到刚才所有人的目光吗?事实上每一个人对他与刚才那名叫做修瓦克的术士都是一样感到恐惧的。”

“为什么呢?他不是跟那名叫修瓦克的术士完全不一样吗?他刚才还帮助了那对父子呢!”亚利质疑的问道。

“就因为他是有着强大魔力的术士呀!”汉斯简单明了的回答亚利。

亚利这时才顿时领悟到这件事。有着强大力量的人或许有能力能够帮助他人,但是,弱小的人们往往会害怕拥有强大力量的个体,在需要时欢迎他们,不需要时就排挤他们,对于没有力量的人而言,帮助他们的术士与欺压他们的术士是没什么两样的,因为他们都是拥有力量的个体。

但是拥有力量的人本身就有罪吗?此时的亚利无法接受这种说法,也无法接受人们排斥有力量者的理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