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2话 消失深渊中的两人

作者:外国科幻

‘如果我没有说出那句话就好了……。’

罪己的荆棘正鞭挞着亚利的良心,如果刚才是将米莉亚的事给说出来,或许情形会好一点,再怎样,自己也不应该用“臣子的义理”做为逃避的藉口。

玛利安的背影看起来是那样的落寞,是那样的脆弱,可是她的身旁已经没有亚利的容身之地,亚利连安慰她的资格都没有。

毕竟,连系两人的那道丝线是被亚利自己所剪断的。

冬夜的晴空是那样的美,冷风飘泊,又寒得让人冻至心扉……。

不知行走了多久,两人才回到了西城门。出城时留下的足印已经被劲风所抚平,回城时,背后的足迹也已经模糊不清,今夜过后,两人在彼此心里头互相留下的痕迹也将随着晓光而融,成为不相干的两个陌生人。

艾斯佛兰德城是那样地美,又那样地让人心痛。它让亚利与玛利安两个人重逢,短暂的幸福是那样美好,别离的痛伤也是那样地深……且苦楚……。

北风飕飕,现实世界的腥风也吹拂而至,亚利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但是血腥味是越来越浓,终于他发现了……。“不要看!玛利安!”亚利一把将玛利安拥入怀中,并遮住她的双眼,因为亚利眼前的景象是那样地残酷不仁。

才进城门,一具焦黑的人形被长矛钉在城门口,无法言语的嘴正以恐怖向亚利暗示某件惨事。抱着玛利安的亚利亦步亦趋地走入城门,里部的惨况更甚其外,数名武装的士兵被某种残酷方式所杀害,尸体有些部分都呈现溃烂状态,血水与腐水混融,散放异样的脓臭味。

“究竟是谁干的?太残忍了……。”

“亚利……。”

虽然看不见,亚利言语暗示出的景象也让玛利安有些恐惧,不过在亚利怀里,却也带给她某些程度的幸福,虽然是小小的幸福感,不过也让玛利安了解到,亚利还是关心着她,就算是作梦也好,是谎言也罢,玛利安都宁愿相信眼前的幸福。

玛利安完全依偎在亚利的怀里,对亚利来说,那是种很难以言语来解释的感受。不过亚利很清楚一件事,即使是死,他也要保护她的安全。

在亚利的视野中,隐约看见黑暗中有一个晃动的人影……。

亚利将克拉姆横置于身前,律动的波光,让对方察觉到亚利的存在。“玛利安,别离开我的背后……。”在同一时间,不明正体的神秘人也采取行动逼近而来。

黑衣人的手已经扣握在背肩的剑柄上,“这些人是你杀的吗?”迎风传来的是聆耳又带点怒气的女声,而且,对方突然质问着这本来是亚利自己想说的问题,这让亚利也为之一愣。不过亚利也没有愣多久,因为从对方剑鞘与剑锷的缝隙中,透射出足以撕裂夜空的浩光,彷佛是聚集了所有星辰冶炼而成的神刃。

黑衣女人的剑完全拔出,她的剑激发出黄金的光炎,其威势完全压倒克拉姆的光气,亚利全力迎击挥出一剑,两把闪光的神刃交击,蹦发出火星与炎波,对方是被击退了,不过交击的瞬间,惊人的冲击力让克拉姆差点脱手而飞,对方的神兵似乎拥有比克拉姆更高一阶的威力。

两把光之剑同时照亮了昏黑的夜地,景象一明,却让两人都当场愣在原地,双方都露出一脸不亚于对方的惊讶表情。

“你不就是……那冒失的骑士殿下?”

“你是……那天救我的女孩!?”

海边一别后,两人竟会在奇怪的地方重逢,亚利还不知道,眼前的阿萨琳就是王国的公主,而阿萨琳也不知道,她那天所救的“骑士殿下”就是在王国英雄天武会上享有盛名的“赛巴斯达家的小龙”。

虽然敌意已消,亚利还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女孩会行迹诡异地在命案现场出现,阿萨琳穿着着轻便的夜行衣,脖颈还围绕一条蒙面用的长围巾。围巾在夜风里飘荡,也搅和着亚利满脑的疑虑。

“哈哈哈哈~”诡异的邪笑,打破了短暂的僵局。“……出来“狩猎”,本以为今天又是败兴而归,没想到竟又给我碰上几只上等的“猎物”,嘿嘿嘿~”一个骨瘦如柴,面无人色的男人正缓缓从黑暗的深处步行而来。

“你是安威斯雇用的杀手吗?连续作案的杀人鬼!我总算找到你了!”

还不待亚利出声,阿萨琳就开口质问令亚利不解的问题,不过,被质问的对方似乎也不明白阿萨琳的问题。

“安威斯?你小妮子以为我迦罗大爷是那种屈于人下的走狗吗?人是我杀的没错,而且,你就是下一个牺牲者……我好久没杀这么美的女人了,就像你……。我最喜欢用爪子轻轻割破女人的皮肤,那触感跟尖叫真是让人兴奋啊!”

在变态咆笑的同时,按捺不住怒气的阿萨琳已经冲上前,迎面就是一剑,“纳命来!凶手!”光炎的豪波化为大刃纵向劈下,但只斩中残影,凶恶的杀人鬼无声无息地退后了几步。

“你拿着有趣的家伙呢……。”

“告诉你也无妨!这把剑就是传说中的神剑“艾克斯卡里巴”,再孤陋寡闻的人都知道,百年前的大恶魔-红莲的魔导师就是毙命于此剑下!做出残忍罪行的你,也将伏诛在神剑与正义之下!领受天罚吧!”

剑势挟带浩热光炎,构成绵密无隙的剑网,迦罗看起来是被打得招架无力,频频败退,但在亚利眼里,对方根本没用心在打,阿萨琳每一剑都没斩到对手就是明证,对方只是逗着阿萨琳在“玩”而已。

亚利有个疑问;“为什么她会持有艾克斯卡里巴呢?那确实是真货……。”

神剑艾克斯卡里巴,是凡提洛斯开国君主-英雄阿雷斯所使用的神器,理所当然,这把神兵必定是王国的至宝。在亚利还想不通少女与神剑的关系的同时,战况有突破性的发展,这也是亚利初次见识传说中神剑的“真力”。

在一刹那间,神剑的光炎喷发冲天,凝聚成擎天巨剑,顺着阿萨琳的斩击,巨大光刃重劈而下,简直像是坠落大地的陨星。“危险!”亚利护在玛利安身前,防止袭来的爆烟与飞石。闪光的巨刃不仅劈断大地,也让古城墙崩塌一角,在碎石飞尘之间,迦罗的身影已经荡然无存。

“嘿嘿嘿~你让我看了一场有趣的秀啊!”

很遗憾地,迦罗非但没有粉身碎骨,他完好地伫立在崩塌的城壁碎岩间,还嘲笑阿萨琳的无能。反观阿萨琳,刚才那一剑已经消耗她大半体力,“可恶……居然被闪躲过……。”局势是凶险万分。

“这次轮我了……。”伴随恐吓的言语,迦罗的身影如鬼魅般穿缩在乱石之间,筋骨浮现的手掌构成爪形,而且,指尖居然还燃出火苗。

姑且不论那是否是人类生身所能办到的技艺,火爪已袭向阿萨琳,就在阿萨琳举剑慾迎战之际,轰隆的爆音传来,一道碎石波延地疾行,在两人间掘出一条土沟。“是你这小子在多管闲事……。”被地龙旋所阻的迦罗将死鱼般混浊的目光转向了亚利。

“你的对手是我!”

“嘿……本来杀她之后就会轮到你们两人的,想找死也成……。”

在言谈之中,迦罗的躯体也逐渐变形,本来就缺乏人貌的外表更加扭曲,他的肩胛骨处忽然突出两根骨状物,布满黏液的骨刺上又延伸出许多小骨刺,看起来就像是蝙蝠除去翼膜的翅膀。但是真正的异变是现在才开始,他那头杂草般的乱发竟由黑转红,还发出像是火焰的红光,而他的骨翅却真的燃烧起来,变成火焰的羽翅。

“……我已很久没用这种型态来作战了,小子你可真幸运!”

要是以前的亚利,恐怕还会被眼前的异象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不过在经历过这么多事后,亚利也明白,能干得出这种事的人及组织还会有谁?

“果然是姆亚教团……。”

亚利的这句话倒是让异形化的迦罗颇感意外。“哦,小子,你居然会知道这名字,看来,我不能让你活下去了……。”

‘咦,他不是冲着我来的吗?’亚利心里有此疑问。

亚利本来还以为,对方是针对拥有“御子”身份的自己而出现的,可是那个叫迦罗的异形战士居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可让亚利大为困惑。其实,亚利对于姆亚教团的了解其实跟“零”并没有差别。

火焰在迦罗爪化的掌心凝结成火球,随即击射而来,亚利也以苍龙咆迎击,冲击波简单就化解此一攻势,但是,亚利是顾及玛利安的关系才不躲的,不然以他的敏捷度是可以轻松闪过火球的。

“自己都快没命了,还想管那女人的死活吗?”

“我绝不会让你伤害玛利安的!包括那个女孩!”

迦罗反而大笑地讲:“哈哈哈!好啊!我就不出手,不过,我的伙伴可就没得商量了……闼王!”在他背后,突然走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影,名叫“闼王”的肥大巨人稍微动着几乎隐没在脂肪里的头颅,管状化的手指则指向其视线的落点-阿萨琳的身上。“宰了那女人!闼王!”随即,闼王的腐肉针从指管中劲射而出。

结果,两根腐肉针都刺中飞身扑救的亚利,亚利的左手与左胸都被贯通,不仅口里溅血,伤处还不断冒出白烟。“不要!”亚利负伤让玛利安不禁悲鸣出声。

“哈哈哈!果然是大白痴!”

迦罗早就料到亚利会有此举,因为他知道,这种以正义使者自居的人都是爱做此等蠢事的笨蛋,要料理这种人,方法可多得是。不过他也感到疑惑:“咦,怎么你的伤处还没烂掉剩堆骨头呢?这可奇了……。”

腐肉针见血即化,并会变化成极具腐蚀性的毒液,人的血肉会在一瞬间融解,可是亚利负伤之处并没有融化的迹象,甚至连腐肉针也没有融化,还被亚利给拔了出来,只是刺伤处还是对亚利造成很大的伤害,毒性也多少些影响。

“你何必这么傻,骑士殿下……。”

亚利勉强挤出笑容回答阿萨琳说:“我还欠你人情呢!‘无论恩仇有借有还’是赛巴斯达家的家训……。”说罢,亚利举起克拉姆,身子虽摇摇慾坠,他还是努力举起剑柄,剑端倾斜指地。

腐骨针的毒性仍然对亚利造成某种麻痹性的影响,亚利的视力有些受损,手脚身体的感觉也逐渐钝化,而且对手又是两名可怕的异形,所以,亚利打算速战速决,以圣光龙剑的奥义一口气杀出生路!“九……龙……波……光……击……。”感应到亚利搏命的斗志,克拉姆也解放最大的力量,随着剑尖钻入地表,将浩大的光气波动灌入地层。

轰隆声中,震动的地层彷佛有巨兽在伏行。

但是,地面频繁的震动却让亚利面带惑色。“奇怪,难道失手了吗?”导入的光气迟迟未爆发冲出地表,从地隙里散射的光也暗淡消逝,可是地震却未息止,反而有加剧的趋势。

就在这时,突然间……。

地表的裂隙突然扩大延伸,甚至到城墙脚下,巨大的地层作用让城壁被轻易崩裂成两截,裂缝越来越大,甚至蔓延到亚利与阿萨琳的脚下。突然间,他们脚下的地盘整个倾斜过来,站不稳的两人顺势滑下,缝隙内彷佛存在着无底的黑暗。

在摔进地层的瞬间,亚利用左手将克拉姆插入石壁,而右手紧抓住阿萨琳的手,但是亚利的左手负伤,根本撑不了多久……。此时,玛利安竟想走过来。

“不要过来!赶快逃!”亚利撕力地叫喊道。

这是玛利安所能听到亚利的最后一句话,顷刻间,又是一阵地动,地面的龟裂状况又更为严重,亚利所抓住的地方也整个碎裂,结果两人双双跌落缝隙,消失在地底那无尽的黑暗深渊。

“亚利……亚……亚利……。”

玛利安脚瘫得跪了下来,泪水缓缓滑过僵硬的脸颊,失去亚利的刺激过大,反而让她哭不出声,只是泪水横流,不停喃着亚利的名字。

此时,闼王的手指无言地指向了玛利安……。“我们可不能留下活口……。”坐在闼王肩上的迦罗杀意已生,慾指使闼王除掉最后一个活人证的时候,一瞬间,远方突然爆出巨声,同一时间,闼王的右手整只被炸碎,他体内的腐蚀性体液还随处四溅,将地上弄得到处是焦黑的斑纹。

出手救了玛利安的人快速将手中奇异的武器拆开,自腰带又取出一壳状物将其“装填”进去,随后又指着迦罗与闼王两人。不过才这短短的时间,两人早已经消失无踪,迦罗知道管闲事的人其武器的威力非同小可,所以不愿恋战而撤退了。

“那是什么怪物?”

贝利欧吹去枪口的硝烟,俐落地将火焰收入枪套里。但在他摆无意义的耍帅动作的同时,他的两个伙伴-蕾因与古罗兹-则已经赶到玛利安的身旁,此时的玛利安早已经昏厥过去。“这小姐只是昏过去了,被那两个异形怪物袭击居然连点伤都没有,这真是奇迹……。”古罗兹将行李内的被单披在玛利安身上,让她就这样躺着,等候正赶往此地的王都警卫队来处理。

“别在那里发呆!还不康创帮忙!贝-利-欧!”

蕾因的叫唤,贝利欧似乎没听进去,因为他正专注地看着地层裂隙的深处,若有所思地在想着某些事,他似乎发现了些什么……。

事故的现场已吸引人群过来,王城侍卫长亚修拉命令部下将隔离人群,禁止闲杂人等出入。王都西城门口及附近区域都发生严重的地层塌陷,士兵们正忙着用木桩与绳索将危险区域隔离,无底漆黑的巨大裂缝让士兵们都胆战心惊。

“地下遗迹?”疑惑的亚修拉又重覆一次贝利欧的话。

“嗯,没错!这对我们冒险者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的情报,在王都艾斯佛兰德地底,确实埋有一座巨大的古代都市遗址,从那地洞的深度与内部回响的风音来判断,裂隙内部确实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空洞……。”

不过贝利欧并不明白,地面与空洞之间可是隔着一层相当厚的岩盘,这么多年来此地也没发生过崩塌的现象,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地层塌陷,贝利欧十分好奇。只是,能给他答案的人已经摔入地底深渊了。

虽然如此,贝利欧却很兴奋。“……这可真是大发现!以地上的位置来判断,此地底下的地底都市恐怕是至今都还未发现的区域,我体内的冒险血液又开始沸腾了!啊!真想赶快进入探险!古代的秘密又在呼唤我了!……。”

突然,他的老婆蕾因用拳头敲了他一下头:“你看一下场所再发疯好吗?现在是讲这种话的时候吗?贝-利-欧!”

这个时候,与被害者有关的人大半都来到现场了。

“亚……亚利……。”清醒过来的皇女跪坐在地上饮泣,希娜与亚佛利特两人也是难过地说不出话来,而黑骑士的目光,则落在正站在断壁旁的汉斯身上。

“亚利少爷……。”

比起众人,汉斯是与亚利关系最深的人,但是他却连泪也没落下一滴,这一幕看在亚佛利特眼里实在很不是滋味,他还冲动地想跟汉斯理论,但被黑骑士所阻止。

“教官,不要阻止我!让我去和那个无情的家伙理论!”

“你错了,亚佛利特,在这里的所有人当中,没有人会比那男人要更担心亚利的安危,他没难过并不代表他不念旧情,相反地,他比任何人都要相信亚利还活着……。”

亚佛利特有点不相信地反问:“亚利哥还活着吗?可是他掉落那么深的洞中,那等于万丈深渊呢!摔下去还会有活着的可能性吗?”

“当然!”黑骑士用坚定的口吻回答。“亚利不是那样短命的人,我相信他会活下去的,他一定会拼命求生而再度回到我们的身边!我所知道的亚利就是这样一个不放弃一丝希望的孩子……。”

黑骑士的话语虽然坚定,但是,望着那无底无尽的黑暗深渊,亚佛利特,甚至是任何人都难以抱存一丝期待,去相信亚利还活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